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急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急救室终于走出來一位医生。

    苏岩很快就冲了上去。紧紧的抓住了医生的手臂。“吴医生。我爸怎么样。”

    吴医生是苏建国的主治医生的助理医生。苏建国入院以來一直都是他在跟进苏建国的情况。

    吴医生面色凝重。看着苏岩。沉声道:“苏先生。苏老先生的情况很不乐观。现在我们遇到点儿问題……”

    “什么意思。我爸到底怎么了。”苏岩一听吴医生这样说。顿时咆哮起來。

    “苏岩。”沐小小赶紧抱住苏岩的手臂。想要安慰他的情绪。

    吴医生眼中露出歉意。第一时间更新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需要要请一位专家來帮苏老先生继续手术。”

    “那就请啊。”苏岩抓狂的说。

    吴医生点点头。转身再次进了急救室。

    十多分钟之后。一名年纪轻轻的男医生和一名小护士走进了急救室。

    苏岩面沉如水。眼睛赤红。沐小小一脸担忧。眼中氤氲着一片水雾。

    又是近一个小时的等待。急救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等在外面的苏岩等人一子围到了门口。

    门开了。苏建国的主治医生黄医生和一位年轻医生走了出來。

    苏岩想要开口询问。可是。嘴张着。却发现一个字也吐不出來。

    “苏先生。手术很成功。苏老先生已经脱离危险了。”

    苏岩一听。眼睛一子更红了。他上前激动的握着黄医生的手。“谢谢。”两个字。却哽咽着。微微沙哑。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岩。心中也跟着松了來。终于沒事了。

    “苏先生。这位是古教授。令尊的手术能这么成功。多亏了古教授。”黄医生说着为苏岩介绍了身旁的年轻医生。

    苏岩一听。立刻握住了古教授的手。“谢谢古教授。谢谢。”

    这位古教授看起來和苏岩差不多大。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岁。相当年轻。虽然穿着手术服。却依然有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苏岩对这位古教授当然是非常的感谢的。加上都是年轻人。心中觉得更加亲切了几分。

    很快。护士推着苏建国走了出來。黄医生交代着一些注意事情。就和那古教授离开了。

    苏建国回了病房。神经紧绷的苏岩这才觉得疲累不堪。他坐在苏建国的病床前。看着还昏睡着的苏建国。一时之间。心中百感交集。还好。还好。父亲还在。还能陪着他。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岩。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江大海。

    那个曾经她最恨最恨的男人。这时候想起。却觉得那些噩梦般的记忆似乎变得遥远了……

    苏岩守在苏建国的病床前沒有离开。而沐小小也沒有离开病房。在沙发上囫囵的睡了一觉。

    一夜里。梦境不断。

    早上沐小小醒來的时候却觉得很累很累。仿佛沒有睡过一般。那种疲惫的感觉当她很不舒服。

    可是。苏岩却已经精神抖擞的站在了她面前。

    沐小小微微诧异。仔细的打量着苏岩。却发现他眼底的有着青黑色。第一时间更新 显然。昨晚他也休息得不好。

    “先起來吃早饭吧。一会儿你先回去。我回公司一趟。”苏岩说着将沐小小推进卫生间。

    卫生间里。牙膏温水早已准备妥当。这样的体贴和细致让沐小小心中既温暖又感动。都这个时候了。苏岩居然还想着照顾她。

    三两洗漱过后。沐小小走出去。苏岩已经在吃东西了。

    沐小小坐。苏岩就将食物推到她面前。

    两人默默的吃着。各怀心事。

    “一会儿我也去公司吧。”沐小小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

    今天苏岩要在恒瑞召开记者招待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会解决昨天的事。可是。不管最终能不能解决。苏岩要面对的。都是非议指责。

    沐小小不想苏岩一个人去面对那些指责。那些非议。那些侮辱。

    “不了。你昨晚沒有休息好。先回去休息。顺便问一顾寒张远的事怎么样了。”苏岩面色严肃。语气坚定。说的话不容置疑。

    沐小小想了一。乖顺的点头。苏岩是对的。这种事。她也出现的话。将会遭到更对犀利的问題。所以。还是让苏岩一个人去解决吧。

    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神秘人。终止他对苏岩的伤害。

    两人正想着。林伯和林婶儿來了。两人打了招呼之后。第一时间的去看苏建国的情况。

    沐小小看了。忽然感概道:“林伯、林婶儿对你爸真好。”他们对苏建国的关心都是真心的。不含丝毫其她的杂质。这样的感情真的是很难得。

    “嗯。他们其实更像一家人。”苏岩忽然说道。语气中带着点儿酸溜溜的味道。

    沐小小意外的看了苏岩一眼。沒有再说什么了。

    早饭过后。苏岩去了恒瑞。而沐小小则在保镖的陪同回了家。

    回家的时候。看到别墅外面挂着红红的灯笼。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这才注意到。原來。已经是小年了。明天。就是除夕了。

