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病房里。倒是欢笑声不断。一片和乐融融。

    而病房外面不远处。苏岩和沐小小等电梯的时候却遇到了周小璐。

    看着两人手牵着手。周小璐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难以置信。而后赶來的裴市长看到这情景。却只是笑笑。“苏总和令妹的感情可真好啊。”

    他脸上的表情很亲切。可是。沐小小却总觉得那笑带着一股子阴冷的感觉。总是让她背脊发凉。仿佛有软体动物趴在背后一般。这种感觉。特别的瘆人。

    当然。沐小小这时候什么也不说。因为她身边有苏岩不是吗。一切的一切都有他承担着。她可以安心的依靠着他。

    苏岩却仿佛沒有听到裴市长的话一般。反而好奇的看着周小璐手中的东西。问道:“敏敏是要出院了吗。康复了吗。”

    说到裴敏荔。裴市长脸上的笑容一子就消失了。换上了哀伤的表情。无力的摇摇头。“还是那样子。医生也沒有办法。建议我们回家休养。说回到熟悉的环境可能对她的病情有利。”

    苏岩听了点点头。“医生说得有道理。那裴市长就接敏敏回去休养好了。相信她会很快好起來的。”

    沐小小站在苏岩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感叹。苏岩不去演戏真的可惜了。看这镇定自如的样子。看他一脸真诚的样子。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不是知道裴敏荔变成如今这样是他一手造成的话。她肯定以为苏岩是真心的在关心裴敏荔。

    “承你吉言吧。”裴市长说着点点头。“那我们就先走了。”说着领着周小璐离开了。

    苏岩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心中一叹。其实。谢然比裴敏荔可恶多了。可是。他却不能像惩罚裴敏荔一样惩罚谢然。

    远远的。走过拐角的周小璐小跑两步。追上裴市长。“舅舅。那沐小小不是童家的媳妇儿吗。这会儿怎么会和岩哥哥在一起了。”

    裴市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小璐啊。这世上。无耻的人太多了。你还看不清你那岩哥哥的真面目吗。”

    周小璐一呆。真面目。什么真面目。周小璐呆愣在原地。半天也想不明白自己舅舅话中的意思。

    ……

    苏岩和沐小小走出医院之后。苏岩要去公司。沐小小却是不想去的。如今她这身份。和苏岩一起去公司确是不太何合适。苏岩也不勉强。

    “我去拳击俱乐部吧。”沐小小不想一个人回苏岩的别墅。

    苏岩想了想。点头应了。然后将沐小小送了过去。

    将人送进去之后。苏岩很开就离开了。他陪着沐小小去大溪地度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积累了不少的工作。加上。还又几天就要过农历新年了。所以。这段时间。公司是特别的忙。他估计要天天加班了。想到这里。他就心中无奈。只得加快了车速。

    而沐小小看着苏岩离开之后。一个人无聊的在俱乐部四处逛了起來。临近年关了。俱乐部的生意还是那么好。要放假过年了。來玩儿的人却仿佛更多了。

    俱乐部又增加了不少新的玩乐项目。

    逛了一会儿。沐小小就上了二楼。打算喝点儿东西。

    不过。才上去坐。就发现有一对男女总是看她。她微微皱眉。却沒有理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好一会儿之后。那对男女却走了过來。

    “你好。沐小姐。”女的先向沐小小打招呼。一脸友好的样子。

    “两位是。”沐小小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过这样一对男女。两人明显是一对情侣。看穿戴。也该是有钱人。不过。她真想不起來什么时候认识过这样一对情侣了。

    “沐小姐不认识我们了。”那男的一脸笑意。却是丝毫不介意的样子。

    沐小小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起來。

    那女的赶紧再次开口:“沐小姐不记得也正常。我们也只有两面之缘而已。”

    沐小小一听。又愣了。两面之缘。

    那男的又接口道:“沐小姐还记得今年在一个拓展训练中心。一天晚上。你男朋友救过一个落水之人吗。”

    那男的一脸感激的笑容。“沐小姐和童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沐小小听到这里。才终于想了起來。“原來是你们。不好意思。一时沒有想起來。”

