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冷静,要冷静!

    沐小小强迫自己冷静來,镇定來,不管她们说的是不是她,她都必须拿到证据!

    想到这里,沐小小忍住心中翻涌的情绪,努力的让自己的手不要颤抖,手机往、再往。

    手机屏幕上很快显出两个人來,两个女人的侧面,其中一人沐小小认识,正是谢然,另一个女人穿着护士服,明显是这医院的护士!

    “上次你找我,我给了你五万,你还不知足,后來又找我,还说是最后一次,我又给了你五万,这才过了多久,你又找我要钱,我凭什么再相信你?”谢然冷哼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那护士双手抱胸,“谢小姐,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反正我也不想再当什么小护士了,这次拿了钱我就离开东余,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如果你不给的话,我们大不了一拍两散,到时候……”

    谢然转头怒目而视,“你别逼人太甚!”

    “谢小姐,不要说得自己好像菩萨心肠一样,你害那个女人的孩子、害那个女人的时候可比我们狠多了。不光要做掉人家的孩子,还要人家这辈子都无法怀孕……啧啧啧,最毒妇人心啊。”护士语气中满是嘲弄之色。

    谢然咬牙切齿,气得说不出话來,而那护士却冷笑一声,“谢小姐,钱对你來说只是小事而已,何必这样斤斤计较呢。”那护士说着忽然凑近了谢然,“我可听说你未來公公在我们这儿住院呢,你的未婚夫也在这里,我要找他们,很方便的。”那护士说完之后笑了两声,转身向楼上走來。

    沐小小一惊,赶紧回身跑了出去,快速的躲到了卫生间。

    她前脚才进卫生间,后面那护士就走了上來,沐小小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等了一会儿,见谢然沒有上來之后,她才缓缓的走出來,远远的跟着那护士!

    这边是心脏科,那护士很快走到电梯前等电梯去了,沐小小不敢跟得太紧,怕被那护士认出來,眼看着那护士进了电梯,沐小小这时候才终于看到了那护士的正面!

    沐小小觉得似曾相识,低头想了一会儿才终于响起,那护士就是当初她來医院做人流手术时,做术前准备,并在她表示不要打胎之后,让她到隔壁休息室休息等麻药药效过去的护士!

    原來是她!

    沐小小心中又是震惊又是难过,原來,她的孩儿,是被害的,不是意外!

    那一次,虽然医院后來私里做了赔偿,她想到那事终究自己也有责任,也就沒有追究,而且,她心也认为,那孩儿也许是和她无缘的,所以才出那样的意外。

    可是,如今,她却知道,那不是意外,是有人谋害了她的孩儿!

    谢然!谢然!

    沐小小心中恨意森森,她自以为她并不欠谢然什么,去年,谢然出现的时候,她和苏岩已经在一起了,谢然喜欢苏岩,但是,苏岩却并不喜欢她!

    后來,她和苏岩之间波折重重,分分合合,再后來,她嫁做童家妇,谢然因为一纸协议和苏岩成就了假婚约。

    那时候,虽然她被苏岩逼迫着,背地里和苏岩牵扯不清,有了那孩子,但是,她那时候并沒有想过要和苏岩怎么样,她只是想要一心逃开苏岩!这种情况,谢然居然还会手对付她!害了她的孩儿不说,还要让她永远的失去当母亲的机会!

    一想到那护士说的话,沐小小就脸色苍白,几乎站立不稳。

    “小小,苏岩在找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身后忽然传來萧宠的声音。

    一刻,脸上带着揶揄笑容的萧宠就站到了她面前。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不舒服吗?”萧宠本來还想取消沐小小两句的,可是,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倒是吓了一跳。

    沐小小扶着墙壁,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听到萧宠关切的话,她扯起一个催瑞的笑容,“我沒事,苏岩在哪儿?”

    “你真沒事,我看你站都站不稳了呢。”萧宠说着扶了沐小小一把。

    “沒事,长途行有点儿累而已。”沐小小说着缓缓走到一边坐了來,“不用担心我,我一会儿自己去找苏岩。”

    “我不担心你,我是怕苏岩找不到你把医院给掀翻了。”萧宠捂着嘴夸张的说。

    沐小小愣了一,“我给他打个电话。”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苏岩的手机,给他说了自己的位置。

    这时候,火风拿着两杯咖啡走了过來,将一杯递给萧宠,他才看向沐小小,诧异道:“沐小姐,你沒事吧?”

    沐小小愣了一,手抚上自己的脸,“我的脸色真的那么难看吗?”

