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在俱乐部呆了大半天。沐小小想苏岩了。决定去接苏岩班。不过。她是不想进恒瑞的。于是。在恒瑞旁边的一家咖啡厅坐了來。

    因为临近春节了。咖啡厅也装扮一新。到处都透着新春的喜庆之气。沐小小一边看书。一边听音乐。一边吃着小点心。倒也惬意。

    时间就这样缓缓的流淌而去。沐小小看看时间。还又一个消失苏岩就要班了。

    想到这里。沐小小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时。一辆警车忽然出现在沐小小的视野中。

    那警察停在了恒瑞门口。并沒有开到停车场去。接着。一名穿着便服的男人带着两名穿着警服的警察走了出來。三人抬头看了看恒瑞的办公大楼。信步走了进去。

    沐小小微微皱眉。警察來恒瑞干什么。

    沐小小虽然疑惑。但是。心中却沒有多想。毕竟恒瑞那么大的公司。警察找谁也不知道。

    可是。半个小时过后。那三名警察出來了。但是。跟在他们身边的却是简一峰。

    简一峰是苏岩的助理。在恒瑞。他只对苏岩一个人负责。也只对苏岩的事情负责。如今他亲自送这三名警察出來。那么。这三名警察找的人。是苏岩。

    可是。警察找苏岩干什么。

    沐小小眉头皱得跟紧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难道是为了我的事。”谢然害她的事。苏岩说了要给她一个交代的。而且。顾寒的人也说了。那护士是被苏岩送到警察局去了。那么。谢然是不是也会被苏岩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呢。也送到警察局去吗。

    沐小小这样想着。心中终于好过了一些。其实在她看來。将人送进大牢是最正确的选择。这是个法制社会。用法律解决问題。是最好的选择。

    正在沐小小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却意外的看到苏岩出來了。

    沐小小一看。颇感意外。还不到班时间。他就要走了吗。

    沐小小也沒有多想。第一时间更新 刚想出去。却意外的看到萧宠也出來了。两人站在门口说着什么。然后双双上了一辆开來的车。

    沐小小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上了车。沐小小掏出手机给苏岩打电话。

    “小乖。想我了。”苏岩的声音柔柔的传來。

    沐小小唇角勾起一抹笑。轻轻的嗯了一声。

    “对了。小乖。我今天估计要加班了。现在还在开会。一会儿你自己打车回去。知道不。”电话那头苏岩的声音带着一丝歉意。

    “你在开会。”沐小小疑惑的问。他不是和萧宠出去了吗。怎么说在开会。

    “嗯。年关了比较忙。会也比较多。”苏岩笼统的说了一句。

    “你在公司开会吗。那一会儿吃饭呢。”

    “嗯。在公司。一会儿会叫餐的。我不会饿到自己的。倒是你。我不会去。你自己一定要乖乖的吃晚餐。知道吗。”苏岩啰嗦的交代着。

    沐小小嘴角的笑容消失了。苏岩为什么要骗她啊。他和萧宠出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小乖。怎么了。”久久听不到沐小小的回答。苏岩不仅叫了几声。

    “我知道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沐小小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看着苏岩和萧宠离开的方向。沉思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既然苏岩不让她知道。那她不问就是了。

    既然苏岩要很晚才回來。沐小小也不想一个人回去。想了一会儿。却发现自己居然无处可去。

    在街上游荡了一会儿。想要找戴菲菲。却想到她如今应该是和君纬在一起的。想要去医院看看苏建国。可是。苏建国明显是不待见她的。她独自一个人去。估计苏建国根本就不会想见她的吧。

    想來想去。沐小小这才发现。她居然找不到一个人陪。

    周围來來往往的人。她却感觉很孤单。

    沒有家。沒有亲人。这种孑然一身的孤寂让她觉得很冷。

    眼泪。忽然落了來。

    一辆汽车忽然停在了沐小小身边。让沐小小一惊。

    车窗摇。沐小小才看到。车里坐着的人。赫然是她的亲生父亲。江大海。

    沐小小猛然发现。江大海似乎变了很多。上次相见是在母亲过世的时候。如今再相见。她才发现。他似乎苍老了很多。他变成这样。是因为妈妈的离世吗。

    “小小。有空吗。”江大海脸上的皱纹深了许多。以前的他保养得意。五十出头。看起來却仿佛四十几岁一般。可是。如今。他却仿佛六十多岁一般。

    惊诧于江大海的变化。如今再听到他用那种带着期盼的语气说话。沐小小心中对他的排斥在这一刻忽然消失了。他已经是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了啊。

