氤氲的灯光。玻璃罩子里的男人说了那两个字之后。仿佛死过去一般。周身弥漫着一种绝望的死气。

    沐小小不禁疑惑。不就是说出幕后主使吗。有这么绝望吗。

    而顾寒见张远妥协。脸上露出惋惜的神色。“居然这么快就妥协了。都还沒开始玩儿呢。”顾寒说着还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住手。”一声娇喝。却是满满的正能量。

    张远听到这声音才抬头再次看向屏幕。见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如风一般出现。眨眼之间。两个大男人就痛呼着瘫倒在地上。两人脸上各一个鞋印子。

    女子从容的脱身上的大衣交给身后的女孩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别怕。先穿上。”

    那两个男人在一瞬的惊骇之后。很快稳定了來。“妈的。又來一起。正好。咱哥俩一人一个。”其中一个男人才说完。那女子就动了。娇小的身子。腾空。踹。狠狠的一脚踢在男人的巴上。男人哀号一声。身子被踢得腾空而起。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空翻之后落在地上。再沒有了声音。

    另一个还來不及动作的男人一看这架势。顿时屁滚尿流的跑了……

    画面到这里。全部结束。

    阿伟进去将张远放了來。

    顾寒手一挥。“带过去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着率先离开了。

    沐小小的目光还落在那液晶屏幕上。刚才顾寒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不不屑用那些卑鄙的手段。但是。对那女孩子不轨的人虽然不是他的。但是。他的人却一直在一边看着。如果张远说。那么就救人。可是。如果张远不说呢。是不是真的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孩子被侮辱。

    和她擦身而过的阿伟低声道:“那只是录像而已。”

    沐小小愣了愣。录像。什么意思。难道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沒有被欺负的女子。沒有猥琐的男人。也沒有从天而降的功夫姑娘……

    可是。如果是假的。张远会分不出來吗。他能那么容易上当。

    苏岩却已经在她嘴上用力的咬了一。“胡思乱想什么啊。”

    沐小小摇摇头。拉着苏岩跟上了顾寒。

    ……

    另一个房间布置得和警局的问询室差不多。一张桌子。几张椅子。顾寒坐在桌子后面。他对面一丈远的地方坐着张远。

    拧开桌上唯一的一盏灯。强烈而刺眼的灯光直直的照向对面的张远。张远意识的抬手去挡。

    顾寒的手指在桌上敲击了两。淡淡的开口:“说吧。”

    沐小小和苏岩静静的坐在一边。第一时间更新 看着顾寒审问张远。

    “顾少。我要保证她的安全。我才说。”张远面色难看。被汗水湿透的脸看起來特别的狼狈。

    “放心好了。只要你毫不隐瞒的说出來。那么我就让她待在云青身边。”顾寒丝毫沒有为难张远的意思。

    张远是基地出去的。当然知道云青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真的能在云青身边。那他在意的人无疑是安全的。

    张远沉默着。顾寒也不催他。非常有耐性的等待着。

    而沐小小心中不免焦急。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苏岩的手。

    苏岩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从你离开基地之后的事说起吧。”顾寒非常悠闲的说。

    “我从基地出去之后。跟了江老板。永昌药业是药业巨头。明里暗里想要对江老板不利的人大有人在。我知道的江老板身边连我。一共有十八个保镖。我们十八人分成三个班次。轮流的跟在江老板身边。”张远一边想着一边说。

    “江老板是个非常大方的老板。不过。性情有点儿喜怒无常。为人做事。也比较狠。”

    “陈乔是江老板身边唯一的第一时间更新 虽然她看起來清新可人。一脸无害的样子。但是。我们谁也不敢看轻她。因为她是江老板最信任的保镖。”

    张远说到这里。沐小小忽然打断了他:“那你离开他之后又跟了谁。”

    张远抬头看了沐小小一眼。“沒有。我跟的。一直都是江老板。只是从明处转到了暗处而已。至于为什么江老板对别人说我离开他。我就不知道了。”

    “不是说你是因为喜欢上陈乔所以才离开江老板的吗。”沐小小总是忍不住插嘴。说完之后又才想起。张远喜欢的明显不是陈乔。因为陈乔在警察局。而张远喜欢的女孩子明显在顾寒手里。

