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缠绵了一个多小时。在沐小小的再三催促。苏岩才离开。

    苏岩走了之后。沐小小才想起。她都忘了问苏岩。对谢然到底是怎么处置的。是不是也和那护士一样送进监狱的。

    早上收拾过后。沐小小一个人在家里还是呆不住。还是去了俱乐部。她在那儿好歹也有个经理的职位。反正左右无事。去看看也是好的。

    想到易流年。沐小小就又想到了她的父亲江大海了。

    昨晚上跑到母亲的墓前那么一哭。有些东西似乎真的随着那眼泪。流掉了。消失了。不见了。再想到他的时候。也不再那么恨了。

    不过。第一时间更新 她还是沒有打算就这样原谅他。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几乎是害了她妈妈一辈子。即便如今他悔了。她为了妈妈。也不能那么轻易的就原谅他。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不是一句道歉。就能改变的。那些伤痕。不是一声悔了。就能抹平的。

    “沐经理。”门口。远远的看到她來的向征跑了过來。殷勤的给她开了门。

    “谢谢。”沐小小看着眼前精壮的年轻人。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向征愣了愣。不自在的别开眼睛。

    沐小小倒沒有在意。看着周围喜庆的装饰。忽然问道:“向征。你是哪里人啊。过年回去吗。”

    向征沒想到沐小小会忽然问他这个。很快回答:“我是云海人。过年当然要回去。我爸妈昨晚还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放假呢。”

    “嗯。对了。我们俱乐部放假的时候开吗。”沐小小皱着眉头问。

    “顾少说会放几天假的。”向征正色道。

    沐小小发现。这里的人说到顾寒的时候。都是一脸尊重的表情。那是一种敬佩和服从的尊重。

    “向征。你天天在俱乐部。有女朋友吗。”沐小小忽然转移了话題。

    向征却被问得脸上一红。愣愣的看了沐小小两眼。然后不自在的转开了头。

    沐小小还以为他是害羞。却沒有看到他垂的眼眸中一片苦涩。

    “还沒有呢。不着急。”向征低低的说一声。借口跑开了。

    看着他急急离开的背影。沐小小只是笑笑。在俱乐部里逛了一圈。沐小小又去了二楼。她昨天发现一款非常好喝的鸡尾酒。今天还想去喝一点儿。

    俱乐部的人虽然都认识沐小小。但是。却只是知道她是易流年的表妹。却并不知道她的其他事。

    当然。曾经也有一些关于她的传言。但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鉴于她顾寒小姨子的身份。沒有人敢真正的说什么。

    所以。沐小小在俱乐部。是很自在的。

    拿着喜欢的酒。沐小小在角落的卡座了坐了來。无聊的玩起了手机游戏。

    正玩得起劲儿的时候。头上一片阴影罩了來。沐小小抬头。看到的却是谢然。

    沐小小颇感意外。苏岩不是去找过谢然。要给她一个交代的吗。如今谢然怎么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

    “谢然。”沐小小是真的有点儿意外。

    谢然身上难得的穿了一件红色的斗篷大衣。一改以往知性优雅的装扮。红红的颜色衬得她年轻了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她憔悴的脸色。

    沐小小看着面前的谢然。心中涌动着浓烈的恨意。

    就是这个女人。害了她的孩儿。

    谢然施施然的在沐小小面前坐了來。姿态优雅。虽然看起來憔悴。但是。骨子里的气质还是一目了然的。

    沐小小看着如此优雅而知性的女人。实在难以相信。这个女人会做出那么狠心的事。简直就像宫斗小说里的桥段一样。

    “沐小小。你很得意吗。”谢然的声音冷冷的。带着浓浓的恨意。

    沐小小冷笑一声。“谢然。你有什么好恨的。你应该知道。苏岩从來就沒有喜欢过你。你从來就沒有失去过什么。”

    听着沐小小这么说。谢然脸色都变了。苏岩不喜欢她是她最痛之事。如今被沐小小这样轻飘飘的说出來。她简直觉得被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她腾的站了起來。手指颤抖着指着沐小小。

    “沐小小。你这个贱女人。你怎么还能这么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谢然忽然指着沐小小。尖刻的叫骂起來。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环境清净的二楼。却依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此刻的她。那脸因为气愤变得狰狞起來。刚才的优雅和知性气质荡然无存。整个跟一个市井泼妇沒有两样。

