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完全想到不到苏岩会以这样一个方式出现在她面前。

    螺旋桨扇起呼呼的风,那个人居高临的看着她,见她抬头看去,他眼中露出释然的表情。

    “苏岩……”一声低喃从口中溢出,沐小小立刻站了起來,欢喜的看着从天而降的男人,脸上的笑容比那阳光还灿烂。

    苏岩看着沐小小灿烂的笑容,焦急了一晚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可是,一刻,他的笑容就敛去了,因为,沐小小身后,一个穿着睡袍的高大身影忽然出现,将沐小小娇小的身子罩在他的阴影里。

    苏岩眼中露出黯然之色,但是,很快,他就顺着绳梯滑了去。

    当他稳稳的站在甲板上,看着他的宝贝时,简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一晚的煎熬,这一晚的担忧,这一晚的焦急,在这一刻都统统消失不见了。

    他的眼中只有那一抹娇小的身影,看着她清丽的小脸在朝阳的霞光中,美不胜收,看着她清亮的眸子中,盈盈水光在闪烁,看着她嫣红的唇瓣,勾起完美的弧度,这一刻,他只想将他的宝贝狠狠的抱进怀里,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可是,他的脚才迈出去,对面的童海言就忽然伸手一把揽住了沐小小的肩,将她带入怀里。

    “苏岩,这么巧,在这里也能遇上。”童海言嘴角含笑,眼中却是一片冷意,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他和苏岩之间十几年的情意,到今天算是走到头了。

    “我來接小小回去的。”苏岩也不想拐弯抹角了,上次在医院摊牌的时候,他们之间就已经沒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接小小回去?我沒有听错吧,小小是我的妻子,你來接她回去,你凭什么。”童海言语气平淡,却带着一种无可比拟的坚定之色。

    沐小小被童海言禁锢在怀里,他的力道很大,肩头传來隐隐的疼痛,沐小小眉头皱起,看着两个男人再次争锋相对,她感到很无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仿佛,这时候,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海言,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小小,就应该尊重她的选择,她选的是我!”苏岩面色凝重。

    “尊重?你觉得你们俩的所作所为,值得我去尊重吗?苏岩,我和你十几年的朋友,我自认为沒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沾污我的妻子!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童海言的指责的矛头直指苏岩。

    沐小小浑身一怔,身子猛然间变得僵硬无比,对婚姻的背叛是她最对不起童海言的地方。

    童海言也感觉到了怀里人的僵硬,可是,他并不打算安抚。

    “是,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海言,我和小小是真心相爱的,我们……”苏岩急急的说。

    童海言却忽然高声打断了他,“一句对不起就够了,说了对不起再将我的老婆抢走?”

    苏岩被童海言直白的一句弄得一滞,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來,“那你要一直将小小绑在身边吗?这样,她是不会幸福的。”

    “幸福,跟你在一起就幸福了?我和小小认识之初,每次遇到她,她都在哭,每次哭,都是因为你!那就是你给她的幸福吗?”童海言冷冷的说,满脸的不屑。

    苏岩一怔,深深的看了沐小小一眼。

    沐小小这时候也反应了过來,抬头看向童海言,“海言,不是的,我和苏岩之间原來是有误会,所以……”沐小小解释的话还沒有说话,就看到童海言冷冷的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接來的话是再也说不出來了。

    “海言,我们好好的谈谈,好吗?”苏岩见童海言那神情,突然放软了语气,他要和沐小小在一起,必须要童海言答应离婚才是,如果这时候将关系闹得太僵,对沐小小反而不好。

    童海言看着两人,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点头,然后,拥着沐小小转身进了船舱。

    船舱里,三人尴尬的坐。

    沐小小清了清喉咙,这件事总归是她的,所以她想趁这时候童海言愿意听的时候,将她和苏岩之间的前因后果告诉他,希望他成全她和苏岩!

    童海言看向打算说话的沐小小,眼中的伤痛很明显,带着几分冷意,就那样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迎上他的目光,“海言,我知道这时候说对不起也于事无补,但是我还是要先说一句,对不起!”

    这时候,苏岩忽然也开口了:“海言,这事,也怪我,对不起。”

    童海言冷笑了两声,这是夫唱妇随吗?

