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很安静。沐小小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她能清晰的听到中众人的呼吸声。看來。她的话还是让这两个男人有所顾忌了。

    “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不说苏岩。我表姐夫就不会放过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把我送回去。那么。这次的事我就当是个误会。大家还可以交个朋友。”沐小小一边威逼。一边利诱。希望能让两个男人动心。

    沐小小这话不仅是对那两个男人说的。也是对那个女人说的。虽然她不知道这话对那个疯女人有沒有用。但是。她还是满怀着期望。

    果然。沐小小的话说完之后。那两个男的先绷不住了。“老板。你沒有说她和顾寒还有关系啊。第一时间更新 ”

    那疯女人却哼了一声。“说了你们敢做吗。”

    这倒是实话。如果说了沐小小和顾寒的关系。她肯定在这里找不到人敢帮她做事。给再多钱都沒有人敢。

    “妈的。你这贱人。害我们。”男人沒想到疯女人居然这样说。这分明就是拉他们入火坑啊。

    疯女人这时候却哈哈大笑起來。“现在后悔已经來不及了。”

    “不。别听她的。两位大哥。你们是不知者不罪。你们将我送回去。我保证。让苏岩给你们该得的钱。更保证顾寒不为难你们。”沐小小急忙说。她生怕那疯女人鼓动着那两个男人觉得无路可走。孤注一掷。

    “哈哈哈。你们觉得顾寒是那么大度的人吗。还有苏岩。他为了找这女人可是撞车进了医院。你们觉得到了这时候。他们还会乖乖拿钱给你们。让你们逍遥的过半辈子吗。”疯女人肆无忌惮的大笑着说。

    疯女人的话让沐小小心头一沉。接着。男人的怒吼猛然响起。

    接着。沐小小听到“砰”的一声。接着女人的惨叫声响起。

    沐小小吓了一跳。这才猜到。估计是那两个男人打了那个疯女人。

    “贱女人。害我们。”男人暴怒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惶恐和不安。

    沐小小心中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看來。那两个男人心里还是惧怕顾寒的。这就够了。

    “两位大哥。两位大哥。你们放了我吧。我被你们抓來一直都被蒙着眼睛。我沒有看到你们的样子。不知道你们是谁。而且。你们这位老板。我也不知道是谁。所以。你们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要我安全了。我回去之后一定说服苏岩和顾寒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件事就算揭过了。你们带着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沐小小再次开口。想要趁机说服两个男人。

    “哈哈哈。她说的话你们也信。你们放了她。她肯定回去就叫顾寒來抓你们。第一时间更新 ”那疯女人也赶紧开口。

    “两位大哥。别听她胡说。你们想想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我沒有看过你们的样子。都不知道你们是谁。怎么抓啊。”沐小小急急的说。

    “大哥。这女人说得有道理啊。她一直蒙着脸。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现在就拿着钱离开这里。以苏岩和顾寒的手段。肯定能很快找到她。到时候。我们都已经离开东余。他们想要抓我们也抓不到了。”其中一个男人终于心动了。

    沐小小一听。心中一喜。“两位大哥。我说的有道理吧。”沐小小说完之后。忽然心中一动。又接着说:“两位大哥。你们这位老板也是个有钱的。你看。她毫不犹豫就说要给你们两百万。你们把她带走。逼她拿钱出來。如果不拿你们就将她交给苏岩。或者顾寒……”

    那疯女人听到沐小小的话顿时尖叫起來。“贱人。你住口。住口。”不过。她的尖叫很快被狠狠的捂住了。

    沐小小听着她呜呜的声音。心中一阵快意。看來。这两个男人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两位大哥。你们想想看。她是绑架我的主谋。你们要她拿钱。她也不敢报警。是不是。”沐小小再次说道。

    “有道理啊。”另一个男人这时候也心动了。第一时间更新

    “呜呜。”疯女人听到他的话。挣扎得更疯狂了。

    沐小小心中一阵快意。太好了。她这。是安全了。

    “两位大哥。事不宜迟。你们现在就可以带着她去取钱。然后跑路。”沐小小简直快笑出來了。

    “大哥。我们走吧。”

    “沐小小。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你这个贱人……”疯女人尖叫的声音慢慢的远离沐小小。

    “太吵了。塞起來。”随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话音落。疯女人的声音消失了。只留不甘的呜呜声。

