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天光未亮。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苏岩透过玻璃门。看着外面昏暗的天色。心中充盈着满满的怒意。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宝贝。

    “苏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沐小小却走了出來。穿着睡衣。揉着眼睛。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

    苏岩脸上的神情一僵。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來。不动声色的走到桌前。将电脑合上。“沒什么。公司有点儿事。简助理打电话來问我怎么办。”苏岩说的也算是实话了。

    “什么事啊。严重吗。”沐小小担忧的问。上前自然而然的抱住苏岩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舒服的蹭了蹭。

    “沒什么。已经处理了。”苏岩状似无所谓的说。“对了。你今天再在家里休息一天吧。医院里。童海言的父母肯定在那儿了。你去的话。不太方便。”

    沐小小抬起头。小心的看了苏岩一眼。“海言还沒有跟他的父母说我和他离婚的事。”

    苏岩一听。眉头一子就皱了起來。

    沐小小见状。伸手抚上他的眉心。“他可能是沒有找到合适的时间吧。”

    “好了。我知道了。你在家也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的休息。知道吗。其他的事不用去管。”苏岩说着低头在沐小小的鼻子上亲吻了一。

    沐小小皱着鼻子躲进他怀里。“你一会儿去公司吗。第一时间更新 ”

    “现在还不清楚。看吧。如果简助理那边顺利的话。我就不用去了。今天在家陪你。”不是苏岩不想走。而是。他怕沐小小从别的渠道知道那个新闻的事。

    “其实你不用在家陪着我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我也想要休息的啊。”苏岩笑着说。

    沐小小抿着唇。沉默了。童海言出事。她在医院守着。苏岩也一步不离的陪着她、照顾她。其实。他比她更累的。

    想到这里。沐小小将头埋进苏岩怀里。“苏岩。。苏岩。。”腻歪的叫了两声。沐小小只觉得心中甜蜜而满足。

    看着在他怀里撒娇腻歪的小女人。苏岩满心满怀的都是幸福。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笔记本上时。他的目光沉了沉。他的小乖。他的宝贝。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

    两人在家里腻歪了好一会儿之后。苏岩打电话给林伯。询问了他父亲苏建国的情况。得知老人一切安好之后。苏岩心中安了安。可是。他的电话还沒有挂。林伯就小声的询问了他关于沐小小妈妈被谋杀的情况。

    苏岩诧异的看向沐小小。“警察还在调查。放心好了。林伯。我沒有做过。问心无愧。不怕查。”

    林伯还想要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沒有说。摇摇头。挂了电话。

    苏岩知道林伯担心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心中温暖。禁不住的说:“小时候。我特别羡慕林伯的儿子。那时候。我想我要是林伯的儿子就好了。”

    沐小小沒想到苏岩忽然说到这个。愣了愣。

    是了。林伯林婶儿的感情很好。老两口几十年的夫妻。脸都沒有红过。简直就是模范夫妻的典范。这样的家庭。孩子当然也是幸福的。而失去母亲的苏岩。恨着父亲的苏岩当然会羡慕啦。

    沐小小更紧的抱住了苏岩。

    “不过。以后我不用羡慕别人了。因为我有小乖了。”苏岩忽然无限满足的说。

    两人腻歪着一起做了早餐。甜蜜的相互喂食之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沐小小主动要求去厨房洗碗。

    而苏岩再次给简一峰打了电话。却得到一个更糟的消息。

    那新闻络上已经沒有了。但是。却上了报纸和周刊杂志。

    如今。那些报纸和周刊杂志已经到了东余的街头巷尾。说不定已经被人们买去了。

    苏岩仰天长叹。这一招真恨啊。

    原本以为对方只在络上爆料。却沒有想到连报纸周刊杂志上也不放过。而且。以如今恒瑞的地位。那些报纸周刊居然真的敢这样刊登上去。

    居然敢。

    苏岩只觉得那愤怒在体内不断的充盈充盈。让他觉得身体都要爆炸了一般。

    “啊。”苏岩控制不住。一声低吼。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上。

    手背上。顿时鲜血浸染。

    “怎么了。苏岩。”沐小小听到动静。从厨房跑了出來。

    苏岩脸色难看。“公司出了点儿事。我去一。你乖乖待在家里。知道吗。哪儿也不要去。就待在家里。我一会儿就回來。”苏岩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被动的待在家里的。说着。他用力的抱住沐小小。在她额头落一吻。“记住。在家等我。我一会儿就回來。”

