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沐小小对那位d国公主很好奇,但是,还沒有头脑发热的真去看热闹,和苏岩该怎么玩儿还怎么玩儿。

    第二天苏岩要去潜水为沐小小捞黑珍珠的。

    两人去了大溪地最负盛名的潜点,打点好一切之后,两人在向导的带领出海了。

    天气很好,风平浪静,最适合潜水,到了预定的潜地点之后,苏岩背着氧气去了,沐小小坐在船上等着。

    对于不能去潜水,沐小小很遗憾,但是,这里的海水清透明净,一眼就能看到海里的各种游鱼,所以,沐小小也不无聊,开心的趴在船舷上,伸手掬着海水逗弄着鱼群玩儿。

    其实说捞黑珍珠也就是说说而已,大溪地的黑珍珠异常珍贵,但是,天然的极少,如今都是人工养殖的,苏岩也只是寻了个名头玩儿潜水罢了。

    一个小时后,苏岩游出了水面,递给沐小小一个花朵模样的珊瑚,“黑珍珠是找不到了,这小珊瑚看起來还不错。”

    沐小小欢喜的拿着翻看了起來,“嗯,是很漂亮。可以做成一个链坠。”

    ……

    回到酒店,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吃过饭之后,沐小小趁着苏岩处理公务的时候,自己出去找人帮忙将那珊瑚做成链坠。

    本來这种事是不着急的,但是,沐小小想着这是苏岩亲手拿回來给她的,她就想立刻做成链坠戴在身上。

    根据向导的介绍,沐小小很快找到了加工手工艺品的小店,让沐小小欢喜的是,这里可以自己动手做的,沐小小顿时來了兴趣,在店里工艺师傅的指导,自己将那花朵模样的珊瑚做成了一跳漂亮的链子,然后又在手工艺店里淘了一对戒指,戒指是男女对戒,她和苏岩正好一人一枚。

    沐小小欢欢喜喜的戴着项链,拿着戒指回到酒店,上楼之后却意外的看到她和苏岩的房间外面站在那光头保镖。

    沐小小眉头皱起,缓缓的走了过去,这一次,那光头不仅沒有阻拦她,反而还给她让了一条道出來,沐小小心中的疑惑更大了,很明显,那位d国公主如今就在她和苏岩的房里。

    那公主,是和琳公主!

    这个名字一子冲入了脑海,沐小小不禁加快了脚步,走到门口,沐小小就听到了房里的声音。

    一个女人用有点儿别扭的国语在说话,“苏,你可真是无情啊,知道人家在这儿都不來找人家。”亲热的撒娇语气,嗲嗲的,沐小小听了都不禁骨头发软,更别说这女人的声音对男人的杀伤力了。

    这和琳公主,只听声音就是个尤物了,何况,沐小小在上看到过她的照片,真正的美艳无匹。

    突然,沐小小停了脚步,她很想知道,苏岩会是什么反应。

    “公主殿说笑了,您身边保镖成群,我这种小人物哪里能接近您分毫啊。”苏岩的语气很亲切,很和善,甚至带着点儿委屈,怎么听给人的感觉都是,他不是不想见公主,而是见不到公主。

    沐小小心里一子就不舒服了,虽然知道苏岩心里只有她,但是,亲耳听到他和别的女人**又是另外一件事。

    “那苏的意思是说,你还是想见人家的,是不是?”和琳公主的声音明显高兴了起來,“我还以为苏有了未婚妻就再也不喜欢和琳了呢。”

    沐小小心头一跳,这和琳公主知道苏岩已经订婚了?既然知道苏岩订婚了,居然还和他搞暧昧?

    “公主殿也知道苏岩订婚了,那如今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啊?”苏岩的声音再次传來,却已经沒有了刚才的亲切与和善,戴着微微的无奈。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订婚了也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啊。”和琳公主说得理所当然,仿佛和有妇之夫这样**沒有一点儿不妥一般。

    “可是,我未婚妻会不高兴的。”苏岩将未婚妻推出來当挡箭牌。

    “那正好,她如果不高兴,苏,你就别要她了,來陪我好了,好不好嘛?”和琳撒娇的语气更嗲了。

    站在外面的沐小小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她觉得她再不出现,真不知道这和琳公主还会说出什么样的话來。

    门虚掩着,她握着门把手推开了门,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里面的一幕她的心脏依然狠狠的收缩了一。

    苏岩正坐在沙发上,而那位美艳无匹的和琳公主就坐在苏岩的腿上,吊带短裙包裹不住的惹火身材,双手搂着苏岩的脖子,胸前的波涛汹涌就在苏岩眼前!

