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的语气很严肃。脸色也很沉。那种凌厉的气势弥散在空气中。带着一种迫人的压力。

    童海言的父母对视了一眼。冷哼了一声。“怎么。有什么话这里不能说。”

    沐小小也感觉到了苏岩的不同。她低头思量着。虽然苏岩刚才说了。一切都交给他。可是。她毕竟才是当事人。她缓缓的走到童海言的病床前。低低的开口。“伯父、伯母。我和海言是……”

    童海言却忽然按住她的手。打断了她的话:“爸、妈。你们和苏岩找个地方去谈吧。我和小小也有话说。”

    “不行。你不能和她在一起。”童海言的母亲首先反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目光厌恶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愣住了。 童海言母亲的目光让她觉得难受。

    “好了。妈。我有分寸。你们出去吧。”童海言的语气也变得烦躁起來。激动的想要爬起來。

    “诶。你别乱动。别乱动啊。”童海言的母亲看他居然挣扎着要坐起來。吓得赶紧冲到病床前。“好了好了。都听你的。我们出去就是。”童海言的母亲死死的按住他。焦急的说。

    童海言这才安静來。不再折腾自己。

    童海言的母亲见他安静來。眼泪都要出來了:“你这孩子。真是……”真是什么。她沒有说出來。只是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好了。你们谈吧。我们先出去。”说着转而看向沐小小:“你好好照顾他。”

    沐小小忙不迭的点头:“嗯。我会照顾好海言的。”说着看向苏岩。

    苏岩冲着她安慰的笑了笑。然后率先走了出去。童海言的父亲紧跟其后。童海言的母亲看着苏岩和沐小小之间眉目传情。脸色更难看了。但是。看到儿子催促的眼神。她终究是狠狠的走了出去。

    病房里。顿时只剩童海言和沐小小两人了。

    童海言的目光落到沐小小身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将她上上的大量了一番。然后仔细的看了她的神色。见她脸上露出微微的尴尬之色。想到刚次苏岩收起报纸杂志的动作。顿时心中明了。

    “海言。那个。对不起。”沐小小诚心实意的道歉。“我沒想要伤害你。更沒有想伤害你的父母。我和苏岩……”沐小小说着说着就说不去了。这时候。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不管她和苏岩如何的两情相悦。不管她和苏岩中间有什么误会。她背叛了她和童海言的婚姻是事实。她对不起童海言是事实。

    这种愧疚和无力的感觉让沐小小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低着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盯着童海言挂着吊针的手背。

    童海言的手很大。很宽。手心很温暖。一如他的人一般。总是给人安心的感觉。

    “大溪地的之行怎么样。”童海言忽然开口了。却问了一个让沐小小错愕的问題。

    沐小小愣了一。才淡淡的一笑。“嗯。那儿很美。很美。什么颜色都显得很纯真很艳丽。很温暖。”沐小小低低的说。

    “我们的事。我已经给我父母说了。他们一时之间有点儿接受不了。所以。刚才……”童海言忽然又将话題扯了回來。

    沐小小有点儿跟不上这天南地北的思维。整个人呆呆的。任由童海言主导了两人的交流。

    “他们生气也是应该的。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童家。”沐小小说着双手不自在的扭着衣服扣子。

    虽然看不清沐小小脸上的神情。可是。童海言却感觉到她的愧疚。

    他心中涩涩的。“小小。如果和苏岩在一起。你将被千夫所指。你还会一如既往吗。”

    沐小小抬头。一脸的茫然之色。完全不明白童海言这话是什么意思。

    诚然。今天的事。对苏岩、对童海言都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第一时间更新 但是。他们是男人。而且。从來是新闻不断的男人。两人都曾经荒唐过。过往的名声也不太好听。但是。他们都不在乎。可是。这次的事。牵扯上了她。他们就不能不在乎了。

    如今苏岩将她护得密不透风。但是。苏岩不可能将她关一辈子。她迟早会面对那些流言蜚语、讽刺嘲笑。到时候。她能承受吗。她从來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子。她的经历和他们不一样。在之前。她应该从來就沒有面对过那些。她能承受吗。而且。名声这种事。任何时候对女人來说。都是特别重要的。

    “千夫所指。”沐小小眨巴着眼睛。不太明白。她和苏岩在一起。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怎么就会被千夫所指了。

