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一直在花房里流连到傍晚,苏岩一直陪伴左右,期间林伯前來,不知道和苏岩说了什么,然后又很快离开。

    沐小小想要问,可是,又觉得自己沒有什么立场,于是装作沒有看见。

    只是,到晚饭时间了,童海言依然沒有出现,沐小小心中不免担忧,看來那件事真的不好解决呢。

    在卫生间,沐小小给童海言打了电话。

    电话同样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來,沐小小还沒有说话,童海言就先给她道歉了。

    “小小,抱歉了,我还在外面,今晚可能要晚点儿才能去接你。”

    “是不是很难解决啊?”沐小小担心的问。

    “沒有,和家属已经谈好了,只是这会儿有个应酬,脱不开身,所以……”童海言的声音带着点儿歉意和苦涩。

    “沒事儿,忙你该忙的事儿,我这边沒事的。你不用担心。”不知道怎么的,说到她自己的情况时,她有点儿心虚。

    “嗯,那好,晚点儿见。”童海言温柔的说。

    “嗯,别喝太多酒了。”沐小小忽然嘱咐了一句。

    童海言心里一暖,他觉得今天沐小小似乎特别的温柔。

    “童少,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啊?和哪个小情儿讲电话呢?”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带着调侃的味道。

    “小小,我先挂了。”童海言的声音一子变得有点儿不耐烦,说完之后很快挂断了电话。

    沐小小眉头微微一皱,收起手机,外面却传來苏岩的声音:“小小,去吃饭了。”

    让沐小小意外的是,苏岩居然将晚餐安排在花房里了。

    虽然在花房里渡过了一午,但是,当夜幕降临,周围都暗來,那花房中的烛火却显得意外的温馨。

    苏岩准备的,是烛光晚餐。

    沐小小沒想到才一会儿功夫,花房中居然就大变样了,玫瑰花丛中点缀着不太亮的莹莹之光,将一片花海照得如梦似幻,浪漫的音乐低低的流淌……

    中间的桌子上,一盏精美的烛台,一支含苞未放的香槟玫瑰,一瓶红酒,两只杯子,餐盘中放着鱼子酱。

    苏岩穿着整齐,一脸微笑的站在椅子旁边,对沐小小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沐小小却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的穿着,她穿的是苏岩给她选的衣服,和这顿晚餐有点儿不太配。

    可是,苏岩却已经走到了面前,拉着她的手,牵着她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

    沐小小叹息一声,四了看了看,“沒想到晚上这里这么漂亮。”

    “你喜欢就好。”苏岩显然也很开心,开了红酒,倒在杯子里,递给沐小小。

    沐小小看着手中的红酒,心忽然变得沉静。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分分合合,纠缠不休……

    曾经,他们也这样在浪漫的西餐厅用着顶级的西式餐点,那时候,她虽然因为自己接近他的目的而心中不安,但是,心底深处其实还是期盼着能和他在一起……

    可是,如今,当他表明心迹,说无论如何都要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却犹豫了……

    如今,不伦她做任何的决定,都会伤害一个人……

    沐小小摇摇头,甩开那个让她烦心的问題,享受这顿美好的晚餐吧。

    开胃菜之后,其他菜品陆陆续续的上了,心形牛排、生菜沙拉,最后还有沐小小喜欢的草莓布丁。

    “这些都是你做的?”沐小小一边半眯着眼睛品尝美味布丁,一边问道。

    “都是为你而学的。”苏岩微笑着说。

    也许是灯光的缘故,也许是花香的缘故,沐小小忽然发现,苏岩比以前更帅了……

    苏岩看着有点儿花痴的沐小小,唇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心中暗自高兴。

    他抬手看看腕表,“都这个时间了,海言还沒有忙完吗?”

    沐小小见苏岩主动提起童海言,觉得有点儿意外,他难道希望童海言将她接走?

    面对沐小小疑惑的神色,苏岩脸上露出痛苦而无奈的神色,“我能拴住你的人,拴不住你的心,不是吗?如果我真的硬要将你留,只会让你更想回到童海言身边而已。”

    苏岩的解释让沐小小吃惊不,这是苏岩吗?这是那个霸道强势的苏岩吗?他不是任何事都自己决定,从來不顾别人的感受的吗?今天怎么转性了?

    苏岩看着沐小小吃惊的样子,继续说道:“你不是说最讨厌我霸道的吗?”

