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还沒有想好怎么和童海言说,童海言就打來了电话,邀她圣诞节一起过。

    沐小小本來想和苏岩一起过圣诞节的,但是,这会儿听到童海言的邀请,她犹豫了一,还是答应了,因为她想到一件事,她

    和童海言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圣诞节!

    苏岩得知之后,顿时冷了脸,他还想着和沐小小好好过圣诞节的,沒想到居然被童海言给占了去。

    “你不要这样啊,我们以后有很多圣诞节可以一起过的。”沐小小看着苏岩郁闷的样子,不禁安慰他,赖到他身上,抱着他的

    脖子,在他脸上蹭了蹭。

    苏岩却已经捧着她的脸,用力的吻住了她。

    “谢然的事怎么样了?”沐小小忽然问道,昨天谢然独自离开,不用猜也知道心中一定恨死她和苏岩了。

    女人,真要恨起來,还是很让人头疼的,而且,女人的报复心理也很重。

    “我今天已经叫律师过去了,不过,沒有见到人,她估计是想拖一拖吧。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很快处理好的。”苏岩不在

    意的说。

    “你别这样,说起來,是我们不对……”沐小小皱着眉头,愧疚的说。

    苏岩却伸手按住了她的唇,“嘘,不许这样说,如果真要有错,也是我的错,是我不该逼着你嫁给童海言,是我不该敷衍婚事

    ,主动找上谢然,签订了这个荒唐的婚约!”苏岩说到这里,重重的叹息一声,好一会儿才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恢复自由

    之身再说。”

    “你说海言愿意离婚吗?”沐小小忽然低低的开口。

    苏岩沉默着,童海言当然不愿意啦,他太了解童海言了,童海言和沐小小的婚姻虽然表面上说是苏家和童家的联姻,可是,他

    却知道,童海言是真心喜欢沐小小的。

    他亲眼见证了童海言对沐小小的用心,童海言付出了那么多,要童海言放弃,怎么可能呢?

    “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离!”苏岩斩钉截铁的说。

    沐小小幽幽一叹,这一年多來,真是折腾得够呛!

    静静的窝在苏岩怀里,苏岩抱着她一边看文件,一边忙着审批。

    沐小小瞄了一眼,“药厂的情况怎么了?”

    苏岩揉了揉眉心,“一切都刚上轨道。还看不到收益。”

    “那个神秘人,我让顾寒查了,可是,那个人真的很厉害,顾寒开始查的时候,跟着他的那个保镖张远就失踪了,阿伟说张远

    可能被那神秘人灭口了……”沐小小忽然说起张远的消息。

    “是啊,药厂开张的那几天,我在药厂周围都做了布置,以为他会趁机做点儿什么,可是,很遗憾,什么都沒有发生。”苏岩

    说到这里,很烦躁的样子,“千日防贼,难啊。”但是,却又不得不防!

    沐小小也跟着叹息一声,神秘人,神秘人,到底是谁呢?

    ……

    圣诞节,一如既往的热闹,各大商场、街道,到处都可以看到圣诞节的装饰,各种大型的美陈装饰博人眼球。

    沐小小走在熟悉的街头,心中还在纠结,童海言约她的地方,就在瑞格大酒店,就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她不知道童海言

    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她今天必须说通童海言,让他同意离婚!

    想到离婚这个词,沐小小心中就觉得万分愧疚,她对童海言,真的欠了太多太多了!

    即便万般不愿,她还是到了瑞格大酒店。

    童海言订的位置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沐小小去的时候,童海言已经坐在那儿了。

    暖色的晚霞透过玻璃照在他身上,给他整个人都镀了一层光,看起來,唯美而又有点儿不真实,仿佛童话里的人物一般。

    周围不少人都看到了他,特别是女孩子,眼中都露出痴迷的神色,而且,不少女孩子都认出了他是童海言,纷纷议论,说他比

    报纸杂志上看起來更帅……

    看着一群眼冒星星的女孩子,沐小小心中的愧疚感更重了,这么美好的一个男人,而她却不懂得珍惜,一次次的伤害他……

    想到一会儿就要和他摊牌,沐小小就觉得脚像灌了铅一般,一步也挪不动了。

    “小姐,请问你有订位置吗?”也许是看着她站在那儿太长时间沒有反应,尽职的侍应前來招呼她。

    沐小小猛然回神,不好意思的笑笑,“谢谢,我的朋友已经到了。”说着,她稳了稳情绪,迈步走向童海言。

    直到她走到他对面了,童海言才收回了凝视着窗外的目光,看向她,淡淡的说了一句:“來了。”然后伸手示意她坐。

    沐小小微微诧异,觉得今天的童海言和以往有点儿不同,可是,她又说不上來到底哪里不同。

    “请问,两位要点餐吗?”侍应生拿着走了上來。

    童海言看也不看一眼,直接道:“一份海鲜套餐。”然后看向沐小小。

    沐小小这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我也一份海鲜套餐吧。”

