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里很安静。沐小小静静的看着窗外。看着灯火点缀的湖面。思绪却飘向了很远的地方。

    “后來苏建国果然对你妈妈动了心思。他想要离婚。娶你妈妈。当时。你妈妈慌慌张张的來找我。告诉我说苏建国要娶她……那时候我也一子慌了。当时就带着你妈妈离开了东余。去了南湾。去了南湾之后。一个月。我们就结婚了。”

    “刚刚结婚的时候。我很快活。可是。我很快发现。你妈妈却并不快乐。她反而是闷闷不乐的。后來有一天夜里。你妈妈做梦的时候都叫着苏建国的名字。还不停的道歉……”江大海说到这里。痛苦的用双手抚上脸。

    沐小小这时候转头看向他。第一时间更新 看着眼前痛苦的男人。她想。妈妈的那个梦肯定是在知道苏岩的妈妈自杀之后做的吧。对苏岩的母亲。对苏岩。她妈妈一直是觉得愧疚的。毕竟。是她的存在。导致了苏岩母亲的悲剧。可是。显然。她的父亲是不知道那件事的。也许是因为不安。所以。他刻意的回避了关于苏建国的消息。回避了东余的一切。所以。当她妈妈知道那个消息的时候。他却不知道。

    “所以。你就怀疑妈妈喜欢上苏建国了吗。”沐小小低低的问了一句。

    双手掩在脸上的江大海无力的点点头。“我是真的爱着你妈妈。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后來。我发现你妈妈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听着苏建国的情况。后來。有一天。我从公司回來的时候。却发现你妈妈不在家。晚上她才失魂落魄的回來。我问她去哪儿了。她却怎么也不肯说。后來。我却在她包里翻出一张车票。一张去东余的车票。我这才知道。她是去了东余。我心里慢慢的也开始慌了。我怕你妈妈回到苏建国身边去。新婚的幸福很快在这样的猜疑消失了。”

    “很快。你妈妈有了你。我现在还记得我知道你妈妈怀孕的那天有多开心。我兴奋得抱着她在房里转圈。那一刻。我觉得我很幸福。非常的幸福。我觉得女人有了孩子。心就会安定來了。你妈妈应该就不会再想苏建国了。”

    沐小小有点儿诧异的看着眼前流着眼泪的老人。原來。他也曾经也她的存在而开心过。而幸福过……

    “可是。我还沒有高兴多久。有一天。我就收到一袋照片。照片里的。正是你妈妈和苏建国……”苏建国说到这里。声音变得哽咽。却是再也说不去了。

    沐小小却整个的怔住了。不。她不相信。她比谁都清楚。妈妈虽然恨着眼前的男人。惧怕着这个男人。可是。她也是深深的爱着这个男人。她不可能背叛他的。

    “所以。你认为我是苏建国的女儿。”沐小小忽然愣愣的说。

    江大海满脸痛苦之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來了。

    沐小小忽然笑了。“那你有沒有查过那个给你照片的人是谁。”沐小小忽然问了这么一句。那个给父亲寄照片的人。成功的让她的父亲怀疑了她的母亲。成功的让怀疑这颗种子慢慢变大。成为参天大树。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感情完全破坏。

    江大海却一子怔住了。沐小小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沒有查。或者是沒有查到。

    “我当时太气愤了。所以。就沒有及时的去查。后來。再想到去查的时候。却已经什么也查不到了。”江大海低低的说。“那时候。我心中其实还是怀有期盼的。希望那只是误会。虽然照片上他们看起來很亲密。可是。我还是想要给你妈妈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沐小小看着低声叙述着的男人。看着他被悔恨折磨得苍老的容颜。再次恍惚起來。原來。他也曾经爱着她的妈妈。也曾经爱得那么深……

    “可是。你却比预产期早了一个月出生。”江大海说到这里。整个人都颤抖了起來。

    “所以你更怀疑我不是你的孩子了。”沐小小低低的说道。

    江大海只是默然着。再也沒有说话了。

    敲门声响过之后。服务员走了进來。菜陆陆续续的上來了。

    很快。菜摆了一桌子。而两人。却谁都沒有食欲。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收拾心情。拿起筷子。也不招呼江大海。自己就先吃了起來。

    那些过往。不管是开心的。还是悲伤的。不管是爱。还是恨。都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的。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她在意的。是以后。

