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是个心软的姑娘,苏岩的一番剖白让她心软了,再说不出要离开的话。

    苏岩见她乖顺的靠在他怀里,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面对童海言那样的对手,就要主动出击!

    苏岩早早的将人遣走了,大大的子里只有他和沐小小两个人。

    午餐虽然很简单,意大利通心粉,但是,色泽漂亮,一看就食指大动。

    “你擅长中餐,所以我就学了西餐,也算是中西合璧了。”苏岩笑着说。

    沐小小早已饿得不行了,坐來就大吃了起來。

    苏岩一脸期盼之色的看着她,“怎么样?好吃吗?”

    沐小小一边吃一边点头,“不错。”

    苏岩帅气的脸一子就垮了來,“只是不错吗?”

    沐小小一看他受打击的样子,赶紧又说:“我很喜欢。”

    苏岩一听,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岩,忽然发现,这位堂堂恒瑞总裁,也会有孩子气的一面。

    苏岩见她愣怔,禁不住倾身擒住她的唇瓣厮磨了一番……

    一吻罢了,沐小小面红耳赤,眼睛湿润,虽然脸大了一号,但是在苏岩眼里,依然比餐桌上的午餐还要可口,苏岩禁不住喉头一紧。好长时间沒有要她了,她那凝脂一般的肌肤真是让他想念啊……

    沐小小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突然变了,有一种化身为狼的迹象,赶紧低头,“好饿啊,还是赶紧吃东西吧。”说着将头埋进食物里,抬都不抬一。

    看着沐小小逃避的样子,苏岩嘴角勾起,暂时放过你!

    一顿简单的午餐,沐小小倒也吃得饱饱的。

    收拾妥当之后,沐小小要求到院子里散步,苏岩当然同意啊,只要她不提离开,她说什么他都依她。

    这幢别墅占地很广,院子很大,还带着着一个大大的游泳池,不过,这里苏岩并不常住,所以,打理得不是特别好。

    沐小小走了一会儿之后,忽然感叹的说:“流年的逝水苑养了一只哈士奇,叫台风,这么大,这么高,可聪明了,特别讨人喜欢……”

    “你喜欢哈士奇?”苏岩笑着问。

    “沒有啊,只是觉得流年家的台风很乖而已。”沐小小实话实说,她并沒有养宠物的经验,虽然也喜欢那些毛绒绒的、看起來特别可爱的小东西,可是,她不会照顾,所以,也从來沒有想过要养。

    ……

    简一峰打了电话过來,似乎有什么事,苏岩让沐小小一个人玩电脑,他则去了书房。

    苏岩一离开,沐小小就愁了起來,她这时候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今天苏岩的一番话,让她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她和她妈妈欠苏岩的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二十年前,还是这一次,都是她们母女的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所以,她真的不愿再伤害苏岩了,她不想看到他再露出那么忧伤那么痛苦的表情了……

    可是,她舍不得伤害苏岩,那童海言怎么办? 今天童海言在苏家要是接不到她的人,就会什么都知道,那时候……

    沐小小欲哭无泪,她该怎么办?

    q上,戴菲菲忽然发來信息。( 平南文学)

    “丫头,怎么样?好些了吗?”戴菲菲意外的居然在公司坐班。

    “菲菲……”沐小小马上回了一个痛哭流涕的表情。

    “怎么了?”菲菲很快回了

    “菲菲,我觉得我完了。”沐小小这时候特别需要一个人帮她想想办法,解决当前的难題。

    “丫的,说事儿,脑子里真的有问題了?”戴菲菲从君纬那儿得知昨晚沐小小头疼,今天回医院做头部检查。

    “沒有沒有,”沐小小赶紧将苏岩的事儿说了出來。

    看着屏幕里一大片的叙述,沐小小自己都觉得有种无力感。

    很久之后,对面的戴菲菲才重新发來信息,“丫头,你自求多福吧,这种事,姐们儿是帮不了你的。这样的情况,终究是要有一个人要受伤的!而且,丫头,这种事还是要尽快解决,拖得越久,对别人的伤害就越大!不过,不管你最后选择谁,姐都支持你!”

    沐小小叹息一声,是啊,终究还是要伤害一个人的!

