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來。就在沐小小想要从苏岩身上站起來的时候。苏岩却忽然抱紧了她。急急的说:“不会的。小小。那些人是拿钱办事的。虽然我给了他们一部分钱。但是。还有尾款在我手里。他们不会那么多事。做沒钱的买卖。”

    沐小小听苏岩说的有道理。这才沒有动。“然后呢。”

    苏岩沉默着整理了一思路。继续说:“那时候我不想伤害你妈妈。就是因为不想你伤心。我知道你和你妈妈相依为命。伤害你妈妈就是伤害你。所以我即便恨着。也沒有想要伤害你妈妈。”

    “后來你妈妈去海言家的疗养院。第一时间更新 你和海言也越走越近。我心中更加难过。那时候。我恼恨。为什么你会是她的女儿。你如果不是她的女儿该有多好……”

    “你不会知道那时候看到你和海言在一起。我有多难过。多愤怒。我……”苏岩一边诉说着。一边紧紧的抱着沐小小。脸上满是伤痛之色。

    看着在这样的苏岩。沐小小心中怎么会不动容呢。苏岩这是爱惨了她啊。

    看着她和童海言在一起。于是就迁怒到她妈妈身上。心中愤怒的无处发泄。于是。他找上了她妈妈。在疗养院的病房里。对她妈妈冷嘲热讽。同时还威胁恐吓她妈妈。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说到这里的时候。沐小小忽然想起一件事。当初。她误会苏岩伤害她妈妈。就是因为有人给她发了一个视频。里面正是苏岩在疗养院病房里。威胁恐吓她妈妈的情景。那个视频文件让沐小小一直以为她妈妈出车祸是苏岩所为。

    沐小小将此事一说。苏岩震惊无比。他不知道他和沐小小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出。

    这时。两人的表情都凝重了起來。

    “苏岩。我觉得是有人在针对你。”沐小小很肯定的了结论。

    苏岩面色沉了去。扶着沐小小的腰站了起來。第一时间更新 在厅里來回的走了两步之后。他沉声道:“这个针对我的人。会不会就是让你到恒瑞來盗取公司机密的那个神秘人。”

    沐小小一听苏岩这样说。也沉思了起來。

    会是那个神秘人吗。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很明显就是商业上的竞争。在东余市。恒瑞的龙头地位一直很稳。如果是有人想要取而代之的话。正大光明做不到。那就真的有可能用这些不法手段。

    用盗取商业机密的方法。沒有成功;后來又让人纵火烧了恒瑞的服装厂。让恒瑞因为违约背负脚的赔偿金。可是。对方沒有想到苏家会和童家联姻。得到童氏的资助。加上苏岩说动了顾寒。和流云精品合作。渡过了此次难关。

    对方见从公司的角度不能打垮恒瑞。于是。又将目标放在了苏岩身上。

    而且。对方很显然对苏岩调查了一番。知道他和她之间的渊源。于是利用他们上一代的恩怨。从中挑拨离间。匿名给沐小小发视频消息。让沐小小和苏岩反目。刺激苏岩的情绪……

    而这一次更甚的是。将杀人凶手的嫌疑引到了苏岩身上。那些照片和录音真的很有说服力。在警察眼里。苏岩是有杀人动机的。

    苏岩很快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安排妥当之后。他对着沐小小招招手。沐小小乖巧的走到他面前。他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他抱得很紧很紧。头深深的埋在她的发间。“小乖。谢谢你这时候还愿意相信我。”

    沐小小抬起双手。回抱住他。其实。如果不是流年的话让她冷静來。她真的不会这么冷静的面对这件事吧。其实。看到那些照片、听到那些录音。她第一时间也是怀疑的。

    “其实前几天警察就來找过我。要带我回警察局询问。当时。公司的顾问律师刚好在那儿。帮了我一把。警察才只是在办公室问了我。后來。警察走了之后。我找到萧宠。让她带着我去见了她的继父。你也知道。她继父是省委书记。他说话分量是很大的。”

    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原來他是去找萧宠的继父去了。

    “就是那天我打电话给你。你说你在开会的那天。”沐小小脸上绷着。故作不悦的说。

    苏岩一看她绷着脸。马上低头在她脸上蹭了蹭。“我不是怕你担心吗。”