    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起。很快。沐小小听到远远的有汽车声音响起。

    沐小小这才彻底的放松來。她安全了。

    这一放松。她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脱力了一般。她这才响起。刚才只顾着将那三人弄走。都忘记让他们给她留点儿吃的东西和水了。

    沐小小在饥渴中再次昏迷了过去。

    ……

    “小小。”一声尖叫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

    病房里。苏岩猛的从床上坐了起來。满头满身都是汗。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看着周围雪白的墙壁。他有一瞬的愣怔。

    门却在这时候开了。简一峰面色焦急的走了进來。“苏总。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苏岩却一把抓住简一峰的手:“小小呢。找到小小沒有。”

    简一峰沒想到苏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问这个。脸上露出难色。

    “我昏迷多久了。”苏岩一边说一边掀开被子就要床。

    “苏总。你不能床。你伤还沒有好。你快躺……”

    “我躺了谁去救小小。”苏岩嘶哑着声音怒吼道。

    简一峰看着苏岩眼中的焦急和伤痛。也不禁心中一滞。到嘴的话再也说不出來了。眼前的男人一脸狼狈。眼中满是惊恐担忧之色。哪里还有平日里淡定沉稳的样子。他是爱惨了沐小姐啊。

    “你给我躺。”忽然。门口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两人回头看去。却是苏建国。

    他还穿着医院的病人服。在林伯的搀扶。脊背挺直的站在那儿。

    此刻。苏建国眼底的心疼之色被责备掩盖了去。“你这个样子怎么去找人。外面找她的人那么多。也不差你这一个。”苏建国说着示意林伯将他扶进房间。第一时间更新 走到苏岩的病床前。

    “老总裁。”简一峰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时候还是要苏建国这做爹的出來才有用啊。

    “爸。你不好好休息來这里干什么啊。”

    “嫌我碍眼了是不是。你看看你身上的伤。你这个样子恐怕还沒有走出医院。人就倒了。”苏建国说着按住了苏岩的手。

    “可是。爸。我真的很担心小小。”苏岩说着四了寻找他的手机。“那些绑匪将她和蛇放在一起。小小肯定很害怕的。”苏岩说着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他的手机。却看到手机上又有了新的视频信息。

    他的手微微颤抖起來。几乎不敢点开看。他怕看到他的宝贝被虐待被毒打的样子。他怕。

    可是。再害怕他还是点开了。

    画面上的沐小小依然被绑着。但是。正猛烈的咳嗽着。一身一脸的水。看起來特别的狼狈。苏岩的眼睛顿时就红了。立刻想要将那信息发给顾寒和警察。可是。他的手哆嗦的太厉害。编辑了半天也沒有弄好。

    “苏总。我來吧。”简一峰看着他越來越焦躁的样子。忽然开口。接过苏岩的手机。很快编辑发送了出去。

    “苏岩。其实。沐小姐应该是沒事的。那蛇虽然看起來很吓人。但是明显不是有毒的。而且。也沒有攻击沐小姐的意思。那些人可能只是想要吓唬吓唬沐小姐的。而且沐小姐虽然被绑着。但是身上衣服完好。应该是沒有受到其他伤害的。所以。苏总。你不用太担心。他们既然沒有虐待沐小姐。那么很有可能会提出条件。”简一峰条理清晰的分析着。

    “对。一峰说得对。他们既然是绑架。那么。沒有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她就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你先别着急。”苏建国也开口劝他。

    被简一峰这样一说。苏岩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先前。他是太紧张了。所以才沒有注意那些细节上的事。

    他始终还是慌了、乱了。

    “阿岩啊。你先在这儿养伤。外面找她的人已经很多了。她一定不会有事的。再说。如果你也倒了。她回來看到你这个样子。不也得伤心吗。说不定还会自责。觉得是她连累了你呢。”苏建国知道。这时候。用“沐小小”三个字比什么都好用。

    苏岩心中一叹。安静了來。

    就在苏建国松了一口气之后。简一峰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苏总。那个。今天警察打來电话。说谢小姐情绪不好。已经被送到四院去了。”

    四院是东余市最有名的精神疾病医院。

    “她怎么了。”

    “警察在电话里只是说她行为乖张。会乱扔东西。情绪很激动。有时候还自言自语。”

    谢然。疯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