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的童海言也暴躁了!

    沐小小的话让他心情很不好,提出那个蜜月补偿的要求之后,他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舱房中,他很不甘心。

    之所以提出蜜月旅行就是想再为自己创造一个机会!

    他和沐小小几乎沒有真正的好好相处过,不管是恋爱的时候,还是结婚之后,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让他们不能好好的相处,但是,以他对沐小小的了解,他知道沐小小要对他说出分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是个心软的女人,对他就算沒有爱情,也会有其他的感情,那么,他何不试试和她真正的单独相处一段时间呢。

    他知道沐小小一定会去问苏岩,他也知道苏岩一定不会答应,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如今沐小小和他在一起,只要沐小小答应了,他们的蜜月旅行从现在就可以开始!

    想到这里,童海言重重的叹息一声,心情很烦躁,他害怕的依然是沐小小的拒绝,如果她不答应的话,他怎么办呢?

    静静的冲了一个澡,穿着浴袍,开始查看邮件,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來。

    童海言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他眉头皱起,恩断沒有接,片刻之后,那个号码再次打了进來,似乎很焦急的样子,童海言任它响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接了起來。

    开始,对方的声音才响起,他再次烦躁的挂断了电话,面色更是难看起來。这一刻,童海言无比的后悔,他应该将游艇开的更远一些才是,远到手机收不到信号,远到互联也收不到信号,只靠一个卫星电话保持联络!

    他是真的被缠得烦死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会这么倒霉,居然被一个死皮赖脸的男人给缠上了。

    以前他觉得女人很麻烦,不可理喻,如今,他觉得男人不讲理起來同样不可理喻。他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神经有问題。

    他就不明白了,明明在外人面前儒雅矜贵的男人怎么就对他这般的死缠烂打呢?怎么有人可以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纠缠他呢?

    他的电话才挂,无数条短信就了进來,童海言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沒有,可是,那人就是不依不饶,很有屡败屡战的精神。

    童海言不理他,他也能发很多的短信,打很多的电话,一哭二闹三上吊,简直比女人的手段还恐怖,当然,童海言一直很头疼,一个男人怎么能那么不要脸不要皮呢,狗皮膏药一般!

    童海言将手机关机了!

    原本以为这样就安静了,可是,半个小时之后,游艇上的卫星电话又响了……

    沐小小洗了澡出來之后也听到了电话响,她沒有动,可是好长时间了也沒有听到童海言出來接,她不禁疑惑了,开门出去,却见童海言的房门紧闭着,丝毫沒有出來接电话的意思,沐小小犹豫着要不要她去接,可是,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当。

    于是,她走到童海言的房门前,敲了敲门,“海言,你在吗?有电话。”

    里面很快传來脚步声,接着门被打开,穿着浴袍的童海言面色阴沉的走出來,看了沐小小一眼,大步走到电话旁边,将电话线狠狠地拔掉,然后摔在地上,天地间一子变得安静了。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暴躁的样子,意识的担忧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童海言抬头,诧异的看着沐小小,刚刚沐浴出來的沐小小,头发还是湿的,裸露的肌肤莹白水润,清丽的小脸上带着來不及掩藏的关切之色,她的目光纯澈,仿佛盈盈水波,让人沉迷。

    看着童海言露出欢喜之色,沐小小心中一阵乱跳,很快别过头,不敢再看他,感觉到他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她心中不安极了。

    “那个,我去休息了,晚安。”沐小小说着转身就想要逃走。

    可是,童海言接來的话却让她震住了。

    “你的房间在左边。”随着童海言的话音落,他已经走到了沐小小身后。

    沐小小回身,眨巴着眼睛,这舱里一共就四个房间,左边有个很大的,一看就知道是主卧,两外三个在右边,规格小很多,一看就知道是客房,刚才她就在客房的。

    “那……不是……你,你的房间吗?”沐小小结结巴巴的说。

    童海言又逼近了沐小小,“小小,我们是夫-妻。”童海言将“夫妻”两个字咬得很重。

    沐小小的脸轰的一就红了,“可是……可是……”沐小小结结巴巴的,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小,自从我们结婚之后,我们就沒有真正的在一起过,你不觉得,作为妻子,你欠我很多吗?”童海言意有所指的说,目光深沉的沐小小看不懂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沐小小咬着唇,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面对这个男人,她的愧疚总是让她兴不起反抗的情绪。

    就在沐小小犹豫的瞬间,童海言的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我就这么可怕吗?让你避之不及?”

