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暴躁了!

    他完全沒有想到童海言居然将沐小小带出海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缥缈无烟的大海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真发生点儿什么事,他真的是后悔莫及啊!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他不能堂而皇之的赶去将沐小小带走!他沒有立场!

    一想到这里,苏岩就恨死了自己,他当初怎么会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推给别人呢!

    心中的躁动让他平静不來,他觉得他不做点儿什么今晚就要疯了!

    在房里來回的转悠了两圈,最终他还是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开着车在街上转了好几圈,车速越來越快,最后,他去了顾寒的俱乐部。

    顾寒和流年不在,但是,俱乐部的人都认识苏岩,看着他脸上不太好的样子,都小心侍候着,苏岩去了他习惯使用的房间,狠狠的和陪练打了两个小时,而陪练中途还换了一个,今天他是真的心情不好,打得比较狠,一个陪练还真有点儿吃不消!

    最后,直累得浑身无力,瘫软如泥,躺在地上,只剩大口喘气了,苏岩才叫了停。

    累,很累,浑身的汗水让他浑身不舒服,摇摇晃晃的起來,走近浴室,狠狠的冲洗了一番,他颓然的坐在沙包,看着摇晃的沙包,苏岩再次想起了沐小小,才的火气和焦躁感觉再次冒了出來。

    苏岩火大的狠狠一拳打在沙包上,愤怒的起身离开了。

    两个累趴的陪练看着苏岩居然还龙行虎步,一子瞪大了双眼。

    ……

    身体上虽然累极了,可是,越是这样的疲累,脑子越是清醒无比,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沐小小和童海言依偎在一起,甚至倒在大床上翻滚的画面!

    虽然他知道沐小小心里的人是他,万万不会做出背叛他的事情來,可是,毕竟孤男寡女在一起,大海,波浪,游艇,星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沒有人打扰他们,他们在大自然的怀抱里……

    苏岩越想越不安,越想越暴躁,手死死的抓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暴露,指节发白,最后,他选择去了烟雨传奇!

    他已经很久沒有到烟雨传奇了,当车子停好之后,他闷闷的坐在车上,拨打了一个电话。

    “让他把人缠住的呢,为什么今天让童海言离开了?还开着游艇出了海?”

    ……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今天晚上,一定不能让他安心睡觉。”

    ……

    “查他游艇上的卫星电话,先打手机,再打卫星电话,总之,今天晚上,不能让他安安稳稳的睡觉!”

    ……

    一番命令去之后,苏岩心中稍微松了松,好一会儿才去。

    酒吧里面,一如既往的人多,但是,丝毫不影响它的清新雅致。

    苏岩坐到吧台前就点了两杯酒,大口大口的灌了起來。

    “老板,心情不好?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我陪你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

    苏岩转头看去,一个女人,不,看起來还只是个女孩子,虽然画着浓浓的妆,但是,却不难看出,只有十几岁。

    “学生妹?”苏岩看了一眼就转开了头。

    “老板不喜欢学生妹?”女孩子说着翘起娇臀就坐在了苏岩身边,手撑在吧台上,摆了个自认为很妖娆、很妩媚的poss。

    苏岩看着眼前明明年纪不大,却故作老成的女孩子,有点儿无奈的摇摇头,“不上学吗?怎么这时候了还在这儿?”

    “老板,我已经出來工作了。”女孩子说着,手就抚上了苏岩的手臂,轻轻的摩挲起來,意图之明显。

    苏岩本就风流,在遇到沐小小之前那也是桃花满身的人物,不过,那时候,他结交的女人都是长相出众又有家世背景的,对于像眼前这种小女生向來是不屑一顾的,加上如今他正心情不好,被女孩子这样挑逗,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

    他抬手甩开女孩子搭在他胳膊上的手,不悦的瞪了一眼女孩子,“我不要人陪。”淡漠冷硬的声音,让那个女孩子一子吓到了,意识的起身,退开了……

    正在苏岩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忽然想起熟悉的声音。

    “苏岩!”

    苏岩回头看去,却是萧宠,她一身米色大衣,排口散开着,里面穿着精美的蕾丝长裙,一如既往的妖娆美丽。

    看到苏岩一脸郁闷的样子,萧宠高兴了,一脸迷人笑容的走过來,坐在刚才那女孩子坐过的位置上,叫了一杯酒之后,兴趣盎然的盯着苏岩,笑眯眯的开口道:“苏总,一个人喝闷酒,不开心啊?”

