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恒瑞的苏岩。脸色很不好。唐蕊早就回了东余。而且他也听说她的境况不太好。但是。他沒有想到她居然在这个时候忽然找上门。造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时候出现。苏岩不得不多想。上车之后。苏岩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让人盯着唐蕊。不管她是自己忽然出现的。还是谁别有用心的让她找上他的。他都不想去管。但是。有一点他必须要确定。他不能让唐蕊跑到沐小小面前去胡说八道。

    车子快的驶出了恒瑞。在街道上驰。二十分钟后。他回到了别墅。

    彼时沐小小和戴菲菲正在打游戏。也许是有好朋友的陪伴。沐小小的精神状况还不错。

    看着笑容灿烂的沐小小。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心中一松。烦躁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安定了來。

    他的宝贝就是这样。只要看着她的笑容。他就觉得心中安定。整个人都放松了來。

    “苏岩。你回來了。”看到苏岩回來。沐小小开心的迎了上來。亲热的抱住他的腰。苏岩也顺势抱住她。毫无顾忌的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一吻。“吃饭沒有。”

    沐小小在他怀里不好意思的扭动了一。脸颊微微泛红。看了戴菲菲一眼。然后说:“还沒有。不过。君纬在弄了。马上就有吃的了。”

    “君纬。”苏岩诧异。抬头看向戴菲菲。第一时间更新

    戴菲菲放游戏机。笑着说:“君纬发神经。刚才也跑了过來。”

    “菲菲。不带这样说人君纬的。人家那是想你了。所以才特意來找你呢。”沐小小靠在苏岩怀里。娇笑着说。

    “菲菲。你的甜点要什么。”忽然。君纬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來。

    苏岩顿时瞪大了双眼。“那小子在做饭。他不要把我的厨房烧了。”君纬可是名副其实的公子哥儿。小心就是衣來伸手。饭來张口的主儿。什么时候进过厨房啊。

    沐小小却笑了笑。“放心好了。不会的。一会儿就有东西吃了。”

    戴菲菲却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一本时尚杂志看了起來。高声回了君纬的询问:“我要芒果布丁。”

    “好呢。”厨房里。君纬的声音带着十足的讨好意味。

    苏岩一脸的难以置信。拥着沐小小坐了來。看着一脸闲适的戴菲菲。“菲菲这么厉害啊。我和君纬从小一起长大。还从來沒有见过君纬厨呢。今天真是沾了菲菲的光了。居然能尝到那小子的手艺。”

    沐小小却只是低头闷笑。苏岩见此。心中越加好奇了。

    不过。很快。君纬上的菜就给他释疑了。

    看着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色。苏岩笑了笑。“这好像是我们瑞格的招牌菜啊。不过这样也不错。反正也算是君纬的心意。”

    君纬难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殷勤的给戴菲菲夹菜。“菲菲。你尝尝这个。”

    戴菲菲端坐着。一副太后的模样。让君纬侍候着。

    苏岩和沐小小看着两人那样。相视一笑。

    愉快的吃了饭之后。君纬带着戴菲菲离开了。

    看着两人相拥离开的背影。沐小小面上的笑容却消失了。她长叹一声。幽幽道:“苏岩。你说君纬会娶菲菲吗。”

    “怎么这样问。君纬这小子这次是可是认真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从來沒有看到他这么在乎一个女人。”

    在乎吗。好像是的。君纬原本是一个花花公子。最不缺就是女人。不过。和菲菲在一起之后。倒是真的沒有听说过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了。而且。整个人也变了好多。虽然在外人眼里。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放荡不羁。但是。在戴菲菲面前。却绝对是忠犬一样的男人。对戴菲菲言听计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开始。她还是感觉到好友心中的忐忑。第一时间更新 那是一种害怕失去。害怕受到伤害的忐忑。因为戴菲菲不知道君纬对她的好能好多久。一年。两年。三年……

    而沐小小却是能感同身受的。因为苏岩对她也是很好的。她不知道在被一个男人宠到无法无天之后忽然失去了那宠爱。她该怎么办。

    ……

    家里只剩两个人了。沐小小靠在苏岩怀里。把玩着他的衣服扣子。“苏岩。我刚给医院打了电话。医生说海言已经醒了。但是。情绪很低落。”

    苏岩沒有说话。抱着沐小小。将巴放在她的头顶。

    沐小小见苏岩不接她的话。继续说道:“苏岩。我想去医院看看海言。”