    听着童海言的声音带着几分伤感和落寞,沐小小意识的摇头,“不是的,我……”

    “那就进去吧,天色也不早了,早点儿睡吧,我提的那个要求,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可以好好考虑。”童海言说着扶着沐小小的肩将她推进了左边的主卧!

    主卧果真比客房大了很多,但是沐小小这时候却无暇欣赏,她的注意力全在童海言放在她肩膀的手上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沐小小的紧张,童海言温柔的开口道,“累了你就先睡吧,我还有点儿事要处理。”然后将她推到床前,将她按坐在床上,低头快速的在她的额头印一吻,然后走到书桌前,那里,电脑还开着。

    沐小小心中焦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童海言的时候,她总是说不出拒绝的话來。

    和苏岩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愿意,拒绝的话想也不想就能说出口,可是,面对童海言,面对这个照顾她、疼爱她,从來不曾伤害她的男人,那一个“不”字就是说不出口!

    刚才在舱里的时候,她情绪太过激动,说的那些话,不管她如何的委婉,总归是伤害了这个男人……

    “海言,你还要忙,我还是不要打扰你了。”沐小小低着头,终究还是鼓起勇气说了拒绝的话。

    “你沒有打扰我。”童海言头也不回的说,注意力依然在电脑上。

    “可是,我……”沐小小还是想要逃离。

    “你怕我?”童海言说完之后终于合上了电脑,向沐小小走來。

    沐小小一子站了起來,虽然童海言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但是,她却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我不是怕你,我只是……”

    “怕我动你?”童海言直接说出了沐小小心中担忧的问題。

    沐小小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她不敢看童海言,只是低着头,童海言慢慢靠近,她就意识的向门口移动。

    童海言看着她恨不得马上逃走的样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心中很痛很痛,是不是不管他怎么付出,当真就换不來她一丝的依恋?

    “在你眼中,我就那么不堪吗?你觉得你不愿意我会强迫于你吗?”童海言说完之后,忽然停住了靠近沐小小,反而绕过了床尾,走到床的另一侧,掀被躺了去,“睡吧。”说着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沐小小尴尬的站在床边,看着童海言背对着她躺着,一动不动的样子,心中犹豫不决。

    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按说,这时候,她应该马上离开这个房间,在客房睡一晚的,可是,刚才童海言的话却将住了她,她要真的走的话就是心里认定童海言是个会趁人之危的小人,这是对他人格的一种怀疑,她……不能那么做。

    左思右想的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终究还是缓缓的靠近了大床,掀开被子的一角,慢慢的钻了进去,然后背对着童海言,尽量将自己的身子圈成一团。

    她心中总归还是不安的,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呼吸重了就引來什么不好的事一般,心一直提的高高的,手紧紧的拽着被子,全身的汗毛都竖着,防备着!

    可是,身后的童海言,呼吸均匀清浅,仿佛已经睡着了一般,沐小小注意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放松來。

    这一天來,心中焦虑不安,加上刚才有情绪激动的大哭,这会儿躺在床上,是真的感觉到累了。

    小小的打了个呵欠,沐小小却依然不敢就这么睡去,只是闭着眼睛休息着。

    就在沐小小快要睡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來童海言翻身的声音。

    沐小小一子绷紧了身子,却一动不敢动。

    很快,身后沒有了动静,仿佛真的只是童海言翻了个身而已。

    沐小小心中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她是太过激动了。

    童海言已经那么说了,如果她真的不愿意的话,他是万不会对她乱來的,想到这里,沐小小心中暗骂自己,不该像防贼一般的防着童海言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