冬天的山顶,寒风呼啸着,沐小小被吹得浑身发冷,可是,更冷的却是心。

    这到底是怎样一场闹剧啊!

    这一刻,沐小小真不知道是该感叹世事无常,还是该感叹报应不爽,妈妈骗了苏建国,以为庇护,可是,却也因此让她和苏岩从此错过……

    无奈的一声长叹,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她和苏岩,终究是有缘无份!

    “苏岩,我想回去了。”释然的沐小小双手抱臂,觉得很冷。

    苏岩缓缓的站起來,转身,定定的看着她,“回家?回哪里的家?”

    苏岩这一句一子问的沐小小哑口无言,是啊,回哪里的家?哪里才是她的家?

    童家吗?那里有她的丈夫,是她的家吗?为什么她却沒有一点儿家的归宿感?

    苏岩看着沐小小愣怔的样子,刚才激越复杂的心绪忽然平静了來。

    过往的一切,到今天,都将烟消云散,既然知道了事实真相,那么,他就再沒有了放弃后退的理由!

    沐小小,他要定了!

    忽然,苏岩想到了早上在沐小小颈脖耳后看到的那些痕迹,刚刚平定的心绪一子又激动了起來。

    终究是晚了一步,仅仅一天而已,一天!

    想到昨天晚上,她曾经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他就恨不得杀人!

    苏岩的怒意那么明显,他带怒的目光比寒风还要冷,吓得沐小小禁不住后退一步。

    这一步,却让苏岩更加的愤怒了!

    他大步上前,一把拽住沐小小的手,然后将她拉进怀里,一刻,手已经快速的拉开她的衣服领子,露出了大半截脖子,那上面,点点红梅,妖艳开放……

    苏岩一子赤红了眼睛,狠狠的捏住她的巴,咬牙切齿的问,“他昨晚动你了是不是?”

    沐小小被他的怒意吓到,意识的摇头,“你说什么呀?”

    “他昨晚是不是动了你?”苏岩几乎沒有了耐性,低吼起來!

    沐小小这才听明白苏岩的问題,她使劲儿的推他,她讨厌他的霸道,“我和他是夫妻!要怎么样和你沒关系!”

    和他沒关系?

    沐小小的话让苏岩的愤怒一子达到了最高点,他猛的低头,擒住她的唇,狠命的啃咬起來!

    沐小小吃痛,“嘶”的痛呼一声,苏岩却趁虚而入,缠住她……

    沐小小的挣扎被苏岩轻而易举的束缚了,娇小的身形被苏岩裹在怀里,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揉进他自己的身体一般。

    “苏岩……”得空的嘴才唤了一声,就再次被封住。

    激烈的吻、蛮狠的吻、掠夺的吻……

    沐小小的唇很快破了,淡淡的血腥味在彼此的口中蔓延……

    “小小,你答应过我的,答应过我的,不会不爱我的,小小……”苏岩一边亲吻着一边索取着前天的承诺,那语气带着点儿忧伤,带着点儿指责。

    一番疯狂的亲吻,沐小小被夺了呼吸,这会儿大脑缺氧,反应慢了不只一拍,听到苏岩在她耳边叙叙说道,只是意识的应着:“我答应你……不会不爱你的。”

    “既然你答应了我,昨晚为什么又要和童海言睡!”苏岩的声音怒意早已消失,剩的是满满的痛苦,还有后悔。

    痛苦、后悔的感觉仿佛覆骨之蚁,啃噬着他,让他痛不欲生!

    沐小小刚想解释,可是,转瞬一想,这时候了,还解释什么呢,就让他误会好了,反正,他和她是注定了不能在一起的了,她已经定决心,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辜负童海言了!

    “苏岩,算了吧,我已经有海言了,你也有了谢然,以后,我们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吧!”沐小小说着就挣扎着想要从苏岩怀里退出來。

    “不,凭什么算了!沐小小,你刚才才说的话,难道你就想反悔吗?”苏岩情绪激动,死死的抱着沐小小,低吼道。

    沐小小皱眉,刚才她说什么了!

    苏岩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恨得浑身颤抖起來,二话不说,将她打横了抱起,塞回车里,很快开车离开了山顶!

    山的路上,苏岩的车速一点儿沒减,弄得沐小小心惊胆颤,心里想要说的话全部吞了去。

    苏岩现在这愤怒的样子,她再说点儿什么,惹得他一不小心,手一抖,出点儿意外就完了!