    侍应生离开了,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显得尴尬而凝重。

    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才开口:“这几天去哪儿了?”童海言知道沐小小不在东余,但是因为被那个男人缠着,他都沒空去查

    沐小小去了什么地方。

    “去了趟云海市,顾寒的大儿子从国外回來过新年,我还沒有见过他大儿子,所以过去看看。”

    童海言点点头,“嗯,我都忘记了,顾寒如今是你的表姐夫呢。”这一句,只是陈述,完全沒有嘲讽的意味。

    但是,沐小小却低了头。

    “小小,我是不是说过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童海言忽然转了话題。

    沐小小有点儿反应不过來,但是,见他提到这个,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來。

    “海言,对不起,我……”沐小小意识的就开始道歉。

    童海言却忽然抬手止住了她的话,他脸上甚至露出了微笑,“小小,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沐小小被他变來变去的样子弄得有点儿不能适应,好一会儿才道:“记得,是在电梯里。”

    “嗯!”童海言嗯了一声,继续说:“那时候你很伤心,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來,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童海言仿佛一

    子陷入了回忆一般,嘴角勾起,心情很好的样子。

    沐小小却觉得满头黑线,她真人在面前,他却总是想着以前。

    但是,她沒有打扰童海言的思绪,她在盘算着怎么开口。

    “第一次遇到你,你就在哭;沒想到,第二次遇到你,你还是在哭……”

    第二次?

    “那时候是在医院里,你一个人在花园里哭得很伤心,很绝望……”

    沐小小这才想起,那时候,她妈妈还在住院,而她却被那神秘人逼着去偷恒瑞的资料,她不干的话,神秘人就会将她第一次偷

    资料的证据交给恒瑞、交给警察!她那时候被吓得六神无主,除了哭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后來,再相见的时候,你还是在哭……我很好奇,女人当真是水做的吗?还是你是悲情天使,总是哭?”童海言几乎是在自

    言自语。

    “可是,我就喜欢上你这个悲情天使了!我不想看到你落泪,我想看你的笑容……”

    沐小小的心一子狠狠的收缩了一,童海言……

    童海言忽然停了來,脸上的神情变得冷了些,“可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你心里还住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左右着你的

    喜怒哀乐,那个男人甚至主宰着你的人生、你的幸福,你的一切!”

    气氛终于跌至冰点!

    童海言不再说话了,反而转头看向窗外,晚霞已然慢慢消失,可是,一层淡淡的光已然照射在童海言身上,让沐小小几乎看不

    清他脸上的表情。

    “海言,我……”沐小小刚开口,童海言再次抢先说:“今天是个快乐的日子,我不想听到那些不愉快的话。”童海言的语气

    很冷,很急躁,也很霸道,而且透露出一个信息,童海言对沐小小要说什么已经心中有数了。

    想到这里,沐小小面色不禁变了变,“海言……”

    “嘘,先不说了,吃饭吧。”童海言说着,侍应生已经送來了他们点的餐,“两位请慢用!”

    两个人都低头开始吃东西,一个不想说,一个不知道怎么说,气氛一子又变得沉闷起來。

    二十分钟后,两人相继吃完,沐小小心中焦急,她怕再不说的话,以后会越來越沒有勇气说的。

    “海言……我对不起你,我……”沐小小才开口,童海言却已经脸色苍白,他捂着她的嘴,“不要说,小小,至少现在不要说

    !”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哀求,几分悲伤,让沐小小顿时说不出话來了。

    “不要说,不要说……”童海言喃喃自语,仿佛阻止了沐小小说出來,事情就不会发生一般。

    “海言,别这样,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沐小小的眼泪一子就出來了,声音哽咽着。

    “既然觉得对不起,那么,就好好补偿补偿我吧。”童海言说着拉起沐小小的手就离开了瑞格大酒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