    童海言这时候却不知道该不该说了。沐小小如今不知道。显然是苏岩不想她知道。不想她难过。可是。如果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从别的途径知道了这件事。那打击……童海言不敢想。

    沐小小见童海言面上神情变幻。沒有解释。再次开口:“海言。我们……已经过去了。如今。我和你都是自由之身了。要和谁在一起。不是都可以的吗。”

    童海言听沐小小这样说。面上忽然露出不自在的神色。其实。那份离婚协议还在他的书桌上。他。并沒有签字。

    “海言。你爸妈他们。沒事吧。”她和童海言离婚。就意味着苏家和童家的联姻破产。那么。两家商业上的合作。肯定也会受影响。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担忧的样子。摇摇头。“他们沒事。”

    其实。他昨天就将他和沐小小即将离婚的事说了。那时候。他的父母死活不同意。在他们眼中。沐小小这个媳妇儿虽然和他们不太亲近。但是。毕竟身份在那儿。相较于其他的名门淑媛。他们对沐小小还是很满意的。昨天。两老特别生气。差点儿就要去找苏建国了。只是被他死活拦住了。

    今天。两人不知道从那儿收到消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大早买了报纸杂志。看到苏岩、沐小小和他之间的事之间。就彻底的爆发了。

    在他们看來。是苏家仗势欺人。是苏家龌龊不堪。去要拉着他们童家。如今。**的丑闻一爆出。他童海言头上的帽子就绿油油的了。

    当时。他也很生气。很气愤。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了來。反而开始担心沐小小。生怕这消息让她受伤。

    如今。看着苏岩这般的护着她。他心中却是又涩又欣慰的。

    ……

    另一边。苏岩和童氏夫妇借用了童家一位世交好友的办公室。

    三人坐之后。童海言的父亲就开了口:“苏岩。我们童家和你们苏家也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希望你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童海言的父亲商海沉浮数十年。对于报纸杂志上的消息。有着自己的判断。沒有不信。也沒有尽信。

    苏岩深吸一口气。忽然站起來。对着童海言父母深深的鞠了一躬。“世伯、伯母。这件事。是我处置不妥了。在这里。先给两位道歉。”

    童海言的母亲却敲敲桌子。面色不悦的说:“苏岩。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两件事。”

    “伯母请问。”苏岩的姿态放得很低。可是。饶是如此。他严肃的时候。却依然有一种天生的霸道强势。

    气势斐然的苏岩当然不是童海言母亲这种家庭主妇能应付的。

    于是。提问的变成了童海言的父亲。

    “你和小小是不是兄妹。”

    “当然不是。”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苏岩心中忽然生出一份欢喜。这个问題曾经让他痛不欲生。如今。他终于可以坦坦荡荡的说出这四个字了。

    他和沐小小。不是兄妹。

    童海言的父亲似乎早就料到了。一点儿也不吃惊。

    “那。海言和小小结婚之后。你和她是不是还在來往。”这话问得比较客气。意思就是说你苏岩和沐小小有沒有做出什么苟且之事。

    童海言的母亲眼睛都要瞪出來了。一脸的怒意隐现。仿佛。只要苏岩点头说是。她就会扑上去咬苏岩一口般。

    苏岩深吸一口气。“这件事是我对不起海言。你们也不要怪小小。是我强迫的她。”

    童海言的母亲猛的站了起來。冲到苏岩面前。指着苏岩的鼻子。怒道:“苏岩。你和海言十几年的朋友。海言把你当兄弟。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知不知道海言有多爱小小。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海言。你们要怎么处罚我。我都无话可说。”苏岩摆出了任你惩罚的态度。

    童海言的母亲想想还不解气。扬手就要给苏岩一个耳光。

    童海言的父亲却忽然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对她摇摇头。然后转头看向苏岩。“苏岩。我们海言这次可是成了整个东余的笑柄。”

    苏岩面色凝重。“世伯。任何补偿。我都愿意付出。”

    童海言的父亲听了之后。眼中划过一道暗芒。“任何补偿都可以。”

    苏岩点点头。“是。我能做到的。我都愿意做。”苏岩对眼前的两人还是很了解的。知道他们唯利是图。知道他们会接受他的补偿。

    “那好。我要西郊那块地。”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