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别怪我说话太直接哦。我觉得……嗯。你比较……嗯。用你们的话來说。叫自私。”

    一个人坐在俱乐部的角落里。沐小小回想着刚才和belle大小姐的话。belle虽然看起來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却非常的细心。一眼就看出了她心情不好。拉着她喝了几杯酒之后。她就禁不住将自己的烦恼说了出來。

    belle大小姐听得津津有味。最后。给她的总结就是。她。自私。

    然后。belle大小姐。又说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感情这种事。很简单的。沒有你说的那么麻烦。感情可以很纯粹的。真的。特别是你们东方的女人。你们都崇尚有感情的性。将那样的性叫‘**’。”

    “有感情的性。”听一个女人这样说性。沐小小不自觉地有点儿脸红。

    “是的。你们东方女人只有和心爱的男人做/爱。才会觉得身心愉悦。如果不是心爱的男人。你们会觉得那只是性。不是做/爱。不会有那种身心愉悦的感觉。所以。你要接受的男人。是可以让你身心愉悦的男人。”

    说到这里。沐小小算是明白了belle大小姐的意思了。

    身心愉悦。

    只要她身心愉悦就可以了。不用去考虑男人的感受。

    “小小。你还是不明白吗。你总归会伤害一个人的。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沐小小。”belle大小姐说完之后离开了。留沐小小一个人缩在角落里。

    总归会伤害一个人吗。沐小小叹息一声。拿出手机给两个男人分别发了短信之后。关机。找上俱乐部的黄经理。“黄经理。我今晚可以在这里将就一晚吗。我无家可归了。”沐小小笑眯眯的说。

    黄经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起來很斯文。总是穿着运动服。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沐经理说笑了。这里有一间是你的休息室。你忘记了。”黄经理说着让人给沐小小拿钥匙。

    沐小小这才想起。她在这里。还是一个挂名的经理。虽然沒有上过几天班。

    “黄经理。你不要笑话我了。我都翘班这么久了……”

    “反正易总也不是真的要你在这里做事。”黄经理是顾寒的人。是少数知道沐小小和易流年关系的人。所以。对沐小小。他根本就不会把她当成一般员工。

    ……

    苏岩虽然很着急。可是。他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太逼着她了。所以。当他收到沐小小短信。说要冷静冷静的时候。他沒有再去找她了。东余就这么大。她能去的地方屈指可数。而且。她身边有顾寒的人保护着她。他这次。不担心她会出意外。

    而童海言收到沐小小的短信却焦躁不安起來。他。最终还是要被她抛弃吗。

    正在他烦躁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來。童海言看着那个手机号码。就狠狠的嗯掉了。脸色变得越加难看了起來。

    可是。他才挂断手机。家里的座机又叫了起來。童海言想听而不闻。可是。那铃声一直响一直响。让他脑袋都疼了。

    他猛的抓起电话。爆吼起來:“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接着一个男人略带着委屈的声音响起:“你真的这么无情吗。”

    “以后不许再给我打电话。”童海言火大的挂掉电话。

    可是。片刻之后。手机里却传來短信的声音。童海言紧皱着眉头打开。却是一个录音文件。

    点开。男人略带着伤害的声音响起。“我知道我这样会让你很讨厌。可是。我就是禁不住……对不起。海言。我……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我知道我造成了你的困扰。但是。你放心。以后就不会了……原來中心广场的夜晚真的很美。从这里跳去。应该是最美的……海言。來声再见……”

    录音到这里就断了。童海言愕然。这男人。居然给他來这套。自杀。

    他冷笑一声。根本就不想搭理。将手机一扔就进了浴室。将自己整个的泡在水中。

    可是。很快。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童海言皱眉。却动都沒有动。手机挂断之后。很快。座机又响了……

    如此往复。直弄得童海言恨不得将手机电话都扔掉。让这个世界清静一点儿。

    ……

    而沐小小在辗转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一早就打算去云海市。一是想离开东余冷静冷静。二是想去看看流年家的大公子。

    不过。车子还沒有上高速。就被拦住了。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皱眉。这两天怎么老是被拦路啊。

    不过。当她看到车里的人时。她愣住了。是那个人。

    她的亲生父亲。江大海。

    安静的咖啡馆里。父女俩相对而坐。沐小小一直冷着脸。江大海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她的冷脸。到嘴的话却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小小。跟爸爸回南湾吧。”