    苏岩闭上眼睛。心中一叹。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可是。海言的父母还在那儿呢。要不。你先给海言打个电话。在电话里问候一。”苏岩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沐小小不说话了。静静的靠在苏岩怀里。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倔强的说:“可是。我还是想要到医院看看海言。”

    苏岩头大。却也知道。他不可能一直将沐小小关在家里。不让她接触外界。“我安排一。等一会儿再去吧。”

    沐小小点头。在苏岩怀里蹭了蹭。

    让沐小小帮他榨果汁。苏岩给顾寒的手打了个电话。那几个顾寒派來保护沐小小的人还在。这时候。正是需要他们的时候。六个人。保护着沐小小去医院应该是够了。

    半个小时后。苏岩带着沐小小换了车。赶往了医院。

    “苏岩。怎么换车啊。”车上。沐小小奇怪的问。

    “不喜欢这车。”苏岩并沒有直接回答。

    “那倒沒有。”沐小小也不再多问。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还沒有车。沐小小就看到上次顾寒派來保护她的那六个人站在外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神色戒备的样子。

    “他们怎么在这儿。”最近一段时间她都要忘记他们的存在了。

    “他们一直都在啊。顾寒说了。他们是你的保镖。以后就负责你的安全。保护你是他们的工作。”苏岩笑着解释。“现在。安神秘人在针对我。我怕他会对你不利。所以让他们过來了。”

    沐小小一听。首先就想到了上次的绑架事件。顿时沒有拒绝苏岩的安排。

    两人在六人的保护。很快到了童海言的病房。童海言住的是vip病房。相对的比较安静。

    沐小小和苏岩到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还沒有进病房。就听到了病房里传來了摔东西的声音。

    沐小小和苏岩对视一眼。沐小小眼中满是疑惑。而苏岩心中却升起不好的感觉。

    不过。他并沒有多做停留。事情发生了就要解决。逃避不是办法。

    他安慰的拍拍沐小小的头。低声道:“进去吧。一切有我。你不用担心。”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她和童海言的关系已经那样了。童海言的父母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

    两人敲门之后。听到里面传來童海言还有点儿虚弱的声音:“请进。”

    苏岩开门。拥着沐小小走了进去。

    病房里。童海言躺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脸色苍白。连嘴唇的颜色也淡淡的。整个人看起來很虚弱很无力。放在被子上的手上还挂着吊针。

    另一边的会客区。童海言的父亲站在沙发边上。童海言的母亲坐在单人沙发上。中间的茶几上摊着报纸和杂志。而地上是碎玻璃渣和水渍。

    童海言的父母都气呼呼的样子。看到进门的苏岩和沐小小。特别是看到两人那亲密的动作。童海言的父母面上怒色更甚了。

    沐小小这时候也感觉到了不妥。轻轻的挣开了苏岩的手。

    苏岩也不说话。垂手。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报纸和杂志上。心中一沉。面上却是镇定自若。对着童海言的父母打了招呼:“世伯、伯母。”

    童海言的母亲重重的冷哼一声。而童海言的父亲却一声不吭。只是用一种威严带怒的目光看着苏岩。

    而站在一边的沐小小却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她不知道怎么称呼童海言的父母。于是。她的目光首先落在了童海言身上。

    童海言当然也看到了两人刚刚进门时的亲密。心中涌起苦涩。这会儿看沐小小尴尬的看他。他才终于开口了:“小小和苏岩來啦。”两人这才走到童海言的病床前。

    “海言。你怎么样。”沐小小担忧的说。目光在他身上巡视着。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担忧的目光。心中一叹。

    那边。童海言的母亲忽然说话了:“怎么。你还关心海言的生死吗。”

    这话非常的不客气。

    沐小小脸上顿时露出愧疚之色。“海言。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好。你喝醉了。我该拦着你不让你离开的。”

    “不管你的事。”童海言虚弱的笑了笑。可是。那笑容却满是自嘲之色。

    “苏岩。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解释。”童海言的母亲终于忍不住。跳了起來。指着茶几上的报纸说。

    童海言的父亲也说话了。“苏岩。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苏岩看了一眼沐小小。走到童海言父母面前。从容不迫的收起了茶几上的报纸和杂志。“世伯、伯母。我们换个能说话的地方谈。”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