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外面却热闹非凡,到处都是节日的欢笑!

    成双成对的恋人幸福的依偎在一起,那一张张笑脸让沐小小觉得心塞,她想抽出自己的手,可是,才一动,就被童海言握得更紧了!

    她心中一叹,乖乖的不再挣扎,任由他牵着上了车。

    “要去哪儿?”上车之后,沐小小轻声的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童海言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沐小小有点儿恍惚,心中有点儿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知道童海言要她怎么补偿。

    车子很快拐出热闹的街道,向海湾开去。

    沐小小微微皱眉,自从上次在海滩上出事之后,她心中对海滩就有了一种排斥的感觉。

    童海言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表情,见她皱眉,也沒有要停的打算,反而开的更快了。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反正不管怎么样,她知道童海言是不会伤害她的。

    放心來的沐小小这时候却开始担心起苏岩來,苏岩要求她今晚一定要回去的,希望和童海言不会弄得太晚。

    想到这里,沐小小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耻了。

    ……

    车子停在了码头的停车场,童海言领着她往码头走去,沐小小虽然心中疑惑,但是,看童海言不想说话的样子,她也不好开口问,只是跟着他缓缓而行。

    当童海言领着她走到一艘游艇前时,终于停了,“上去吧。”

    沐小小傻眼儿了,她还想着和童海言走一会儿,说清楚了就回去的,如今看童海言这架势……

    童海言也不等她反应,自己跳了上去,头也不回。

    沐小小愣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小心翼翼的跳了上去。

    游艇缓缓的退出码头,往海上去了。

    沐小小心中一叹,既來之则安之,想太多也是无用,今晚只要和童海言说清楚就行了。

    想到这里,沐小小再不纠结,看着童海言驾着游艇的背影,用力的握了握拳,为自己加油。

    童海言很专心的开着游艇,不回头,也沒有和沐小小说一句话,虽然沐小小想说点儿什么,但是,看着童海言那专注的样子,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说那些话的时候,于是,干脆坐了來,看着外面夜色中的大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游艇停來的时候,沐小小才发现,举目望去,周围是浩淼大海,什么都沒有。

    吧台里,童海言手脚麻利的调了两杯酒,一杯淡淡的蓝色,一杯两层,层透明,上层淡黄,看起來,很漂亮,将双层的那一杯递给沐小小,童海言终于说话了,“今晚我们在这儿过圣诞节,只有我们俩,沒有任何人打扰。”

    沐小小愣愣的结果酒杯,看着嘴角含笑的童海言,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猛烈的狂跳了两。

    “圣诞快乐,小小。”酒杯相撞的清脆声音让沐小小回了神。

    “圣诞快乐。”沐小小傻傻的说,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酒,甜甜的,又带着点儿酸,味道很清新,很好喝。

    “从來不知道你还会调酒,很好喝。”沐小小由衷的说。

    “在国外的时候,学着玩儿的。”童海言随口回了一句,低头喝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轻轻的靠在沙发上,一脸放松的样子。

    灯光柔柔的洒在他身上,带着别样的宁静。

    刚才还忐忑不安的沐小小,看着这样安静的童海言,心也宁静了來。

    游艇漂浮在大海上,沐小小闭上眼睛,听着海浪起伏拍打的声音,忽然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自从妈妈意外过世之后,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坚强,她不能让妈妈为她担心,她要活得好好的。

    虽然她很努力的生活,可是,一个人真的好累好累,特别是感情的纠葛更是让她精力交瘁,一边是爱情,一边是道德,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今天就算童海言答应和她离婚,她也将一辈子背负对他的歉疚。

    童海言看着闭目皱眉的沐小小,心中同样起伏不定。

    谢然的电话让他愤怒,让他不甘,他有点儿怨恨沐小小了,既然和苏岩相爱着,为什么又要來接受他,为什么要一次次的给他机会,又一次次的让他绝望……

    沐小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好一会儿才听到童海言的脚步声在甲板上响起,她透过玻璃看去,却见童海言走走停停,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弯腰,看不清楚在干什么。

    沐小小心中好奇,起身走了出去,却见甲板上放着很多的烟花,一个个的烟花盒子放在地上,围成一个大大的心形。

    童海言放最后一个烟花,看见沐小小走了出來,对她招手,“來。”

    沐小小心中苦涩,她沒想到这时候了,童海言居然还会为她准备这些。

    她僵直着身子一动不动,童海言却已经向她走來,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那心形的中间,然后递给她一支长长的香,“你來点吧。”

    沐小小望着童海言,眼睛湿润了,“海言……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你对我这么好,我会舍不得离开你的!

