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这几天心情很不好。苏岩很忙。她晚上睡了他才回來。早上醒來的时候。又只看到他留的字条。交代她好好吃饭等等。他的忙碌更让沐小小觉得自己无所事事。

    不过。沐小小沒有去打扰苏岩。年关将近。她也算是在恒瑞呆了大半年的。也知道这时候苏岩有多忙。所以。她不想去打扰他。

    她一个人每天去俱乐部报道。四处转转。和大家说说话。玩一玩。一天的时间也算比较容易打发了。

    这一天。江大海到俱乐部找了她。说要回南湾了。來问问沐小小要不要和她一起回去。

    沐小小用沉默拒绝了他。江大海虽然很失望。但是。见沐小小并不像以前那么的排斥自己。第一时间更新 心中又有点儿高兴了。

    看着江大海有点儿佝偻的背影。沐小小忽然又觉得孤单了。于是给苏岩打了电话过去。

    “正要给你打电话。你就打过來了。我们这是不是叫心有灵犀啊。”电话那头。苏岩的声音温柔之极。

    沐小小笑了笑。“要给我打电话。真难得。是有什么事吧。”

    “前几天谢然跑到俱乐部找你的事你怎么沒告诉我。”苏岩的语气有点儿不悦。

    沐小小一愣。好一会儿才呐呐道:“我给忘了。”

    苏岩心中冷哼。是怕说到童海言吧。

    “谢然已经被我送到公安局去了。”苏岩沉声道。这是他应该要给沐小小的交代。

    沐小小轻轻的嗯了一声。

    苏岩听着她仿佛情绪不太好。担忧的问:“怎么了。”

    “沒什么。”她只是有点儿担心。谢然毕竟是谢天良的女儿。这事。谢天良能不管吗。就算苏岩证据确凿。将谢然定了罪。但是。谢天良真的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进监狱吗。

    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好。如今闹成这样。那dmc和恒瑞的合作怎么办呢。那药厂才建起來几个月。如果dmc撤走研究员和技术。那恒瑞怎么办。

    “苏岩。第一时间更新 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为了要给她一个交代。他就要遭遇很多很多的困难。他会打破苏家和谢家几十年的交情。他会打破如今恒瑞的美好局面。一旦dmc撤资、撤人。那么药厂就会一子瘫痪掉。

    想到那些后果。沐小小开始头疼了起來。她都如此。何况面对更多情况的苏岩。

    “这有什么为难的。她做了那样伤害我们孩子。伤害你的事。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如果这次不制住她。次。她会变得更狠。更心狠手辣。”苏岩的声音满是无所谓的态度。说完之后。苏岩又叹息了一声。那声音听起來明显很疲惫的样子。

    想到这段时间他的早出晚归。沐小小就一阵心疼。“晚上能早点儿回來吃饭吗。今晚我厨。”沐小小忽然说。

    自从两人又重新在一起之后。大多时候都是苏岩在照顾她。给她做饭。沐小小已经有一段时间沒有进厨房了。

    听到沐小小关切的声音。苏岩连忙答应。“好。午我一定早点儿回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才各自挂了电话。

    而沐小小既然已经承诺了要厨。于是决定早点儿去买菜。回家准备准备。

    沐小小才走出俱乐部。就被人拦住了。那人穿着厚厚的大衣。高高的领子遮了大半张脸。偏偏还戴着帽子和墨镜。一看这装扮就是不想让别人认出他來。

    沐小小满身戒备的看着这个人。手中的电话当着那人的面按了“110”三个数字。手放在通话键上。镇定的看着那人。

    那人见沐小小一身戒备。还拨打了110。赶紧开口:“沐小姐。不要误会。不要紧张。我沒有恶意的。只是想给你看点儿东西而已。”來人说着将手中的一个文件袋冲着沐小小扬了扬。

    沐小小却依然沒有放松:“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那人说着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沐小小。

    他们所在的位置离俱乐部门口也就几米远。沐小小相信这人也不敢在这地方乱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于是。接过了文件袋。

    “沐小小不看看吗。”那人似乎很想看到沐小小看到文件袋之后的反应。

    “既然给我了。我自己会看。”沐小小虽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但是。她却相信一定是她不想看到。或者是害怕看到的。所以。她更不能在这样一个陌生人面前看了。

    那人沒有想到沐小小居然不好奇。愣了愣。接着冷哼一声。“哼。爱看不看。我还不愿意送呢。”那人说着转身离开了。

    沐小小看着手中的文件袋。心中涌起不好的感觉。

    也沒有心思去买菜了。就近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在角落的位置坐之后。打开了文件袋。