    沐小小头疼的扑到沙发上,使劲儿的捶打着靠垫。

    楼上,将沐小小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的苏岩,嘴角勾起一抹笑,他知道沐小小一定会为难,可是,他是谁啊,这种事,怎么能让他的宝贝儿为难呢。

    两难的选择吗?如果沒有两,就不用选择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苏岩快速的拨了一个号码,“……一定要找一个最好的,对,不要太柔弱太娘的,也不要太猛的,斯文一点,有气质的那种最好,记住,死缠烂打,总归把人给我缠住了。”

    挂断电话之后,苏岩叹息一声,对不起了,海言,为了小小,他不得不这么做了。

    ……

    接來的时间里,沐小小几乎可以用坐立不安來形容,苏岩看着她这样担忧,心中叹息,看來童海言在她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啊。

    他不想看到她继续坐立不安,于是将她送回了苏家。

    苏岩才领着沐小小进,就看到林伯脸色不太好的走出來。

    “林伯,怎么了?”苏岩皱眉问道。

    林伯这时候才发现苏岩的存在一般,怔了一,刚要开口,又看到了苏岩身后的沐小小,他面色微微一变,“少爷,你这是……”

    很明显,林伯不明白苏岩既然知道了一切为什么还要把沐小小带回家!

    眼前的女人,和她那死去的母亲,害得苏家还不够吗?上午才被老爷赶走,这午居然又敢登门。

    看着林伯不悦的神情,沐小小心中越发的愧疚了,她和她妈妈,欠苏家的,实在是太多了。

    “林伯,小小她沒有恶意的,如果她和她妈妈一样,想要骗我们的话,根本就不用主动找上门说出事实的真相!”苏岩轻轻的拉了沐小小一把。

    林伯这才看到苏岩居然紧紧的握着沐小小的手,“少爷,你们……”

    苏岩看着林伯惊诧的样子,笑了笑,“林伯,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的心思的吗?”

    苏岩这么一说,林伯才想到,是的啊,他早就看到了少爷和沐小小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老爷说得对,冤孽啊!

    “我爸呢?”

    “哦,老爷有点儿不舒服,这会儿还在睡。”林伯叹息一声,又意有所指的看了沐小小一眼,“今天老爷是被气坏了的。”

    沐小小的头低的更低了。

    “既然爸不舒服,那我们就不打扰他休息了。”苏岩说着拉着沐小小就离开,丝毫沒有要上去看看的意思。

    沐小小回头看了林伯一眼,却见他一脸担忧地望着苏岩的背影。

    还以为要离开,可是,苏岩却拉着她七拐八拐的走进了另一幢建筑,这一幢虽然不如主那么高端大气,但是,却透着一种静雅细致。

    “这段时间住这里吧,我爸平时不会來这里。”言之意,她可以在这里等童海言來接她?

    苏岩沒有管沐小小的心理活动,径直带着她四处参观了一,当她被带进一个大大的花房时,整个人愣住了!

    这是一个温室花房,阳光透过玻璃照进來,暖洋洋的。

    花房里,一大片的全是香槟玫瑰!她最喜欢的花儿!

    虽然这会儿是冬天,但是,这里却鲜花盛放,美艳至极!

    “喜不喜欢?”苏岩忽然在她耳边说,他靠得很近很近,呼吸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痒痒的,让她有点儿想逃,可是,眼前这么美的一片花海,她哪里舍得离开。

    苏岩见沐小小久久不言,轻笑一声,忽然站到她面前,挡住她的视线,在她不解的抬头看來时,捧着她的脸,温柔的吻了來,“喜欢这里吗?我记得你最喜欢香槟玫瑰了。”

    沐小小一愣,难道说,这里所有的花都是他为她准备的?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会來这里呢?

    苏岩见她眼睛湿润,掩饰不住的欢喜在她脸上显露出來。

    苏岩也是心中一喜,牵着她的手沿着唯一的花径往里走,走着走着,沐小小就发现了点儿东西,有的玫瑰上系着一个蝴蝶结模样的卡片,沐小小好奇的蹲,拿起一张卡片。

    卡片上的内容都是手写的,字体张扬,颇有力度,是苏岩的字。

    “很想你,可是,却不敢去见你,我该怎么办?”

    无头无尾的一句话,沐小小有点儿看不明白。

    于是她又拿起一张卡片,“我终于就是决定当逃兵了。”

    沐小小皱眉,这些卡片上的语气都好忧伤。

    不自觉的,她又拿起了第三张卡片,这一张写得多点儿,字迹也非常的潦草,笔很重,卡片背面突出字的一笔一画。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我妹妹,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是那个贱人的女人,怎么可能?”沐小小一子沉默了。

    她不敢再看去了,轻轻的将三张卡片放回原处。

    苏岩却在这时候开了口,“这个玫瑰园去年我就弄好了,本來想做你的生日礼物送给你的,只是,后來……”

    只是后來发生了太多的事,所以,这个本该给她的生日礼物就变成了此刻的意外惊喜。

    “苏岩,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以來坚持着在爱我!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