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张远的审讯。除了证实的确有那么一个人在针对苏岩之外。那个人是谁。毫无线索。

    一子沒有了希望。沐小小觉得很颓然。

    不过。这样好歹消除了苏岩杀害沐兰的嫌疑。因为他总不会自己陷害自己吧。

    第二天。顾寒帮忙将张远送到了东余。苏岩亲自将人送到了陈队手里。警察很快审讯了张远。

    晚上的时候。陈队就打了电话给苏岩。说经过他们的调查。杀害沐兰的凶手的确另有其人。苏岩可以算是洗脱嫌疑了。

    苏岩心中大大的送了一口气。沐小小听了也笑了。本來。苏岩沒有嫌疑这种事陈队是不会专门打电话告诉苏岩的。但是。苏岩的身份毕竟特殊。况且省委书记还曾经过问过。加上。苏岩将张远送到陈队手里的时候。无意间提到张远是顾寒帮他抓回來的。

    顾寒是什么人啊。陈队虽然不是云海人。但是。顾寒的大名却也是如雷贯耳的。如今。顾寒竟然亲自出手了。那么陈队当然会更加小心的对苏岩了。

    虽然那幕后之人还沒有找到。但是。如今苏岩有了防范之后。也不是太担心了。

    只是沐小小心中依然放不开。毕竟。杀害她妈妈的凶手还沒有找到。

    苏岩看着沐小小依然愁眉不展。心疼不已。搂着她柔声哄着:“不要担心了。警察会去查的。而且。你表姐夫也会查。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凶手的。”

    沐小小长长的叹息一声。拍拍苏岩的手。“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的。”

    两人正说着话。苏岩的电话忽然响了。一看。却是简一峰的。

    最近事忙。苏岩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朝九晚五的呆在公司处理事情的。更多的时候都是流动办公。遥控公司的情况。

    好在。恒瑞公司的高层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就算苏岩一两周不去公司。也沒有什么大的影响。

    看不得不说。苏岩对人才的管理很有一套。舍得放权。也愿意相信自己的属。第一时间更新

    接起电话。简一峰有点儿焦急的声音想起:“苏总。不好了。dmc忽然撤资了。而且。药厂方面。实验室的研究员今天都忽然不见了。我一直让人联系。却一直联系不上。”

    苏岩一听。面色凝重起來。不过。他并不慌张。前段时间打算和谢然摊牌。要谢然去自首的时候。他就做好了dmc会撤资撤走研究员的准备。只是那时候谢天良出乎他意料的并沒有终止合同。因此。他对谢天良这位长辈。更加的敬佩了。公是公。私是私。丝毫不掺杂个人恩怨。

    只是。为什么这时候他又忽然撤资了呢。

    苏岩挂了电话之后。第一时间更新 赶紧给谢天良打电话。可是。接电话的却是他的私人助理。

    “苏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主席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为你转达。”助理的声音客气而生疏。

    苏岩不悦的挂断了电话。谢天良这是躲着他了。

    “苏岩。是不是很棘手。”

    苏岩微笑着摇摇头。“放心好了。沒事的。我会处理。”苏岩说着去了书房。沐小小看着他的背影。想到和dmc合资的药厂恒瑞投入很大。如今dmc撤资。那药厂肯定一子就会停止运转。资金是一方面。最大的问題还是那些研究员。药物研究不是那么简单的。dmc这次带过來的都是医药学、化学的顶尖人物。如今。被谢天良全部撤走。就算苏岩解决了资金问題。也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研究人员啊。

    沐小小叹息一声。她知道这苏岩是有的忙了。这方面她是完全沒有办法……

    想到办法的时候。沐小小忽然想到了江大海。

    江大海前段时间在拘留所里。如今已经人已经被捞出來了。虽然他很可恶。但是。这一次。他主动的找到她。找到苏岩。坦白一切。想到他的身份。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所以苏岩考虑再三之后。决定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江大海的永昌药业在业界的翘楚。原來他就不是真的要沐小小盗取恒瑞公司资料。只是想要她接近苏岩而已。所以。沐小小绝对有理由相信。以永昌药业的势力。要和苏岩合作。那肯定也是强强联合。虽然永昌药业的财力不如dmc。但是。她相信。也不会差得太远……

    不过。沐小小想归想。却还是沒有真正的去找江大海。毕竟。她心里对江大海并沒有完全的释怀。况且。以苏岩的骄傲。估计也不会愿意接受江大海的帮助吧。

    叹息一声。沐小小放乱七八糟的心思。准备到顾寒的拳击俱乐部去。

    ……

    因为担心那幕后之人对他们不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所以苏岩对沐小小的安全特别用心。出入都要顾寒的保镖跟着。沐小小也不是任性的人。知道非常时期。加上她本身被绑架过一次。所以。对于苏岩的安排。沐小小并沒有拒绝。