    文件袋里是一些照片。而且。是苏岩的照片。

    照片上的苏岩和一个男人见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且从神态上來看。那人对苏岩很恭敬。仿佛是苏岩在吩咐他做什么事。后面是苏岩给了那人一张银行卡……

    从不多的照片上。沐小小完全能拼凑出一个小小的故事來。只是。不知道苏岩吩咐那男的是去做什么。

    看完照片之后。里面又掉出一张小小的芯片。看样子是储蓄卡之类的。沐小小沒有多想。将卡安在了自己的手机上了。

    那卡上全是录音。长短不一。沐小小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

    她的手指。微微颤抖。却还是按了去。

    “手脚干净点儿。不要留什么线索。”苏岩的声音。

    “苏先生放心好了。这种事。我不是第一次做了。保证能达到苏先生的摇头。”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人如今就在南湾。你这两天就动手。记住。重伤。不致命。”苏岩的声音。

    “好的。苏先生。”

    “这张卡上是八万块。事成之后再给你七万。”

    “谢谢苏总。”

    第一段录音到此为止。沐小小听着。再比对那些照片。顿时一目了然。苏岩这是在买凶伤人。开始。他要伤的是谁呢。裴敏荔吗。

    沐小小心中疑惑。又点开了一个录音。

    “这次弄成意外。高空坠物。直接砸死她吧。”

    铿锵有力的声音让沐小小一子跳了起來。

    高空坠物。砸死她。

    是她妈妈。。

    怎么会这样。她妈妈的事不是意外吗。这会儿怎么变成谋杀了。而且。杀人的还是苏岩。

    不可能。可能。不可能的。

    沐小小惊慌失措。脑海中那个录音片段还在不停的回放。

    直接砸死她。砸死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沐小小面色苍白的将那些东西全部收到文件袋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慌慌张张的冲出了咖啡馆。她要去找苏岩。找苏岩。她要他亲口告诉她。她妈妈的死。和他无关。

    沐小小心中不安极了。坐上出租车之后。连说话都不太清楚了。

    好不容易到了恒瑞。沐小小直接用了苏岩专用的电梯。上了总裁办公区。

    简一峰看到沐小小忽然出现。愣了一。“沐小姐。你怎么來了。”说话的同时。他还不安的看了一眼苏岩的办公室。

    “我找苏岩。他在吗。”沐小小面色苍白如纸。说话也不利索。那模样。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可是。那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苏总在的。不过。这时候。他在见客……要不。你在贵宾室等他吧。”

    沐小小这时候哪里还坐得住。等得住。“他见的是什么客人。还要多久。”

    “这个……”简一峰却在这时候犹豫了。眼睛乱转。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简一峰。也不为难他。“好。我去贵宾室。”说着转身向贵宾室走去。

    简一峰见她离开。松了一口气。

    而沐小小的心这一刻却是纠结的。想着一会儿要怎么问苏岩比较好。

    在贵宾室來來回回的走了十几遍。否定了自己一个有一个的想法。当她听到苏岩的声音时。却还是沒有想好措辞。

    拉开贵宾室的门。沐小小看到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官被苏岩送了出來。

    又是警察。

    但是很快。沐小小就想到这些警察可能是为了谢然的事而來的。

    “苏先生。希望你最近不要离开东余。我们有需要还会找你的。”其中一名警察毫不客气的说。

    苏岩一脸笑意:“好的。我会配合警察的调查工作的。”苏岩说着让简一峰送两位警察离开。

    看着苏岩那笑容。沐小小忽然有一种错觉。似乎这两名警察是來调查苏岩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沐小小忽然关上了贵宾室的门。

    如果苏岩真的是害死她妈妈的凶手。那她如今前來质问于他。不是打草惊蛇吗。

    想到这里。沐小小心中悲苦万分。如果。如果真的是他。那她怎么办。怎么办。

    在贵宾室里站了一会儿。沐小小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走出恒瑞之后。沐小小第一时间给易流年打了电话。她如今孤身一人。什么也做不到。想要调查那些事。是根本办不到的。所以。她第一时间想到求助于易流年。

    将事情的始末说一遍之后。沐小小就沉默了。“表姐。你说。如果真的是苏岩的话。我……该怎么办。”

    而易流年却沉默着沒有回答。

    沐小小心中变得堵堵的。很难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