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題一出來。所有人都安静了來。等待着苏岩的回答。

    苏岩微微一笑。“当然不是真的。不过。这位朋友先不用着急。今天请大家來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事实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苏岩说着看向一边的萧宠。

    今天的萧宠一身知性优雅的白色职业装。外面套了一件玫红的时尚大衣。整个人。理性冷然中又透着热情。让人看了就禁不住生出无限的好感來。

    “各位朋友。今天要向各位澄清昨天那个新闻之前。先让大家见几位嘉宾。”萧宠说着。就见简一峰请了几个人出來。

    面的记者再次议论纷纷起來。第一时间更新

    “各位。静一静。昨天的事。我苏岩要说那是假的。说那是造谣。可能大家都不会尽信。所以。今天。苏岩请大家來。是看事实真相的。”苏岩再次接口说了起來。

    这时候。萧宠开始介绍那几个嘉宾來了。

    “这位。是我们东余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陈大队长;这位。是公证处的公证人员赵小燕小姐;而这位是大家的同行。xx周刊的余记者。还有。这位。是解放军医院检验科的李医生。”

    面的众位记者听到萧宠这样的介绍。很快就明白过來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恒瑞这是要用dna來说话了。

    听着面的议论纷纷。萧宠说话了。“各位。诚如大家所说那样。昨天。那个新闻一出之后。我们苏总就和苏小姐去了医院。在陈大队、赵公证员和余记者的见证。取了**样本。检验了dna。今天一早。检验结果就出來了。如今。这检验结果就在李医生手里。”萧宠说着将话筒递给那李医生。

    李医生拿出检验报告。就着萧宠递过來的话筒。念起了检验报告。

    当他念到最后:“两名被检人从遗传生物学角度证实。并无血缘关系。”全场寂静无声。

    那李医生念完之后。那位公证员也上前來。就这次检验从取**样本到检验结果的出來。做了一个公正证词。

    而边上的陈队虽然说明也沒有说。但是。他站在那儿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

    “苏总。请问。你和苏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忽然。一个记者问了一个比较直白的问題。

    既然dna检查出來。苏岩和苏小小沒有血缘关系。那么。那个兄妹**的消息就可以证实是假的。但是。这会儿所有人都知道。苏小小就是半年前嫁给童海言的那位苏家千金。那如今爆出这样的丑闻。那苏岩和这苏小小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双眼发光的看着苏岩。等待着。希望苏岩能给一个劲爆的消息。

    苏岩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却沒有马上回答。

    等待的间隙又有记者问了:“苏总。请问谢然谢小姐还是您的未婚妻吗。”

    “苏总。虽然你和苏小姐不是亲兄妹。但是。苏老先生曾经收养了苏小姐。并让她姓了苏。那。您和苏小姐在法律上依然是兄妹关系。这位苏小姐在被收养之前。是你的总裁助理秘书。并且。你们两人从那时候就已经关系密切了。请问。苏总。你和苏小姐是什么时候分手的呢。”

    “苏总。苏小姐嫁给童先生之后。你们还依然保持关系吗。”

    ……

    如果说三个女人是一台戏。那么。三十个记者。就是一群鸟。唧唧喳喳个不停。苏岩居然是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好一会儿。萧宠才提高声音请大家静一静。

    苏岩这时候才开口说话:“苏岩知道各位非常想知道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但是。苏岩在这里。要告诉大家。昨天的新闻。彻彻底底的就是一个阴谋。一个对付我苏岩。对付我恒瑞的阴谋。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昨天的新闻一出。恒瑞的股价就跌到了最低。”

    苏岩的语气带着点儿沉痛的味道。一子将话題从儿女情长扯到了商场风云上。

    “各位朋友。我苏岩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可能都知道。这几年。为了恒瑞的发展。我得罪了不少人。如今。恒瑞发展良好。前景一片大好。这时候。有人眼红了。”苏岩越说语气越急促。越愤怒。

    “苏总。你的意思是说。昨天的新闻整个的都是假的。都是有人想要抹黑你。”

