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整个的愣住了。江大海。怎么……可能。

    林伯看着沐小小震惊无比的样子。叹息了一声。娓娓道來。

    苏建国是东余人。年轻的时候和谢天良合资创业。后來。谢天良远走德国。苏建国的公司更名为恒瑞。这样算起來。恒瑞立世也有三十年了。商业上。说沒有得罪人是不可能的。但是。苏建国这个人一向仁慈。从來不会将人逼上绝路。总是留有一份余地。

    在商业上。和苏建国不管是合作的。还是敌对的。对苏建国的人品都是交口称赞的。可以说。苏建国即便是得罪了一些人。也不至于招來这种恶意的栽赃和陷害。

    如果要是之前的话。第一时间更新 林伯当真还想不起有谁会折磨刻意的针对恒瑞。但是。当沐小小到苏家说明了那件事之后。苏建国就对她的父亲江大海暗中做了一个调查。

    当年。江大海是苏建国的学弟。他对苏建国很是崇拜。而苏建国那时候也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学弟。两人的感情很好。江大海更是将苏建国当自己的哥哥一般。这种感情一直到江大海去南湾。才淡了來。

    可是。苏建国真的沒有想到江大海居然会让沐小小的妈妈潜伏在他身边。盗取他公司的商业机密。更沒有想到。他为另一个沒安好心的女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可是。即便如此。即便知道了江大海当初的所作所为。苏建国也只是疏远了他。并沒有却追究当年那事。

    “凭着当年那么好的关系。你父亲还那么算计老爷。如今。他再算计少爷。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最后。林伯总结着说道。

    而听完林伯叙述的沐小小则整个人都愣住了。怎么可能。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并沒有什么证据。”林伯看着沐小小难以置信的样子。再次开口客观的说。

    沐小小这时候才点点头。“谢谢林伯。我知道了。我……会告诉苏岩的。”沐小小很快恢复了镇定。她的父亲那么狠的对待她和她妈妈。还有流年的母亲。这样一个心狠之人。做出那些事也是有可能的。

    沐小小很快离开了医院。林伯的话让她心中很不舒服。但是。仔细想來又觉得林伯说得有道理。沐小小头疼极了。

    沐小小沒有去俱乐部。而是。一个人回了家。苏岩很忙。她一个人呆在别墅里。却也能安静的思考这一连串的事來。

    从她和神秘人合作。盗取恒瑞的机密开始。就是一个阴谋的开始。她和苏岩。一步步的踏入对方设的陷进。如今。虽然碍于萧宠继父和恒瑞的关系。苏岩沒有被带回警察局问话。但是。光凭那照片和录音。苏岩就脱不了干系。

    如今。警察正在全力的查找她妈妈出事时那个嫌疑人。可是。这么久了。也沒有丝毫的消息。沒有足够多的线索。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啊。

    想到这里。沐小小又将希望寄托在顾寒那边。张远如今已经有了消息。只要顾寒的人找到张远。就能知道神秘人究竟是谁呢。

    沐小小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同时。也希望苏岩那边能有一点儿进展。苏岩接管恒瑞之后。手段比苏建国要强硬一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相对的。得罪的人也稍微多了点儿。商场上虽然说不上你你死我活。但是。手段狠了。也是会让人记恨的。毕竟。商场如战场。

    沐小小理清了思路之后。整个人都沉静了來。

    这时候。她却接到了向征打來的电话。告诉她童海言昨天就去了俱乐部。现在在二楼的酒吧。喝醉了。情绪有点儿不对。嘴里嚷嚷着她的名字。所以。向征才赶紧给她打个电话。

    沐小小心中有点儿难过。让向征他们把童海言弄到包厢去休息。她也很快赶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她出现在拳击俱乐部。向征正在大厅里等她。第一时间更新 看到她來了。赶紧迎了上來。

    “他怎么样。”沐小小一边说一边往楼上去。

    向征跟在她身边。边走边说:“情绪很激动。原本以为他那样温和的人喝了酒会安静的。却沒有想到喝醉了之后会那么激动。砸了一张桌子。后來。三个人按住他。然后大伙将他送到包厢里。这会儿有四个人在包厢里守着。”

    沐小小越听越惊诧。她也从來沒有看到童海言喝醉过。不知道童海言喝醉了之后居然是这样的。

    沐小小很快跑上二楼的包厢。门口站着的正是酒保小汤。看到沐小小來了。他倒是松了一口气。“沐姐。童先生这会儿很激动。一直叫着你的名字。”

