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沐小小和苏岩才起來,赛德王子就派人送來了一颗天然黑珍珠,拇指大小,圆润光泽,当真非常漂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沐小小很喜欢,拿着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这举动让苏岩不高兴了,他一把夺了那盒子,“啪”的一声合上,然后随手一扔,扔出了窗户。

    “喂,你干什么啊?”沐小小一子急了,冲到床前,向张望,还好酒店的楼层不高,那窗外面就是草地,应该不会摔坏吧。

    “我不喜欢!”苏岩将她拽进怀里,很严肃,很认真的告诉她,“你要天然黑珍珠,我可以买给你,不许你捧着别的男人的东西那样欢天喜地!”

    “什么别的男人的东西啊,那是我打赌赢來的,你忘了,是你帮我赢回來的,是因为你,我才能得到那黑珍珠啊。”沐小小抱着苏岩的脖子,蹭啊蹭的撒娇,“还有,你要不喜欢我用的话,我拿來送人也不错啊,你就那么扔了,不是太可惜了吗?”

    苏岩一听觉得沐小小说得仿佛也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两人捡回黑珍珠之后,稍微收拾了一,启程赶往波拉拨拉岛,那里有世界上最美的落日。

    两人到的时候时间尚早,于是,在岛上随意的闲逛着,到当地的原住居民聊天、拍照,吃了东西补充了能量之后,两人在一片细腻的海滩上晒起了太阳,等待着最美的日落。

    一望无垠的大海,明媚的蓝色上,海浪滔滔,波光粼粼,霞光如锦,铺陈在海面上,那绚烂、那瑰丽、那美……简直无法用语言來形容。

    “小乖,还记得我们曾经一起看的日出吗?”身旁的苏岩揽着她的肩膀,忽然开口。

    “嗯,记得。”沐小小当然记得,那是春节的时候,在海湾码头的酒店里,那个晚上,苏岩对她说了他的童年,说了他的母亲,说了他痛苦的过往,那个晚上,她怎么能不记得。

    那晚折腾了一晚上,早晨,他们躺在床上,一起看了那美丽的日出……

    如今,他们又一起,看了日落。

    “苏岩,你说,我们能不能一直这样看这日出日落,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沐小小靠在苏岩的肩头,轻轻的说。

    “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谁能不能把我们分开!”苏岩的语气温柔却坚定,仿佛誓言一般,融入了落日的余晖中。

    日落海面红似火,沙滩上相拥的男女,仿佛披上了火焰的颜色,这一刻,天地间,再无其他,唯有这相拥的身影。

    ……

    大溪地之行,已经有十七天了,两人享受着阳光、海滩,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就在沐小小感叹想一辈子待在这里的时候,简一峰來电话了,苏岩的父亲,苏建国进医院了。

    这一年來,苏岩和父亲苏建国之间的关系虽然看起來还是很糟糕,但是,随着苏岩在感情上接受沐小小开始,对于父亲,他心中早已原谅了,只是父子俩都是一个性子,霸道又爱面子,所以,两人的关系看起來依然不太好。

    如今,忽然听到父亲入院的消息,苏岩的心一子就沉了,面上满是担忧之色。

    “我们回去吧。”沐小小看着苏岩担忧的样子,上前握住他的手,给他温暖和鼓励。

    两人当即收拾了东西,赶到机场。

    从大溪地辗转回国要十几个小时,当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苏建国已经从手术室出來了。

    “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了?”苏岩死死的抓着医生的手,紧张的问。

    “苏总,手术很成功,你父亲已经脱离危险了。”医生笑着拍拍苏岩的手。

    一路上担忧不已的苏岩听到医生的这句话,顿时松懈來。

    边上的沐小小也是松了一口气,对苏建国,她的感觉比较复杂,如今,听到医生说他沒事,她心中也是欢喜的。

    手术室外面守着不少人,简一峰、萧宠、火风、宋梓鸣、谢然,大家听着医生的话,都松了一口气。

    “苏岩,别担心,沒事了。”宋梓鸣上前拍了拍苏岩的肩膀,同时不忘深深的看了沐小小一眼。

    而萧宠和火风在对视一眼之后,顿时心中明了,两人也不说什么,宽慰了苏岩几句。

    倒是谢然目光冷然的盯着沐小小,好一会儿,她才冷声道:“简助理,你不是说苏总到国外考察去了吗?”为什么他会和沐小小一起赶來?还是,苏岩出国考察,还带着沐小小?

