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苏岩在云海呆了整整五天,这五天里,两人每时每刻都腻歪在一起,要多甜蜜有多甜蜜,因为云海不同于东余,这里认识苏岩的人少,所以,在沐小小的要求,两人穿着最简

    单最普通的衣服,手牵手逛街、晒太阳、看电影、k歌,享受到了在东余时从來沒有好好享受过的恋人约会。

    这几天让沐小小很满足,在东余的时候,两人在一起总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如今这样手牵着手在阳光漫步的时光实在是太美好了!

    不过,再美好的时光也有结束的时候,苏岩不得不回去了,他再不回去,简一峰就要真疯了。

    临行前,两人到逝水苑,和顾寒和流年告别。

    流年听说沐小小要走,万分不舍,“马上就要过年了,小小就留在这边和我们一起过年吧?”

    苏岩却紧紧的握着沐小小的手,笑着说:“不用了,我不会让她孤单的,我就是她的亲人。”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沐小小心里暖暖的,她的爱人,也是她的亲人。

    流年看着两人如胶似膝的样子,也不勉强,笑道:“那好,反正这里离东余也不远,有空就过來玩儿。”

    这时候,天天噔噔噔的从楼上跑來,抱着沐小小的腰,粉嘟嘟的小脸在她身上蹭啊蹭的,“小小姐姐,你不和我们一起过新年吗?哥哥都回來了,你就不要走了吧。”圆圆

    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沐小小,眼中满是期盼之色。

    后面,顾锦堂一脸酷酷,姿态优雅的走來,也看着沐小小:“小阿姨,你就留來过年吧。”

    沐小小满头黑线,这称呼、这辈分,真乱!

    不过,她也不在意,不管是叫姐姐还是叫阿姨,她都开心,弯腰将天天抱起來,“姐姐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回去办,所以必须回去了,不过,过年的时候,姐姐会过來看你们的

    ,你们也可以去东余看姐姐啊。”

    天天听沐小小这样说,虽然还嘟着嘴巴不高兴,但是也沒有说什么了。

    而顾寒则提出让苏岩开他的车回东余,主要是他的道奇战斧平时玩玩还成,真要赶路,还是汽车安全点儿。

    苏岩并沒有拒绝,因为他不是一个人,沐小小还要坐他的车呢。

    两人正说着,天天忽然看到外面有人探头探脑的,不禁高声喊道:“阿伟叔叔。”

    阿伟不知道从哪儿钻出來,和台风一起走到了外面,接着传來台风的低吼声和男人的笑声。

    “是沈。”阿伟站在门口,回身对里的人说。

    顾寒点点头,继续和苏岩说话,而天天则赖在沐小小身上不來。

    一番嘱咐之后,苏岩拉着沐小小起身告辞了。

    走出子,才看到台风和一个年轻人在草地上玩儿,而眼尖的沐小小却一眼就看出那年轻人就是前几天晚上那个戴着江诗丹顿tourl'ile的二世祖。

    “是他?”

    “小小认识小?”站在沐小小身边的流年意外的问。

    沐小小捂嘴一笑,“前几天晚上见过。”

    而天天则使劲儿挥手,脆生生的喊:“哥哥。”

    那二世祖今天倒穿得很青春很活力,一副五好青年的模样,听到天天的声音,领着台风走了过來,可是,当他看到站在顾寒身边的苏岩,流年身边的沐小小时,脸色顿时变了

    。

    呐呐的站在原地,有点儿不知所措。

    “怎么了?小。”阿伟看着沈一脸苍白、冷汗直冒的样子,疑惑的问。

    沐小小嘴角含笑,“阿伟,这不会是你的弟弟吧?”

    阿伟愣了一,赶紧摇头,“表小姐说笑了,沈是市委沈副书记的公子,怎么可能是我弟弟呢。”

    “原來是市委书记的公子啊,怪不得连警察也不怕了。”沐小小笑着点头,一脸嘲弄的样子。

    “看來这中间有故事啊。”流年看着沈苍白的脸,再看看苏岩和沐小小一脸笑意的样子,心中就已经明了。

    而顾寒听到沐小小的话,当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习惯性的笑容,眼底却是寒芒一片,被他看着的沈腿脚都开始哆嗦了起來。

    “沈,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顾寒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却带着一种无以伦比的威严气势。

