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海言的办公室里。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显得很尴尬。

    沐小小偷偷的看了一时间。却被童海言看在眼里。“苏岩应该很快就会过來的。”

    沐小小脸上越加的不自在起來。不过。安静了这一会儿她却想到一个问題。周雨怎么会知道她和苏岩、童海言之间的事。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的沐小小比较后知后觉。自从妈妈忽然过世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不太灵光了。好像脑子都不够用了一般。

    开门声在这时候响起。却是童海言的母亲回來了。

    沐小小赶紧站起來。微微的低着头。

    童海言的母亲却仿佛沒有看到她一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走到童海言的病床前。第一眼就发现了童海言换了只手挂吊针。原來的打吊针的手背上贴着胶布。“怎么换手了。”

    童海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刚才挂的快了。这边手臂都凉了。所以换一。”

    沐小小诧异的看着童海言撒谎。心中自责不已。想要说明。却看到童海言对她轻轻的摇头。

    童海言的母亲这时候才转头看向沐小小。“好了。小小。你走吧。以后。不要來找我们海言了。”

    “妈。你干什么啊。”童海言一听。心中一急。声音提高了好几度。

    “怎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到现在你还护着她。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你的……”童海言的母亲满脸愤怒。虽然和苏岩谈了。但是。她就是心中不爽。她儿子哪里不好。居然被这个女人这样糟践。一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些议论。她就恨不得杀了眼前这女人。

    沐小小这时候再笨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外面的人。她和童海言离婚的事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如今童海言的母亲这样说。再想到刚才周雨说的话。沐小小面色顿时变得煞白。

    她和苏岩、童海言的事人尽皆知了。

    童海言的父母是为这个而愤怒。

    沐小小这时候还沒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不知道他们三人的事被写得多不堪。只是觉得她和苏岩的事实在是对不起童海言。如今童海言的父母知道了。会生气会愤怒也是正常的。苏岩刚才和他们谈。肯定是谈补偿条件的。

    “妈。。”童海言火大的瞪着他母亲。“那些绯闻听听就算了。嘴长在人家身上。人家要怎么说你也管不了。犯不着为那些莫名其妙的事生气。”童海言知道。这时候。也瞒不住了。

    童海言的母亲见童海言一脸痛苦的样子。心疼不已。对着沐小小冷哼一声。背对着她坐了來。

    沐小小尴尬无比。咬着唇。第一时间更新 对着童海言和他母亲鞠了一躬。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转身快速的离开了病房。

    门外。顾寒的人看到沐小小走出來。都自动的围了上來。将她护在中央。那戒备的样子仿佛她是哪国政要一般。

    沐小小看着他们郑重其事的样子。心中叹息了一声。

    虽然是vip病房。但是。走廊里却依然有來往的小护士。大家看到沐小小这架势。都不免多看几眼。

    然后。沐小小就听到了两声抽气声。接着。是充满鄙夷的议论声。

    “这就是童海言的老婆吗。长得不咋样啊。居然勾引了两个帅哥。”

    “说不定人家床上功夫厉害啊。骚呗。”

    “真是不要脸。嫁给童海言那样的男人了。居然在外面偷吃。”

    “苏岩也很帅啊。不过想想就恶心。亲兄妹啊。居然搞在一起。”

    “很明显是这女人勾引的苏岩啊。”

    那些声音虽然压着。却依然落到了沐小小耳中。她面色变得越加的苍白起來。

    不是这样的。她和苏岩不是兄妹。不是。

    沐小小脚步急促的向那些小护士走去。那几个保镖一步不离的跟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些小护士见沐小小面色苍白的走來。身后跟着高大威猛的保镖。顿时心惊。四散逃开。

    沐小小站在原地。茫然的四里张望。却见那些护士都远远的看着她。指指点点。眼神鄙夷……

    沐小小这时候才明白绯闻的力量。只是听着那些议论她就这么难受了。她想解释。可是。她能向每一个人解释吗。

    正在沐小小心中难过。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苏岩远远的走了过來。

    看到她站在走廊里面色苍白的样子。苏岩急急的跑了过來。毫不避忌的双手握上她的肩。“怎么了。第一时间更新 发生什么事了。”

