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琳公主身份尊贵,这一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和琳公主的目光却直直的射向苏岩,目光中的欢喜之情毫不掩饰。

    沐小小微微皱眉,昨天才那么严肃的告诉了这女人,苏岩是她的,今天居然又用那种眼神看苏岩,她昨天顾及着这女人公主的身份,所以只是收拾了苏岩。现在,她后悔了,她应该直接将果汁泼到她身上让她记忆深刻才是!

    和琳也感觉到沐小小的注视的目光,转而看向她,却是微微抬头,一脸高傲的样子。

    挑衅,红果果的挑衅啊!

    沐小小心中不爽,面上的笑容却忽然灿烂了起來,挽在苏岩胳膊里的手紧了紧,低声道:“苏岩,你看吧,來这宴会來对了,王子还沒有出现,公主就已经先跳出來了。”

    苏岩当然也看到了和琳公主,耳边听到沐小小不悦的声音,苏岩嘴角勾起,“小乖说得有道理啊,这里,既有王子,也有公主。”

    沐小小冷哼一声,主动的拉着苏岩向和琳公主走去。

    两人在一群阿拉伯人中间十分的显眼,而和琳公主也是一个发光体,大家看着这对东方人向和琳公主走去,都纷纷猜测沐小小和苏岩的身份。

    和琳公主见两人向她走來,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苏岩,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來,整个人娇艳得仿佛最绚丽的玫瑰一般,浑身透着一种张扬和高贵。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和琳公主,又看看身边的苏岩,捏着苏岩胳膊的手越加的用力了。

    “苏,,”和琳公主声音又娇又软,直让人骨头发软。

    “公主殿。”苏岩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

    那和琳公主的目光却已经转向了沐小小,并深深的看了沐小小一眼之后,她操着不太流利的国语说:“苏,沒想到你还是这么爱玩儿。”

    这句话沒头沒脑的,让苏岩和沐小小都有点儿疑惑。

    和琳公主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忽然一笑,然后走到苏岩的另一边,双手一伸,就抱住了苏岩的另一只胳膊。

    游艇上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虽然知道和琳公主是个开放的女人,但是,却自持身份,从來都是男人追她,像如今这样主动抱男人胳膊的事还真是头一遭,况且,刚才大家都看的很明白,这东方男人和他带來的女人眉目传情,举止亲密,一看人家就是一对情侣,如今这和琳公主忽然來这么一,算什么意思?

    不过,这种事,大家更多的是看热闹而已。

    苏岩对于和琳公主的主动,心头也不悦起來,眉头皱起,他拎起被和琳公主抱着的胳膊,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刚想要让和琳公主放手,沐小小就开口了:“看來公主殿对东方男人是情有独钟啊,这里这么多贵国的青年才俊,都入不了公主殿的眼吗?”

    沐小小随意的扫了一圈,就能看到不少年轻人对和琳公主露出倾慕的眼神,而今看到她主动的抱着苏岩的胳膊,有的愣怔着沒有反应过來,更有的脸上露出沮丧的神色,还有的,对苏岩怒目而视,恨不得将苏岩海扁一顿!

    “公主殿是想苏岩成为众矢之的吗?”沐小小说着将苏岩往自己身边一拉,然后抬手毫不客气的拍在和琳公主的手背上。

    沐小小那一是用了力气的,清脆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听见了,而和琳公主白皙的手背上顿时就红了。

    “你!”和琳公主吃痛,垂手,狠狠的瞪着沐小小就要发作。

    沐小小忽然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公主殿,有蚊子而已。”

    众人:“……”

    和琳恨恨的低头,一看,沐小小手心还真的有一团黑乌乌的疑似蚊子的东西。

    沐小小一脸无辜的样子,当着和琳公主的面甩了甩手,严肃的说:“还好这蚊子沒有落在公主殿的脸上,不然,我还真不敢帮公主殿。”

    这,那和琳公主气得脸都绿了!

    她贵为公主,加上长的美艳无匹,任何人都顺着她,哄着她、宠着她,从來沒有人像沐小小这般对她不客气,她很生气很生气,恨不得一巴掌挥到沐小小脸上去,但是,身为皇室公主,身为公众人物,在这样的场合,她就算再生气,再恼恨,也要保持着优雅的举止和大方的仪态,不能发火,不能撒泼!