    沈简直要哭了。前几天晚上被苏岩打得他最终还是去了一趟医院,在医院了躺了一晚上,第二天出院都不敢回家,怕他老子看到他的熊猫眼,暗地里,他却让手的小弟到

    处的找苏岩,按说苏岩那道奇战斧非常的显眼,应该很好找的,可是,找了几天也沒有找到人,他心中愤愤不平,所以,今天想到顾寒这里,请阿伟帮忙找一人。

    谁知,他要找的人居然就在这里,而且,看样子还和顾寒关系匪浅,那他……

    沈畏畏缩缩,看着顾寒,一脸惧意,不敢走近了。

    “顾少,我……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朋友……”这时候的沈就像那见了猫的老鼠一把,哪里还有那天晚上的嚣张跋扈。

    沐小小不禁看向顾寒,想看他怎么训这个二世祖。

    “不是我的朋友你就可以随便欺负了?”明明嘴角还带着笑,可是,眼神却冷得吓人。

    沈的脸一子变得更白了,“顾少我错了,次再不敢了。”

    沐小小惊诧的看着眼前瞬间就变成小乖猫的二世祖,觉得难以置信,那天晚上那么嚣张、那么固执,眼看着苏岩一个人打了他那么多小弟居然还敢叫嚣的二世祖,这变化实在

    是太惊人了。

    流年在一边将沐小小的神情看在眼里,微笑着告诉沐小小,这沈原本叛逆得不行,他那当市委副书记的爹根本就拿他沒有办法。在封台高中,一群**都把他当老大,

    平日里仗势欺人惯了,在云海市也算是一个小恶霸了。他爹生怕他创出大祸事來,无奈之在公安局局长的提点之找到了顾寒,请顾寒帮忙。

    开始的时候顾寒是一点儿也不想理会这些小屁孩儿的,后來,有一次,这些小屁孩儿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好些药丸儿,然后在碧海云天玩儿的时候就嗑了起來,当时顾寒正在碧

    海云天,顿时将这些浑小子收拾了起來。

    十几个人神志不清的情况被顾寒用一辆车给拉到了训练基地,然后关在基地里狠狠的训练了半个月!

    半个月的时间,这些孩子每天叫苦连天,每天眼泪鼻涕狂流不止,被教官狠狠的修理,每个人的胳膊都被扭得脱臼,然后再接好,如此反复,折腾得这些孩子哭都不敢哭。

    如此半个月來,每个人身上都带了伤,但是,却又都是皮外伤。当他们再次站在顾寒面前时,看顾寒的眼神都变成了畏惧。

    顾寒当时对这些**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不许做违法乱纪的事;二,不许仗势欺人。

    当时沈还怀恨在心,想着回去之后给自家老爹告状,可是,沈的老爹却在这时候忽然打电话來说,要沈再在基地训练两个月。

    沈当时一听,直接就晕过去了。

    顾寒才沒有多余的时间理会他,将人扔到医院之后就再也不管了。

    这些**也老实了一段时间,但是,毕竟长期嚣张惯了的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两个月之后,沈和一个男孩子为了争一个女孩子,结果再次大打出手,几个人将对

    方打伤。

    沈他爹气得不行,再次找上顾寒,请顾寒无论如何都要帮忙,流年看着这位市委书记沒有包庇自己的儿子,也有点儿欣赏,然后就顾寒答应了。

    顾寒再次将沈弄到了基地去,这一次,也不知道顾寒是怎么弄的,原本嚣张跋扈的沈,这一次对顾寒是真心的服了,再从基地出來之后,真个人都变得乖了,听话了,俨

    然一个好青年了。

    那位书记大人高兴坏了,然后就赖上了顾寒,让沈沒事儿多和顾寒亲近,于是,后來,沈才成了逝水苑的常客,而且,很快和阿伟等人打成一片,称兄道弟起來。

    听了流年说完之后,沐小小的第一感觉就是沈他爹是个不错的官儿,可是,一个疑问却也同时浮了出來,沈他爹真是好官儿,沈怎么戴的起江诗丹顿tourl'ile?

    沐小小凑到流年耳边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流年笑着说:“这沈有一个姑姑,嫁到了瑞士,听说就是那人就是江诗丹顿公司的。”

    沐小小点头,原來还有一个有钱的姑父啊。

    那边,顾寒的脸色依然不太好,沈见认错都不成,顿时委屈的说:“我知道那晚是我不对,可是,受伤的也是我的。”

    沐小小想到沈的独眼熊猫妆,一子笑了起來,站在她身边的苏岩也露出了微笑,“好了,那事儿就算了,既然是顾少的小朋友,我就不计较了。”苏岩说得很大方。

    沈却哭了,明明受伤的是他,好不好。

    顾寒见苏岩发话了,也不再追求沈的过错,但是,却不忘扔一句警告:“基地新添了个项目,很适合你。”

    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