    “是怕我不相信你。怕我乱想吧。”沐小小嘟着嘴。偏头。躲开苏岩的亲昵举动。

    苏岩一见。第一时间更新 急了。双手捧住她的脸。非常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好。我承认。我那时候是怕你不相信我。可是。我更怕的是你伤心。一直以來。你都以为你妈妈是意外去的。要是让你知道你妈妈是被谋杀的。你一定会很伤心的……只是。沒想到。你最终还是知道了。”

    听着苏岩这样说。沐小小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那时候。他心中想的还是怕她伤心。这个男人。怎么会对她这么好。

    这样想着的沐小小。忽然踮起脚。主动吻了上去。

    苏岩一愣之。用力的抱住怀里的小人儿。将她锁在怀里。撑着她的后脑。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相恋的两个人。相互信任是多么不容易啊。有多少情侣在不信任中相互猜忌。相互防备。相互伤害。最后走向陌路。他们已经经理了太多太多了。他们是那么明显的知道自己的感情。那么清楚的明白。这一辈子。对方就是自己一生的羁绊。一生的牵挂。

    ……

    第二天。沐小小左思右想。又给流年打了电话。询问了一查找张远的情况。顾寒说现在已经查到了张远的消息。不过。他已经出国了。而且。他还是整了容。换了身份出的国。所以。先前他们以为的张远被灭口是错误的。他不是被灭口而是被送出了国。

    听到这个消息。沐小小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张远被送出国就说明他知道的东西很多。所以才被送出国。而且还整了容。换了身份。从这些情况看來。只要找到张远。那么。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沐小小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有希望总比沒有希望好。

    不够。沐小小还是将自己一早的想法告诉了顾寒。希望顾寒能帮她拿个主意。

    她早上思來想去。她觉得她应该去找警察。将和神秘人的事情告诉警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让警察多一个调查方向。因为苏岩说了。他怕她被神秘人利用盗取商业机密的事对她不利。所以。他就沒有说。

    如今看來。很明显。那幕后针对苏岩的人很大可能就是那神秘人。所以。这时候。她不能什么也不做。

    “其实。这件事很明显你也是受害者。而且。这件事如果恒瑞都不追究的话。你也不会有事。”顾寒说得很轻松。

    苏岩的顾及虽然说完全不必要。但是。也说明了他对沐小小的在乎和保护。宁愿自己面对为难。也不愿让自己的女人有一丁点儿的损伤。

    “既然如此。那我一会儿就去警察局。”沐小小说着挂了电话。

    走出家门。看着外面到处都洋溢着春节的喜庆。沐小小心中却沉沉的。去年春节的时候。她和妈妈是在医院里过的。而今年。却只有她一个人了……哦。不。她还有苏岩。

    想到这里。沐小小挺直了脊背。往警察局赶去。

    接待她的是一位漂亮的女警花。叫隋静。沐小小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将手机里当初收到的苏岩和病房里威胁她妈妈的视频和短信都交给了隋静。然后又将昨天才得到的文件袋交给隋静。

    “那你还记得交给你文件袋的人长什么样子吗。”隋静一边做着笔录。一边询问。

    沐小小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他很高。起码有一米八的样子。很壮实。穿着大衣。高领将嘴巴遮住。戴着帽子和墨镜。明显就是不想让我认出他來。”

    那隋静听了之后。眉头皱起。“这样吧。我们还是去做一个拼图。”

    沐小小点头。这时候。能帮苏岩的她都愿意做。

    做好拼图之后都已经中午了。沐小小离开警察局之后决定到医院看看苏建国。

    不过。让沐小小意外的是。童海言的父母居然也在医院里看望苏建国。

    沐小小站在门口刚想要离开。身后就传來林伯的声音:“沐小姐。”

    沐小小心中一跳。林伯的声音不算小。病房的门本來就沒有关。林伯这一喊。里面的苏建国和童氏夫妇都看了过來。

    苏建国脸上的笑容一子就不见了。看了沐小小一眼就转开了视线。而童海言的父母也不太高兴的样子。

    沐小小心中一叹。看來童海言的父母一定已经知道他们离婚的事了。

    一时之间。沐小小进退维谷。有点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小。今天当着你父亲的面。我得说说你。”这时候。童海言的母亲却忽然说话了。

    沐小小眨巴了一眼睛。父亲。什么意思。难道苏建国还沒有告诉童家她不是他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