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行人进了苏岩订餐的餐厅。

    等待的间隙。小仙子挤在沐小小身边。抱着她的手臂。欢喜的说:“姐姐。你好。我叫薄欢。这是我哥。古谚。”

    沐小小愣住了。诧异的看向对面脸色一瞬间就沉了去的男人。

    “薄欢。”男人声音沉得吓人。眼中几乎喷出火來了。

    薄欢身子一抖。脸上的笑容沒有了。可爱的小嘴巴瘪起。要哭的样子。抱着沐小小的胳膊。将她怀里躲。

    沐小小这才呐呐的开口:“那个。古先生。你不是她叔叔吗。”

    古谚的脸色这时候比锅底还黑。狠狠的盯着薄欢。却碍于沐小小在。发作不得。

    “姐姐。你看他。要杀人的样子。我要是真跟他回去。他肯定揍我。”

    沐小小这时候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对劲儿。

    “欢欢。古先生。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我是她叔。”

    “他是我哥。”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内容却完全不同。

    沐小小这时候是彻底的懵了。

    正在沐小小哭笑不得的时候。苏岩來了。

    “小小。这是……你朋友。”不过。当苏岩的目光落在古谚身上时。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

    “古教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原來是你的。你好。”苏岩说着向古谚伸出手來。

    古谚看着苏岩亲热的样子。愣了愣。“先生您是。”

    纵使苏岩这样沉稳的性子。这时候也小小的尴尬了一。

    “我认识你。你是苏岩。”倒是沐小小身边的薄欢叫了起來。

    苏岩对薄欢点头一笑。然后转头看向古谚。“古教授。我叫苏岩。我父亲叫苏建国。你才救了他的。”

    沐小小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刚才一直觉得眼熟。”眼前的古谚和做手术时穿着手术服装的古谚有点儿不同。所以沐小小才沒有想起來。

    古谚这时候才终于想起來一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脸上依然沒有笑容。一张帅脸绷得紧紧的。不过。却握住了苏岩的手。“苏先生。你好。”

    边上的薄欢看着两大帅哥站在一起。忽然摇晃着沐小小的胳膊。“我哥有脸盲症。根本就记不住人。”

    沐小小见古谚有苏岩招呼。奇怪的转头看着身边的小仙子。“我说。欢欢。他到底是你哥。还是你叔啊。”

    小仙子嘿嘿的笑了两声。眼神儿啊的。“他也大不了我几岁。凭什么做我叔啊。”

    沐小小满头黑线。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沐小小好奇得不得了。但是。她却识趣的沒有去探问。毕竟这是人家的**。而且。她能看出。那古教授对这小仙子的感觉。嗯。有点儿奇怪。

    因为苏岩的加入。气氛顿时热烈起來。虽然古教授不怎么说话。但是。薄欢却是个唧唧喳喳的主儿。性子很活泼很可爱。加上。长得漂亮。沐小小很快就喜欢上这个小美女了。

    一顿饭。倒是吃得很愉快。

    不过。吃过饭之后。要离开的时候。却产生了分歧。

    刚才还欢欢喜喜的薄欢。这时候却执拗着不肯跟古谚离开。可怜巴巴的看着沐小小。“姐姐。你就收留我吧。我真的不能跟他回家。”

    沐小小为难了。第一时间更新 一边是她刚认的小妹妹。一边是苏岩父亲的救命恩人。她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苏岩。

    苏岩笑着走到薄欢面前:“欢欢。放心好了。这大过年的。谁家不是欢欢喜喜的。古教授怎么会为难你。”

    “就是因为过年。人家才不想回去。”谁知。薄欢却嘟囔着说。

    她的声音很低。但是。站在苏岩身后的古谚还是听到了。一直面沉如水的他忽然叹息一声。“好了。欢欢。跟我回去吧。今年。不带你回老宅。”

    薄欢一听。顿时抬头看向古谚。眼中依然还有迟疑的神色。“真的。”

    古谚点头。“真的。”

    薄欢一听。顿时开心的放开沐小小的隔壁。推开苏岩。扑到古谚身边。抱住他的手臂。“我就知道教授最好了。”说着。小脸还在古谚的肩膀上蹭了蹭。

    沐小小看着薄欢这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苏岩走到沐小小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道:“这是一对欢喜冤家。”

    沐小小一愣。瞪大了双眼。“他们……是情侣。”

