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的灯光朦胧迷离,赛德王子看着靠在船舷上姿态闲适的小女人,看着她自信满满的表情,心中微微诧异,她怎么会那么的相信那个叫苏岩的男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早在几年前,他就通过妹妹和琳认识了苏岩,那时候,妹妹和琳非常的迷恋苏岩,甚至扬言要嫁给苏岩,当时他不能明白,妹妹怎么会看上苏岩这么一个小小的商人。

    他认识的苏岩,是一个在男女之事上很随意的男人,很能玩儿,和琳为此沒少吃醋,后來,苏岩打算要离开d国的时候,和琳还闹着要跟苏岩一起离开,那模样,简直是非君不嫁了!那时候不仅是他,连父母都非常的头疼!后來,也不知道苏岩对和琳说了什么,他离开的时候和琳居然就乖乖的放他离开了,丝毫沒有纠缠。

    后來,他也关注了苏岩一段时间,知道他回到z国之后依然过着花花公子的生活,身边围着的女人从來就沒有少过,不过见和琳沒有闹着再见苏岩,他也就慢慢的不再关注了。

    只是沒有想到,这次來大溪地度假,居然会遇上!

    再相遇,苏岩对女人的变化真的很大,但是,他不觉得苏岩这个骨子里那么爱玩的男人能真的改变。

    “好啊,那赌什么呢?不來点儿彩头好像也沒什么意思呢?”赛德王子一脸赞同,反正也只是玩玩而已。

    “我可是个穷人,不能和殿想比,所以,这个彩头嘛……”沐小小低头沉思了起來,要个什么样的彩头才比较好呢?

    “这样吧,沐小姐,如果我赢了的话,明天沐小姐就和我约会。”赛德王子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

    沐小小眉毛一挑,约会,“什么样的约会?”

    “一般恋人之间的约会而已。”赛德笑眯眯的说。

    沐小小想了一,反正她知道自己肯定会赢,答应又何妨。

    “好,一言为定!”沐小小说着看到远处一名美女脖子上挂着的首饰,忽然笑道:“听说大溪地的天然黑珍珠非常稀有,如果我赢了的话,殿送我一颗天然黑珍珠,怎么样?”

    赛德无所谓的笑笑,“好啊。”

    赛德王子说完之后,让人在他们所在的位置添置了桌椅,两人相对而坐,随意的聊着,“你们z国不是有句老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要知道,男人很多时候都是把性和爱分开的。”赛德王子一脸温和的笑容,在这斑斓的夜色中透着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力。

    “殿,别的男人怎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了解苏岩,他不会!”沐小小自信满满的说。

    她和苏岩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她不相信苏岩会为了一个和琳公主放弃现在和她的一切。

    当然,如果他真的如赛德王子所说本性难移,那么,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赛德王子让侍应拿來点心和红酒,陪着沐小小边喝边等,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楼梯。

    其实,时间拖得越久,沐小小的心就越沉一分。

    而赛德王子脸上的笑容一直就沒有变过,他将沐小小的神情看在眼里,眼中露出怜惜的神色。

    沐小小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心中越加犯堵了!

    心中将苏岩骂了八百遍,终于听到上面传來脚步声。

    沐小小心中一紧,一子坐直了身子,连那赛德王子这时候也敛去了笑容,一脸关注的样子。

    可是,苏岩并沒有來,沐小小看着他站在船舷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透着一股豁然开朗的欢喜之色。

    沐小小微微皱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和那和琳公主到底有沒有上床呢?

    就在沐小小脸色难看的时候,苏岩这才看到他们,当他看到沐小小对面的赛德王子时,他脸上的欢喜之色一子敛去了,接着,他“噔噔噔”的跑了來,不等沐小小说话,一子就将她搂进怀里,目光微冷的望着对面的赛德王子,那霸道和强势对上一国王子丝毫不逊色。

    沐小小却忽然双手拉住他的衣领,然后皱着鼻子,凑上去用力的嗅了几。

    苏岩看着沐小小小狗一般在他身上闻來闻去,顿时满头黑线,“干什么呢?”说着伸手在她额头上轻轻的敲了一。

    “闻闻你身上有沒有不属于你的味道。”沐小小回答得理直气壮,让苏岩的脸更黑了。

    “那我是不是也该检查一你呢?”苏岩说着低头快速的凑到沐小小的耳后颈脖之间,暧昧的深吸了一口气。

    赛德王子看着当着他的面亲亲我我的两人,再次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

    也许是沐小小也察觉到场合不对,将苏岩推开,然后笑容灿烂的看向赛德王子:“殿,我赢了。”

