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今天你说什么都沒有用。我一定要杀了你。”谢然忽然抓起柜上的一只花瓶。朝沐小小扔了过去。

    沐小小侧身一让。那花瓶顿时砸碎在她面前。顿时。碎片溅。沐小小意识的抬起双臂护住头脸。

    而谢然却趁机扑了上去。

    当冰冷的匕首再次抵在沐小小的脖子上时。沐小小心中顿时凉了。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疯女人手里。

    这时。病房门猛烈的响了起來。透过那半截玻璃。沐小小正看到一脸焦急的苏岩。

    谢然这时候也看到了苏岩。她脸色顿时一变。拉着沐小小就退到了窗前。

    病房门在剧烈的震动了几之后。第一时间更新 被苏岩愤怒的一脚踢开了。

    房门弹开的瞬间。苏岩就冲了进去。

    “站住。”谢然却大吼一声。“你过來我就杀了她。”说完之后。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压了去。

    苏岩一眼就看到了沐小小脖子上的鲜血。顿时不敢再动弹了。

    “谢然。你想干什么。”苏岩的心都要跳出來了。他面色铁青。目光灼灼的盯着谢然手中的匕首。

    “我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我想杀了她。”谢然看着苏岩。忽然变得异常的平静。连说“杀了她”三个字的时候都特别的温和。如果不是纷乱的头发和歪斜的衣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时候的她。一定和以前一样。知性而优雅。

    苏岩看着眼前平静的女人。心中却升起不好的感觉。简一峰说她精神出了问題。进了四院。如今。她这么平静的出现在这里。挟持着沐小小。他不知道她是真疯还是假疯。但是。看到她手中的匕首放在沐小小的脖子上。他就紧张得手心出汗。

    “谢然。你清醒一点儿。你杀了她。你也只有死路一条。你还这么年轻。你死了。你爸怎么办。”苏岩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但是。浑身却紧绷着。积蓄着力量。

    “你还会关心我的死活吗。”谢然冷笑一声。淡然的说。

    这样的她。太平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怎么看都不像是精神出了问題的人。苏岩心中焦急万分。沐小小的脖子在流血。那鲜艳的颜色让刺痛着苏岩的眼睛。

    “苏岩。绑架我的就是她。”沐小小这时候却忽然说话了。

    谢然冷笑一声:“是我又怎么样。我真后悔。那天沒有一刀杀了你。”

    “你沒有疯。”苏岩目光冰寒。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女人。

    “哈哈哈。苏岩。你巴不得我疯了吧。”谢然脸上的平静渐渐被兴奋和激动取代。“可是。我好得很。你们俩活得这么好。我又怎么会有事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苏岩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沐小小脖子上的伤口上。

    “怎么。心疼了。”谢然冷笑着说。却忽然拉开了她自己的衣领。露出了大片的胸前肌肤。

    不过。本该雪白的地方却满是伤痕。刀伤、烫伤。红肿焦黑。看起來一片狰狞。

    苏岩不禁瞪大了双眼。

    “沒想到是吗。”也许是苏岩惊诧的目光让谢然心中有了一丝柔软。她的眼睛一子红了。

    “苏岩。我只是喜欢你。我有什么错。她的孩子本來就不想要。我帮她一把而已。我哪里错了。你却非逼着我去坐牢。苏岩。是你们对不起我。”

    “谢然。我沒有对不起你。我沒有想不要孩子。是你害了我的孩子。”一提到孩子。沐小小再也顾不上脖子上的匕首。转头看向谢然。

    “小小。”看着沐小小转头。匕首划过她的脖子。苏岩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又是一道口子出现在脖子上。

    看着这样不管不顾的沐小小。谢然也略感意外。可是。看着她脖子上的鲜血。她似乎一子又兴奋了起來。她一把抓住沐小小的头发。将她的头拉得往后仰起。让她伤口的血流得更厉害了。

    “我害你。贱人。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苏岩不会不要我。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进监狱。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弄得要装疯卖傻。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弄得满身都是伤。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被那两个贱人**。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谢然的情绪忽然激动起來。拼命的推搡着沐小小。

    两人本來就站在窗前。谢然这样情绪激动的推搡。两人的半边身子就探出了窗户……

    沐小小只觉得脚一轻。身子后仰……

    “小心。”苏岩大叫一声。扑了过去。

    “一起死吧。”