    沐小小意识的点点头。江大海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赶紧打开车门。

    沐小小犹豫了一。终究还是坐了上去。

    远远的。两个身影看着沐小小上了车。相视一眼。“赶紧给老总裁打电话。”

    ……

    江大海有点儿高兴。脸上一直带着笑容。沐小小上车之后。他就吩咐司机去东余最好的海鲜酒楼。

    “有很多年。沒有一起吃过饭了。”江大海颇为感概的说。

    很多年。是勒。自从她跟着妈妈离开南湾。逃离他的身边。他们就再也沒有一起吃过饭。

    不过。沐小小一点儿也不介意。因为当初一起吃饭的回忆都不是美好的。那些和着眼泪吃饭的过往。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看着沐小小的脸色不太好。江大海脸上神色讪讪的。

    一路无话。到了酒楼之后。沐小小默默的跟着江大海。看着她变得佝偻的背影。沐小小心中重重的叹息一声。第一时间更新 这个她害怕了半辈子的男人。也老了。

    这是一家中式风格的酒楼。一面临水。人工湖泊上灯火点点。处处营造成春节的喜色。

    江大海要了一个半开放式的包厢。外面有一个延伸到湖面上的台子。夜晚的微风拂來。带來两分水汽。让因为空调而干燥的空气微微水润了些。

    “小小。喜欢吃什么。随便点吧。”江大海将菜单递到沐小小面前。一脸慈祥和蔼的笑容。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江大海。再次恍惚了起來。这真的是她的父亲吗。如果小时候。他能这么亲切的对她。那该多好……

    江大海看着沐小小眼睛湿润。怔怔的看着他。老脸上露出懊悔之色。他慢慢的垂了手。将菜单交给一边的服务员。“上几个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吧。”

    那服务员一听。笑着应了。然后离开。

    包厢里顿时只剩父女两人了。

    “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沐小小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是。那语气却带着疏离。她虽然跟着他來了。可是。她心中对他依然是有怨有恨的。

    江大海抬头看向沐小小。眼中满是慈爱之色。“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马上要回南湾了。你……你跟我一起回去吗。”江大海问得很沒有底气。因为他知道沐小小会拒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想要问问看。

    看着江大海一脸期盼之色的望着她。沐小小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凉薄的笑。“跟你回去。我用什么身份跟你回去。”

    沐小小的话一说完。江大海的脸色就变了。瞬间变得灰白。眼中深沉的悔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纵横商场无数年的老人。这一刻满脸伤痛和悔恨。“小小。是爸爸错了。是爸爸心胸狭隘。一直误会你妈妈了……”

    沐小小听他这样说。露出愣怔的神色。他不是不相信她是他女儿吗。他不是一直认为她是野种吗。他不是一直恨不得杀了她吗。如今他怎么又相信了呢。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沐小小轻叹一声说。是啊。如今悔恨又有什么用呢。她们母女已经熬过來了。她妈妈已经去世了。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听着沐小小这一声轻叹。江大海的眼睛也湿润了。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江大海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当年我实在是错得厉害。是我鬼迷心窍。要你妈妈却苏建国那儿盗取公司机密。你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美人。在学习的时候就很多人追求她。但是。她却只喜欢我。对我死心塌地的。后來。毕业了。我让她去苏建国的公司。她开始不愿意。后來经不住我百般劝导。终究还是答应了。你妈妈很能干。苏建国很快就对她上了心。沒多久。就喜欢上你妈妈了……”

    江大海静静的说着往事。陷入了回忆当中。“那时候。看到苏建国看你妈妈的眼神。我又是欢喜又郁闷。欢喜的是你妈妈终于得到了他的信任。郁闷的是。我不喜欢别的男人用那种炙热的眼神看你妈妈……”

    “苏建国对你妈妈很好。他本就英俊潇洒。加上年纪稍微大一些。整个人成熟稳重。总是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虽然已经有了妻室。但是。依然还是有很多女人前赴后继的想要爬上他的床。那时候。看到你妈妈和他走到一起。我心中就很害怕。我怕你妈妈也会喜欢上他……”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