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无数次的醒过來。但是。每一次都能感觉到那冰冷滑腻的东西在肩上。那独有的“嘶嘶”声就在耳旁……所以。醒过來无数次。又晕过去无数次。如此循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过了过久。再醒过來的时候。她虽然还感觉那东西在。但是。却已经沒有了晕过去的力气了。

    而且。她心中也定了。那东西显然应该是沒有毒的。那女人只是想吓唬她而已。

    想到她被吓晕了无数次。沐小小心中就狠狠的鄙视了自己无数次。

    她不知道那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也许正如那女人自己所说。还沒有想好怎么对付她。所以。现在只是吓吓她。但是。沐小小能肯定的是。那女人将她绑來肯定不只是吓吓她这么简单。

    不再害怕之后的沐小小第一感觉就是渴和饿。

    前所未有的渴和饿。眼睛依然被蒙着。其实沐小小心中庆幸她的眼睛被蒙着。不然。她说不定会被吓死。

    饥饿有时候是件很可怕的事。沐小小不知道自己饿了多久。但是。这一刻。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如果她手脚能动。她肯定第一时间将肩膀上东西弄來。做成蛇羹。

    果然。别人说死也不做饿死鬼是有一定道理的。

    想到这里。沐小小“呜呜”的叫了起來。全身无力。她如今连挣扎的力气都沒有了。

    “咦。这次沒有晕了。”女人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

    沐小小这才知道。原來那女人在。

    沐小小将脸转向那女人的方向。呜呜有声。不过。这时候的她有气无力。发出的声音跟小猫儿似的。

    也许是她的虚弱取悦了那女人。她轻笑着走了过來。狠狠的撕开封在沐小小嘴上的胶带。

    “你是谁。”沐小小嘴巴得到自由第一句话就是问女人的身份。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女人嘲弄的声音响起。

    接着。沐小小就感觉一个瓶嘴被粗鲁的塞到了她嘴里。接着。冰凉的水汹涌的冲入口中。她來不及吞咽。被水流呛得只咳嗽。她虽然渴。但是。却不想被呛死。她左右摇头。拼命的躲闪。

    瓶嘴被挣开的同时。她的头被狠狠按住。水弄了她满头满脸。她被呛得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女人快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缓过气。喉咙却痛得火烧一般。

    这时候。沐小小再次听到了“喀嚓喀嚓”的声音。显然。女人将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再次拍了來。

    “我妈妈是不是你杀的。”缓过气來的沐小小再次询问。

    “啧啧啧。沐小小。我如果是你妈妈。第一时间更新 一定气得从坟里爬出來。明明杀你妈妈的就是苏岩。你还天天和他睡在一起。你觉得你对得起你妈妈吗。”女人第一次叫了沐小小的名字。

    “不是的。杀我妈妈的不是苏岩。”沐小小低声反驳着。想要激这个女人说更多的话。她还得到更多的线索。

    “哈哈哈。”女人得意的大笑起來。“沐小小。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苏岩是真的喜欢你吗。他怎么会喜欢你呢。他喜欢的是我。是我。他亲口对我说的。他爱的是我。是我。”女人疯狂的大叫了起來。

    沐小小心中一跳。原來。又是苏岩的桃花债啊。

    只是。这个女人是谁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虽然苏岩的粉红表格上人数众多。但是。要做出绑架这种事的女人一定是很恨她。甚至恨苏岩的女人。那么很显然就是被苏岩伤害过的女人。而且和苏岩牵扯一定很深。

    沐小小脑子里理清这一点之后。就仔细的回想起苏岩身边的那些女人。

    谢然。不可能。她还在牢里。

    裴敏荔。更不可能。她已经是植物人了。听说被裴市长接回家还沒有醒过來。

    那么。还有谁。还有谁。

    沐小小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是哪个女人。

    而这时候。那女人疯狂的大笑声已经停了來。

    沐小小只觉得巴上一痛。却是那女人狠狠的捏住了她的巴。“你到底哪点儿好。他那么喜欢你。啊。你哪点儿比我好。”女人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

    沐小小惊诧的发现。这女人说话语无伦次。简直和疯子沒有两样。

    疯子。这个词一出现沐小小心中就慌了。

    如果是正常人。或许还可以讲讲道理。拖延一时间。但是。疯子的话。怎么讲道理。怎么拖延时间。而且。她更不知道这疯女人一刻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來。

    沐小小越想越害怕。身子禁不住颤抖了起來。

    “咦。终于知道怕了。你怕了。哈哈哈……”女人感觉到沐小小的害怕。再次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听得女人得意的大笑声。沐小小一面暗骂自己沒出息。一面祈祷苏岩快点儿來救她。