    就在她气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赛德王子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里面陪着深蓝的衬衫,看起來,真真的英俊潇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迷人极了。

    赛德王子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不再看和琳公主和苏岩他们,都看向了赛德王子,并向他靠拢了过去。

    和琳公主恨恨的瞪了沐小小一眼,转身,扭着妖娆的身子走向了赛德王子。

    赛德王子从侍应手中端起一杯酒,微微一举,说欢迎大家出席宴会,要大家今晚玩得开心。当他的目光落在苏岩和沐小小身上事,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些,对着沐小小轻轻举了举杯。

    沐小小回以一笑,身边的苏岩却冷哼一声。

    沐小小忽然觉得好笑,“苏岩,我们今晚是不是來找醋喝的!”

    她看到和琳公主缠着苏岩,她会不高兴。

    而苏岩看到赛德王子对她青睐有加,也会心中不悦。

    难道,他们就这么不相信对方吗?

    不,沐小小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她相信苏岩,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坚定不移的,不管是谁都无法让他们改变!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别人觊觎着,心中一样也会不舒服的啊!

    赛德王子的游艇非常大,虽然客人很多,但是,上几层,还有甲板上一分散,看起來就沒沒有那么多人了。

    游艇缓缓的行使着,沐小小和苏岩站在边上,看着平静的海面上揉碎了灯光的倒影,璀璨而迷离。

    轻柔的音乐声起,成双成对的人儿翩翩起舞。沒有跳舞的客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聊天,气氛融洽。

    而和琳公主周围更是围着无数的男女,不知道谁说了什么,大家笑作一团。

    “要跳舞吗?”苏岩忽然问怀里的小人儿。

    沐小小的头靠在苏岩肩头,“苏岩,我不喜欢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紧张的她,这时候放松來,却觉得很无聊,本來他们在这里就不熟,加上又是异国人,看着周围浮华的场景,她有一种很梦幻的感觉,这种感觉,她不喜欢,这是一种被排斥的感觉。

    虽然她知道她和这些人完全沒有关系,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根本就不用去交际应酬,但是,这种感觉就更奇怪了,他们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还紧张?”苏岩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一吻。

    “不紧张了,只是觉得无聊,这里全都是阿拉伯人,都不认识,唯一认识的却是情敌,这种感觉怎么会好。”沐小小嘟着嘴,闷闷不乐的说。

    “那你想回去吗?”苏岩搂着沐小小腰肢的手紧了紧。其实说起來,也不知道这赛德王子是怎么想的,他邀请沐小小來,就该知道今晚不会有其他的东方人,既然如此,他居然不安排一个人來招呼他们,不是说他们特殊,需要特别照顾,而是,作为主人,既然诚心相邀,就应该照顾到沐小小的情绪,而不是他们被排斥在外。

    “嗯,想回去了。”沐小小嘟着嘴巴说。

    “宴会才刚刚开始,两位就要离开,是赛德招待不周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赛德王子居然出现在两人身后。

    苏岩和沐小小转身,看向身后的赛德王子。

    “美丽的z国小姐,你能來,赛德很高兴。”赛德王子说着就向沐小小伸出了手,想要握手的样子。

    苏岩眉头一皱,果然不愧是两兄妹,行事手法居然如此的相似,这样想着,苏岩很快伸出了手,用力的握住了赛德的手,在赛德有点儿变脸的瞬间摇了两,“能被殿邀请,万分荣幸。”

    苏岩说完之后,面带笑容的放开了赛德王子。

    赛德王子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将被苏岩握过的手放到身后,“苏先生能來,赛德很高兴,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哪里哪里,殿的红酒很好。”苏岩说着从走过的侍应托盘中取了一杯酒,笑容灿烂。

    赛德笑笑,“苏先生喜欢就好。”说着赛德看向沐小小,“赛德能请沐小姐一起跳个舞吗?”

    这话,他问的是沐小小,一副尊重女性的模样。

    沐小小一子怔住了,看着面前优雅迷人的男人,看着他做出的邀请手势,求救的看向苏岩。

    “沐小姐,來参加宴会,就好好的玩玩吧,跳个舞也沒什么吧。”这时候,刚刚跳了一支舞的和琳公主站到了赛德王子身边,似笑非笑的说。

    “去吧。”苏岩沉声说着,松开了放在沐小小腰间的手,只是跳个舞而已,他不会拂了人家王子殿的面子不是。

    沐小小心中一叹,跟着赛德王子走到了甲板中间。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