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沉沉之。苏岩走出了谢家。他沒有太逼迫谢然。因为他不能太不顾谢天良的情绪。但是。他也知道。要谢然自己去自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站在门口。他还能听到谢然的哭叫声。

    对于深爱自己的女人。苏岩对谢然算不上无情。

    不过。正因为他的手留情。他反而觉得对不起沐小小。他应该明白沐小小对谢然的恨意。可是。作为她的男人。他却沒有真正的帮沐小小出气。让谢然去自首。真的是太温和的处理方式了。

    “守在这儿。如果她不自首。就帮她一把。”扔一句话之后。苏岩离开了。

    车子很快的停在了自家门口。可是。他却觉得无颜去见沐小小。愣愣的坐了好一会儿。他才给戴菲菲打电话。

    “菲菲。今晚要麻烦你了。我可能回不去了。你帮我照顾一小小。”苏岩扯了个谎。

    “这还用你说。”戴菲菲冷哼着说。

    “那。谢谢了。”苏岩说着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小小怎么样了。”

    “睡着呢。很累的样子。睡得也不怎么好。睡着了还在哭。”戴菲菲的语气中满是担忧之色。“我不管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马上把事情处理好。赶紧回來将人哄好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要让她这么伤心了。”

    “我知道的。”苏岩低低的应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他的宝贝还在伤心。而他却放过了伤害她的人……

    想到这里。苏岩狠狠的一拳打在方向盘上。片刻之后终于发动车子离开了。

    格调会所里。苏岩一个人叫了一排的酒。一杯接一杯的喝。坐在边上的君纬看着他那猛灌酒的样子。好看的眉头皱起。桃花眼也不放电了。一脸担忧的看着他。“老大。你叫我出來就是为了看你喝酒的。”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手中的酒杯抢了过去。

    “给我。”苏岩有点儿愤怒的叫着。伸手就要去抢酒。

    “你先说什么事。”君纬撑住他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

    苏岩见他不给。转头又拿起其他的杯子喝了起來。

    君纬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我陪你喝。”说着。从那排酒的这一端。也喝了起來。

    两个人的速度是很快的。一会儿功夫。酒就喝完了。

    君纬二话不说。勾着苏岩的肩膀就去了包厢。关上门之后。他看着瘫倒在沙发上的苏岩。无奈的说:“老大。说事儿吧。我能为你效劳的一定万死不辞。”

    苏岩坐起來。苦恼的耙耙头发:“小小出了点儿事。是谢然搞的。”

    君纬一听。顿时一惊。“很严重。”所以还让他的菲菲去陪着。

    “是。很严重。谢然收买了一个护士。打了我和小小的孩子。”苏岩说完之后双手捂在脸上。

    君纬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却感觉到他的无奈。但是。他更好奇的是:“你怎么知道沐小小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万一是海言的呢。”

    苏岩闷闷的声音从指缝中透出:“我的女人怎么可能让海言睡。”

    君纬顿时瞪大了双眼。惊诧道:“老大。你什么意思。”

    苏岩却忽然抬头狠狠地瞪了君纬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刚才叫谢然主动自首去了。”

    君纬实在想问苏岩为什么那么确定孩子是他的。而不是童海言的。但是。看着他一脸郁卒的样子。他识趣的沒有再问。而是接上了他的话題:“就那么简单。自首就完了。”

    “我当然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完。可是……”苏岩说着狠狠的揉搓着自己的脸。“谢然给我家老头说我要解除和她的婚约。我家老头气得进了医院。如果我再将谢然弄走。谢天良估计也得进医院……”

    “所以你就放过她了。”君纬难以置信。“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

    苏岩靠在沙发上。是啊。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要在以前。孙苹和谢然根本就沒有机会进监狱。可是。如今。他不放又能怎么办。不过。让她在监狱里多呆一阵也算是对沐小小有了交代吧。

    想到这里。苏岩起身拍拍君纬的肩膀。“我回去了。把你家菲菲还给你。”

