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才打开了门。沐小小转身。看着收拾了一番的童海言。虽然还是稍微显得有点儿狼狈。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沐小小觉得这时候的童海言带着一种颓废的美。

    这个想法才一出來。沐小小就心惊不已。颓废。这个词怎么可能和童海言联系在一起。在她的眼中。童海言总是笑容灿烂的。任何时候都能带给人温暖的感觉。那样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怎么可能颓废呢。

    “海言。我们……谈谈吧。”沐小小轻声的开口。

    童海言的眼中有点儿血丝。看起來的确很憔悴。这样的童海言让沐小小心中觉得心疼。

    他点点头。退回了包厢。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缓缓的走了进去。将门稍微带了带。却并沒有关上。

    虽然人的精神不太好。但是。童海言的动作依然优雅从容。刚才那个躺在地上醉的一塌糊涂的男人仿佛并不存在一般。不过。他才一坐就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童海言是个克制的人。刚才那般失态。可能是平生仅见吧。这会儿稍微清醒过來就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

    “要先喝点醒酒汤吗。”沐小小看着他揉着太阳穴。很难受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

    童海言放开双手。摇摇头。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几上的香烟上。“我可以抽烟吗。”

    沐小小愣了愣。她认识童海言这么久。可从來不知道他会抽烟啊。

    但是。她还是意识的点头应了。抽烟。也是能舒缓情绪的。如今的他。太需要了。

    沐小小看着他抽出一支烟。不太熟悉的点燃。吸了一口之后。剧烈的咳嗽了起來。

    沐小小眼睛忽然就红了。她真的伤害到这个男人了。

    “对不起。”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才平复來。却是低声的对沐小小道了歉。

    沐小小摇摇头。低声道:“海言。你不要这样。”

    童海言听她这样说。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他低头又猛的抽了一口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很好。”

    沐小小听着他这样说。心中更加难过了。他有他的骄傲。如果不是她刚才看到他醉倒在地上时叫着她的名字。她不会想到他居然还这么放不开。

    “你不用多想。”童海言抽了两口烟之后。终究还是将烟吸掉了。

    “我们的事我还沒有告诉我爸妈。但是。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拖太久的。”

    沐小小听童海言主动说起这事。又见他说不会拖太久。心中一定的同时觉得那酸楚更是翻涌了起來。

    “其实。沒关系的。这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爸妈他们……”

    “他们会接受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童海言直接打断了沐小小的话。“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童海言说着站起來就要离开。

    沐小小也跟着站了起來。看着童海言大步离开的背影。她忽然叫了一声:“海言。”

    童海言的脚步意识的顿住。

    沐小小颤抖着声音说:“海言。我沒有你想得那么好。你。忘了我吧。”

    童海言一听她这样说。浑身僵硬着。却还是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大步离开了。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深吸一口气。靠在了墙壁上。

    希望。他能真的忘记。开始新的生活。

    ……

    童海言走出俱乐部。外面温暖的阳关照在他身上。让他有一瞬的恍惚。是了。他该放了。她的心从來就不在他身上。他还这么执着干什么呢。

    可是。如果真的能说放就放。那就不是感情了。

    童海言叹息一声。走到停车场。发动了车子。车子才一动。他就一阵头晕。他赶紧刹车。

    他怎么忘记了。他其实还醉着。刚才面对沐小小时保持的清醒只是一时的。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沐小小面前那么狼狈、那么不堪。所以。他刺痛了手掌换來了片刻的清醒。如今一离开。酒精的麻痹作用一子就升腾了起來。

    童海言趴在方向盘上休息了一会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直到那晕眩的感觉有所缓解了他才再次发动了车子。

    车子驶出停车场。童海言摇车窗。冬季的风一子灌了进來。让他一子清醒了许多。

    他伸手揉了一有点儿疼的头。忽然。“砰”的一声巨响。童海言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就陷入了昏迷。

    陷入昏迷之前。他似乎听到了沐小小惊恐万状的尖叫声。她在担心他……

    ……

    沐小小被眼前的状态惊呆了。

    她才走出俱乐部门口。就看到童海言的车从停车场出來。然后猛的加速。一子驶了出去。被一辆正常行使的大货车拦腰撞上。

    童海言的车子顿时被撞得侧翻过去。巨大的碰撞声让她耳朵一阵疼痛。接着。溅的玻璃和汽车碎片让她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跟在她身后的向征一子扶住了她。