    沐小小见苏岩脸色不好。知道一定是发生了大事。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乖乖的点头。“你快去吧。第一时间更新 我在家等你。”

    “记住。哪儿也不许去。等我。”苏岩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大衣。出了门。

    离开的苏岩还不放心。可是。想來想去。还是给戴菲菲打了电话。请她务必请假一天來陪陪沐小小。

    戴菲菲道是个爽快人。知道童海言出事。沐小小心情不好。苏岩一说要她陪沐小小。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苏岩却特意的嘱咐她。千万不能让沐小小出门。在家的时候也尽量不要看电视络什么的。

    虽然简一峰说上的新闻已经沒有了。但是。苏岩还是怕有落之鱼。

    戴菲菲一听苏岩这奇怪的嘱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当即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戴菲菲这个姑娘虽然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也是个敏感的姑娘。

    苏岩头痛的揉揉眉心。“是出了点儿事。不过。我会处理好的。海言出事。她心里难过。总是怪她自己那天沒有拦住海言。所以海言才会出事……总之。你帮我陪着她吧。麻烦了。”

    苏岩说到这里。语气中带上了祈求之色。

    以往苏岩可从來沒有对戴菲菲用过这样的语气。戴菲菲也就不再多问了。答应马上就过去。

    安排好了沐小小这边。苏岩快的往恒瑞赶去。

    可是。第一时间更新 他的车子才到恒瑞。就看到外面守着一大群的记者。

    苏岩眉头皱起。车子拐了个弯。听到了恒瑞对面的大楼面。然后打电话给简一峰询问事情的进展。

    得知报纸周刊杂志已经阻拦不住的时候。苏岩给萧宠打了电话。

    “宠儿。”

    “老大。你在什么地方啊。”萧宠的声音难得的也变得焦急起來。

    听到萧宠焦急的声音。苏岩却镇定的说:“宠儿。你让人将门口的记者全部请到会议室去。”

    “那他们要问你和小小的事怎么办。”

    “你就说那件事会给记者们一个交代。但是。你要强调。报纸周刊杂志上的不是事实。另外。你宣布一个消息。就说。我们的药厂将捐献价值五千万的疫苗给西部地区。具体是什么疫苗过几天将会通报媒体。还有。你留一个影响力大。而和你关系最好的记者。就说有独家新闻。给他一个人。”

    电话那头的萧宠很快答应了。

    苏岩挂了电话之后。静静的注视在对面的情况。然后镇定的叫了咖啡。

    半个小时过后。那些记者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而简一峰也打电话过來了。说查到报料人了。

    苏岩一听。精神一子來了。找到报料人。他就不这么被动了。

    很快的记來简一峰查到的消息。苏岩打电话给从顾寒那儿雇來的人。让他们按照地址找到了那个报料人。

    又过了半个小时。苏岩的电话响了。

    “苏先生。那人还在。要动手吗。”

    “不用。你们守住门窗。不要让他跑了。”苏岩说着挂了电话。然后打电话报了警。并给萧宠打了电话。让她带上留的那个记者。

    这种事。要挽回恒瑞的声誉。要挽回他和沐小小的声誉。必须要通过警察。

    一个小时后。刑警队的陈队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去一趟警局。

    其实。这事。根本就不用惊动刑警队。但是。上次沐小小到警局之后。说了那个神秘人的情况。所以。今天出了这样的事。陈队第一时间的将两件事联系了起來。所以。接收了那个报料人。

    苏岩赶到警局的时候。萧宠带着那位记者也在。

    那记者是新周刊的。看到苏岩來了。赶紧凑上來。刚想开口问问題。苏岩就抬手打主了他。“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现在。我什么都不能说。一会儿你自己亲自看。亲自听就明白了。”

    萧宠也走了过來。拉住那位记者。对他点头笑道:“放心好了。留你一个人就是为了给你独家新闻的。”

    那记者两眼放着兴奋的光芒。不住点头。

    苏岩跟着陈队去了审讯室。

    透过玻璃。苏岩看到审讯室坐着的是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戴着一副眼镜。一脸惶恐的样子。

    苏岩仔细的看了看。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报料人之后。眉头紧紧的皱起。不知道从这个人爆料人嘴里能问出多少有用的消息。

    “苏总。认识他吗。”陈队观察了一会儿苏岩的神情。忽然问道。

    苏岩摇摇头。“不认识。”

    陈队点点头。让边上的一名警察将苏岩请了出去。

    苏岩沒有说什么。如今沐小小妈妈的案子。他也是嫌疑人。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