    “我喜欢的是陈乔的双胞胎妹妹。陈宜。”张远也不隐瞒。反正顾寒已经找到人了。他也沒有必要隐瞒了。

    沐小小瞪大了双眼。原來还有这么一出啊。

    “阿宜的身体从小就不好。一直在吃药。为了照顾阿宜。我找到江老板。想要辞职。然后专心的照顾阿宜。但是。江老板说他有事要交给我做。所以。他将我转到了暗处。对外就说我离开了。”

    “他交代什么事给你做。”顾寒面色淡淡的。嘴角勾着笑。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张远看了苏岩一眼。道:“他要我时时刻刻的盯着苏先生。如果是苏先生和沐小姐在一起的时候。第一时间更新 就尽量的录他们亲密的样子。”

    沐小小叹息一声。这就是上次报纸、杂志上那些照片的由來吗。

    “那就是说。你从基地离开之后。你的老板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江大海。”顾寒再次开口了。

    张远点点头。接着说:“江老板恨苏家。恨沐小姐母女俩。想要让苏家和沐小姐母女身败名裂。所以他让我盯着苏先生。”

    “那我妈妈车祸到底是不是他做的。”虽然江大海说不是他。但是。这一刻。沐小小还是问了出來。

    张远想了一。摇摇头。“不是老板做的。老板说一定要苏家和沐小姐母女尝到痛苦绝望的滋味。所以。他一直在安排。想要在一个适当的时期爆出苏先生和沐小姐的禁忌关系。让苏家和沐小姐都沒脸见人。”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虽然那事儿已经过了。但是。如今再听到。她还是觉得江大海真是太狠毒了。

    “可是。后來。江老板又犹豫了。直到沐小姐的母亲去世。老板一子心灰意冷。打算将所有苏先生和沐小姐的照片及其他资料都烧了。”

    听到这里。沐小小心中终于好过了一点儿。他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良知。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就在这时候。阿宜被人绑架了。对方要我和陈乔按照江老板原來的计划设计苏家、设计苏先生和沐小姐。”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威胁你來害我们。还要将这一切算在江大海的头上。”沐小小这时候浑身颤抖起來。难以置信的看着张远。难道在张远这儿也找不到那个真正害他们的人吗。

    张远不置可否的点头。

    “那后來你们是怎么救出阿宜的。”顾寒接着问。

    “我们沒有办法。只好照那人说的做。先是找到当初纵火烧恒瑞服装厂的那帮小混混。让他们绑架沐小姐。我们一面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事。一边查找阿宜的落。后來终于被我找到了。”

    “那我妈妈到底是谁杀的。”沐小小终于坐不住了。一子站了起來。

    张远抬头看向沐小小。很认真的说:“对不起。沐小姐。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那人安排我们做的事几乎和江老板原來安排我们做的事一样。”

    这时候。一直沒有说话的苏岩却开口了:“一定是这个人。”

    沐小小回头看向苏岩。苏岩面色沉沉的。“那背后之人肯定就是害你妈妈的凶手。而且。杀你妈妈只是为了拖我水。让我身陷这场刑事案件。”

    沐小小皱起眉头。只是为了害苏岩。就杀了她妈妈。沐小小只觉得一股怒意盘桓在心口。让她呼吸都困难了。

    “他不仅要害我。还要将所有的嫌疑都推到江大海身上。他自己却干干净净的。”苏岩说着眉头皱了起來。“他让烧服装厂的人去绑架你。将嫌疑引到江大海身上。而你妈妈的案子上。他给警察的照片将嫌疑“这个对手很厉害。而且他藏得很深。”

    “那你见过那人沒有。”沐小小看向张远。虽然知道这可能微乎其微。但是。她还是想要问问。

    果然。张远轻轻的摇头。“是的。那个人很厉害。简直可以说是神通广大。我救了阿宜之后不管躲在什么地方。他都能很快找到我们。我们东躲**。他却仿佛在玩儿猫抓老鼠的游戏一般。”说到这里。张远脸上露出后怕之色。

    顾寒看着张远居然露出这样的表情。再次开口:“他怎么答应让你和阿宜离开的。”

    “是阿乔。阿乔说她去实施对付苏先生。然后推到江老板身上。因为阿乔是江老板身边最得力的保镖。她如果一口咬定是江老板所为。那江老板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只是那样的话。阿乔就要陪着江老板进监狱。以江老板的势力。阿乔这样对他。只有死路一条。”

    “陈乔用自己的命换你和阿宜的命。”顾寒感叹着说。“倒是个好姐姐。”

    “可是。我还是怕那人不放过我们。所以。我偷偷的去做了整容手术。然后带着阿宜离开。”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