    爸爸。沐小小有点儿意外的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他刚才说什么。爸爸。真是可笑。这么多年。她居然是第一次听他用这个自称。可是。如今听來。沒有欢喜。更多的却是恨。第一时间更新

    “江先生。很抱歉。我们沒有任何关系。我想去的地方也不是南湾。”沐小小毫不客气的说。

    “小小。你妈妈已经不在了。爸爸也老了。你真的忍心看着爸爸这样孤独终老吗。”江大海的语气带着孤凉和伤感。眼睛湿润的看着沐小小。眼中满是期盼之色。

    “我忍心。我为什么不忍心。江先生。你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提供了精子的男人而已。在我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你的角色从來都不叫父亲。”沐小小冷笑着说。是他先对不起她们母女。她沒有找到可以原谅他的理由。沒有。

    “小小。我只有你这么个女儿。我的江氏药业。以后全都是你的……”

    亲情牌打不走了。就打金钱牌吗。可是。她沐小小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扯。

    她忽然凑近了江大海。轻声的问:“江先生。你知道我最恨自己什么吗。”

    江大海茫然的望着她。

    她露出淡淡的笑容。“我最恨自己身上居然流着和你一样的血。”

    沐小小说完之后站起來。“告辞。”

    江大海看着沐小小决然离开的背影。眼中掠过狠厉之色。但是。很快。那狠厉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惆怅。

    ……

    沐小小心情更不好了。第一时间更新 走出咖啡馆之后。又绕道去了墓园。坐在母亲的墓前。看着母亲微笑的样子。沐小小的心一子平静了來。

    这一呆。就是大半天。絮絮叨叨的和妈妈沐兰说了好多话。眼前着时间不早了。沐小小这才起身。离开墓园。前往云海。

    当沐小小出现在逝水苑的时候。流年意外极了。不过。却很开心的抱住了沐小小。

    这时候。沐小小眼尖的看到流年身后迎出來一大一小。两个孩子。

    小的当然是顾天意。粉嫩粉嫩的小脸上是大大的笑容。圆圆的眼睛这时候变得弯弯的。月牙儿一般。粉嘟嘟的嘴角边。还有点儿巧克力渍。这会儿正欢天喜地的跑出來。嘴里大叫着“小小姐姐。小小姐姐……”

    而顾天意身后是一名更大点儿的孩子。嘴角正勾着一抹淡淡的笑。酷酷的样子。好看的眼睛带着点儿好奇的看着沐小小。姿势优雅。年纪虽小。却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族范儿。仿佛哪个国家的小王子一般。那气度。那神情。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顾寒。

    顾天意扒开流年。抱住沐小小的腰。“小小姐姐。我好想你。”然后将满是巧克力渍的小脸往沐小小的衣服上蹭。

    “小小阿姨好。”顾锦堂走近了。极有礼貌的叫人。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顾天意。冷声道:“别说你是我弟弟。丢人。”

    沐小小看着这两位小帅哥。郁闷的心情一子就沒有了。一把将顾天意抱起來。然后逗他。“好像又长胖不少啊。”说着。手在顾天意的腰上按了几。惹得顾天意咯咯咯的笑。

    顾锦堂眉头一挑。“早晚吃成个胖子。”

    “哥哥胡说。天天才不胖呢。人家这是模特儿身材。”

    一群人笑闹着进了。又和顾寒打了招呼之后。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

    ……

    晚饭过后。和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沐小小就迫不及待的询问了流年张远的事。

    顾寒一听沐小小提到这事。立刻让沐小小跟他去书房。一起去的还有阿伟。而流年则陪着孩子们继续玩耍。

    书房里。顾寒将一个文件袋交给沐小小。沐小小疑惑着打开。却发现里面都是关于张远的资料。

    从他出生到求学。到缀学。到跟人混。被抓。被顾寒救。在基地训练。还有离开基地之后的工作。

    沐小小着重翻看了张远离开基地之后工作时。那些雇主的身份。然后。她惊诧的发现。他曾经为两任老板当过保镖。其中。第一任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江大海。

    难道说。她的亲生父亲就是那个神秘人。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