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绝对不是秋后算账那种人,她一般都是马上就算!

    和琳公主走了,房间里安静了來。

    沐小小的一只脚还踩在苏岩的大腿上,她居高临的看着苏岩,就是不说话。

    “小乖,我这样很难受,让我去洗洗好不好?”苏岩的语气小心翼翼的,他知道沐小小很生气,但是,他也的确需要先去洗漱一,“你一会儿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苏岩放低了姿态。

    沐小小收回了脚,“去洗吧,给我洗干净点儿,不要再让我闻到奇怪的味道。”沐小小说着然后走到电话机旁边,“我要让前台送一瓶空气清新剂过來,这里的味儿太难闻了。”沐小小说着哼了一声,拨打了电话:“你好,前台吗?7208要一瓶空气清新剂,对,越快越好,我马上要用,房里有异味儿。”沐小小的说法很客气了,她只是说异味儿,沒有说骚味儿!

    苏岩听着沐小小几乎咬牙切齿的说话,心肝儿颤了颤,他的小乖好像真的很生气。

    苏岩快速的钻进浴室,关门的时候,却依稀听到沐小小自言自语道:“是不是该准备上蜡烛和小皮鞭啊!”

    苏岩:“……”

    而外面的沐小小说干就干,还别说,当沐小小一翻查找之后,还真的找到了蜡烛,只是沒有找到小皮鞭有点儿可惜,不过,沒关系,有蜡烛也是不错的,接着,沐小小又找出了绳子!

    苏岩洗漱出來的时候就看到沐小小找出來的蜡烛和绳子,顿时黑了脸。

    不过,他也知道,今天沐小小是真的生气了,所以,苏岩很快揉了揉脸,让自己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同时,还将浴袍的衣襟拉开了一点儿,露出结实性感的胸膛。

    “小乖,你在找什么啊?”苏岩明知故问。

    得到的却是沐小小一声冷哼。

    苏岩苦笑一,很快走过去,从背后将沐小小抱住,“就不听我解释解释吗?”

    沐小小的手肘毫不客气的撞在苏岩的腹部,“离我远点儿。”

    苏岩闷哼一声,双手抱着腹部,后退一步,“小乖,,”声音痛苦又委屈。

    沐小小转身看向弯着腰抱着腹部的苏岩,瘪嘴道:“好了,别装了。”说着推开苏岩,然后查看起她找出來的蜡烛、绳子什么的。

    “小乖,真的要玩儿这么刺激的吗?”苏岩看着那些蜡烛和绳子,苦着脸问。

    沐小小瞟了他一眼,拿起那些工具,“你不是要解释,现在解释吧?”

    苏岩赶紧跟在沐小小身后,“小乖,你不知道,这和琳公主是个率性而为的人,越是逆着她,她越是不会罢休。”

    “你的意思是说,你拒绝不了她的亲近吗?”沐小小回头看了他一眼。

    苏岩脸上摆出他认为最帅最勾人的笑容,“是的是的,我太了解她了,我越是拒绝她,她就会越不放手。”

    “苏岩,你是舍不得拒绝吧。”沐小小冷哼着说。

    “哪有,我发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再装不别人!”苏岩举着手,做发誓状。

    沐小小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脸上也摆出认真的表情,但是,三秒钟过后,沐小小一子变脸了,大大的眼睛眨巴了几,接着,眼泪大滴大滴的就落了來。

    苏岩完全沒有想到,刚才面对和琳公主还坚定自信着,之后又坚决要惩罚自己的沐小小,这会儿居然忽然哭了。

    看着泪流满面的沐小小,苏岩一子就慌了,心疼的将她抱进怀里,“好了,好了,小乖,我错了,我错了,以后看着她,我一定有多远躲多远,不哭了,乖……”

    沐小小靠在苏岩怀里,嘤嘤嘤的哭得欢实,哭得苏岩心疼得不得了。

    “苏岩,我看着她坐在你身上,我就难过,好难过。”沐小小一边哭一边说,伤心欲绝的样子。

    “乖,不哭了,我错了,我发誓,以后都不会有这种事了。”苏岩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柔声安慰。

    “你要骗我怎么办?”沐小小抽抽噎噎的问。

    “那你要怎么才肯相信我?”苏岩一边说,心中一边升起不好的感觉。

    “你让我惩罚你一次,我就不那么难过了。”埋在苏岩怀里的沐小小嘴角勾起,泪光氤氲后面的眼中,一片狠厉的光。

    “那你要怎么惩罚我?”苏岩心中叹息,难道真的要被滴蜡油,抽皮鞭?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惩罚。”沐小小为难的说,在苏岩刚刚松了一口气之后,她又嘤嘤直哭,“可是,不惩罚一,我心里就特别难过。”

