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听孙苹如此说,眉头一皱,“她当真无事!”

    “我保证,她的**沒有受伤,不影响以后的受孕!”孙苹急急的说,“我只是想要钱财而已,不会真的做那伤天害理之事!”

    苏岩一听,心中终于觉得安慰了一些,“继续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孙苹听着这男人的语气稍微松了一些,心中也燃起了希望。

    “后來,沐小小來做手术,可是,麻药都打了,她却忽然说不做了,她要留孩子!我当时就慌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马上就要到手的十万块就这样了啊,看着她因为麻药头晕眼花的样子,我就让她躺到隔壁去,告诉她那是休息室,其实,隔壁也是手术室!”

    “那沐小小当时也是麻药药效上來了,她也沒有注意,就自己躺到手术床上去了,医生來了之后,很快就给她做了手术,流掉了孩子,不过,落胎盘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大出血了,我当时心里太害怕,不敢去看,想着这样也好,一切都是天意。”

    “后來,那沐小小醒來之后和她妈妈在医院闹了一场,要医院陪她孩子,不过,因为她已经签了手术同意书,她不想手术的事沒有人可以给她作证,她找上我的时候,我推脱说,我是要她出手术室,去休息室休息,不是让她在隔壁的手术室休息!她那时候精神不济,最后,医院为了安抚她,免了她住院的各项费用,这事,最后才不了了之。”

    那孙苹急急的说完之后,惶恐的抬头看向苏岩,“先生,我发誓,我沒有想要伤害那沐小小,我答应谢然也只是头脑发热,我沒有想到沐小小会突然又不想做手术了,后來,我也很担心,生怕她的身体出问題,偷偷的给她检查了,知道她无碍我才放心的。”

    苏岩目光冰冷的看着那痛哭流涕的女人,眼中露出厌恶和不耐,不管怎么说,他的孩儿还是被这个女人给害了!

    “后來你又敲诈谢然了?”苏岩继续问道。

    那孙苹身子颤抖得越來越厉害了,心中惶恐不安,这男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当,她不敢有丝毫隐瞒,“我……我欠了太多的债……”

    “谢然就这样乖乖的让你敲诈?”苏岩不相信,谢然那女人做事非常的干练,心思细腻,沒有道理被一个护士拿捏住!

    “我那十万块用完之后,又找了谢然,想再要点儿钱,谢然不肯,我就把我和她几次谈话的录音给她听了。”

    苏岩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沒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倒有几分心思。

    “把你的录音交出來。”苏岩闲闲的说,整个人往后一靠,一副放松的姿态。

    那孙苹一怔,还在犹豫的时候,苏岩冷笑一声,“怎么?不愿意?”

    听着苏岩那无比冷厉的声音,孙苹心中一颤,“我交,我交,求你们放过我,我马上离开东余,求求你们!”孙苹一边说一边伏身子,一一的磕起头來,她的周围一边水渍,磕头激起一片小小的水花,将她弄得越加的狼狈不堪。

    苏岩这时候已经站了起來,“去把录音带回來,然后将人送到陈队那儿去。”

    “是!”两名男子声音铿锵有力,应了之后就上前來拽孙苹,“走吧,乖乖把录音交出來,说不定还能减刑!”

    那孙苹一听那男子的话,惊慌失措的抬起头來,“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把我交给警察,我不要坐牢!我不要!”

    走到门口的苏岩顿住身子,“不想坐牢?好啊,那就去城东的自由城好了,反正自由城每天都需要新人。”

    自由城是东余的红灯区,三教九流、贩夫走卒的集聚地,女人最多,却也最缺女人!

    在那里,二十块钱就能上一个女人!

    孙苹一听苏岩这么说,眼一番,直接昏死了过去。

    两名男子赶紧询问苏岩,“那现在送到那儿去?”

    “当然是陈队那儿,我们可是守法公民。”苏岩说完之后,大踏步的离开了!

    接着,他要去会会他的未婚妻了!

    ……

    当苏岩赶到谢然的住处时,从孙苹那儿交來的录音已经到了,坐在车里,听着手机里传出來的说话声,苏岩的脸色再次变得黑沉黑沉的。

    谢然和其父谢天良住在一起,腐女俩的别墅距离苏岩父亲的住处很近,驱车十分钟就能到达。

    苏岩收好手机之后,静静的坐在车里,考虑着要怎么处置谢然!