    “小小。”苏岩心胆俱裂。不顾一切的伸手抓去……

    尖叫声穿云破日。身体失重的瞬间。沐小小脑海里一片空白。

    忽然。坠的力道猛的一停。第一时间更新 接着。手臂一痛。她被人拉住了。

    “砰”。一声闷响从面传來。谢然**四溅。摔在水泥地面上。

    沐小小眼前一黑。耳边却响起了苏岩的声音:“小小。”

    她摇摇头。抬起苍白的脸。对着苏岩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

    ……

    谢然死了。

    劫后余生的沐小小却一点儿也不开心。

    苏岩赶走了护士。亲自帮沐小小脖子上的伤口消毒、包扎。

    他的动作很轻柔。神情很自若。可是。沐小小却知道。他的心一定不平静。

    “谢然死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沐小小忽然低低的说。

    苏岩手中的动作一顿。却很快继续包扎起來。

    “苏岩。。”沐小小的心里很不好过。

    “嘘。别说话。”苏岩却忽然按住了她的唇。低低的开口。然后继续为她包扎。

    沐小小不说话了。她心里很复杂。虽然她不喜欢谢然。甚至是恨着谢然。但是。当谢然摔去的时候。她心里却只剩难过。

    谢然也只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可怜女人而已。

    终于包扎好之后。苏岩坐。双手扶着沐小小的肩膀。非常认真的看着她。“沐小小。这件事。和你沒有任何关系。这是意外。和你。沒-有-关-系。”

    沐小小的眼泪一子就出來了。

    敲门声却在这时候响起。两名警察走了进來。“苏先生。”

    苏岩点点头。“请进。”

    两名警察身后。是医院的相关领导。

    沐小小知道。他们都是來了解情况的。

    苏岩拥着她。紧了紧手臂。无声的安慰着她、鼓励着她。

    “今天医生说苏岩做一个检查。沒有问題。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所以。我陪苏岩去做检查。检验科人很多。我怕苏岩冷。回來给他拿外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谢小姐穿着护士服闯了进來。然后拿着匕首。说要杀我。后來。苏岩來了。她情绪很激动。拉着我站在窗前。推搡的过程中。我们两人都摔了出去……”沐小小慢慢的说着。将事情的交代了一。

    其中一名警察一边记录着。一边询问:“死者为什么要杀你。”

    沐小小沉默了一会儿。道:“她。恨我。”

    ……

    警察和医院的人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很快离开了。

    当人群散去。苏岩这才看到站在人群后面的苏建国。

    “爸。”苏岩有点儿意外。但是一想到今天这事这么大。苏建国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苏建国铁青着脸。拄着拐杖。缓缓的走到苏岩面前。目光森然的盯着他。片刻之后。苏建国忽然挥手。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的落在了苏岩脸上。

    苏岩被打得头一偏。他一动不动的受了。

    而苏建国打了他一巴掌之后。却狠狠的瞪着病房中的沐小小。那目光。森冷森冷的。让沐小小忽然觉得心中一滞。

    苏建国一直是喜欢谢然的。苏岩要和谢然解除婚约。苏建国就气得进了医院。后來。谢然被苏岩逼着去自首。苏建国并不知道。如今。看着好端端的一个人忽然就那么死了。对于苏建国这个长辈來说。那是非常伤心的。

    苏建国离开了。沐小小的心却沉了沉。她和苏建国之间的关系。算是彻底的不可调和了。

    ……

    两天后。病房里來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沐小小看着眼前的老人。满脸的不自在。她沒有想到谢天良会來这里。还是苏岩不在的情况。

    面对这位老人。沐小小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虽然恨过谢然。但是。当谢然用生命完结一切之后。她再也沒有恨了。

    可是。面对眼前的老人。她觉得内疚。谢然是他唯一的女儿。如今失去了唯一的亲人。眼前的老人就成了孤家寡人。

    谢天良看着沐小小的目光很奇怪。眼前的老人。前段时间偶然看到。还精神抖擞。颇显年轻。如今。却一子苍老了十多岁一般。连身子都佝偻了。

    “你和你妈妈长得很像。”谢天良忽然说了一句。却让沐小小非常意外。

    不过。她很快想到。谢天良去德国前是苏建国的合作伙伴。当然是认识她妈妈的。

    她只是意外。她以为谢天良这时候來找她。肯定是來骂她的。可是。他怎么会说起她妈妈呢。

    “明天我就带小然回德国。以后。估计再也不会回來了。”谢天良的语气透着无尽的忧伤。

    沐小小还是沒有说话。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來这世上。真有天理循环这样的事。”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