    苏岩冷冷的哼了一声,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我听说你今天让律师去找谢然,要解除婚约是不是?”萧宠好奇的问。

    苏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猜测她说这话的意图。

    被苏岩那样盯着,萧宠脸上的好奇有点儿挂不住了,她双手一举,道:“放心,绝对不是你老爹叫我來打听的,纯粹是我个人好奇而已。”

    也怪不得苏岩会这样看萧宠了。恒瑞和dmc的合作才开始步入正轨,药厂才开张,还沒有开始盈利,但是,苏岩这时候却忽然提出要和谢然解除婚约,这不是生生的要毁掉两家公司的合作吗?如今药厂的最要的实验室是dmc在运转,如果和谢然闹翻了,谢然要撤除实验室,带着她的研究员离开,那么,药厂将一子陷入瘫痪的境地。

    和谢然解除婚约后果这么严重,苏家老爷子能不担心?

    可是,至今他都都沒有一个电话过來询问苏岩,所以,这会儿萧宠忽然提到这个话題,苏岩才会认为是他家老爷子在迂回的先要了解事实真相了。

    听了萧宠那样说,苏岩不再看她了。

    拿起杯子自顾自的喝了起來,明显不想告诉萧宠的样子。

    萧宠见他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瘪瘪嘴,转移了话題,“听说最近童海言和一男的好上了?”

    苏岩眉头微微一皱,转头看向萧宠。

    萧宠一笑,“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了,唉,真想不到了,海言居然好这一口,真是让我吃惊。”萧宠说着摇摇头,一副很意外的样子。

    “海言不是那样的人。”意识的为童海言辩驳了一句,苏岩很快又闭了嘴。

    “对,我也不相信海言会喜欢男人,他又多喜欢沐小小我也是知道的。不过,他怎么会和一个男的纠缠不清呢。”萧宠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接着说:“前几天,你知道吗?那男的居然要自杀,海言还赶过去救人,我猜着,应该是那男的缠上海言了。”

    听着萧宠的分析,苏岩眉头一皱,“萧大小姐最近是不是很清闲啊?”

    萧宠一听苏岩这语气,赶紧嘿嘿一笑,“哪有,你都不知道,今天的圣诞酒会你这位大老板临时离开,我被那帮人堵着,差点儿因公殉职了。”

    今天是圣诞节,恒瑞在圣诞节都会有一个答谢酒会,几乎已经成了惯例,以往的这一天,恒瑞的总裁总是会全程参与,直到最后,也算是对客户的尊重,可是,今天,苏岩却提前离开了,所以,作为公关经理的萧宠自然被人围着问东问西了。

    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題就是,为什么酒会上苏岩和谢然这一对未婚夫妻看起來貌合神离。

    萧宠那时头大,她怎么知道苏岩是那根经不对了,居然在这时候要和谢然解除婚约。

    冲破重重围追之后,萧宠才逃出來,听说苏岩在这里,她才追了过來。

    “给你加一个月的奖金。”苏岩面无表情的说。

    今天的酒会他之所以会提前离开,就是因为谢然也在,他不想和谢然假装亲热,特别是知道沐小小找童海言摊牌的时候。

    “我才不要奖金呢,我要长假。”萧宠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笑眯眯的说。

    “你自己安排吧,半个月够不够?”苏岩很大方的开口。

    其实,萧宠到他公司当公关经历纯属玩票兴致的,她的身份摆在哪儿,不用公关,别人也会给她面子,所以,在恒瑞虽然挂着个公关经理的名,苏岩却并沒有将她当属看,更多的时候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了。

    “嗯,那谢谢苏总。”萧宠很开心的样子,说完之后,忽然又开口道:“对了,苏总,我今天离开的时候,看到谢然有点儿不对哦。”

    苏岩皱眉,疑惑的看向她。

    萧宠也不卖关子,继续说:“我走的时候,看到她在接电话,神情很奇怪,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还说什么‘你不要得寸进尺,钱已经给你了……’什么什么之类的。”

    “你不要得寸进尺,钱已经给你了。”这话明显是被人威胁了啊。

    想到这里,苏岩眉头皱得更深了,谢然在东余代表dmc和恒瑞合作的,对外关系上的处理都是恒瑞在做,药厂方面,dmc只管设备和研究,可以说,谢然在东余,是不会得罪什么人的。

    那,是谁拿捏了她的软肋,在威胁她呢?谢然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呢?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