    不用小汤说。沐小小也知道了。包厢门虽然关着。可是。那一声声的“小小、小小……”还是隐约可闻。

    那声音透着悲苦和绝望。让沐小小心中越发的难受了。

    沐小小挥手让小汤离开。打开了包厢门。里面站在四个俱乐部的陪练。而地上。童海言面色通红。头发凌乱。衬衫上褶皱处处。一角撒着酒水印子。手上还有些细碎的伤口。他躺在那儿。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她的名字。一声声的呼唤。低低的。仿佛呜咽。让人听了心中发酸。

    “麻烦你们了。这儿交给我吧。”沐小小说着让四位陪练先离开。倒是留了向征。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狼狈的样子。对向征说:“向征。打点儿热水。拿个毛巾和消毒棉球过來。”

    向征看了地上的童海言一眼。确定他站都站不起來了。他才快的跑了出去。

    沐小小走到童海言身边。缓缓的蹲。看着他双眼紧闭。嘴里却无意识的叫着她的名字。那焦躁不安的样子让沐小小的眼睛红了。

    她是不是已经成了他的梦魇了。第一时间更新

    她从來沒有看到童海言这样狼狈过。这个从來都温文尔雅。从來都笑容灿烂。从來都风度翩翩的男人。这一刻。是真的在伤心。他那一声声无意识的呢喃、呼唤。仿佛是对她的指责。指责她。指责她对他的无情。对他的伤害……

    “海言……”沐小小的手缓缓的抚上童海言的脸。那灼热的温度让她心惊。

    “水來了。”向征端着热水和毛巾进來了。

    “向征。帮我把他搬到沙发上。”沐小小说着和向征两人将童海言搬到沙发上。

    接着。向征识趣的离开了。第一时间更新 并帮沐小小将门带上。

    包厢里顿时只剩沐小小和童海言两个人了。

    也许是刚才情绪太多激动。童海言的力气已经沒有。如今。软绵绵的躺在沙发上。一脸难受的样子。嘴里却依然时不时的叫着沐小小的名字。

    沐小小将毛巾拧干。细细的擦拭着他的脸。

    温热的毛巾敷在他脸上。童海言一子安静了來。

    “海言……”沐小小轻轻的唤了一声。却见童海言眉头皱起。很痛苦的样子。

    沐小小心中一叹。不再说话。又拧着毛巾将他的手仔细的擦拭了一番。然后拿起消毒棉球为他手上的伤口一一消毒。有点儿刺激的痛疼感让童海言挣扎着像抽回手。

    沐小小一个不防。被他抽回了手。沐小小吐了一口气。又去拉他的手。他却缩着手不肯拿出來。

    “海言。你手上有伤。让我给你消毒好不好。”沐小小看着童海言嘟着嘴。眉头皱起。一脸孩子气的样子。心中一软。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仿佛是听到了沐小小的声音。童海言眼睫抖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光慢慢的落在沐小小的脸上。好一会儿之后。才仿佛有了焦距。接着。那看着沐小小的目光带着点儿难以置信。

    “小小。”一声呢喃过后。他又闭上了眼睛。“这梦好真实。”

    这低低的一声。让沐小小心中的愧疚一子又深了几分。他难道经常梦到她吗。

    “海言。你感觉怎么样。”沐小小一边说一边担忧的看着他。

    沐小小的话音才落。童海言再次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他的目光变得清明。“小小。”这一声和刚才的呢喃不同。沐小小能肯定他现在是清醒过來了。

    “嗯。是我。你感觉怎么样。有沒有很难受。”沐小小说着站了起來。“要不要给你弄点儿醒酒汤。”

    童海言愣怔了两秒之后。一子坐了起來。低头看了看自己。忽然苦笑了一声。“小小。你能先出去吗。”

    沐小小闻言一愣。但是。却很快反应了过來。请嗯了一声之后。很快离开了。

    童海言一直以來的形象都是谦谦君子。人前从來都是清爽帅气的样子。何时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所以当他猛的看到沐小小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让她离开。他那么喜欢沐小小。当然不愿意让他的心上人看到他那么狼狈的样子。

    沐小小走出去。却发现向征还守在门口。看着他一脸担忧的样子。沐小小心中温暖。“他沒事了。你先去忙你的吧。这里有我就好了。”

    向征犹豫了一。还是离开了。

    而沐小小静静的站在门口。轻叹一声。看來。她还是该和童海言好好的谈一谈。她对他有愧。她希望他能放开。能过得好。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