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忽然安静了來。苏岩沒有想到谢然居然会疯了。那个知性优雅的女人。怎么会。

    苏建国脸上神色更加复杂。他和谢天良是几十年的朋友。谢然是他看好的儿媳妇。虽然谢然伤害了沐小小。但是。说到底。也是爱苏岩太深所致。如果不是苏岩一心想着沐小小。谢然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

    “简助理。谢小姐是什么时候被送到医院的。”苏建国眼中神色有点儿凄然。

    “就在dmc撤资前一天。”简一峰看了苏岩一眼。小心翼翼的说。

    苏岩一听。闭上了眼睛。

    原來如此。谢天良对于谢然进监狱一事还算是深明大义。沒有撤资。可是。谢然却疯了。那是他唯一的女儿。却疯了。他怎么能不怒。怎么能不气。苏岩几次找他。他都避而不见。原來却是因为这件事。

    “老林啊。你马上给天良打个电话。”苏建国马上吩咐。

    林伯听了之后。赶紧拨打。可是。电话通了之后却一直无人接听。

    林伯对苏建国摇摇头。苏建国重重的叹息一声。

    病房里的气氛变得压抑起來。好一会儿之后。苏建国才低声道:“都是我的错啊。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要你和小然在一起……”

    听到苏建国自责的声音。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却沉沉的开口:“不。不怪你。是我不该找上她。”而且。他明明知道谢然喜欢他。却去找了她。如果他找一个完全就不喜欢他的女人來扮演未婚妻的角色。那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他和沐小小的孩子不会流掉。谢然也不会因此疯掉。而恒瑞和dmc的合作也不会拆伙。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苏建国看着苏岩虽然说着自责的话。脸上却丝毫沒有自责的表情。他忽然恨起沐小小來。如果不是她。苏岩一定已经和谢然幸幸福福的在一起了。哪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

    沐小小。还有沐兰。而最可恶的却是江大海。那一家子。就和他苏家犯冲。

    想到这里。苏建国又看到儿子一身是伤的狼狈样子。心中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如果不是为了要找沐小小。他的儿子就不会出车祸。沐小小就是他儿子的克星。

    “苏岩。你好好在这儿休息。哪儿也不许去。更不许去找沐小小。”苏建国忽然严厉的说。

    苏岩猛的抬头。“爸。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如今伤得这么重。就该呆在医院里。找人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你如果觉得实在是有体力有精力的话。就到四院去看看小然。”苏建国说完之后在林伯的搀扶。转身离开了。

    苏建国怔怔的坐在床上。第一时间更新 好一会儿之后。才拿起电话给顾寒打去。

    不过。电话接通之后。顾寒的话让他一子就跳了起來。

    “苏岩。有小小的消息了。”

    ……

    车里。苏岩不断的催促着简一峰。

    简一峰哭着个脸。“苏总。我已经很快了。咱这不是机好不。”

    苏岩也知道自己太焦急了。但是。他沒办法不急啊。顾寒说在东余的新北区。有人看到一个男人扛着一个被绑着手脚的女人进了一间废。

    新北区虽然是东余的一个区。但是因为是才开发的区。所以。是一个非常杂乱的地方。政府规划之后。很多投资商看上了这块地方。可是。开发建设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題。先前拆迁户沒有安居房的时候。就在这里随便搭个房子。暂时凑合着住。后來。安居房弄好之后。拆迁户般了进去。就留了不少的废子。

    这些废子就成了乞丐们的家园。

    顾寒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带着人去了。但是。苏岩还是急火火的赶了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小小幽幽醒來。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

    一张满是痤疮的脸。杂乱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红红的鼻头。裂开的大嘴露出一口黄牙。那嘴里呵出腥臭的味道。

    沐小小再沒有力气。这时候也吓得尖叫了起來。嘶哑的嗓子瞬间就冒了烟儿。

    那人也吓了一跳。兔子一般跑了。

    沐小小这才发现。她被蒙了好长时间的眼睛终于重见光明了。

    那人跑远了一些才停。离沐小小远远的。捂着耳朵惊恐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这才看到。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么冷的天却穿着单薄的衣服。衣服邋遢得看不出本來的颜色。脚上套着一双明显不合脚的超大运动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是个乞丐。

    沐小小很快冷静了來。她本來就很久沒有吃东西。又饿又渴。整个人昏沉沉的。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贴在身上冰冷冰冷的。异常难受。而且。她的手脚还被绑着。

