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的气氛很怪异。

    童海言的母亲说话之后。沐小小就是想离开也是不能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身后。林伯也跟着走了进來。他快步走到苏建国的病床前。将一个食盒放在一边。开始张罗着苏建国的午饭。基本无视了病房里的其他人。

    而童海言的母亲这时候却已经走到了沐小小面前。深深的看着她。眼中全是对她的不满。“这马上就要春节了。你们那个俱乐部真有那么忙吗。”

    沐小小有点儿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她呐呐道:“嗯。春节马上放假就不忙了。”

    “这一个月你都让海言一个人回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不知道你是真那么忙还是不愿意回來。不愿意看到我们两个老的。但是。过年再不回來就说不过去了吧。”童海言母亲的话让沐小小更是觉得茫然。

    想了片刻。她才想到一个可能。童海言可能还沒有给他父母说他们离婚的事。

    对童海言。沐小小心存愧疚。如今面对童海言母亲的责怪。沐小小只得受了。她低着头。“对不起。忙过这一段就好了。”

    “怎么。妈都不会叫了吗。”童海言的母亲更不满了。说完还故意看了苏建国一眼。却见他这会儿正闭目养神。

    而童海言的父亲这时候也开口了。“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孩子忙事业有什么错。这过年的时候他们会回來的。你就少在这儿念叨了。”说完之后。他对沐小小笑了笑:“你妈就是想你了。这一个多月了沒见你回來。她煲的汤都沒有人喝。”

    就着童海言父亲送來的台阶。沐小小赶紧认错。“我知道了。爸。”

    见沐小小认错。童海言的母亲也不再说什么了。

    童海言的父亲这时候起身告辞了。“建国兄。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回去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苏建国也不挽留。让林伯将两人送了出去。

    病房里顿时只剩沐小小和苏建国两个人了。

    苏建国见沐小小沒有走。也不理她。坐起來就想要自己拿食盒吃午餐。可是。他手上还有吊针。动作不方便。

    沐小小赶紧上前想要帮忙。苏建国却忽然开口了。“不用了麻烦沐小姐了。”

    那疏离的语气让沐小小的动作一顿。面上露出尴尬之色。“苏老先生。对不起。”

    苏建国却不再说话了。也不再试图自己去拿食盒了。只是静静的坐着。等着林伯回來。

    沐小小知道他不待见自己。心中一叹。“苏老先生。我妈妈的事……”

    沐小小才开了个头。苏建国就抬头打断了她。“人都已经死了。那些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你……走吧。”

    虽然早就料到苏建国会是这个态度。可是。沐小小心中还是有点儿难过。苏建国知道她和苏岩的关系。她和苏岩一起來的时候。他还沒有表现得这么排斥。如今。她单独來。他就表现得这么厌恶她了。

    不过。她今天來是有正事的。不管苏建国对她是什么态度。她都不会这样离开的。

    “苏老先生。第一时间更新 我今天來。是想找你帮忙的。”沐小小深吸一口气。一脸严肃的说。

    苏建国却一脸不耐的样子。“沐小姐。我想我帮不了你什么。”

    沐小小却上前一步。“苏老先生。刚才。谢谢你沒有拆穿我不是你女儿的事。”沐小小这会儿已经明白了。童氏夫妇当初之所以答应童海言的婚事。肯定是苏建国暗示过她沐小小是苏建国的亲生女儿。要不。以童家在东余市的地位权势。怎么可能让童海言娶她这个所谓的养女。养女什么的怎么可能和亲生女儿相比。

    “我不说并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恒瑞。第一时间更新 为了我们苏家。”苏建国沉声说。

    苏建国说的并沒有错。不管她沐小小和童海言的婚姻怎么样。在外人看來。那是苏家和童家联姻。是商业婚姻。所以。即便她不是苏建国真正的女儿。她代表的。也是苏家。既然代表的是苏家。那苏建国就沒有必要戳穿她的真实身份。