    春节。看來这个春节注定不会愉快了。

    回到家的沐小小第一时间给顾寒打了电话。从电话里。就能听到那一头欢快的笑声。当然。笑得最大声的。就是天天小朋友。

    “顾少。不好意思。这时候还來打扰你们。”不知道为什么。对顾寒。沐小小有一种天生的敬畏感觉。所以。虽然顾寒对她很客气。她却还是觉得放不开。不敢太放肆。

    “小小。都是一家人。有必要这么客气吗。”顾寒的声音透着喜悦之情。不用猜也知道这时候的他。心情很好。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不自在的嗯了一声。

    顾寒已经继续说话了。“是想问张远的事吧。”

    沐小小一子被说破。有点儿不好意思。

    顾寒却已经继续说了起來:“人已经找到了。在那边也审问了。但是。那小子嘴硬。什么都不肯交代。所以我让人把他带回來。到时候我会亲自审问他的。”

    沐小小一听顾寒这样说。心中顿时欢畅起來。“多谢表姐夫。”

    这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了流年的声音。“小小。昨天的事是怎么回事啊。”

    “表姐。你也知道啦。”沐小小很意外。

    “能不知道吗。那么轰动。”流年叹息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小小心中温暖。这时候。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沒事。表姐。今天苏岩就会解决这事。不过。这些事都和那个张远有关系。”沐小小并沒有打算多说什么。她不想易流年为她担心。毕竟这位表姐是半路认的亲戚。自认识以來。人家已经帮过她很多次了。这一次。她不想太麻烦人家。加上。她知道。顾锦堂很小就被顾寒送到国外。流年难得见她那大儿子一面。这次。顾锦堂回來过年。虽然说可以住两个月。但是。相处的每一天都是非常珍贵的。所以。她不想太打扰人家。

    “好吧。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但是。表姐给你说。遇上什么事儿都不要怕。我们都会帮你支持你的。”流年关切的说。

    沐小小还沒有感动完。电话那头就响起一个欢呼声:“小小姐姐。小小姐姐。你想天天不。天天也想你了。天天还给小小姐姐留了巧克力的。”

    “说了很多次了。要叫小小阿姨。是阿姨。不是姐姐。”边上。顾家大少又开始数落起他那超级萌宝的弟弟來。

    沐小小听着这一家四口的声音。心中羡慕不已。如果她也有一个这样的家。该多好。

    ……

    恒瑞的超大会客室。各类媒体的记者都到了。等待的过程中。大家议论纷纷。猜测今天恒瑞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将会怎么反驳昨天的那个丑闻。

    昨天一天。恒瑞的股价简直跌到了有史以來的最低。只一天。恒瑞损失就上亿。

    这种情况。恒瑞如果不挽救的话。等待它的就是。很有可能就是破产。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苏岩到了。

    今天的苏岩一身剪裁合宜的西装。高大挺拔。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英俊帅气的脸上容光焕发。怎么看都和以前的苏岩沒有两样。不。今天的苏岩看起來甚至更加的风采照人。

    大家都微微诧异。昨天恒瑞出了那样的事。他被人爆出了那样的丑闻。今天他却能一脸微笑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这种气度。这种从容。让大家心中都升起敬佩的感觉來。

    眼前这位带领这恒瑞走向辉煌的男人。的确不一样。

    苏岩满意的看着面被他一露面就震住的记者。朗声道:“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参加今天恒瑞的记者招待会。”苏岩的声音沉稳有力。带着一种天生的高贵和傲气。却又不让人觉得难以亲近。反而让大家觉得这样的苏岩很真诚。很真诚。

    “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请大家來的目的是什么。”苏岩的话音才落。面就再次议论來了。

    “苏总。请问昨天那个新闻是真的吗。”这时候。终于有记者坐不住。站起來高声的询问了起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