    沐小小刚才还能绷住。只是心中难过。这会儿看到苏岩焦急又担忧的样子。心中的委屈一子就爆发了一般。眼泪一子汹涌而出。湿了整张小脸。

    “苏岩。带我回家。我要回家。”沐小小无助的说。她感觉周围那些目光仿佛一把把冷箭。直直的射在她身上。

    那些刺耳的议论声更大了。更恶毒了……

    “苏先生。先带沐小姐离开这里吧。”其中一个保镖忽然开口。同时一个眼神出去。几人很开用高大的身型将沐小小和苏岩护在中间。向电梯走去。

    苏岩这时候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当即沉了脸。护着沐小小离开。

    沐小小双眼含泪。眼前一片模糊。整个人都靠在苏岩怀里。看起來仿佛被狂风暴摧残过的小花。摇摇欲逝。

    看着这样的沐小小。苏岩心中将那幕后之人恨得要死。

    好不容易回到家。沐小小就呆呆的缩在被子里。

    苏岩抱着她哄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缓过神來。沒什么精神的问:“苏岩。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苏岩一怔。沒有说话。

    沐小小却长叹一声。抬头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告诉我吧。我能承受。而且。我希望这时候我能和你一起。而不是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去解决。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苏岩看着沐小小的眼眸渐渐大明亮起來。又是心疼。又是欣慰。捧着她的脸。他轻轻的在她的额头落一吻。两人以额相抵。呼吸相闻。“小小。听到你这样说。我真的很开心。真的。但是。这件事。是我不对。当初是我……是我沒有处理好。所以。这件事。交给我來处理。我不想你难过。知道吗。”

    苏岩深邃的眼中一片柔光。这样的目光仿佛一汪温泉。缓缓的流过沐小小的心田。第一时间更新 让她刚才的伤心难过和茫然都消失了。

    她和苏岩两情相悦。和别人沒有半毛钱的关系。虽然两人因为那份爱的执着伤害了某些人。但是。她和苏岩之间。不是那么不堪的。

    “苏岩。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不想总是这样躲在你身后。有什么事都是你一个人扛着。让我陪着你。好不好。”沐小小双手抱住苏岩的腰。整个人紧紧的贴在苏岩身上。似乎想要用这个拥抱表示自己的决心。

    苏岩心中是感动的。他也紧紧的抱住沐小小。低头亲吻了一她的发顶。“好。我们一起面对。”

    接着。苏岩将络上、报纸上、杂志周刊上的新闻都说了一遍。当然。苏岩说得比较委婉。但是。沐小小在医院里已经见识过那些议论了。这会儿听到苏岩这种委婉的说法。脸上露出淡淡的笑:“苏岩。其实人家写得更不堪。是不是。”

    苏岩抿唇。沒有接她这个话題。接着告诉沐小小他们已经抓到了那个报料人。而且。那个报料人也坦白了是有人给他资料图片让他爆料的。而那个给他资料图片的人。叫陈乔。

    苏岩沒有告诉她因为这个丑闻。公司股票大跌的事。他实在是不想沐小小太过担心。

    但是。这时候的沐小小却已经恢复了思考能力一般。直直的就问了一个敏感的话題:“和童家的合作是不是终结了。恒瑞要赔童家多少钱。”

    童海言的父母是什么人。沐小小还是有所了解的。加上这次的事件。童海言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从始至终。童海言都是被伤害的。怪不得他母亲要说出那样的话來。

    “沒有。童家和苏岩的合作还将继续。他们沒有要抽走资金。大家都是成年人。在商言商。童家沒有必要和钱过不去不是。”苏岩淡笑着说。

    沐小小却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苏岩。

    苏岩却面色不变。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

    沐小小见苏岩这个样子。无奈的叹息一声。“苏岩。童海言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有点儿了解的。这么大的事。他们先前那么愤怒。在和你谈过之后。童海言的母亲虽然还是不太待见我。但是。却沒有过多的指责和为难。我知道。你一定是给了他们很大的好处。不然。他们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苏岩笑了笑。“金钱能解决的问題都不是问題。”

    沐小小叹息一声。“好吧。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再多问。但是。我还是哪句话。我希望能站在你身边。而不是躲在你身后。”

    “小乖。其实。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苏岩温柔的说。抱着沐小小的手紧了紧。

    沐小小听苏岩这样说。心中越加的感动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