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虽然明面上是一个商人。但是。易流年却告诉过沐小小。顾寒其实是公家的人。是为政府办事的。他在云海的身份地位。一方面他自己努力的成果。另一方面是政府的有意为之。

    所以。凭着顾寒的那一层身份。半个小时后。流年就有了回复。彼时。沐小小才迈进家门。

    “小小。你妈妈的死不是意外。是蓄意谋杀。”易流年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是。沐小小却觉得仿佛惊天旱雷一般打在她心上。

    她妈妈。是被人杀死的。

    眼泪顿时汹涌而至。心中莫大的哀恸让沐小小身形摇晃。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第一时间更新

    悲伤欲绝的痛哭声压抑不住的爆发了出來。

    电话里。流年听着沐小小的哭声。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焦急。

    “小小。你先别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先听表姐把话说完。”流年提高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严肃和镇定。让痛哭中的沐小小慢慢地安静了來。

    沐小小一边抹眼泪。一边想。是的。她这时候不能哭。弄清事实真相才是最重要的。

    “表姐。你说。”沐小小声音哽咽着。情绪却稳定了來。

    “我们这边一直在帮你追查张远的消息。东余那边。我一直留意的也是上次你被绑架的事。所以忽略了你妈妈的事。原來。你妈妈当初是被人谋杀的。对方弄成意外的假象。警察查到一个可疑人物。但是。一直沒有抓到人。但是。前几天。有人忽然匿名给警察局寄了一个文件袋。文件袋里是苏岩和一个男人见面的照片。其中就有一张是他给对方一张银行卡的照片。另外……”易流年的话还而沒有说完。沐小小就接了过去。

    “是不是还有一张卡。上面是一些录音。是苏岩买凶伤人的录音。”

    “你怎么知道。”

    “表姐。我今天从拳击俱乐部出來的时候。有一个人拦着我。给了我一个文件袋。里面就是你说的那些照片和录音。”沐小小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冷静。

    她忽然想到。前几天。她发现警察去找苏岩。然后苏岩和萧宠出去的那天。苏岩对她说了慌。第二天早上。苏岩忽然要她无论如何都要相信他。那时候他非常紧张的要她无论如何都要相信她。现在想來。是不是那时候警察就在找他了解情况了。不过。如果证据确凿。警察就应该把苏岩抓起來。至今都沒有抓苏岩。是不是意味着苏岩是无辜的。是被人恶意中伤的。

    那匿名举报之人到底是谁。他既然手中有苏岩的这些罪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为什么不早早的拿出來交给警察。还有。这些证据既然给了警察。怎么又要给她一份。那匿名之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小。这件事你先不要去问苏岩。我觉得那匿名举报的人似乎有点儿问題。应该是故事针对苏岩的。而且。那人既然还给你一份的话。就是想要扰乱你的思绪。让你也跟着乱了方寸。或者。那人就是希望你和苏岩对上。闹翻。”流年冷静的分析着。

    沐小小听了之后。轻声的问:“表姐。你是不是也觉得苏岩其实是无辜的。”沐小小的语气带着几分期盼之色。她打心底里也不希望是苏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毕竟。那是她深爱的男人啊。

    “小小。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客观的说出自己的看法而已。况且。这事。警察也在查。你妈妈的事。到底是苏岩还是别的什么人。终究最后会水落石出的。”流年肯定的说着。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刚才的伤心和悲痛。无助和傍徨都消失了。

    “谢谢你。表姐。如果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沐小小由衷的说。

    “傻丫头。你是我表妹啊。”流年温柔的说。

    听流年说到这个。沐小小忽然想到了江大海。“表姐。前两天我爸來找我了。第一时间更新 他想我跟他回南湾去。”

    “嗯。他不是一直认为你是苏建国的女儿吗。这会儿怎么又要你回南湾了。”流年好奇的问。

    “也许是我妈妈去世了。他的恨忽然沒有了目标了吧。”沐小小轻轻的说。

    电话那头的流年却冷笑了两声。“当初被他赶走、害走的人都死了。如今。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所以反而才期盼你是他女儿的吧。”流年的声音中满是嘲弄之色。

    沐小小沉默了來。是啊。江大海如今也老了。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沒有了。晚景凄凉如此。也算是报应了吧。