    沐小小并沒有晕过去。她看着那可怕的一幕。心似乎一子停止跳动一般。接着。她尖叫一声。冲了出去。

    “沐姐。不要过去。危险。”向征却一把抱住了她。

    “救海言。是海言。是海言啊。”沐小小嘶声叫着。拼命挣扎起來。

    向征一时沒有抱牢。被沐小小挣脱了。

    沐小小脚步不稳的向着童海言跑去。向征见拦不住。也赶紧跟了上去。

    边上已经有人打电话报了警。

    沐小小不顾一切的跑过去。大货车的司机已经惊慌失措的了车。一个四十几岁的胖子。看着侧翻在路中间的豪车。顿时泪流满面。“这不怪我啊。这车子忽然窜出來。不怪我啊……”

    沐小小却根本不管那司机的痛哭流涕。她摇晃着身子走到童海言的车旁。车子还侧翻着。沐小小跑到前面。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看到了车里的童海言。

    安全气囊已经打开了。可是。他还是受伤了。满头满脸都是鲜血。昏迷着。人被安全带绑着。车翻着。他就被那样吊着。

    “海言。海言。”沐小小激动的拍打着前面的挡风玻璃。想要叫醒童海言。可是。童海言双目紧闭着……

    这一刻。沐小小心中又惊又怕。眼泪狂流不止。心前所未有的恐慌。

    “海言。你醒醒。你不要有事啊。海言。”沐小小一边哭一边呼唤着。可是。童海言却一动不动。头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

    “大家先救人。救人。”沐小小恍惚着听着周围的吵杂声。忽然觉得世界变成了灰白……

    “海言。第一时间更新 海言。你不要有事。”

    ……

    “海言。”沐小小一声尖叫之后醒了过來。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熟悉的眼。一刻。整个人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小。”苏岩心疼的搂着怀里的小人儿。

    “苏岩。”沐小小抓着苏岩的衣服。激动的挣扎着。“海言呢。海言怎么样。海言呢。”

    苏岩轻轻的放开了沐小小。握着她的双肩。“你别担心。他还在手术室。他不会有事的。”

    沐小小打量了一四周。雪白色的颜色。消毒水的味道。这是医院。

    沐小小一子推开苏岩。从床上跳了來。就要往外跑。

    “小小。”苏岩却一抓住她的手。“先穿鞋。”

    沐小小低头。这才看到。她光着一双脚踩在地上。

    一刻。苏岩就将她抱了起來。放在病床上。然后蹲。很快将她的鞋子穿好。然后握住她的手。“我们现在去看海言。”

    沐小小看着沉稳的苏岩。心也一子安定了來。

    走到病房门口。苏岩又将挂在一边的大衣取來披在沐小小身上。“走吧。”

    沐小小点头。两人手牵手向手术室走去。

    手术室外面等着的是向征。还有简一峰和宋梓鸣。

    看到沐小小和苏岩走來。简一峰很快迎了上來。“苏总。要通知童先生的父母吗。”

    苏岩想了一。看向沐小小。

    沐小小知道他这是询问她的意见。她想了一。说:“等手术结束了再通知吧。”这种等待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两位老人还是不要受这样的罪比较好。

    简一峰点点头。退到一边。

    几个人静静的等待在外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沐小小愣愣的看着手术室的灯。忽然说:“我不该让他走的。他喝了那么多酒。虽然看起來很清醒。可是……”沐小小说到这里。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的往落。

    苏岩看着她大睁着双眼。泪水汹涌的样子。心疼不已。意识的将她捞进怀里。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的抱着她。无声的给她安慰和支持。

    “如果海言……”

    “海言不会有事的。”苏岩却忽然打断了沐小小的话。“他还那么年轻。他还有父母要孝敬。他不会扔他父母的。他不会让他父母伤心的。”苏岩的话很坚定。

    沐小小怔住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低低的说:“是的。海言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他不会让关心他的人伤心的。他不会。”

    苏岩心中却不断的祈祷着。祈祷童海言不要有事。因为他不想沐小小以后自责一辈子。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