    赛德王子脸上露出些许的失望之色,“又错失一个和沐小姐单独约会的机会。”赛德王子说着站了起來,“沐小姐要的东西我明天让人送到酒店,现在,先失陪了,赛德上去看看我妹妹。”

    “多谢殿,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先去了,今晚的宴会,我们会过得很愉快。”沐小小脸上的笑容灿烂如花,让赛德王子眼中再次露出惊艳之色。

    苏岩看着沐小小对赛德王子笑得那么灿烂,脸色更黑了,也不顾赛德王子的,拖着沐小小转身就走。

    “喂,苏岩,你干什么啊?你慢点儿。”被一路拖拽着的沐小小,一脸不高兴的叫喊着。

    苏岩却忽然停了來,被他拉着的沐小小一个不稳,撞上他的肩膀。

    揉着被撞痛的鼻子,沐小小不悦的使劲儿的捶打了一苏岩,“你干什么啊?”

    苏岩却忽然将她一拽,一个旋身,两人紧贴着站在了一处阴影。

    “你和赛德王子怎么回事?”苏岩语气很不好,黑沉着脸,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沐小小却一点儿也不怕他,她静静的趴在他的胸前,纤细的手指戳在他的胸膛上,“你这是不是贼喊捉贼啊!”

    苏岩不悦的猛的收紧了双臂,直箍得沐小小倒抽一口冷气,“你要勒死我是不是?”恨恨的抡起拳头砸在苏岩的肩头。

    “你向他要什么东西了?”苏岩直接无视了沐小小的拳打脚踢,继续问道。

    沐小小见他吃醋的样子,冷哼一声,“我还沒有问你了,你怎么会在和琳公主的房间里?”

    苏岩仿佛沒有想到沐小小这样问他一般,反应了两秒才说:“我和她是有正事要谈的!”

    “什么正事不能在外面谈,要在房间里谈,是不是还谈到床上去了?”沐小小的手指恰在苏岩的肩膀上,抬头瞪着苏岩,“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苏总!”

    苏岩叹息一声,“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和顾寒合作开辟了一条航道,从云海到d国,和琳的舅舅就是管d国海运的,所以,我找她说这事儿。”

    “那为什么要在她房间里谈?”沐小小不依不饶。

    “这涉及到商业机密,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苏岩的回答无懈可击。

    “那她就沒有勾引你?”想到和琳曾经坐在苏岩身上,苏岩沒有推开她,沐小小心中就腾起一团火,“这时候,你有求于她,她要勾引你,你还不顺水推舟了……”

    “停!你不要乱猜好不好!”苏岩一子火大了,“我苏岩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随便哪个女人勾勾手指就去了?”

    沐小小见他真生气了,赶紧住口,其实,她心里还是相信他的,只是,觉得这时候不敲打敲打他,以后万一又有女人找上门來,她不是得烦死。

    沐小小嘟着嘴巴,“那我还问都不能问了。”她的语气颇为委屈,“那和琳公主本來就对你有非分之想,你们又是两人单独在房间里……”

    “所以你就怀疑我?”苏岩黑着脸开口,“沐小小,我以为我们一起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对你的感情是怎么样的,你应该很清楚才是……”

    “是,就是因为很清楚,很了解,而且,我也相信你,所以我才和赛德王子赌了一把。”沐小小捧着苏岩的俊脸,凑上去在他巴上亲吻了一。

    “赌?”苏岩眉头皱起。

    “嗯,就是赌一你和和琳有沒有那个……”沐小小压低了声音说,蚊子一般。

    “你……”苏岩很想发火,但是听到她说是因为她相信他才赌的,他心中又开怀了起來。

    “好了嘛,好了嘛,我们各不相欠,你也别生气了。”沐小小说着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主动的献上香吻。

    沐小小难得主动,虽然吻技依然不够好,只是那么轻轻的、羞羞涩涩的一碰,却仿佛点燃了汽油一般,让苏岩情动起來。

    将怀里的小人儿紧紧的顾主,那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男人被勾起了兴,撑着她的后脑,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呼吸被夺的沐小小很快失去了力气,整个人软成一摊水,依在苏岩怀里,那娇娇柔柔的样子,能让任何一个男人化身为狼!

    呼吸渐渐的粗重起來,男人的吻渐渐的移,辗转流连在她雪白的颈脖锁骨之间……

    “别,苏岩,这里不行……”女人低呼着阻止男人的肆无忌惮。

    “不行了,小乖,我要你!”男人却不管不顾,左右看看,忽然拧开一间舱房,抱着沐小小闪了进去,门砰的关上,接着,压抑着的细碎呻/吟低低溢出……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