    “昨天的新闻当然是假的。各位。刚才大家也亲眼看到了听到了。我和苏小小根本就沒有血缘关系。而有记者朋友说的收养。”苏岩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來。他摇头一笑。“大家应该知道。在z国。想要收养孩子是要有条件的。符合条件的收养才是被法律承认的。但是。我父亲和沐小小之间。根本就不符合收养条件。他们之间的收养关系根本就不成立。更不会有什么法律效果。”苏岩说得很快。但是。却条理分明。

    “还有人问谢然谢小姐。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我和谢然谢小姐的婚约已经取消了。”

    “请问。第一时间更新 苏总。你和谢小姐取消婚约和苏小姐有关吗。”

    “无关。是谢小姐自己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然后离开了。所以。我们才解除了婚约。”这件事上。苏岩沒有说实话。因为谢然入狱的事是秘密的。这也谢天良要求的。他谢天良的面子。苏岩却是不得不给的。毕竟。谢天良沒有因为谢然的入狱而和恒瑞结束合作关系。

    苏岩接着说:“我和谢然小姐的婚约已经作废。而苏小姐和童海言。也已经离婚。”

    苏岩这话一说出來。面的议论又热闹了起來。

    本來。沐小小和童海言离婚的事就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知道。如今。苏岩在这时候说出來。意思就是说。昨天那则新闻中说他苏岩和沐小小偷腥是假的。其实。童海言和沐小小早已离婚。根本就不存在偷腥这样的说法。

    “请问。苏总。苏小姐和童先生是什么时候离婚的。”

    “这个……”苏岩却犹豫了起來。“各位。我不是当事人。这件事呢。我这个外人也不好说。但是。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我和童先生是很要好的朋友。以前是。现在是。将來也是。”

    苏岩的话音一落。面的议论又起了。

    苏岩说他和童海言一直是朋友。第一时间更新 就间接的说明了他沒有给自己的好朋友戴绿帽子。

    “苏总。那你和苏小姐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呢。”终于有记者抓住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題。

    苏岩一顿。脸上的笑容不变。眼神却变得温柔起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说:“她不叫苏小小。她叫沐小小。她是我的爱人。是我苏岩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是我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众人完全沒有想到苏岩这时候居然会这么大方的承认这件事。承认他和沐小小之间的关系。顿时。气氛变得再次热烈高涨起來。

    “苏总。你是打算取苏小姐吗。”

    苏岩笑了笑。毫不避忌的说:“是啊。我是想娶來着。我和她虽然相识的时间不长。在一起的时间也很短。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有的人。天天在一起。十年二十年。也不会有感觉。有的人。却一眼就入了心。沐小小。就是那个一眼就入了我的心的女人。”苏岩的语气很淡。脸上的神情却很柔和。甚至给人一种很圣洁的感觉。

    “不过。良缘多磨啊。我和她虽然相识相爱的时间不长。但是。中间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我们相爱。却又在一个天大的误会中不得不分手。分手的日子。我们都很痛苦……”苏岩说着说着脸上的神情就变了。刚才的柔和不见了。换上了浓浓的忧伤。

    “后來。小小嫁给海言。海言是个好男人。他一直很尊重小小。”尊重她。所以不碰她。这就是苏岩的的意思。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苏岩说到这里。眼睛都红了。那伤心的样子带着一种绝艳的美态。

    “所以。我才找上了童先生。请求他将小小还给我。”苏岩说得头头是道。仿佛真的亲身亲历过一般。

    “童先生感念我和小小之间的感情。也顾念到我和他十几年友谊。于是答应了离婚。还小小一个自由。”苏岩说到这样。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不过。大家也该知道。童先生和小小的婚姻不单单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这是苏家和童家的联姻。是经济上的一种合作。所以。虽然童先生和小小离了婚。但是。两人离婚的事却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苏岩的话沒有说完。但是。意思却很明白了。

    童海言沒有被戴绿帽子。而他苏岩和沐小小也是两情相悦。沒有新闻中说的什么出轨偷腥。

    苏岩看着面议论纷纷的记者。心中松了一口气。以情动人是最好的。他今天这一出装备齐全的出击。应该很快就能将昨天的恶劣势头搬回來吧。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