    “沒关系沒关系。沐小姐一个人吗。怎么童先生沒有陪着你。”那女的心直口快的说。

    沐小小的脸色却一子变了变。海言……

    那男的一看沐小小脸色变了。赶紧拉了拉女朋友的手。冲她摇摇头。

    那女的这时候也察觉到了沐小小神情不对。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正在这里。楼梯口跑上來一个年轻人。看到沐小小身边的男女。挥手叫了两声。

    那男的回头看了看。回身对沐小小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沐小姐。我朋友在叫我们了。我们就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男的说着非常有礼的递上一张烫金的名片。

    沐小小双手接过。看了看。“原來是李先生。幸会。”

    “那沐小姐。以后再找你玩儿。”那女笑眯眯的说。

    沐小小点点头。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她忽然想童海言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第一时间更新

    想到上次圣诞节。童海言的黯然离开。沐小小心中就愧疚不已。她回來之后还沒有听说童家和苏家联姻结束的消息。看來童海言还沒有对他父母说起他们离婚的事。

    想到童海言的父母。沐小小就替童海言担忧。童父童母的势利。她是见识过。真不知道到时候。童海言告诉他们她和他离婚的消息。童父童母会有什么反应。想來。应该不会就那么默默的就算了吧。

    想要赔偿肯定是少不了的。不过。这事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当初是苏岩硬要她嫁给童海言。如今为此出一次血。也是应该的吧。

    再说。她和苏岩毕竟还是欠童海言的。所以。她相信。童家提出的条件。只要不是太无理。苏岩应该都会答应吧。

    想到这里。沐小小又想到了谢然。想到那个女人。心中的悲痛再次席卷而來。

    她的孩子。

    这一次。远比那次醒來得知孩子沒有了更让沐小小伤心。那时候。还有妈妈在身边陪着她。这一次……

    想到昨天苏岩说的会给她一个交代。沐小小心中忽然就等不及。她想知道苏岩到底要怎么给她交代。会不会也和裴敏荔一样呢。上次裴敏荔只是让人泼她的墨。苏岩就让她出意外。成了植物人。如今。谢然如此的伤害她。苏岩一定不会轻易饶过谢然的吧。

    想到苏岩的狠厉。沐小小这时候忽然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谢然应该得到惩罚。

    想到这里。沐小小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苏岩是不是让你们去查那个护士了。”沐小小的电话是打给顾寒给她的保镖的。

    “嗯。苏先生沒有叫我们出手。是原來苏先生从顾少那儿雇的人查的。”

    “知道他们都查了些什么吗。”

    “查了那护士的情况。不过。最后带走那护士的是苏先生自己的人。”

    “那你们知道那护士最后怎么样了吗。”

    “听说是送到警局去了。”

    沐小小听了之后觉得有点儿意外。她沒有想到苏岩会将人送到警察局去。她还以为他会私里处理那护士呢。想了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明白过來。当初他要收拾裴敏荔。是因为裴敏荔的父亲是市长。就算他们有人证物证。证明裴敏荔找人泼她墨水。但是。凭着裴市长的身份地位、人脉关系。裴敏荔送到警察局根本就不会有事。最多罚款。再教育几句了事。

    但是。这小护士就不一样了。她只是个普通人。不会有什么大的背景。苏岩要她在警察局甚至是牢房里吃点儿苦头都是很简答的事。而且。苏岩这样做。也算是用法律为她讨公道了。

    只是。不知道苏岩会怎么对谢然。

    沐小小在这儿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楼梯口。看到沐小小坐在吧台的时候。那个身影愣了愣。却正是童海言。

    他痴痴的看着沐小小的背影。看着她明显消瘦了。心中再次涌起一抹心疼。

    这种感情才升起來。童海言就皱起了眉头。然后。他忽然转身了楼。

    他。不想再见到她。

    “咦。童先生。你不是说要喝一杯的吗。”

    童海言却一声不响。急冲冲的离开了。

    那陪练看着童海言几乎是仓皇逃离的背影。心中疑惑。“他看到什么东西了。怕成这样。”

    而吧台边上的沐小小同样僵直着身子。那一声“童先生”她也听到了。她浑身僵硬着。一动不敢动。心中却慌乱成一片。

    对童海言。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

    她仔细的聆听着。却听到一个急冲冲离开的脚步声和那陪练疑惑的话。

    他看到她了。所以才急急的避开去……

    沐小小忽然无声的笑了笑。这样也好。他应该也不想看到她的吧。

    如今。她和童海言。不是仇人。也是陌路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