    沐小小握着门把的手紧了紧,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冷静冷静,很快,她就发现了苏岩无奈而头疼的眼神,还有,和琳公主虽然坐在苏岩腿上,但是,苏岩的双手却放在裤子口袋里!

    看着苏岩的状态,沐小小一子冷静了來。

    那和琳公主也在打量沐小小,见沐小小居然还能那么冷静的站在门口,沒有发飙,略感意外,“你就是苏的未婚妻?”

    沐小小清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和琳公主?你好。”沐小小说着随手关上了门,向两人走去。

    “那个,公主殿,您看您是不是换个地方坐比较好?”苏岩见沐小小沒有立即发飙,心中送了一口气,但是,看着沐小小偶尔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种他从來沒有见过的冷意,他再也坐不住了。

    沐小小脸上的笑容不变,终于走到两人面前,居高临的看着两人。

    “苏,你说谎,你未婚妻一点儿也沒有生气呢,她很大方呢。”和琳依然沒有起來的打算,身子还扭啊扭的。

    苏岩的脸色一子就难看了。

    沐小小却转身走到吧台倒了一大杯果汁,然后走到两人面前,对着和琳公主笑了笑,然后手一翻,将整整一杯果汁倒在了苏岩身上。

    苏岩被淋了个满头满身,而坐在他身上的和琳公主也不能幸免,尖叫着跳了起來。

    “你这女人干什么啊?”和琳公主完全沒想到沐小小居然会來这么一。

    苏岩长长的叹息一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任由那果汁滴滴答答的滴落。

    这时候,房门被猛的打开了,光头保镖一脸严肃的冲了进來,“公主殿,你沒事吧?”原來是听到和琳公主的尖叫所以冲进來了。

    可是,看到房里的情景,光头有点儿反应不过來,他的公主殿毫发无伤,只是满脸的怒容,沙发上的男人却一头一身的果汁,看起來,异常狼狈,而另一个女人却面带笑容的看着和琳公主。

    和琳公主瞪着沐小小,她能说什么呢,这个女人沒有袭击她,那果汁也不是泼在她身上的。

    “我沒事。”和琳公主气闷的说。

    那光头保镖眼神锐利的扫描了一房间里的情况,然后又慢慢的退到了门口,将门虚掩上。

    “公主殿误会了,我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大方,我很小气的。”沐小小说着抬起脚毫不客气的踩在苏岩的大腿上,轻轻的晃动着:“这个位置,是我专属的位置,我不喜欢别人坐了我的位置。”

    那和琳公主听着沐小小近乎挑衅的话,脸上的怒气更大了,“他是你未婚夫,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公主殿也说了,他是我未婚夫,那就是我的人,我怎么对他那是我和他的事,和你,沒有关系!”沐小小说完之后,指着门,笑着说:“公主殿,现在,我们有私人事件要处理,请你,离开。”沐小小干脆的了逐客令。

    那和琳公主巴一抬,冷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说着她的目光看向苏岩,“苏,,”

    苏岩这会儿浑身难受,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能说不能做,因为他知道沐小小在生气,他如果这会儿再应了和琳公主,一会儿想要安抚沐小小的情绪就更难了。

    苏岩心中一叹,装死,不说话,只是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表示自己沒有办法。

    和琳瞪大了眼睛,如今的苏岩和她记忆中的苏岩差太多了,以前,这个男人是霸道的、强势的,任何时候都是风流倜傥的样子,而且,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那种气质,让他看起來不像一个商人,反而像一个真正的贵族!而且,他的眼神特别吸引人,那么深邃,仿佛大海一般……

    她和琳公主阅美男无数,苏岩不管是外型还是性格,都算得上是其中一等一的男人,只是身份差了点儿,只是一个小商人。

    但是,她却依然很喜欢他,她喜欢他的霸道、喜欢他的强势、喜欢他那特别的气质……

    可是,如今,这个被泼了一身果汁却一动不敢动,甚至连说话和去洗漱都不敢的男人真的是苏岩吗?

    和琳的目光落在沐小小身上,这个女人居然将苏岩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苏,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和琳说完之后,有点儿失望的转身离开了。

    苏岩却心中一叹,他的形象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