    君纬看着苏岩离开时依然不太痛快的样子。摇摇头。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

    休息了一天依然精神不太好的沐小小第二天还是跟着苏岩去了医院。

    去的时候林伯林婶儿正在病房里陪着老爷子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看到苏岩來了。苏建国脸上一闪而过的喜色。却又想到什么似的。马上拉了脸。而且。但他看到苏岩身后跟着的沐小小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现在对于沐小小。苏建国自己都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原來的爱惜在知道是被利用之后。变成了愤怒。可是。一想到利用他的沐兰已经去世。那种愤怒又仿佛被阻断了。被消磨了。可是。终究是意难平。所以。如今看到沐小小。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沐小小本來还怕苏建国看到她就会将她赶走的。可是。如今看到他虽然神情复杂。但是。却并沒有开口赶她走。于是。她只得安安静静的站在苏岩身后。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将他父亲的表情尽收眼底。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早上医生來检查过了吗。怎么说的。”

    苏建国却冷哼一声。转头不看苏岩。边上的林伯见状。赶紧上前笑着说:“医生说沒有大碍。好好休养。不要激动就沒事了。”

    苏岩点点头。“那这里就麻烦林伯、林婶儿了。”

    “少爷说哪里话。照顾老爷是我们的本分。”林婶儿上前笑眯眯的说。

    苏岩微笑着点点头。走到苏建国面前。“爸。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公司。午再來看你。”

    苏建国转头看向他身后的沐小小。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要和谢然解除婚约。”

    苏岩本想直接点头应是。可是想到刚才林伯说的话。顿时改了口。“这事我们过段时间再说。”等过段时间。谢然进了监狱。老爷子应该就不会这么坚持了。

    “你是不是铁了心要和她在一起。”苏建国一指苏岩身后的沐小小。语气变了冷硬了起來。

    苏岩有点儿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爸。我说了这事过段时间再说。我知道你喜欢谢然。不过。爸。谢然是什么样的人。估计你还不太清楚。你看到的都是她好的一面。另一面。你还沒有见识过。那一面。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喜欢的。”

    苏岩说完之后拉着沐小小就要离开。苏建国却忽然撑起身子:“你是不是把然然怎么了。”苏建国的眼神很锐利。死死的盯着苏岩。他太了解他的儿子。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一心想要解除婚约。如果谢然不肯。难保他不会做出什么事來。

    “爸。这次你可猜错了。这次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谢然自己作了什么。”苏岩扔这一句话之后。拖着沐小小离开了。

    苏建国愣愣的看着苏岩和沐小小相携离开的背影。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老爷。算了吧。少爷心里。只有这个沐小姐。当初那样的情况。少爷都执迷不悟。如今又证实他们沒有血缘关系了。少爷更是不会放手了。”林伯走过來。扶着苏建国躺。

    “唉。老林啊。不是我不让他们在一起。实在是……谁知道这个沐小小和阿岩在一起有沒有别的心思。”苏建国躺之后。神情严肃。“她的父亲当初就为了偷取我公司的机密。把她母亲安排在我身边。害得阿岩的母亲……”说到亡妻。苏建国神情变得哀伤起來。

    “这次。她的母亲又利用我。欺骗我。而且。老林。你还记得吗。当初我发现这个沐小小的时候。她就是盗取公司机密被当场抓住的。”苏建国说完之后。林伯脸上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來。

    “你说。这样一个女人。如果她怀有其他的心思赖在阿岩身边。所图的是什么。”这时候的苏建国虽然面色不太好。但是。那神情却透着久经风浪的精明。

    林伯和林婶儿相视一眼。双双点头。“老爷说得对。只是。少爷他……”

    “阿岩是身在其中。看不清啊。”苏建国重重的叹息一声。语气中满是对儿子的担忧之色。

    “苏伯父。”突然。一个神采奕奕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房里的三人转头看去。门口站着的。却是君纬。

    苏建国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來。“君小子來啦。”

    “苏伯父。看你精神奕奕的样子就知道你沒事了。”君纬将拎着的礼物交给林婶儿。走到苏建国的病床前。仔细的观看着苏建国的脸色。“嗯。看起來的确不错。”

    “你小子怎么有空跑到医院來看我这把老骨头。”苏建国笑着说。

    君纬挠挠头。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也是才知道的。还望伯父不要怪罪。”

    苏建国笑指着君纬。“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君纬嘿嘿一笑。“看伯父说的。你是我的长辈。我哪敢冒犯啊。”

    “哈哈哈。君小子如今也成熟了啊。说话做事都沉稳了不少。你家老爷子肯定高兴坏了吧。”

    君纬一听苏建国夸奖自己。得意的笑笑:“有那么一点点。”

    苏建国听了。再次笑了起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