    沐小小面色苍白,身子紧紧的陷在座椅里,手拉着扶手,一脸惊恐不安。

    苏岩本來还很生气,可是,如今看着沐小小这个样子,又心疼了起來,不自觉的就放慢了车速。

    半个多小时候,让沐小小站在豪华的别墅前时,她整个人愣住了,意识的就想要后退,这地方她太熟悉了,曾经她被苏岩用链子拴着,囚禁在这里。

    可是,苏岩那里会给她机会,一把将她抱起,往里走,路上,遇到正在做事的人,都是满脸的惊诧之色,他们这位主家平时很少到这边來,如今却忽然带着个女人來……

    虽然想要八卦,可是,这个念头才起,就被压了去,主家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却是知道的,这时候,还是乖乖做事的好。

    “苏岩,你放我來。”沐小小气愤的捶打着苏岩的胸膛,心中恨得吐血,这个男人,总是这么霸道,总是自私的决定一切!

    “好,这就放你來!”苏岩说着将沐小小一抛,沐小小惊呼一声,整个人被扔到了床上,被摔得晕头转向。

    还沒有等沐小小反应过來,苏岩就扑了上來,按住她,开始拉扯她的衣服。

    沐小小大叫起來,“苏岩,你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还不明显吗?”苏岩说着已经剥掉了她的外套。

    “苏岩,你住手!你疯了吗?”沐小小拼命阻止,可是,却被苏岩捉住双手按在头顶。

    “是,我是疯了!我是疯了才会相信你是我妹妹!我疯了才会让你嫁给童海言!”苏岩眼睛一片赤红,一只手继续拉扯沐小小的衣服,可是,一只手当真不太方便,弄得苏岩火大的干脆“嘶啦”一声,将里面的衣服撕掉了……

    胸前一凉的沐小小一子哭了起來,“苏岩,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每次都这样……”沐小小哭哭啼啼的指责着。

    而苏岩却愣怔的看着沐小小雪白一片的胸前肌肤,是的,雪白一片,沒有一点儿其他的颜色,干干净净,沒有小草莓!

    一瞬的茫然之后,巨大的惊喜充盈着苏岩的身体,他一子放开了对沐小小的钳制,俯身去,温柔的吻去她的泪水,堵住她期期艾艾哭泣着的小嘴,释然的,欢喜的亲吻起來。

    他的情绪变化太大,一会儿怒,一会儿喜的,沐小小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只是被他压在身,动弹不得,被他温柔的吻着,想要躲开,却又被他捧着脑袋,一动不能动。

    这一个吻,温柔而绵长,直到两人都呼吸不过來了,苏岩才放开她,却是将她紧紧的抱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背弃我!”

    听着苏岩欢喜的声音,沐小小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苏岩是因为她颈脖耳后的吻痕才认定她和童海言之间有什么的,可是,刚才撕开她的衣服,他看到她身上只有颈脖耳后才有痕迹,就明白了,她和童海言必定只是亲吻,亲热,并沒有真正的上/床!

    至极的愤怒、后悔之后又是己极至的欢喜,如此大起大落的情绪让苏岩整个人有点儿疲惫。

    “你知不知道昨晚知道童海言将你带回童家老宅我有多害怕,我真的害怕童海言会动你,可是我却沒有丝毫的办法,我……”

    沐小小腹诽,她如今顶着一张包子脸,男人怎么可能有兴趣。

    苏岩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低笑一声,“在我眼中,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最漂亮的。”苏岩这句话说得很慢,很认真,也很温柔,不是哄女孩子的甜言蜜语,而是真真实实的心理剖白。

    他的语气难得的温柔低沉,带着暖意,让沐小小沉默了。

    苏岩长长的叹息一声,从沐小小身上翻身而,躺到一边,拉过被子盖在沐小小身上,然后将她揽进怀里,心满意足的抱着,“这样真好。”

    这一次,沐小小沒有挣开,只因为此刻苏岩那种满足的神情,让她不忍。

    静静的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沐小小心中暗骂自己,每次面对他的时候,不管她开始有多大的决心,到最后,面对他的霸道,他的强势,他的温柔,她总是无法拒绝。

    即便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他,应该离开这里,应该回到童海言身边,可是,心底深处却有一个细小却执拗的声音在低声的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再这样放纵自己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那样的“最后一次”经过了无数次,频繁的当沐小小害怕。

    原來不知不觉间,她已经那么爱苏岩了吗?

    苏岩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爱人在怀的安宁时光。

    气氛变得温馨而舒适,有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