    “我知道。在苏老先生心中。什么也比不上恒瑞。比不上苏岩。而我今天來找苏老先生。就是为了恒瑞。为了苏岩。”沐小小再次开口。

    苏建国听沐小小这样说。才抬头看向她。直到这时候。苏建国的目光才真正的放在沐小小身上。

    “你什么意思。”苏建国这段时间住在医院里。因为医生交代。不能让他受刺激。所以。苏岩什么也沒有告诉他。不管是谢然的事。还是如今有人针对苏岩。想要搞恒瑞的事。

    苏建国毕竟是经过风浪的人。只凭着沐小小的一句话。就猜出了门道。

    “沐小姐。对不起。老爷吃了饭就该休息了。请你先离开吧。”林伯却在这时候推门走了进來。嘴里客气的着逐客令。眼神却凌厉的瞪着沐小小。

    沐小小一惊。在她的印象中。林伯一向都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她从來沒有看到过他这样的眼神。

    “不是的。林伯。我是真的有要紧的事想要找苏老先生帮忙。”沐小小面上露出哀求之色。

    林伯却毫不客气的拉了她一把。“沐小姐。这里是医院。任何事都沒有老爷的身体健康重要。”林伯将“老爷的身体健康”几个字咬得特别重。

    这一沐小小才终于反应了过來。她才想起。苏建国是被气得进的医院。如今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肯定不能再收到刺激了。

    想到这里。沐小小赶紧道歉。“对不起。林伯。我……那我先走了。”沐小小说完之后。又看向苏建国。“苏老先生。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沐小小说着鞠了一躬。这才离开。

    可是。走出病房之后。沐小小并沒有离开。她已经想到了。找苏建国了解情况还不如找林伯了解。林伯在苏建国身边几十年。可以说。苏建国身上发生的事。林伯都应该是知道的。所以。不能问苏建国。那她就只有找林伯了。

    沐小小等了一会儿。林伯就出來了。他一眼就看到沐小小等在外面。

    他丝毫不意外。走了过來。

    “沐小姐。你到底有什么事。”林伯的语气是不耐烦的。以前他看着沐小小的时候还觉得她是个乖巧的孩子。可是。后來发生的事实在是让他始料不及。所以。如今的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人不可貌相啊。

    沐小小也知道上次她去苏家说出真相之后。苏建国不待见她。林伯也同样会不待见她。但是。这次的事。她是为了苏岩为了恒瑞。所以。她相信林伯会帮她的。

    “林伯。我今天來。本來是找苏老先生帮忙的。不过。好在刚才林伯提醒了我。所以。现在。我只好找林伯您帮忙了。”

    “有事说事儿。”

    沐小小愣了愣。林伯的不客气让她有点儿尴尬。不过。她很快就缓了过來。

    “是。说事儿。林伯。是这样的。最近苏岩遇到点儿事儿。有人举报他雇凶杀人。这会儿警察正在调查他。”沐小小直接扔出了重磅炸弹。

    林伯一子变了脸色。愣了两秒之后。顿时低吼道:“不可能。少爷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

    沐小小见林伯激动的样子。赶紧拉住他。指了指苏建国的病房。

    林伯赶紧压了压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沐小小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沐小小接着说道:“我和苏岩商量了一。觉得这样针对苏岩的人很可能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苏岩已经让人去查了。可是。我今天从警局出來之后。我想。还有沒有可能是苏岩或者苏老先生得罪过什么人。所以。如今人家这样不屈不饶的要害苏岩。”

    沐小小说完之后。林伯惊异的看着沐小小。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说:“沐小姐。这事。事关你的母亲。你怎么就这么相信我家少爷。”

    沐小小沒想到林伯这时候会问这样的问題。她愣怔了一。面上露出一抹羞涩之意。“林伯。不瞒你说。其实。我昨天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也是怀疑苏岩的。可是。后來。我冷静來之后。又觉得不会是苏岩。我和苏岩经过了太多太多的事。那么多的折磨、那么多的误会。我相信他对我的感情。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

    沐小小说得很坚定。“我相信苏岩。我相信他不会害我妈妈。”

    林伯看着眼前神色坚定的沐小小。心中忽然一叹。如果这沐小小说的是她的真心话。那也不妄少爷对她一片深情。可是。如果。现在的她所作所为都是在演戏。那么。她就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林伯沉默了。仿佛在思考一般。好一会儿。他才认真的看着沐小小。“沐小姐。其实。的确有一个人很可疑。只是……”

    “是谁。”沐小小紧张的问。

    林伯看着沐小小。犹豫了片刻之后。开口了:“江大海。你的父亲。”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