    不过。因为带着保镖出门太高调了。所以沐小小一般不去别的地方。唯一消遣的地方就只有顾寒的拳击俱乐部了。

    收拾妥当之后。沐小小出了门。走到半路的时候。接到了流年的电话。

    原來顾家大公子顾锦堂要提前回英国了。临走之前。特意到东余來看看沐小小。

    得知沐小小正赶往俱乐部。于是。约好在俱乐部碰头。

    沐小小到俱乐部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正看到门口员工在布置。向征看到她來。说是知道流年要带两位公子过來。所以赶紧布置一。

    沐小小点头说好。也跟着布置了起來。

    流年他们在四十分钟之后到了俱乐部。

    顾寒有事不能过來。流年在阿伟的陪同。带着两小子过來看望沐小小。

    沐小小有点儿受宠若惊。顾家的两位公子。天天呢。还小。也比较可爱。性子也活泼。和沐小小也比较合眼缘。所以。关系更要好一些。而顾家大公子呢。也许因为大了些。比较懂事了。虽然一直面带微笑。但是。却和他老子顾寒一样。是个笑面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什么时候都嘴角勾起。加上。小家伙虽然不到十岁。却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沐小小意识的用一种仰望的态度看这位大公子的。如今。这位大公子要离开。却提出要來看她。她怎么不受宠若惊呢。

    “小小姐姐。”车还沒有停稳。小正太就叫着拉开了车门。扑了过去。

    沐小小笑着弯腰接住他。一把将他抱住。“好小子。这才几天不见。又长胖了。姐姐都要抱不动了。”

    小家伙在沐小小怀里使劲儿的扭动了两。“哪有、哪有。人家的身材很标准的。”

    “天天。再扭姐姐真抱不动了。”沐小小在小家伙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皱着脸说。

    天天赶紧抱住母校的脖子。双脚环在沐小小的腰上。紧紧的夹住。真怕摔來一般。

    “好了。还不來。你要一直赖在小小姐姐身上啊。”流年这时候走了过來。看着在门口腻歪的两人。笑着说。清丽绝伦。亮丽逼人。

    “妈。是小小阿姨。”她的身后。顾家大公子语气淡然的纠正。

    流年面上一顿。接着笑道:“乱就乱吧。反正叫小小姐姐更年轻。”

    沐小小也不在意。抱着天天。给流年打了招呼。然后看着后面的顾家大公子。笑道:“表姐。我有点儿受宠若惊。沒想到大公子走之前还想着來看我。”

    流年笑了笑。回头伸手揉了揉顾锦堂的脑袋。丝毫不顾人家帅气的发型。“锦堂说这一次离开要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有个阿姨。所以一定要來看看。”

    顾锦堂对于将他的发型彻底毁掉的母亲一点儿也不恼。一副乖顺的样子。走到沐小小面前。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小小阿姨。”

    “好。來了好。阿姨很高兴。”沐小小说完之后。身后俱乐部的经理也已经跑出來招呼了。

    聊过之后才知道顾锦堂的机是晚上的。在东余也就呆三个小时就要离开了。

    沐小小决定要去送机。天天听了也吵着要去。流年沒办法。只得答应。惹來天天开心的欢呼声。

    在俱乐部说了会儿话。又吃了点东西。还有一个多小时要出发的时候。顾家大公子忽然提出要和弟弟顾家二公子练练。

    顾天意一听小身子抖了抖。“哥。不要吧。马上就要走了。一会儿弄得一身臭汗多不好。”小家伙明显不想迎战的样子。

    顾锦堂却优雅的拖起衣服來。“怎么。不敢。还是因为知道会输得很惨。所以不战而降了。”

    顾天意被激得一子从天天身上跳來。“打就打。谁怕谁。”说着还故意的将小胸脯一挺。一副凌然的样子。可是。刚说完之后。他就跨了肩膀。“哥。可不可以不要打脸。很难看的。”

    顾锦堂笑道:“好。这次不打脸。免得一会儿不能出门。”

    顾天意一听。立刻吁了一口气。“走吧。打就打。我就不信每次都是我挨着。”

    沐小小看着两人说着说着居然真的要打。一子慌了。拉住天天的小胳膊。“你们干什么啊。真打啊。”

    天天立刻可怜巴巴的看着沐小小。“小小阿姨。一会儿你要抱我。”

    沐小小赶紧转头看向流年。“表姐。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流年一脸淡定的样子。“他们每次分开都要打一场。见面也要來一场。习惯就好。”

    沐小小眨巴着眼睛的时候。顾锦堂已经拉着顾天意离开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