    “嗯,非常难看。”萧宠、火风两人齐齐点头。

    “那好,赶紧让苏岩來看看,让他心疼心疼。”沐小小笑着说。

    萧宠、火风两人一听,摇头失笑,“好了,心疼你的人來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萧宠和火风本來就要和苏岩告辞,这会儿看到苏岩过來找沐小小,笑着向两人告辞。

    “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边來了?”苏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沐小小回头迎上他,笑着说:“随便走走就到这儿來了。”

    可是,她才一笑,就见苏岩面色变了,他双手捧住她的脸,左右看了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差?”

    听到苏岩也这样问,沐小小想到刚才得知的一切,心中的恨意顿时翻江倒海,几乎要将她淹沒。

    一刻,她就挣开苏岩的双手,扑进了他怀里。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苏岩沒有注意到她的神色,只是看她脸色不好,一子扑到他怀里,心中担忧不已。

    “苏岩,我好累,想睡觉。”沐小小在他怀里闷声道。

    长途行的确很累,了机之后又直奔医院,她这会儿叫累也是正常,所以,苏岩沒有多想,“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那你爸爸这儿……”

    “林伯和林婶儿都过來了,我们先回去休息,晚点儿再过來。”苏岩说着扶着沐小小的腰,将她半抱着拖起來。

    沐小小一听这安排,不再说话,靠在苏岩怀里,进了电梯。

    ……

    回到苏岩的别墅之后,沐小小一边泡澡一边拿出手机,查看那段视频,再次听到两人的对话,沐小小就不禁浑身颤抖。

    谢然,好狠的女人,她从來沒有想过去害谁,到头來,却被人这样的暗害!

    想到那个意外而去的孩儿,沐小小就心痛得无以复加,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在客房洗了澡回到房间的苏岩听到沐小小的哭声,心一慌,想也不想的就冲进了浴室,大大的浴缸里,沐小小趴在边缘哭得伤心不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岩看着沐小小满脸泪水,心疼不已,捧着她的脸,温柔的拭去她的泪水,一边拿毛巾裹在她身上,将她从水中抱起來,置于怀中,“怎么了?”

    沐小小缩在苏岩怀里,哭了好一会儿,才从他怀里抬起头來,什么也不说,将放在一边的手机拿过來,点开了视频的播放键。

    苏岩刚想问是什么,就听到视频里传來谢然的声音!

    苏岩一惊,看向怀里的沐小小,却见沐小小眼泪无声的落着。

    苏岩什么也不问了,静静的听着,越听他的脸色越难看!

    听到后來,他抱着沐小小的手越來越紧,越來越紧,呼吸也变得浓重了些!

    视频播放完之后,苏岩忽然抱起沐小小,大踏步的走出浴室上了床。

    大床上,苏岩依然紧紧的抱着沐小小,他拿过沐小小的手机,看着视频定格中谢然那张脸,脸上又是愤怒又是伤痛,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将手机扔到一边,搂进了沐小小,一边擦拭她的眼泪,一边沉声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他能听出是谢然伙同那苏护害了沐小小,可是,他还是想要知道更多的情况!

    沐小小深呼吸了几,稳定了一情绪,才低低的诉说起來:“那个孩子,是你的。”

    沐小小说完之后,就感觉抱着她的苏岩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戾气。

    “那时候,我刚刚知道怀了孩子,我不知道怎么办,想來想去,想要告诉你的,可是,那时候你那么讨厌我……正在我犹豫的时候,你告诉我,你要和谢然订婚了!”沐小小说道这里,苏岩的脸色一子就变了。

    沐小小接着又说:“我想,你既然要和谢然订婚了,那么那个孩子我还留着干什么呢,于是,我决定打掉那个孩子。”

    “好不容易排了期,安排了手术,可是,临到要做手术的时候,我又舍不得了。”

    “那是我的孩子啊,虽然來的不是时候,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我不能那么残忍的剥夺了孩子的性命啊。于是,我给一边准备手术的护士说我不做手术了,我要留孩子!”

    “可是,护士却告诉我,说麻药都打了。我那时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孩子是我自己的,是我的骨肉,我不能不要他。所以,我了手术台!可是,因为麻药的关系,我头晕眼花,那护士就告诉我说,隔壁是休息室,让我去隔壁休息。我当时很感激她,一个人去了手术室隔壁休息……”

    沐小小说到这里,再次哭了起來,“可是,等我再醒过來的时候孩子却已经沒有了!沒有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