    沐小小无力的四里看了看。这是一间矮小的房子。什么家具也沒有。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很明显。那两个男人带着疯女人离开了。这样扔她就离开了。

    “小孩儿。过來。”看着站在远处的小乞丐。沐小小开口唤他。喉咙很痛。让她说一个字都艰难。

    可是。小乞丐却站在原地。怯生生的样子。第一时间更新 不敢靠近沐小小。看样子似乎脑子有点儿问題。

    “小孩儿。是你帮我把眼睛上的东西拿來的吗。”沐小小虚弱的问。嗓子着火了一般难受。

    小乞丐点点头。歪着头看向沐小小。

    “谢谢你。小孩儿。”沐小小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小乞丐虽然看起來脑子有点儿问題。但是看到沐小小那善意的微笑。也不是那么害怕了。他再次缓缓的靠近沐小小。脚步很小心。

    沐小小保持着笑容。看着小乞丐靠近。

    好一会儿之后。小乞丐才再次站在沐小小面前。

    “小孩儿。第一时间更新 找个东西帮姐姐把这个解开好不。”沐小小手脚动了动。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

    小乞丐看了看沐小小的手上的带子。歪着头想了一。

    “你能找到刀吗。”沐小小手脚上带子是那种透明的塑料带子。很结实。

    小乞丐想了想。忽然转身跑了。

    沐小小不知道他去干什么。只得静静的等待。她如今浑身无力。头也有点儿晕乎。喉咙里火烧一般。难受得要死。

    就在沐小小以为那个小乞丐离开不管她的时候。他又回來了。

    他手上拿着一把大大的菜刀。生了锈。缺了口。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出來的。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有甚于无吧。

    沐小小立刻露出笑容。“谢谢你。”沐小小这句感谢是由衷的。这个孩子明显脑子有点儿问題。但是。却也明白了她的处境。愿意帮她。

    可是。小乞丐拿着菜刀却不知道怎么割断那带子。只是拿着刀围着沐小小转悠。

    沐小小浑身无力。喉咙又痛。多说一个字都困难。教了小乞丐好几次。在那刀将沐小小的手背划了一之后。小乞丐被那淡淡的血色吓到了。不管沐小小怎么哄。他都不敢在刀了。

    两人就这样折腾了半天。也沒能割断一根带子。

    沐小小的身体状况越來越差。头晕眼花。冷汗直冒。随时都会再次晕过去一般。

    “住手。”忽然。一声暴喝之后。站在沐小小身边的小乞丐惨叫一声了出去。

    沐小小大惊。惊恐的瞪大眼睛。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有点儿熟悉的身影。

    是云蓝。

    沐小小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小小。”担忧的。急切的。心疼的……

    明明只有两个字。但是。却饱含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情绪。

    “苏岩。”

    沐小小眼前一片模糊。嘴里意识的唤着那个人的名字。

    意识消失之前。她听到那人愧疚的声音:“小小。对不起。我來晚了。”

    ……

    苏岩看着被绑在椅子上陷入昏迷的沐小小。心疼得无以复加。

    三天了。他终于找到她了。

    边上。云蓝已经掏出匕首将沐小小手脚上的带子割断了。苏岩一把将沐小小抱在怀里。却已经泪流满面。

    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的整个胸腔都充溢着一种满足和幸福。

    “苏先生。还是先送沐小姐去医院吧。”云蓝看着苏岩抱着沐小小只管哭。不禁开口提醒。

    苏岩这才反应过來一般。弯腰就要抱沐小小。可是。他也受着伤。昏迷了一天的他这时候其实也很虚弱。刚抱起沐小小。人就一个趔趄。如果不是云蓝及时扶住他。肯定两个人都摔跤了。

    这时候。顾寒和流年也赶了过來。看到苏岩怀里的沐小小。流年眼泪一子就出來了。“小小。小小……”

    顾寒拥着流年。看向云蓝。

    “沒有外伤。晕迷。”简短的回答。却让流年放心來。沒有受伤就好。

    “先去医院吧。”顾寒说着示意云蓝帮苏岩。

    云蓝并沒有要求自己抱沐小小。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苏岩一定不肯借他人之手。所以。他使出双倍的力。扶着苏岩往外走。

    顾寒四了看了看。目光落在墙角的小乞丐身上。冷声道:“带回去。”

    很快。几辆车子呼啸着离开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