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温馨美妙的气氛,沐小小的肚子却不适宜的响了起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沐小小脸色微微一红,耳畔响起苏岩愉悦的轻笑声,他看看时间,居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了,吻了一沐小小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起身,打开衣橱,选出一套衣服,放在床上。

    “全部换掉!”他不喜欢他的女人身上穿着别的男人买的衣服!

    沐小小叹息一声,不穿也不行了啊,她的衣服都被撕破了。

    “需要我帮忙吗?”苏岩忽然暧昧的说,目光毫不掩饰的向被子瞟去。

    沐小小抓起旁边的枕头狠狠的扔向了他,“我要吃饭。”

    苏岩笑着躲开,去给沐小小准备午餐。

    苏岩的心情很好,沐小小穿好衣服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他亲自在厨房弄午餐,一边弄还一边哼着歌,系着围裙的模样看起來相当的违和。

    沐小小静静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个为她忙碌的背影,心情复杂。

    如果她的父亲沒有找來,如果妈妈沒有骗苏建国,那她和苏岩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是不是就会像现在这样,简单而幸福的在一起……

    沐小小想着,嘴角就微微勾起,可是,很快,那笑容就消失了,心底再次唾弃自己,沐小小,你疯了,你忘了童海言了吗?

    想到童海言,沐小小这才想到早上的事,童氏的工地上出了事,也不知道他处理得怎么样了,想着,沐小小掏出手机,看了苏岩一眼,转身走到了阳台上,拨通了童海言的电话。

    电话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被接起來,童海言的声音几乎被一片嘈杂之声掩住了。

    但是,沐小小还是勉强听到了他的声音:“小小,怎么了?”

    “沒什么,工地上的事怎么样了?”沐小小关心的问,死了人,怎么说都是大事,不好好处理,影响大了去了,现在是言论自由的社会,传媒的力量不容小觑,加上万一被有心之人利用,那么……

    沐小小摇摇头,不敢多想,告诉自己要相信海言,相信他能处理好。

    “还在安抚死者家属……这些你不用操心,头还痛吗?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沒有,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好,那……你忙吧,记得吃午饭。”沐小小不知怎么的忽然说了最后一句。

    电话那头,童海言心情颇好的轻笑了一声,“嗯,你也是,我忙完了,马上來接你。”

    沐小小一听心头一惊,想说自己会回去,不用麻烦他來接,电话那头却响起别人叫他的声音。

    “好了,小小,我先挂了,乖乖等我。”童海言的声音温柔得能滴水一般,然后很快挂断了电话。

    沐小小有点儿茫然的看着手机,想到童海言说不定一会儿就会去苏家接她,她心中一子焦急起來,看刚才苏岩那态度,是定不会让她就那样回去的。

    到时候,童海言到了苏家却接不到人,然后知道她和苏岩在一起,那……

    不行,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她要回去!

    沐小小想要干脆趁着苏岩在厨房里忙着的时候离开算了,可是,她才转身,却看到苏岩正站在她身后,隔着玻璃笑眯眯的看着她。

    沐小小心中一跳,意识的将手机往身后藏,可是,手才背到后面,她就后悔了,她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苏岩脸上的表情沒有丝毫变化,拉开阳台的玻璃门,“给海言打电话吗?工地上那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苏岩语气关切,让沐小小心中疑惑,她目光诧异的盯着苏岩。

    苏岩见她一脸诧异的样子,摇摇头,笑道:“小小,我和海言是情敌,但是,我们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再说,我们现在还是合作伙伴,童氏出了这样的事,对他们有影响,对我们恒瑞也是有影响的。”

    沐小小垂眼帘,朋友一说她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关系到彼此的利益,应该是不会有假的吧。

    “他说还在工地安抚死者家属,现在事情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沐小小说着叹息一声,然后目光偷偷的瞄了苏岩一眼,想着要怎么开口向他说离开的事。

    “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儿!”苏岩仿佛看穿了她想要说什么一样,抢先说道。

    沐小小一子就跳了起來,“不行!”

    苏岩见沐小小一子就炸毛了,“我不是问你的意见,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而已!”

    沐小小一子怒了,这该死的男人,又來这套,霸道不讲理!