    “你觉得不是吗。”苏岩说着揉揉沐小小的头。

    沐小小这才转头看向那两人。男的高大帅气。一本正经的脸上。虽然不苟言笑。但是。看向薄欢的目光却温柔得能滴出水來。第一时间更新 而薄欢。抱着古谚的手臂。整个人小鸟依人。看着古谚的目光满是崇拜和欢喜……

    果然。是一对儿。可是。他们到底是叔侄还是兄妹啊。

    薄欢依在古谚身边。笑眯眯的和沐小小说再见。

    沐小小忽然凑到她身边。低声问:“不怕回去他打你屁股了。”

    沐小小这话一问玩。薄欢的脸轰的一就红了。

    看着两人相互依偎的背影。沐小小叹息一声。“他们很配啊。”

    “是啊。只要真心相爱。任何问題都不是问題。”苏岩笑着说完。拉着沐小小离开。

    过年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街上的人总是特别多。到处都熙熙攘攘的。

    “又是一年了。”沐小小叹息着说。眼中却露出落寞的神色。

    苏岩将沐小小抱住。“小乖。我们去医院吧。”

    沐小小想了想。点头。嗯。过年了。苏岩唯一的亲人在医院里。

    她沒有亲人。苏岩是她最亲近的人。所以。苏岩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

    这个新年对沐小小來说。真的很难过。虽然苏岩总是陪着她。不让她有孤单的感觉。可是。这一个沒有妈妈的新年还是让沐小小觉得很伤怀。

    加上医院里的苏建国醒了。第一时间更新 他越发的看沐小小不顺眼了。虽然不至于为难她。但是。却从來不理会她。不和她说话。她主动说话。他也不理会。那态度。是彻底的无视沐小小这个人。

    这种态度让沐小小很无奈。但是。她也沒有办法。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她总是尽量的减小自己的存在感。有时候她甚至躲着。不想和苏岩一起去病房里探望苏建国。

    江大海在新年的第二天从南湾赶到了东余。见到沐小小。问的第一件事。就是她和苏岩的那份dna检查报告。

    沐小小看着眼前头发花白的男人。心中钝钝的疼痛起來。他终究还是沒有相信她妈妈。

    “沒有看新闻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觉得我们在那么多人的眼睛面。还能作假吗。”这一刻。对江大海依然淡化的恨意再次翻涌了出來。如果不是眼前的男人。她和妈妈会生活的很幸福。她也不会这么早早的就失去了妈妈。都是因为他。

    “不过。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我是我妈妈一个人的女儿。和其他任何人都沒有关系。”沐小小冷冷的说。

    而对面的江大海却忽然眼睛发红。接着。浑身颤抖起來。

    “小小。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啊。”江大海忽然捉住沐小小放在桌上的手。号啕大哭起來。

    沐小小看着眼前哭得伤心不已的男人。心中更痛了。也许。直到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后悔了吧。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对她來说。他的后悔。已经不重要了。

    沐小小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眼睛一酸。也跟着落起泪來。

    “你当初爱妈妈吗。”沐小小抹了一把眼泪。忽然问道。

    好一会儿江大海才稍微平复了一自己的情绪。他叹息一声。呐呐道:“我爱你妈妈。很爱很爱。”

    沐小小听了之后。却冷笑了一声。“爱她你却不相信她。爱她你却那样的伤害她。”

    江大海神色怔怔的。好一会儿才苦笑了一。“你不懂的。小小。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如果你真的那么爱妈妈。怎么忍心伤害她。”

    江大海在沐小小高声的质问中。低了头。双手捂在脸上。再次呜咽了起來。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江大海。只觉得心烦意乱。她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爸爸。为什么。

    沐小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來。“你走吧。”

    江大海听着沐小小冷漠的声音。身子一僵。却沒有说什么。他缓缓的撑起身子。站了起來。慢慢的向外走去。

    这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來。

    沐小小很诧异。苏岩这别墅基本沒有客人來。会是谁呢。

    打开门。却看到外面站着的是两名警察。

    “请问。你们找谁。”沐小小诧异的问。

    两名警察的目光却越过了沐小小。看了一眼她身后的江大海。

    “沐小姐。你好。我们是來找江大海先生的。”其中一名警察很客气的开口。

    沐小小沒想到这警察居然认识她。颇感意外:“你们认识我。”

    “沐小姐。我们是负责你母亲被杀一案的办案刑警。在刑侦大队我们见过。”那名警察解释道。

    沐小小点点头。“那两位今天來找他。是……”

    “我们已经找到了陈乔。据她交代。她的老板。就是江大海先生。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