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的妥协换來了男人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索取,直至深夜……

    第二天,沐小小迷迷糊糊间感觉到后背上一阵痒痒,眼睛睁开,看着窗外还不太明亮,接着又闭上了眼睛,“苏岩,别闹了,我好累,你让我睡会儿。( 平南文学)”

    她的话音才落,胸前却是一暖……

    一声嘤咛溢出,沐小小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从來不知道,这男人的精力怎么可以这么好,昨晚折腾得那么晚,现在又來。

    沐小小拍打着胸前的狼爪,“苏岩,求你了,让我睡会儿,我真的好累。”沐小小的声音软软的,娇娇的,要像以前,苏岩一定舍不得再折腾她,可是,现在她如此哀求了,身后的男人却依然沒有停,反而变本加厉,一手向滑去……

    “小乖,你睡你的,我一定会很温柔很温柔的……”苏岩的声音低低的,微微沙哑,却该死的性感。

    沐小小却沒有被蛊惑,笑话,她又不是木偶,会有感觉的好不好。

    沐小小意识的按住他乱來的手,可是,本就浑身无力的她,任何的动作都变得软绵绵的,不像是阻止,反而像是邀请。

    苏岩低笑一声,加快了动作,加大了力道,火热的吻雨点儿般落在她光/裸的后背上,引起她一阵阵的颤栗……

    “苏岩,你混蛋。”沐小小不仅娇喘吁吁起來。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混蛋吗?”苏岩得意的说,含住她珠玉一般的耳垂,轻轻的咬了一口,惹來她一声娇呼……

    外面寒风吹拂,中却是春意盎然……

    当沐小小大脑中一片空白,恍若烟花闪过时,男人坚定的身影在她耳畔响起:“小小,你是我的,永远也别想逃。”

    ……

    沐小小再次醒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她痛苦的皱起了小脸,左右看看却沒有看到苏岩的人,嘴里不禁嘀咕着,“臭男人,跑哪里去了,想饿死我啊。”

    话音才落,就听到外面响起脚步声,接着,门开了,苏岩穿着浴袍出现在门口,看到沐小小已经醒來,高兴的走到床边,低头在她眼睛上落一吻,手抚在她脸上,温柔道:“饿不饿,起來吃点儿东西吧。”

    沐小小刚刚撑起身子,却猛的倒了回去。

    苏岩愉悦的轻笑一声,“小乖,你怎么比我还累的样子,好像一直都是我在动,你在享受啊。”

    一句话,说的沐小小面红耳赤,她狠狠地瞪着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娇娇的说:“混蛋,居然还笑我。”

    “我哪敢笑我的宝贝啊,來吧,让我來侍候我的小乖。先吃点儿东西,恢复一体力,再好好的洗个澡。”苏岩笑眯眯的说,一脸的得意样子。

    沐小小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就恨得牙痒。

    苏岩看着她恨恨的样子,越加的开心了,扶着她坐起來,拿起边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浴袍要往她身上套,沐小小却死死的拽着被子,“我要穿内衣。”她才不要玩儿真空呢。

    苏岩听她这么说却皱起了眉头,有点儿无奈的看着地上被撕烂了的内衣小裤,“先这样吧,我一会儿叫人送上來。”

    沐小小眉头皱起,无奈的抢过浴袍套在身上,在腰间恨恨的打了个结。

    见她穿戴妥当,苏岩二话不说,将她打横了抱起,沐小小却痛呼一声,皱紧了眉头。

    苏岩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你连起身的力气都沒有,走路肯定更沒有力气了。”苏岩的语气那叫一个得意啊。

    沐小小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看着他笑得得意,忽然拉开他浴袍的领子,张嘴咬在他脖子上。

    苏岩痛呼一声,大声喝道:“松口。”

    “不送!”沐小小含含糊糊的应道,反而加大了力道。

    苏岩吃痛,嘶嘶有声,抱着沐小小走到餐桌前,坐,将她置于腿上,一动不动,任她咬着。他知道,他的小乖心中有气呢。

    好一会儿之后,直到沐小小感觉到血腥气弥漫在口中了,这才猛然松口。

    苏岩的脖子上,一口血印子触目惊心,圆圆的牙印上晕染着鲜红的血液。

    “这满意了。”苏岩用一种宠溺的目光看着沐小小,“气消了就吃东西吧。”苏岩说着将一小碗粥端到了面前,“今天一天沒有吃东西,先吃点儿粥暖暖胃。”说着搅动了一粥,然后舀起一调羹递到沐小小的嘴边。

    沐小小看着他一脸温柔体贴的样子,又看了看他脖子上的血印子,“这个不处理一吗?”

