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海风徐徐,海浪滔滔,浪花拍打着船身,传出轻微的“哗啦”声。

    氤氲的灯光,童海言静静的看着躺在他面前的沐小小,看着她紧绷着身子,看着她将自己圈成虾米的样子,看着她一动不敢动的样子,他心中苦笑,他是她的丈夫,她怎么就如此的防备他呢?

    想到结婚之后的种种,又想到谢然说的那句“绿帽子”,他心里忽然觉得自己特别的窝囊,自己的老婆,娶回來几个月,居然都沒有上过一次,反而被别人上了,还怀了孩子,如今,人家要双宿双栖,说要离婚就要离婚!

    童海言越想越窝火,越想越沒有睡意,他的手不禁伸向了沐小小,可是,当他的手即将落在她的肩头时,他又犹豫了,他刚才已经说了不会强迫于她了,这会儿……

    心中一叹,童海言却还是将手放在了她的肩头,沐小小已经睡着了,对于他的碰触,毫无反应。不知怎么的,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靠近她,将她转了一个身,然后搂进怀里。

    当她娇软的身体落入他怀中的时候,他不禁心中一跳,自己喜欢的女人就在自己怀里安睡,他纵使心猿意马,这时候居然也不敢动她,只因他不敢面对她的拒绝。

    可是,他不是柳惠,芳香温软的身子就那样毫无防备的安睡在他怀里,轻轻浅浅的呼吸就喷洒在他的胸膛,那灼热的气息让他的心变得滚烫滚烫的,那种热力从心脏窜向四肢百骸,腹那种熟悉的躁动和热力仿佛燃烧的火焰,让他的身体很快燥热了起來,嘴里变得干渴……

    他终于是忍不住了,轻轻的抬起她的巴,看着那嫣红的唇瓣,水水润润,诱人之极,微微张开,仿佛诱人采摘的馨香花朵一般。

    他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了,心中的思慕和爱恋在这一刻仿佛山洪暴发一般,不能自己,低头,轻轻的一碰,柔软、馥郁,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芬芳,浅尝辄止已经不能满足他对她的渴望了。

    细细的描绘她形状优美的唇瓣,辗转厮磨,不能自拔。

    轻轻的撬开她细如米粒的皓齿,纠缠追逐,深深沉迷。

    沐小小被闷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童海言放大的俊脸,他双眼轻瞌,一脸沉醉的样子……

    沐小小猛的推开了童海言,奈何童海言的一双手紧紧的掐在她的腰间,她这一推也沒有将童海言推走,只是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一副拒绝的模样。

    童海言被这一推,猛的清醒过來,看着沐小小眼中的难以置信,看着沐小小眼中的拒绝,童海言感觉仿佛一盆冰水从天而降,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尴尬了好一会儿,童海言手上忽然一用力,将沐小小拉进了怀里。

    沐小小惊呼一声,开始挣扎。

    “小小,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情不自禁。”童海言说着死死的抱着沐小小,不管她怎么挣扎,都不松手,“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他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沐小小的挣扎也慢慢的停了來,她低着头,靠在他怀里。

    感觉到沐小小不再挣扎,童海言的心慢慢的放了來,也慢慢的放松了力道。

    “小小,你说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啊。”一声无奈的叹息之后,童海言将巴放在沐小小的头顶,轻轻的摩挲起來。

    感觉到童海言亲昵的动作,沐小小心中涌起奇怪的感觉,不再是以前的那种排斥了。

    这种感觉一升起,沐小小就吓了一跳,难道,她喜欢上童海言了,已经不再对他的碰触感到排斥了?

    不,不是的,她怎么可能在爱着苏岩的同时,又童海言呢?

    ……

    一夜,相拥而眠,无关情爱,只有温情暖暖。

    早上,当沐小小在童海言怀里醒來到时候,她有一瞬的恍惚。

    她居然能这么安心的睡在除了苏岩以外的男人的怀里,她是不是太无耻了?

    这个想法一冲入大脑,就让沐小小羞愧得有点儿无地自容,趁着童海言还沒有醒,沐小小小心翼翼的拿开他环在她腰间的手臂,慢慢的了床,打开主卧的房门,逃回了客房!

    她沒有看到,在她离开之后,床上的男人也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关闭的房门,眼中满是不舍的情绪。

    她不会知道,这个夜晚,抱着她的男人一夜未眠,就那样怔怔的看了她的睡容一夜!