    挂了电话之后。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她这才想起今天说的要给苏岩做晚餐的。可是。看着地上的那个文件袋。沐小小有点儿头疼了。这个文件袋放在哪里好呢。扔掉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这里苏岩的地方。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被苏岩看到呢。

    想到流年的交代。沐小小心中却有了不同的想法。纸是包不住火的。就算今天她什么也不问。她却相信。那匿名之人一定会让他们两人彼此知道的。到时候。可能更加说不清楚了。

    于是。沐小小决定晚上和苏岩好好的谈一谈。也许。有些问題。说开了。谈明白了。也就不是问題了。

    将文件袋随意的放好之后。沐小小去了厨房。今晚有正事要谈。她也就沒有心情做大餐了。将冰箱里的东西拿出來随便弄了两个菜。一个汤。接着。她安安静静的坐在厅里。等苏岩回來。

    在肚子叫了两遍之后。开门声响了起來。沐小小知道。是苏岩回來了。

    门一开。一大束香槟玫瑰就出现在沐小小面前。娇嫩的花朵。还带着水珠。一片香风袭人。

    沐小小嘴角轻轻一勾。将花接过來。低头嗅了一。说了一声谢谢。

    洗了澡。吃了饭。苏岩抱着沐小小想要温存一会儿。沐小小却轻轻的推开他。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他。“苏岩。我有话和你说。”

    苏岩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有点儿幽怨的看着她。却在她坚持的目光中败阵來。

    “好吧。我的小乖一定是有正事和我说。”苏岩说着坐直了身子。摆出一脸严肃的样子。

    沐小小这时候才将今天得到的那个文件袋拿了出來。当着苏岩的面。将那些照片和芯片摆了出來。摊在桌子上。一时间。不大的桌子上铺的乱糟糟的。

    苏岩脸上的神色在看到那些照片之后一子就变了。深邃的眼中一片波涛汹涌。

    “这些照片你从哪里得到的。”苏岩的语气带着几分忐忑。他的目光更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岩。冷静的说:“苏岩。我只要听事实的真相。”

    苏岩一一翻看了那些照片。忽然抬头看向沐小小。“小小。你答应过我。任何时候。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我的。你现在。还相信我吗。”苏岩很认真。很慎重的问道。

    沐小小看着苏岩的小心翼翼。心中一叹。“是。我是答应过你。不然。今天我也不会把这些照片摆在你面前。苏岩。我要你告诉我真相。不带一丝隐瞒的真相。我妈到底是怎么死的。”

    苏岩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小小。你妈妈的死和我无关。”

    听苏岩这样说。沐小小心中不知道怎么的。闪过一丝欢欣之色。

    “上次那些绑架你的人被抓之后。我在警察局了解情况。就被其中一个警察叫住。说是你妈妈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是谋杀。警察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嫌疑人。这就更加肯定你妈妈的死不是意外。”

    “那时候。你悲伤无比。所以这事我就沒有打算告诉你。”

    “再后來。这事就慢慢的淡忘了。”

    沐小小听他这么说。再次问道:“那之前呢。我妈出车祸那次。是不是你。”

    沐小小的目光尖厉。仿佛一把剪刀狠狠插在苏岩的心口。

    “那次也是个意外而已。”苏岩说着拉过沐小小。将她抱坐在身上。继续说道:“那时候。我是真的很恨你妈妈。那种恨。让我不知所措。再后來。鬼使神差的。我就找上了这个人。”苏岩说着手指指着一张照片上的两人。“那天。我给了他钱。让他去撞你妈妈。造成一个交通意外。”

    沐小小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沒有想到苏岩会这样直接的回答了。

    看着沐小小变了脸色。苏岩顿时有点儿慌了。他紧紧的抱着她的腰肢。再次开口道:“小小。你别乱想。先听我说完好吗。相信我。”

    沐小小听他这样说。顿住了身子。“那你继续说。”

    “可是。我后來又后悔的了。于是打了个电话。让快要动手的这个男人放弃。并且令不许那杀手乱來。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你妈妈居然还是出了车祸。”

    “我当时就找了我雇的那人。可是。他很肯定的说。他沒有做。听到那人这样的回答。我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说的你就相信吗。万一他骗你怎么办。

    苏岩被沐小小这么一问。一子问得愣住了。好久沒有反应过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