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沐小小微微尴尬的坐在童海言的病床前。先前她担心得不得了。这会儿看到童海言无碍之后。她再和他独处。就觉得异常的尴尬了。有一种想要逃离的感觉。因为童海言的目光太温柔。太温柔了。可是。那温柔的背后。却又带着涩涩的忧伤。这种复杂的眼神让她心中的愧疚在不断的加深。

    “那个……”沐小小寻思着想要找个借口去找苏岩。

    不过。她才开口。敲门声就响了起來。接着。门开了。一名身材妖娆、妩媚漂亮的女人站在门口。手中还拎着东西。

    沐小小想了一。才想起这女人來。周雨。曾经为了童海言和李芸儿大打出手的那位。第一时间更新

    童海言沒有想到周雨会跑來。有点儿反应不过來。

    倒是沐小小。起身迎了上去。“周小姐。”

    周雨的目光先是落在童海言身上的。这儿沐小小迎上去。她的目光才转向沐小小。她很认真的打量着沐小小。那目光中。带着好奇。更多的却是鄙夷和不屑。

    沐小小见她露出那样的神情。微微一愣。不过。很快的。沐小小想到这女人为童海言做的那些事。摇头一笑。这周雨是当她是情敌了。所以才会用那种好奇、鄙夷又不屑的目光看她吧。

    周雨扯住一个带着嘲讽意味的笑。第一时间更新 走进了病房。却拎着东西绕过了沐小小。“海言。你感觉怎么样。怎么伤得这么重啊。”周雨的语气满是关切心疼之色。

    被无视的沐小小耸耸肩。回头看向童海言。见他板着脸。脸上神色沉沉的。明显。对于周雨的到來。一点儿也不欢迎。

    周雨却殷勤的将手中的东西放在病床边的柜上。“海言。这是我亲手熬的花胶汤。你尝尝吧。”周雨说着就打开她带來的盒子。取出一只精致的汤碗。

    “周小姐。不用了。我现在不想吃东西。”童海言的拒绝特别的不留情面。

    周雨脸上的神情一怔。接着她转头看向了沐小小。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放手中的汤碗。微微昂起巴。指着沐小小:“童海言。你别说你现在还喜欢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沐小小的眉头一子皱了起來。接着。脸上显出怒容來。这女人先要讨好童海言就讨好好了。怎么还骂起她來了。她这个人虽然温和。但是。也不是被欺负了声都不吭的主。

    “周雨。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怎么。敢做就不要怕别人说。**还想立牌坊。”周雨一脸不屑之色。

    “周小姐。这是我的病房。”童海言忽然开口了。虽然沒有指责周雨。但是。言语中却满是对沐小小的保护之意。

    沐小小却瞪大了双眼。两步走到周雨面前。狠狠的盯着她。“周雨。你说什么。有胆你再说一遍。”

    沐小小虽然看起來娇小。还不如周雨高。但是。此刻一身凌厉的气势却不是周雨这种大小姐可比的。明明高一点的周雨却被她狠厉的目光吓得倒退一步。

    童海言微微诧异。这一刻的沐小小。那一身气势。似乎和苏岩有点儿像呢。难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

    周雨退后一步后腰撞在柜上。一子清醒了过來。看着眼前还沒有自己高的第一时间更新 周雨心中暗自一恼。挺了挺胸。“再说一遍又怎么样。不要脸不要脸。明明嫁给海言了。还和自己的哥哥勾勾搭搭。”

    童海言想要阻止。却已经來不及了。

    而本來气势如虹的沐小小却被周雨的话震住了。

    “明明嫁给海言了。还和自己的哥哥勾勾搭搭。”

    这句话仿佛一把冰冷的匕首。一子捅进沐小小的胸膛。让她一子苍白了脸。

    “不要脸不要脸。”

    一声声指责和辱骂让沐小小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是啊。她不就是不要脸吗。明明已经嫁给海言了。却还在和苏岩牵扯不清。伤害了海言……

    “周雨。你给我滚出去。”看着沐小小苍白了脸色。童海言心中一惊。真是怕什么來什么。他刚才还想着一会儿让苏岩回去之后将事情告诉沐小小。可是。沒想到这会儿就出了意外。

    可是。周雨看到沐小小苍白了脸色。大受打击的样子。哪里肯罢休啊。反而欺身而上。居高临的看着沐小小。

    “苏小小。真看不出來哈。看起來这么清纯。却喜欢玩儿**。怎么。和哥哥上床的滋味儿是不是特别的刺激。”周雨忽然凑近了沐小小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说完之后。大声的笑了起來。