    童海言却只是笑笑,“现在,你是我的妻子,不是吗?哄妻子开心,不就是丈夫的义务吗?”童海言说得理所当然,一脸宠溺的模样。

    沐小小心里一子难过了,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童海言看她低着头,也不再说什么,将那香点燃之后,握着她的手,去点那心形最面的尖角位置的烟花,哧哧作响的导火索快速燃烧着,“轰”的一声响,冲天而起,接着,在天空中乍然而响,一朵紫色的烟花绚烂绽放。

    沐小小呆呆的仰头望着那烟花,从绽放,到消失,最后只留一股淡淡的二氧化硫的气味。

    童海言站在沐小小身后,看着她有点儿呆愣的表情,握着她的手,再次去点一支烟花……

    只有海浪的寂静大海上,烟花怦然绽放,美丽绚烂而有一闪即逝,沐小小一直静静的看着,虽然心中喜欢,但是,面上却沒有表现出分毫來,只是嘴角微微勾起。

    童海言看着她静静的样子,心中不免失望,他知道她最近心情一直不好,从她母亲忽然意外过世,到她被人绑架,受伤……

    他想给她一个快乐的圣诞节,可惜,明显她心中有事,能左右她情绪的人,从來不是他!

    想到这里,童海言忽然觉得很无力,似乎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如何的想要对她更好,都得不到她的回应,他不知道以前和他在一起时,那些信誓旦旦的话算什么!

    “小小,和我在一起,真的这么不开心吗?”当所有的烟花都燃放了,甲板上只剩空空的烟花盒子,空气中浓郁了不少的二氧化硫,童海言忽然将她拉进了怀里。

    香熄灭了,落在甲板上,大半截香灰被这一摔,松散开去,被海风吹散。

    沐小小沒想到童海言忽然有这样的动作,僵直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沉声道:“海言,你别这样,先放开我吧。”

    沐小小侧着头,不敢面对童海言。

    而童海言却忽然抬起她的巴,迫她仰起头來,“是不是只有苏岩才能让你哭、让你笑?是不是我做得再多,在你眼中我都比不上他?”

    沐小小仰头,对上他的瞳眸,看着他的眼中映着她的样子,听着他近乎绝望的话,沐小小的心忽然狠狠的痛了一。

    “对不起……海言。”被捏着的巴传來丝丝疼痛的感觉,可是,她一动不动,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祈求他的原谅。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童海言却忽然低吼一声,猛的低头,擒住她的唇,用力的吻了起來。

    这样霸道的童海言让沐小小心中一惊,意识的就要推他,可是,他却忽然收紧双臂,一双大掌紧紧的控制着她的后背和她的后脑勺,不容许她挣扎逃脱,同时加深了这个吻。

    激狂而猛烈,撬开她的唇齿,攻城略地,势如破竹……

    沐小小“呜呜”的挣扎,这样的童海言让她感觉太陌生!

    她越是挣扎,他越是禁锢,两人体力上的明显差距让沐小小心中升起一抹绝望!

    她渐渐的放弃了抵抗,乖顺的任他亲吻着,抚摸着……

    她的不抵抗却让童海言忽然停了來,看着她脸上挂着的泪水,童海言眸光一沉,这是他深爱的女人,是他恨不得捧在掌心珍惜一辈子的女人,如今,她在他怀里,却泪流满面……

    长长的一声叹息过后,童海言颓然的垂双手,后退一步,看着脸上满是泪痕的沐小小,心中终究还是不甘的,“沐小小,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童海言名正言顺的老婆,我碰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不对吗?我只是吻你而已,你就这么难受吗?”

    沐小小被童海言的质问弄得愣住了!

    她是童海言的老婆,可是,她的心到她的身,一直以來,都只是属于苏岩的,即便童海言是她的丈夫,她也做不到……她不能背叛苏岩!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