    “干吗要处理,你不是生气吗?看着这个牙印你就不会那么气了。”苏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沐小小见他一动,那血就冒出來点儿,一子就心疼了,“你还是去处理一吧。”

    苏岩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沒事儿,快吃东西吧,你不饿吗?”

    苏岩的话音一落,沐小小的肚子就咕咕的抗议了起來。

    苏岩笑着将粥递到她嘴边,“小乖是不是喜欢另一种喂的方式。”苏岩说着就要将调羹放到自己嘴里,却被沐小小一把拉住,将调羹里的粥吃掉。

    苏岩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微微一笑,“不着急,还有很多,不会饿到你的。”说着又舀了一调羹。

    “我自己來吧。”沐小小说着就要抢过苏岩手里的调羹。

    苏岩却抬高了手,“小乖太累了,还是我侍候小乖吧。”苏岩眼神温柔,看着怀里人儿仿佛是他最珍爱的宝贝一般。

    沐小小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心一子就软了,乖顺的坐在他身上,乖乖的任他将一碗粥喂完。

    “怎么样?还要吃什么?”苏岩放粥碗,小心翼翼又温柔无比的给她擦了擦嘴。

    沐小小忽然有一种错觉,苏岩如今这般疼爱她,是不是将她当作女儿一般呢?

    “怎么了?发什么呆?”苏岩看着沐小小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神情呆呆的,不禁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

    沐小小猛然回神,忽然说:“苏岩,如果我们有一个孩子,你是不是也会对我这般对孩子呢?”

    苏岩沒想到沐小小忽然会问到这个问題,眉目间露出欢喜之色,双手捧着她的脸,“小乖,你这是变相的向我求婚吗?”

    一句求婚,让沐小小忽然如遭雷击,求婚!她如今不是已婚吗?说什么求婚!

    这两天被她抛开的问題再次浮了出來,童海言……

    “怎么了?”苏岩看着沐小小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中满是自责和愧疚之色,他心疼的将她按在怀里,像抱婴孩一般的抱着她,“怎么了?小乖。”

    沐小小的脸紧紧地贴在苏岩的胸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心中忽然难过极了,belle说得对,她太自私了,总是这样摇摆不定,谁也不想伤害,可是,这样的行为反而两人都被伤害了……

    “苏岩,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沐小小说着说着,眼泪就哗哗的來了,浸过浴袍,微热的液体慢慢变得冰冷,让苏岩的心也跟着疼了起來。

    “小小,你心中明明爱的是我,为什么你还会这样犹豫、这样摇摆不定?”苏岩颇为无奈的开口,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沐小小抽抽噎噎的,好一会儿之后,才稳住了情绪,却依然伏在苏岩怀里,“苏岩,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只靠爱情就能过一辈子的。”

    苏岩听着她忽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好笑,“你觉得两个沒有爱的人,硬要被绑在一起,会幸福吗?”

    沐小小沉默着,她对童海言,沒有爱情,却还有友情,还有责任!

    在和苏岩分开的那段日子里,她痛苦着,她煎熬着,那时候,是童海言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帮助她,照顾她,虽然他的帮助都透着不经意,都仿佛是天意,可是,她还是从那些不经意间看到了他对她的用心,他,是真心喜欢她的。

    可是,她呢,无助的时候,靠近他,享受他的帮助,给了他无数次的希望,却又因为她自己心中对苏岩反复而纠结的情绪一次次的伤害他,特别是那次,孩子被流掉,她明明白白的看到了他的失望,看到了他的哀伤……

    原本以为经过了那一次,他们的婚姻将走向终究,可是,当她出事的时候,他却第一个冲上來救她……她现在还记得那次被绑架,被那歹人打得昏昏沉沉间,听到的焦急呼唤……

    童海言又那样走到了她身边,他又一次原谅了她,又一次给了她机会!

    这样一个男人,她怎么舍得再去伤害?况且,他还是她的丈夫。

    可是,苏岩对她的爱,那么深,那么沉,她怎么能辜负?

    怀里的人儿半天沒有动静,苏岩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她却忽然说话了:“苏岩,你说,海言他能接受吗?”

    苏岩愣了一,很快反应过來沐小小话中的意思,嘴角不禁勾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失恋而已,你不要小看了海言的承受能力。”

    沐小小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该解决的总归要解决,belle大小姐说的对,拖得越久,伤害越大!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