    这个想法一蹦出來,谢然就红了眼睛。

    沐小小到底有什么好,苏岩为了她要解除婚约,为了她,甚至不顾两家的合作项目,死也要和她谢然撇清关系!

    可是,凭什么她就得退让,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她就必须黯然离开,凭什么?

    谢然越想越气,但是,苏岩却看她一眼都不曾,只是牵着沐小小的手往病房走去。

    谢然看着两人毫无顾忌的手牵手,心中恨意滔天。

    可是,她却毫无办法,只因为那个男人的心,不在她身上。

    想到苏岩对她的态度,那么无情,那么狠,她就心中难过,这种难过让她沒有了应酬的心情,而且,她更加不想看到苏岩和沐小小的亲密模样,于是,和简一峰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她离开了。

    而苏建国的病房里,苏岩、宋梓鸣、萧宠、火风、简一峰都围在病床边,但是,因为苏建国沒有醒來,苏岩就问起了公司的事情。

    沐小小静静的站在苏岩身后,看着病床上明显憔悴很多的苏建国,心中很难过,对苏岩的父亲,她心中其实更多的是愧疚。

    站了一会儿之后,沐小小忽然眉头皱起,慢慢的退了出去。

    长途行是很累的事,沐小小一直感觉不舒服,只是因为担心苏建国的情况,不想苏岩在担忧他父亲的时候还为她操心,所以,她一直忍着,这会儿在病房里,她觉得难受得很,不想让苏岩担忧,沐小小一个人退了出來。

    沐小小慢慢的走进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叹息了一声,刚才,她看到了谢然怨毒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如今还是苏岩未婚妻的谢然,沐小小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虽然苏岩一再的强调,他和谢然之间的婚约是假的,是各取所需的一种协议罢了。

    但是,她的身份毕竟在那儿,全东余市都知道,苏岩的未婚妻是谢然,不管她和苏岩之间的感情怎么样,她始终是站在第三者的位置上,她很不喜欢这样!

    她恨着“第三者”这样一个身份,这样一个名称!

    沐小小缓缓的走到走廊的尽头,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的小花园。

    忽然,一阵争吵声传來,沐小小眉头一皱,仔细的听了一会儿,发现争吵声是从傍边的楼梯传出來的。

    沐小小慢慢的走了过去,争吵声就在往的楼梯转角的位置。

    “……告诉你们,别得寸进尺,我已经给了你们二十万了,你们还想干什么?”女人声音很是愤怒!

    而沐小小却整个的愣住了,这声音,是谢然!

    不知道为什么,沐小小缓缓的走了过去,掏出了手机。

    “谢小姐,你是dmc的大小姐,是恒瑞集团未來的少奶奶,区区二十万,对你來说,那是九牛一毛啊!但是,我们帮你解决的可是大麻烦!”另一个女人冷笑着说,“再给我们五十万,我发誓,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

    沐小小心中一跳,谢然被人敲诈。

    沐小小小心翼翼的移动手机,想要拍到两人的样子。

    “五十万!你们当我是提款机吗?开始我就给了你们十万了,你们还不知足,一次次的找我要钱,我忍了你们一次又一次,你们当我谢然是随你们拿捏的吗?”谢然的声音满是愤怒。

    “我们哪里敢拿捏谢小姐啊,不过,谢小姐,我们帮你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如果被人发现的话,我们这辈子就完了,难道你不该多补偿补偿我们吗?”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自信的味道。

    “哼,风险,那事都已经过去了,怎么可能还有风险。”谢然冷笑着说。

    “谢小姐,你真的以为那个女人沒有发现就一切万事大吉了吗?你可是要我们重手的,那女人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怀孕了,到时候她一直不能怀孕,到别的医院一检查,就能查出蛛丝马迹!到时候,我们可就危险了!”那女人狠狠的说。

    谢然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你们就沒有做得隐蔽一点儿,不让人检查出來?”

    “谢小姐,那是手术!怎么可能检查不出來?何况,那次那女人大出血,差点儿就死在手术台上。我们担了这么大的风险,你觉得区区二十万,够吗?”女人微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咄咄逼人的语气!

    而上面的沐小小却整个人震住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好一会儿,她才回了神,脑海中响起那女人的话,不能怀孕,大出血!

    这说的,是谁?

    一个答案,呼之欲出,沐小小身子摇晃了几,差点儿跌倒去,她的手死死的抓住栏杆,将手机向伸去……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