    她更不会知道,她安心而放松的睡容让他越加的坚定了不离婚的想法,她还是可以接受他的,不是吗?在他怀里,她也可以睡得很安心的不是吗?他不知道她和苏岩在一起是怎样的相处模式,但是,他能肯定的是,她有点儿也不排斥他,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开端呢?如果她能和他一起去度蜜月,如果他们有机会单独的相处,他相信,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童海言一扫原先的沮丧和暴躁,很快的起身冲了个澡,穿衣出去。

    却看到厨房里,沐小小正在准备早餐。

    听到童海言的脚步声,沐小小沒有回头,只是温柔的说:“先等一会儿吧,马上就可以吃了。”

    淡然的语气,听不出任何的不妥,可是,童海言却清晰的看到沐小小的耳尖微微泛着一丝粉红色。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童海言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外面暖暖的阳光,忽然觉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吃了简单的早饭之后,沐小小提出要回去了。

    童海言心中一子涌起无以言表的失落,她想回去,她想回到苏岩身边去,她不想呆在他身边。

    这个认知让刚刚涌现的希望,一子消失无踪!

    “我昨晚的要求,你考虑得怎么样?”虽然不想逼她,可是,他更不想就这样放她回去。

    沐小小怔了怔,呐呐的说:“你不是说要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吗?”

    “那就考虑好了再回去,放心,我绝不勉强你。总之,我就这一个要求,要离婚,就补给我一个蜜月!不然,我是不会答应离婚的。”童海言扔这句话之后离开了。

    沐小小呆呆的坐在餐桌前,脸顿时皱了起來。

    她该怎么办?

    外面海天一色,明亮的蔚蓝色让人心情舒畅,可是,沐小小却心中阴郁起來,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无奈的拿起手机,再次想给苏岩打电话,可是,她却意外的发现,手机已经完全沒有信号了!

    沐小小大惊,明明昨天都还有信号的,可是,为什么这会儿一点儿信号也沒有了呢?

    沐小小焦急的拿着手机在游艇上各处转悠,希望能找到信号,可是,舱里,沒有,甲板上,也沒有。

    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沐小小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童海言肯定将游艇开的更远了,离开了手机信号覆盖的范围,所以,她的手机沒有了信号。

    想到这里,沐小小手中的手机一滑,跌落在地上。

    她,和外界失去联系了!

    童海言看着站在甲板上失魂落魄的沐小小,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他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她的彷徨和无助,看不见。

    ……

    苏岩要疯了,沐小小失踪了!

    夜半时分他回到家,可是,回家他就接到一个电话,童海言的游艇上卫星电话也不通了,苏岩心中咯噔一声,赶紧拨打沐小小的手机,可是,当手机里传來机械的女声时,他恨不得将手机摔出去!

    失联了,他和他的宝贝,失联了!

    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他的宝贝被童海言欺负的画面……顿时,苏岩睡意全无,焦躁的在房里走來走去,片刻之后,他冲出了别墅,他必须把他的宝贝找回來!

    钻进车子的时候,苏岩就打出了好几个电话,首先,他必须找到童海言的游艇位置。

    这是最困难的部分,游艇上如今连卫星电话也沒有了联系,要找到童海言谈何容易,可是,他不能放弃,他必须找回他的宝贝!

    很快,一个个电话又打了回來,沒有,沒有,沒有,全都沒有!

    居然沒有人能找到他们如今的位置吗?

    苏岩觉得自己要疯了,可是,他怎么能甘心呢!

    一个多小时过后,终于有好消息回來了,是沐小小的手机最后有信号的地方,看着那个经纬度,苏岩微微皱眉,两个小时以前,沐小小所在的位置其实并不太远,那如今,童海言肯定是将游艇开出了信号覆盖区。

    又一次查询后,苏岩确定了童海言可能在的区域,这时候,已经是快凌晨三点了。

    苏岩一脸焦急的赶到机场,登上了私人机。

    机轰鸣着,冲入了夜色,直往近海区域去。

    可是,他的机师并不擅长在海面搜寻目标,在苏岩指定的经纬度附近盘旋了好一会儿,也沒有找到童海言的游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苏岩的心,焦急得快要出來了。

    眼看着太阳从海平面升起,那壮丽的景色却让苏岩更加焦躁起來,一夜了,他的宝贝和童海言在一起,整整一夜了!

    “苏总,我们是不是该扩大搜索范围啊?“浪费了两个小时的机师开口建议。

    苏岩眉头紧锁,点头应了。

    又过了四十分钟,当苏岩看到面蔚蓝海面上的游艇时,激动得简直要落泪了。

    他终于找到他的宝贝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