    沐小小心中本就恨她。如今却见她找上门來骂人。心中更是愤怒不已。“谢然。你嘴巴放干净点儿。我怎么就不能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我又沒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沐小小将“伤天害理”四个字咬得很重。瞪向谢然的目光凌厉无比。那凌厉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恨意。仿佛想要杀了谢然一般。

    谢然本來颇有气势。但是。被沐小小这带着恨意的凌厉目光一瞪。顿时有点儿心虚。但是。马上她又想到了什么。立刻又变得义正严词起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哼。你这个无/耻/淫/荡的贱人。嫁了人了还在外面勾引人家的老公。沐小小。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还背着老公怀了别人的孩子。你这种女人知不知道羞耻啊。”

    沐小小“啪”的一声将酒杯放在桌上。一子站了起來。接着用力的拍掉谢然指着她的手。“少在这儿给我发疯。我勾引谁的老公了。你的吗。你结婚了吗。”

    谢然惊呼一声。手被沐小小打得火辣辣的痛。她诧异的看着沐小小。她沒有想到沐小小这么的伶牙俐齿。一子倒是被问住了。她和苏岩只是订婚。而且。那个婚约还是经不起细问的假婚约。

    “是。我是对不起海言。可是。那也是我和童家的事。和你有关系吗。”沐小小说完之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不想再和谢然纠缠去。

    “别走。贱人。把话说清楚。”谢然却忽然拉住沐小小的胳膊。

    沐小小顿住脚步。转头狠狠的瞪着谢然。“放手。”

    “我不放。”谢然却是揪着沐小小不放了。

    沐小小皱眉。“哼。我才不想和你一样。做一个市井泼妇。”

    “市井泼妇”几个字。加上沐小小那带着鄙夷之色的目光。顿时让谢然清醒过來一般。她的手意识的一松。可还是不依不饶的抓着沐小小的衣袖。

    “沐小小。你以为你很高贵吗。你也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玩意儿罢了。贱-人”谢然怪声怪气的说。

    这谢然來了之后。就一直骂骂咧咧的。沐小小再好的脾气这时候也忍不住了。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挥了去。

    “啪”的一声。那么清脆的响起。

    这一巴掌将谢然打懵了。她手捂着被打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却冷笑一声。“高贵。谢然。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也配提‘高贵’这个词吗。”说完之后。沐小小忽然逼近谢然。“谢然。你还欠我一条人命。苏岩放过你。我却不会放过你。”

    沐小小说完之后。谢然顿时苍白了脸。呼吸都急促了起來。情绪一子就爆发了起來:“沐小小。你不要逼人太甚。你背着自己的老公。偷人。你无耻……”

    沐小小退后几步。不想和疯了一般的谢然纠缠。可是。谢然却直直的向她冲了过去。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撞作一团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横了出來。一把将沐小小护在怀里。然后轻轻的一带。就让谢然跌到了一边的卡座里。

    沐小小一愣。抬头看去。眼前之人。却是。童海言。

    “怎么样。你沒事吧。”童海言双手扶着她的肩。低头看着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之色。

    沐小小呆呆的摇头。“我沒事。”

    这时候。边上的谢然却忽然哈哈大笑起來。“还真是郎情妾意啊。童海言。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女人吗。她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这么紧张她。”

    谢然的话尖刻而锐利。童海言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眸光也沉了沉。他放开沐小小。看着卡座上笑得癫狂的谢然:“谢小姐。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是求而不得。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你又何必这样取消我呢。”

    求而不得。

    四个字。让癫狂大笑的谢然一子就怔住了。是啊。求而不的。她不就是求而不得吗。

    童海言身后的沐小小却是心中一涩。海言。对不起。

    而童海言说完之后。看也不看沐小小一眼。转身就离开了。扔两个怔怔的女人。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忽然追了出去。

    彼时。童海言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忽然叫住了他。“海言。”

    童海言的身子一顿。却并不回头。

    “海言。你……还好吗。”心中似乎有很多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想來想去。却发现。只有这一句话是她可以说的。

    “我很好。”童海言的声音有点儿低沉。和刚才他担忧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沐小小愣了愣。咬着唇。“你好。那。就好。”

    童海言一听。心中却仿佛吞了黄连一般。苦不堪言。沒有了她。他又怎么会好呢。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