    沐小小听苏岩这样一说,一子感动了,他的意思是说,他在为她改变自己,他会顾及她的感受……

    “苏岩……”沐小小只觉得眼睛有点儿酸。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苏岩告诉了她太多她不知道的事,她也第一次知道苏岩对她的感情居然是那么深。

    这样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这样一个为了爱她,煎熬着、痛苦着的男人,她怎么舍得再伤害他,况且,她心里,也是爱着他的啊。

    ……

    等到晚上九点,童海言依然沒有出现,而且,沐小小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也沒有接。

    “怎么了?海言不接电话吗?”苏岩看着沐小小拿着手机,询问道。

    沐小小叹息一声,靠在阳台上,看着夜色沉沉,灯光闪烁,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都忽然轻松了,似乎心底深处,她也是期盼着童海言不要來接她的吧?

    这个念头才冒出來,沐小小就赶紧摇头,不行,她怎么能有这么的想法呢!

    不行!

    苏岩见沐小小面上一会儿放松,一会儿愧疚,变化不定,知道她心中一定非常矛盾。

    “放心好了,海言做事一向有分寸,沒有接电话,也许是沒有听到吧。”苏岩说着递给她一杯果汁儿。

    沐小小叹息一声,“这种事会不会很难处理啊?”

    “这个,得看具体是怎么回事?童氏是建设单位,工人是施工单位的人,现在出了意外,要看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不过,就算责任不在童氏,童氏这时候也该表现出人道主意的关怀,不然,被不怀好意的人拿出來做文章就不好了。但是,如果是童氏的责任,那么就要麻烦点儿了……”

    “会被告上法庭吗?”

    “这个,还是得看具体情况。”

    “说來说去,都要了解情况才行啊。”

    “那肯定啊,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能乱说。”

    沐小小重重的叹息一声,“希望海言沒事。”

    苏岩眉头皱起,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好了,他这会儿明明只想抱着她好好的浓情蜜意一番,而不是这样和她讨论另一个男人,而且,还要看着她一脸担忧的想着另一个男人!

    这样想着的时候,苏岩拉着沐小小的手,将她拖离阳台。

    “诶,你带我去哪儿啊?”沐小小被苏岩拉着一路往外跑,惊呼起來。

    “去花房。”

    “啊,又去?”太美的地方看久了也会审美疲劳的啊。

    苏岩却不管,拉着沐小小就往花房的方向跑去。

    不过,苏岩拉着她去的,却不是花房,而是花房旁边的另一个玻璃房子。

    “这是什么地方?”沐小小看着这几乎和花房一样布局的玻璃房,疑惑的问。

    难道说这是另一个花房?可是,为什么沒有花呢,地上反而铺着厚厚的地毯。

    “这里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來休息的地方。”苏岩说着走到一面玻璃前。

    沐小小这才看到,那里放着一样东西,被绒布整个的盖住。

    “这是什么?”沐小小好奇的问。

    苏岩微微一笑,小心翼翼的解开绒布,露出里面的东西。

    “天文望眼镜。”苏岩笑着介绍,一边说一边检查、调试起來。

    “哇,那是不是可以观星呢?”沐小小很有兴趣的样子。

    苏岩看看外面的天,说:“嗯,今晚天上沒有什么云,正是观星的好天气。”

    沐小小也看向外面,虽然有着城市的霓虹灯光,可是,天上星光还是依稀可见,如果肉眼都可以看到星星的话,那么用天文望眼镜当然会看的更清楚了。

    “要不要來看看?”调试好之后,苏岩问沐小小。

    沐小小一脸惊喜的点头,凑了过去。

    透过镜片,沐小小第一次那么清晰的看到夜空,黑色的天幕上,一颗颗善良的星星,只是……

    “为什么沒有我在电脑上看到的那些星空图片那么漂亮呢?”沐小小有点儿奇怪的问。

    “我这个虽然是双筒的,人眼看已经很不错了,你看到的那些图片是照相机照出來的,曝光率和人眼是不同的,加上一些后期处理,当然看起來会更漂亮啦。”苏岩笑着解释。

    “是这样吗?”沐小小再次凑过去,看了起來。

    苏岩不动声色的站在她身后,扶住她, 缓缓的转动望远镜,“看到一颗很亮的星星了吗?是北极星。”

    沐小小很快欢喜的叫了起來,“嗯,看到了,原來北极星是这样的。”

    苏岩一手放在她肩上,一手转动着望远镜,“这是御夫座,五颗星星。”

    沐小小随着苏岩的指导,仔细的看着,“这的耶,苏岩,你好厉害。”

    苏岩无奈一笑,沒想到他三十岁的人了,还用小时候追女生的手段。

    “这边,金牛座,看是不是像牛?”

    “真的诶,很像呢。”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