    沐小小垂目光,继续说道:“苏岩妈妈当年的事,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那时候,苏岩的母亲因为苏岩父亲的外遇,自杀了。”沐小小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向苏岩,见苏岩眼中一身而过的伤痛,心中不禁也是一痛,“也许你不知道,苏岩父亲的那个外遇对象,就是我妈妈!”

    童海言被这样沐小小的话弄得一愣,意识的看向苏岩,却见苏岩低垂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你和苏岩是多年的朋友,也该知道苏岩母亲的事对他的伤害有多大了!”沐小小说道这里,目光心疼的落在苏岩身上,继续说道:“开始的时候,我和苏岩都不知道这件事,那时候,我们已经决定要结婚了,偏偏苏岩在这时候知道了这件事。”

    沐小小说到这里,苏岩终于抬起头來,看向童海言,“那时候,我很痛苦,我很爱小小,也许你不知道,小小进恒瑞是受人指使的來偷公司机密的,那时候,她偷机密的事刚刚曝光,我沒有计较这件事,因为我是真的爱她,可是,当我得知她居然是仇人的女儿时,我……”

    苏岩说到这里,伸手揉着眉心,事到如今,再说这事,他依然很痛苦,“不仅如此,就在我同时得知她是仇人的女儿时,更得知,她居然是我的亲生妹妹!”

    童海言顿时瞪大了双眼,“你……你们……”

    沐小小接话道:“那时候是我妈妈骗苏家的,我妈妈想我进苏家,想苏家庇护我,所以,骗了苏老先生,说我是他的女儿。”

    “可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只听到我父亲说,沐小小是我的亲生妹妹……我当时,我真的是六神无主,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我那么爱她,现在,她不仅是我仇人的女儿,还是我妹妹,而我已经和她发生了那样关系,我……”

    “后來,我看着你和小小在一起,我心中很痛苦,可是,我和小小那关系,注定了是不能和她在一起的,所以……”苏岩如今想來那段时间,依然痛苦不堪。

    “我那时候以为苏岩介意的只是我妈妈害死他母亲的事,我不知道我妈妈骗了苏家,让苏岩以为我是他亲妹妹,但是,仅仅是苏岩对我妈妈的恨,我就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你出现的时候,我……我就想,也许和你在一起,我就能忘掉苏岩了……”

    童海言长长的叹息一声。

    “我那时候想着她能嫁给你,也是很好的,你是个好男人……”苏岩低低的叙述着。

    童海言却冷声道:“既然你认为你们有那样的关系,为什么小小嫁给我之后,你还不放手!”想到眼前的这一对男女在他的眼皮子偷情,甚至还怀了孩子,童海言浑身的冷意就更甚了。

    “对不起,海言,我实在是放不……”苏岩长叹一声,再次开口,“其实后來的事都不管小小的事,她是想好好的和你过日子的,是我强迫了她……”

    苏岩的话音才落,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拳,接着,第二拳、第三拳……

    沐小小呆愣了两秒,尖叫着扑了上去,“海言,别打,别打……求求你,别打!”

    而苏岩却一动不动,一点儿也沒有还手的意思,就坐在那儿任童海言狠揍,童海言丝毫沒有留手,一拳一拳,打得很狠,沐小小拉不动他,最后只好大哭着扑到苏岩身上,“海言,别打了!”

    童海言扬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看着沐小小娇小的身子死死的护着苏岩,他眼中又恨又痛。

    而苏岩则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虽然满脸的伤,但是,却依然气势盎然,“海言,请你原谅我们。”

    沐小小这时候也回过头來,一脸的泪水,望着童海言,低低的开口:“海言,我和苏岩是真心相爱的,求你成全!”

    成全?

    成全他们吗?

    那谁來成全他呢?他也很爱她的啊!

    童海言惨然一笑,身子站立不稳,摇晃了一,倒退几步,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死死的插入发中,浑身颤抖起來……

    苏岩看着这样的童海言,心中很不好受,但是,他却伸手将伏在他身上的沐小小紧紧的抱住!

    “你怎么样?”沐小小低声的哭着,看着苏岩脸上的伤,心疼的不得了。

    “沒事的。”苏岩却无所谓的样子,如果一顿打就能换回他的宝贝,那么,这一顿打,很值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