    苏岩叹息一声,轻轻的放开沐小小,转身走进了房间,接着,沐小小就听到苏岩扑倒在床上的声音,“來吧,罚吧。”

    沐小小一听,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然后很快抹掉眼泪,拿起绳子和蜡烛进了房间。

    房间的大床是雕花架子床,挂着浪漫飘逸的纱帐,这会儿苏岩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眼神坚定,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沐小小看着他那样子,“算了,不要惩罚了,你都不愿意的,还是让我难受吧。”沐小小说着双手捂在脸上,又嘤嘤的哭了起來。

    苏岩一子从床上跳來,拿过沐小小找出來的绳子,自己将自己绑了起來。

    沐小小看着苏岩主动的样子,虽然还在嘤嘤嘤的哭,可是,眼中却带上了笑意。

    “好了,小乖,请你來惩罚我吧。”苏岩一脸真诚的说。

    沐小小认真的看着苏岩,看着他一脸真挚的样子,这才走过去,检查了一他被绑着的手脚,又稍微调整了一力度,这才满意的做到一边。

    “小乖,快來惩罚我啊。”苏岩见沐小小反而坐了,催促起來。

    “苏岩,你有自虐倾向吗?”居然还迫不及待的要她惩罚他?

    苏岩一脸无奈,“刚才我不主动,你不满意,这会儿我主动了,你又不要满意,小乖,那我要怎么做,你才满意啊?”

    沐小小想了一,苏岩说得好像也对,不过,“我是真沒有想好怎么惩罚你,先绑着吧,我上去查查,看看有沒有好点子。”沐小小说着就扔苏岩走出了房间。

    “喂,小乖,你就这样把我仍在这儿啊?”苏岩手脚被绑,被晾在大床上,像只等着开膛破肚的青蛙一样。

    “你先别急啊,我一会儿就回來。”沐小小的声音从外面传來。

    苏岩无可奈何的躺在床上,心中欢喜,也许他的宝贝还是舍不得惩罚他的吧!唉,说起來,其实他还想玩玩刺激的呢,不过,一直以來都怕吓到他的宝贝,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让她先尝试一刺激的玩儿法,次要玩的时候,说不定就容易些了!想到以后的福利,苏岩的心情大好,差点儿哼起歌來。

    不过,片刻之后,苏岩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外面忽然传來奇怪的声音!

    “嗯……啊……轻点儿……”女人毫不矜持的**,男人粗重的喘息,无不说明一件事!

    “沐小小,你在干什么?”苏岩有点儿发怒。

    “看片啊,好有激情哦。”沐小小含含糊糊的声音传來。

    苏岩一子愣住了,这时候,沐小小走到了房门口,手里拿着一支冰淇凌,舔啊舔的,那小眼神儿,还特别色/情的看着苏岩。

    苏岩脑子里轰的一声,身体的某处一子被点燃了,一股可怕的热力在体内流转……

    “小乖,你故意的是不是?”

    “嗯,我故意的。”沐小小一边说,一边走了进來,弯腰,将苏岩本就松散的浴袍拉得更开了,然后顺手拿起边上的一块毛巾搭在苏岩的眼睛上。

    “小乖,你要干什么?”苏岩心中猜测着,又是好奇又是期盼。

    “不干什么,玩玩儿。”沐小小说着,笑眯眯的拿着冰淇凌,看着它慢慢溶化,然后滴在苏岩裸/露的胸膛上。

    冰凉冰凉的触感让苏岩“嘶”的一声,身子整个的颤抖了一,视觉被限制之后,全身的感官都敏感了好几倍,这会儿那冰凉的感觉简直浸到他心里去了。

    接着,他感觉温热的鼻息慢慢的靠近,苏岩的心一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心中越加的期盼了。

    沐小小看着苏岩全身紧绷着,如临大敌的样子,忽然低低的笑了声,然后低头,将苏岩胸膛上的冰淇凌舔了个干净,她舔得很慢,很慢,极尽挑逗之能。

    苏岩控制不住的**了一声。

    而沐小小却在这时候低笑了一声,然后起身离开了。

    “小乖,别走啊,你不是要惩罚我吗?”这还沒开始怎么就走了呢?

    “是啊,我的惩罚从现在开始了哦。”沐小小满意的看着苏岩的反应,走出了房间。

    被挑起欲/望的苏岩一子被这样扔在大床上,那股难受劲儿让他的脸一子黑了,“沐小小,你给我回來!”

    “苏岩,不行哦,你自愿说要受惩罚的。”沐小小说着拿起耳机戴上,拿出一本书窝在沙发里看了起來。

    苏岩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片子里的男女交媾的**喘息,脑海里禁不住的浮现出刚才沐小小舔着冰淇凌的诱惑样子,原來,她要罚他欲/火/焚/身!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