    沐小小这时候却仿佛忽然清醒了过來一般。她狠狠地推开周雨。“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和苏岩根本就不是兄妹。”

    被推了一把的周雨一子跌在了童海言的病床上。童海言“嘶”的一声。脸色顿时就变了。

    周雨赶紧起來。却看到童海言的手背被刚才那一压。吊针直接就戳到了别的地方。手背上看起來特别的吓人。

    “对不起对不起。海言……”周雨忙不迭的道歉。

    边上的沐小小这时候也清醒了过來。赶紧按了铃叫了护士。第一时间更新 看着童海言手背上的吊针。满脸的自责之色。她刚才不该推周雨的。“对不起。海言……”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明明知道这是海言的病房。你还动手。你想害死海言是不是。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恶毒。不光背叛海言。还这样害海言……”周雨看着童海言自己抽出了吊针。又对沐小小指责了起來。

    这一次。沐小小沒有争辩了。只是担忧的看着童海言。

    “周小姐。我今天累了。请你离开吧。”童海言按住手背。冷冷的盯着周雨。

    看着这样的童海言。沐小小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都这时候了。海言居然还护着她。不让别的人欺负她。想到这里。沐小小忽然觉得。她被周雨骂两句其实也沒什么了。

    “海言。”周雨一脸难以置信。看了看童海言。又看了看沐小小。好一会儿。她才直起身子。“童海言。这个女人有什么好。你就这么护着她。”

    “她好不好。我怎么对她。都和周小姐沒有关系。现在。请周小姐离开。”童海言冷声道。

    周雨看着目光冷然的童海言。心中委屈极了。明媚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童海言。好一会儿。她才头一昂。拿着包离开了。

    看着周雨含怒离开背影。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心中一叹。其实。周雨的条件也是不错的。虽然爱玩儿了一些。但是。却也是喜欢童海言的。

    护士來给童海言重新打上吊针之后。童海言担忧的看着沐小小。“她刚才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看着这时候还心心念念关心着她的男人。沐小小觉得自己早晚会被愧疚给淹死了。

    “海言。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的。我……”沐小小声音哽了哽。有点儿说不出來了。

    童海言闻言却是苦涩一笑。不是值不值得。而是。关心她。对她好。仿佛已经是刻在他骨髓里的反应。他看不得她难过。看不得她垂泪。看不得她不快乐。

    也许。她就是他的劫吧。

    “等我找到新的值得我用心的人之后。我就不会这样了。”童海言低声道。言中之意很明显。他会重新开始。他会再找一个可以陪伴他一生的女人。

    听着童海言这样说。沐小小心中一松。只要童海言肯放。肯重新开始就好。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中越加的苦涩了。他不这样说。她可能就会一只内疚去。他。不想看到她不快乐。虽然他们分开了。但是。她依然是他深爱的女人。以前是。现在是。将來。依然是。

    ……

    和童海言的父母谈妥条件之后。苏岩离开去病房找沐小小。

    可是。他才走出那医生的办公室。就接到简一峰的电话。

    “苏总。股市上有人抛售恒瑞的股份。”简一峰的话苏岩当然懂。这肯定不是一般的抛售。

    上次。沐小小将原來苏建国收养她时送给她的股份还给了苏建国。苏建国犹豫了一阵之后。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打散抛了出去。如今。市面上。还有百分之四十九的散股。

    这次。很明显是有人针对他苏岩。针对恒瑞。所以对方很有可能早就将那百分之四十的散股集中在手里了。这时候的抛售。虽然不能影响苏岩执行董事的地位。但是。却会将恒瑞的股票价格拉去。

    “先不要着急。我手上有百分之五十一。他们还不能把恒瑞怎么样。”苏岩沉稳的回道。“先不要着急。让交易所的人盯着。一有异动马上通知我。”

    “好的。苏总。”简一峰也感染到了苏岩的沉稳。镇定了不少。

    电话才挂。萧宠的电话就打了进來。

    “苏岩。那报料人招了。说是一个叫陈乔的女人给的他照片和资料。要他在论坛上发贴。和投到报纸杂志上去。”

    “陈乔。”苏岩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想了半天。毫无印象。“看來。这陈乔也不是主使。”

    “不用着急。总会找到他们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