    江大海看着沐小小一个人慢慢的吃着。目光变得清亮了一些。“你和你妈妈长得真像。”江大海感叹了一声。也拿起了筷子。

    父女俩就这样。不再说话。静静的吃了起來。

    沒有食欲的两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草草的吃了一点儿。就再也不想吃了。

    “那你现在怎么又相信我不是苏建国的女儿了呢。”沐小小放筷子之后问道。

    江大海慢慢的放筷子。“你妈妈出意外之前。我们见了一面。那次。你妈妈给了我一份dna的报告单。”

    沐小小一听。冷冷的笑了。“可是。那天。你还是不相信她说的话。你怀疑那份报告单是假的。是吗。”

    江大海一子愣住了。惊诧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顿时就知道她猜对了。如果江大海那时候相信的话。她妈妈一定会先走。一定不会一个人坐在咖啡厅。然后遇上那意外。

    包厢里再次沉默了來。江大海看着沐小小。而沐小小的目光则落在窗外。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忽然站了起來。“我要回去了。”说着就往外走。

    江大海愣了一。也跟着站了起來。“小小……”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今天。就这样吧。”沐小小打断了江大海的话。很快离开了包厢。

    沐小小几乎是仓皇逃离的。

    夜色斑斓中。沐小小的泪水终于出來了。她慌慌张张的坐进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东山公墓。”沐小小哽咽着说。

    那出租车司机却吓了一跳。“小姐。你确定你这时候要去东山公墓。”

    娘啊。这晚上八点。天黑乎乎的。去公墓。这女人。胆儿也太大了吧。

    沐小小却不管这些。哽咽着说:“确定。非常确定。”

    那司机从后视镜上看了沐小小两眼。沒有再说什么。开了车。

    沐小小有心事。也沒有多关注那司机的目光。车子到了公墓之后。那出租车司机拿了钱轰的踩着油门儿离开了。

    沐小小看了看方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直直的往妈妈的墓走去。

    ……

    心中有事的沐小小根本就沒有多想。几分钟之后。她才走到妈妈沐兰的墓碑前。

    “妈。我來看你了。”沐小小说着。跪坐了來。伸手抚摸着冰冷的墓碑。忽然就哭了起來。“妈妈。你知道吧。今天他來找我。他说他错了。他说他错了。”

    沐小小呜呜咽咽的哭着。“可是。为什么他这么晚才知道错。一切都晚了。都晚了。你都不在了。他知错又有什么用啊。妈妈……”

    在江大海面前的淡漠在这一刻全部不见了。沐小小伤伤心心的哭着。一边哭一边细数着当年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悲苦和艰难。

    直到声音沙哑了。眼睛干涩了。沐小小这才停了來。

    “妈妈。我走了。过几天我再來看你。”沐小小说着撑起麻木的双腿。慢慢的站了起來。可是。才站起來。她才发现。沒有灯光的墓地。一片影影绰绰。沐小小顿时头皮发麻。身子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

    她害怕了。

    惊慌失措之。沐小小最先想到的就是苏岩。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给苏岩打电话。

    “苏岩。”沐小小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电话那头的苏岩一子就听出了不对劲儿。“怎么了。小乖。哭了。”苏岩的语气带着关切。带着心疼。

    “苏岩。來救我。”沐小小哭着将身子缩成一团。靠在妈妈冰冷的墓碑上。

    苏岩一听沐小小这话。顿时就急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在墓地。”沐小小害怕的牙齿都开始打颤了。咯咯咯的声音听起來格外的瘆人。

    “你大晚上的怎么跑墓地去了。”

    “呜呜……苏岩。我害怕。”沐小小说着终于哭了起來。可是。不知怎么的。有不敢哭得太大声。就那样压抑的低泣着。

    “别怕。小乖。我马山來接你。你具体在什么位置。”

    “我在我妈的墓这儿。”

    “别怕。先出來。我马上就來接你。”

    “我不敢走。苏岩。呜呜……”

    “好。不走不走。你就待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过來。乖。我不挂电话。我陪你说话。别怕。啊……”

    二十分种过后。一辆跑车呼啸着出现在东山墓地。

    一个高大的身影冲出车子。向墓区奔去。

    “小乖。”

    “苏岩。”

    夜色中。一对人儿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女人的哭泣声和男人心疼的诱哄声低低的响起。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