    可是。那女人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在祈祷苏岩來救你吗。他來不了了。哈哈哈。他來不了了。他找了你一天一夜。刚刚出车祸进医院了。”

    沐小小脑海里轰的一声。仿佛惊雷炸响。让她一子懵了。

    苏岩出车祸了。

    苏岩出车祸了。

    沐小小只觉得心中大痛。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捏住。那种简直要窒息的疼痛让她浑身颤抖不已。冷汗瞬间湿了衣服。

    “很担心是不是。很害怕是不是。哈哈哈……”女人再次癫狂的大笑起來。

    “苏岩。”沐小小嘶声叫了一声。再次晕倒了过去。

    但是。很快她就被冰水泼醒了。

    “呀。身上的衣服都湿掉了。这样很难受啊。还是脱掉吧。”女人假惺惺的声音响起。

    沐小小知道这疯女人要开始折磨她了。可是。这时候。她心中却担忧着苏岩。

    “老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种粗活让我们來做就好了。”忽然。男人的声音响起。

    沐小小大惊失色。她一直以为只有那个疯女人在这儿。原來。那两个掳她的男人也在。

    “哈哈哈。去吧。”疯女人快意的笑着说。

    沐小小惊骇不已。听到两个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她惊呼起來:“你们想干什么。”

    “嘿嘿。干什么。当然是干这世上最快活的事。”男人猥琐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只手抚上她的脸。

    “走开。你们这群混蛋。走开。”沐小小左躲右闪。却依然不能挣开男人的手。

    “嘿嘿。妈/的。这皮肤真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摸起來真/他/妈/的爽。”男人满意的摸着沐小小的脸。呼吸都粗重了些。

    沐小小又惊又怕。眼泪汹涌而出。“求求你们。大哥。不要伤害我。你们老板给你们多少钱。我出双倍给你们。”

    脸上的手一顿。沐小小赶紧说:“大哥。你们一定知道我是谁。我和苏岩虽然还沒有结婚。但是。苏岩很喜欢我。只要你们开口。他一定会给钱的。你们放过我。求求你们。”

    “住口。”疯女人沙哑的声音猛然响起。接着。急促的脚步声很快靠近了。

    沐小小还想要说话。“啪”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传來。却是被疯女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沐小小知道那个疯女人慌了。这疯女人也是独自一人。如果这两个男人被她说动站到她这一边。那么她就安全了。

    于是。沐小小急急的再次开口:“两位大哥。你们自己想想。这女人能给你们多少钱。十万。二十万。”

    “住口贱人。”疯女人显然沒有想到这时候了。沐小小还会冷静的想策反她雇的人。见她还要说话。挥手又要打去。却被其中一个男人握住了手腕。

    “放手。”疯女人愤怒的低吼。

    这两个男人本來就是犯了事。才被放出來的。正愁沒钱的时候。被她雇了。如今。看着两个男人明显被沐小小说得心动了。疯女人哪有不着急的道理。

    “老板。这女人说得对啊。不过。我们知道老板也不是缺钱的人。要不。老板给加个价。不然……”男人这时候得意洋洋的坐地起价了。

    “两位大哥。她就算能给你们一百万。我照样可以给你们双倍的价钱。区区两百万。在苏岩眼中。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两位大大哥想想。在东余。还有比苏岩更有钱的人吗。”沐小小赶紧再次开口。

    两百万。对于一般人來说。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了。沐小小就不相信这两个男人不动心。

    “我给你们两百万。一人一百万。”谁知。疯女人却忽然掷地有声的说。

    沐小小心中一跳。这疯女人看來是个有钱的主。随口就能扔出两百万。她到底是谁。

    “两位大哥。就算你们有了两百万。你们也要想想有沒有小命去花。”利诱不成。沐小小换成了威逼。“不知道你们这位老板有沒有告诉你们。我的表姐夫是顾寒。”

    倒抽气的声音很清晰的落在沐小小耳中。她心中一定。看來。顾寒的威名还是有用的。

    “两位大哥都是道上混的。肯定听过顾寒的大名了。他虽然不是东余人。但是。你们抓我的时候。我在机场就是和我表姐、顾寒的夫人在一起的。如今我被你们掳走了。我表姐夫肯定会找我的。你们该知道。得罪我表姐夫会有什么样的场。”沐小小的虽然有气无力。但是。这一段话却是用了全身的力气來说。这时候。她一定要先震住那两个男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