    “苏岩,你这是非法拘禁!”沐小小火大的吼道。

    “那你报警抓我好了,让我去蹲监狱。”苏岩一脸无赖的说,其身而上,张开双臂,将沐小小抱住。

    “苏岩,你混蛋,总是这么霸道,你有沒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沒有想过海言的感受!”沐小小气愤的捶打苏岩的胸膛,激动的叫起來。

    苏岩一动不动,任由她的小拳头落在他身上,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见他毫无反应,这才停了手,气呼呼的瞪着她。

    苏岩却长长的叹息一声,手覆在她的眼睛上,挡住她含怒的目光,“小小,不要这样看着我。”

    沐小小不耐烦的扒苏岩的手,却看到苏岩一脸忧伤的模样,这样忧伤的苏岩让沐小小心中一震,怒意在一瞬间就消散了一大半。

    “你总是说我不顾你的感受,不顾海岩的感受,可是,小小,你又有沒有想过我的感受?”苏岩的语气低低的,虽然是指责的话,可是,却因为那忧伤的神情,而显得无比的委屈。

    “我喜欢你,我爱你!当你盗取公司机密的时候,我虽然生气,但是,却并沒有怪你的意思。后來,当我得知你妈妈就是当年害得我母亲自杀的那个女人时,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我挣扎着,煎熬着,我多么希望那不是真的……”苏岩说道这里,声音微微颤抖起來,环着沐小小的手臂也收紧了几分。

    沐小小的心也紧了,几乎是意识的就抱住了他,想要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來安慰他。

    “那时候,我真的真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甚至不敢面对你,一看到你,我就会想到母亲去世时那一幕……”苏岩的声音满是痛苦。

    “苏岩,对不起,对不起……”除了说对不起,沐小小不知道她还能怎么样。

    苏岩闻言,摸了摸她的脸,眼中柔情满怀,可是,浑身的忧伤却更浓了。

    “其实,这些我都还能坚持得住,我亲自去母亲的墓前跪了整整一天,我请求母亲原谅我的不孝,因为我不能沒有你……”

    沐小小听到这里,眼泪一子就來了,她竟然都不知道,不知道苏岩为了她,曾经受了那么多的煎熬……

    苏岩见沐小小哭了,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手指轻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傻丫头……”

    长长的一声叹息之后,苏岩继续说:“那时候我想着,即便母亲不高兴,我也要和你在一起,可是,谁曾想,我回父亲那里,却听说,你是我亲妹妹!”

    沐小小听到这里,哭得更厉害了。

    “我那时候简直都要疯了,亲妹妹的,那不是乱/伦吗?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苏岩的声音满是痛苦之色,仿佛陷入了那一段痛苦的煎熬之中。

    沐小小咬着唇瓣,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忧伤的男人。

    “后來,父亲说你和海言在一起了,我看着你们俩在一起,心中又恨又无奈,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是你哥啊,血缘关系是我们之间永远也跨不过去的鸿沟!我那时候,只剩了绝望。那时候,我也不得不放弃了。”苏岩继续说着。

    “海言是个好男人,你要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所以,我让你嫁给他,我希望你能幸福!可是,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我怕自己会反悔,所以,我离开了东余,我想等你们结婚之后再回來,那时候,就算反悔也來不及了。”低低的语气,带着无尽的伤痛。

    “可是,不管离你多远,我的心里,却全都是你,我从來不知道,思念一个人会那么痛苦,我在顾寒的基地疯狂的训练,让自己累得跟狗一样,这样就沒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想你了。”

    “可是,李芸儿的一个电话,终究还是让我忍不住了!我终究还是在你们婚礼当晚回來了。那时候我已经决定了,**又怎么样?沒有你,我根本就活不去!”说到这里,苏岩终于停了來,捧着沐小小的脸,爱怜的拭去她的眼泪,“所以,小小,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沐小小很想点头,很想,很想,可是,她却真的点不去。

    苏岩看着她怔怔的看着他,目光中满是犹豫之色。

    “难道,你……真的喜欢上海言了?”苏岩的声音带着惊异,带着痛苦,带着难以置信。

    沐小小却是意识地摇头,“我沒有。”

    “那你还喜欢我?还爱我,是不是?”苏岩再次逼问。

    沐小小被他这样一问,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苏岩却在她的沉默里绽放出了最耀眼的笑容,“我的小宝贝儿。”说着,忽然低头擒住了她的唇……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