    谢然和裴敏荔是不同的,裴敏荔的父亲裴市长一直对他明示暗示,想要将女儿嫁给他之后,让恒瑞成为他政治生涯中的一个后盾,这一点,苏岩是从來就不同意的,他可以合作,但是,却不能接受恒瑞成为谁的附庸!

    但是,裴市长却明显不满意,暗中给恒瑞了不少绊子,所以,当苏岩得知裴敏荔让人给沐小小泼墨的时候,就一子了狠心,想一举重挫裴市长,后來发生的事,也算是让他满意了,裴敏荔成了植物人,裴市长最是心疼这个女儿,一子壮志大消,再沒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找苏岩麻烦了。

    但是,这谢然却不一样,谢家至始至终都站在他这一边,两家合作这么多年,有利一起赚,是最默契的合作伙伴,加上两家从上一代就积累起來的关系,他想要重处谢然,带來的后果也是巨大的!

    和恒瑞的合作是第一方面,如果他重处了谢然,那必然导致和dmc合作关系的结束!

    其二,谢天良和父亲的关系也会受到影响,在医院的父亲可能会因此而大受刺激!

    想到这两点,苏岩的心就沉沉的,因为,他必须要给沐小小一个交代,给他未出生的孩儿一个交代,也给他自己一个交代!

    想到这里,苏岩车了!

    对于苏岩的到來,谢天良很高兴,对于这个未來女婿,谢天良是很满意的。

    “你父亲怎么样?”谢天良也是才知道苏建国进了医院,这会儿看苏岩前來,不禁询问。

    “已经渡过了危险期。”苏岩一边说一边看向楼上,“谢然在的吧?”

    “嗯,回來之后就把自己锁在楼上,晚饭也沒有來吃,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你去看看她吧。”谢天良说着起身拍拍苏岩的肩膀,“她看到你來应该会很高兴的。”

    看着谢天良离开的背影,苏岩深吸一口气,上了楼。

    “谢然!”苏岩沒有敲门,直接喊了一声。

    安静的里很快传來动静,片刻之后,门开了,谢然有点儿意外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苏岩,“你怎么來了?伯父那儿不需要人吗?”

    “我有事找你。”苏岩说着转身向谢然的书房走去,他不想进谢然的房间!

    谢然皱眉,看着苏岩挺直的背影,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感觉。

    苏岩怎么会突然來找她,难道他已经知道了那件事?

    想到这里,谢然快步跟了上去,看着苏岩打开书房门,谢然就赶紧说:“苏岩,对不起,我不知道伯父会这么生气。”

    苏岩身子一顿,回头看向谢然,目光又冷又厉,他父亲住院的事和谢然有关?

    看着苏岩那冰冷的目光,谢然心中一惊,低了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伯父会那么生气……我……”

    “你对我父亲说了什么?”苏岩沉声问道。

    “我……我不想解除婚约,所以,我……”感受到苏岩身上那冷厉而陌生的气势,谢然心中有点儿惶惶不安。

    “所以,你告诉我爸,我要和你解除婚约!”苏岩的话不是疑问,而是陈诉!

    他父亲一直很中意谢然这个儿媳妇,苏岩和谢然订婚之后,最高兴的就是苏建国和谢天良,而今,忽然听到这种消息,一子沒有撑住,气晕了。

    苏岩沒想到自己父亲的事也是谢然捣鼓出來的,顿时脾气就压抑不住了,怒吼道:“谢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本就理亏的谢然被苏岩这么一吼,一子愣住了,接着眼泪就哗哗的流了起來,边哭边说:“你凭什么來指责我,如果不是你硬要和我解除婚约,我会去找你爸爸吗?再说,你爸被气晕,也是气你的行径,你怎么可以怪我!”

    “我不怪你,那我怪谁!谢然,你搞清楚,我们的婚约是假的,假的,你我签订了协议的,现在你这样纠缠不清有意思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行,我哪点儿比不上沐小小,你就那么喜欢她,她都已经嫁给童海言了,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你还念念不忘!”谢然边哭边说,眼泪鼻涕,狼狈不堪,哪里还有一丝平日里优雅知性的形象。

    “她哪点儿都比你好,至少她心底善良,不会去害人!”苏岩厌恶的看着谢然。

    谢然一怔,冷笑着说:“是,她是善良,但是,也无耻!明明已经嫁人了,却背着自己的丈夫和别的男人偷情,她就多高尚了吗?”

    “住口!”苏岩大吼一声,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