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镇恒瑞的苏岩正在开会。忽然眼皮直跳。心头也升起不舒服的感觉。他不禁伸手揉揉了眉心。

    边上正在汇报的钱经理一见苏岩这样子。缓缓的停了來。

    苏岩见他停了。皱眉问道:“怎么停了。继续。”

    钱经理赶紧说:“其实也就这么多了。现在主要等市政那边的批复。”

    苏岩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市政批复。这次的项目。市政那边是哪位主管。”

    “还是裴市长。”边上的简一峰赶紧回答。

    裴市长。

    苏岩心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第一时间更新

    简一峰看着苏岩的脸色不太好。小声的问:“苏总。你沒事吧。脸色不太好。”

    苏岩摇摇头。用手揉揉眉心。“沒事。简助理。裴市长那边。你去跟进一。”

    简一峰愣了愣。却还是点了点头。

    “好了。沒有其他事就散会吧。”苏岩皱着眉说。然后率先站起來。走出了会议室。

    苏岩一走。简一峰也赶紧跟着走了。

    会议室里慢慢的响起了议论声。但是大家都尽量压低了声音。可是。苏岩还是听到了“老总裁、游艇会、美女”等等词汇。

    苏岩的脸色一子更难看了。他忽然折回会议室。将本要离开的恒瑞高层们堵在了会议室。

    “你们很闲是不是。沒有事做了是不是。一个个的变得这么八卦。我是不是要办一本周刊。让你们都出去当狗仔啊。”苏岩的声音不怒而威。字字带冰。让一子的高层们噤了声。

    苏岩看着大家不再言语。重重的哼愣一声。转身离开了。

    简一峰愣愣的看着发火的苏岩。心惊不已。苏总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发这么大的火。

    简一峰哪里知道。刚才跟着沐小小的保镖告诉他。唐蕊跑到顾寒的俱乐部找沐小小去了。这会儿他的小乖估计正在和唐蕊那个第一时间更新

    上一次唐蕊找他要钱。他心中就烦透了那个女人。后來。她又找了沐小小一次。好在。沐小小并沒有和那个女人说什么。沒想到。这一次。沐小小居然将那个女人叫了进去。真不知道唐蕊那个女人会对他的小乖说什么。

    一想到上次那个女人找他时那副贪婪的嘴脸。苏岩就一阵不舒服。

    回到办公室之后。苏岩想了又想。还是给沐小小打了个电话过去。

    不过。让他意外的却是流年接起的电话。

    “苏岩。小小去卫生间了。”流年主动说明了缘由。

    苏岩嗯了一声。然后别扭的说:“那个。易总。我想问问。刚才和小小见面那个女人走了沒有。”

    “已经走了。”

    “那个女人有沒有对小小说什么。”这才是苏岩最紧张的。虽然他和唐蕊的事都过了八百年了。但是。他还是怕唐蕊那个女人胡说八道。让他的小乖胡思乱想。

    “她们说了很久。你想要知道什么。”听出苏岩紧张的流年好笑的问。

    苏岩一听流年的话。心中就开始骂唐蕊了。说很久。那肯定沒好事了。

    苏岩想着他是不是该去俱乐部接沐小小。游艇会的事。加上这会儿唐蕊又找了她。不管唐蕊说了什么。他都可以肯定。他的小乖。这会儿肯定心情不佳。

    “苏岩。你的桃花太多了。”流年忽然在电话那头感叹了一句。“今天是张三。明天恐怕又有李四。”

    苏岩有点儿无力的闭上眼睛。都怪以前的他太荒唐了。“那个……”苏岩的轻咳了一声。语气更加不自在了。“易总。还请您陪陪小小。我一会儿就过來。”

    流年听出了苏岩的不自在。忽然道:“叫什么易总这么见外啊。叫一声表姐听听。”

    苏岩沒想到流年居然会开他玩笑。第一时间更新 脸上僵了僵。

    那头却传來流年的大笑声:“哈哈。好了好了。先不勉强你。反正早晚有这么一天。”

    挂断电话之后。苏岩就冲出了公司。开车赶往俱乐部。一路上。还不忘打了无数个电话。又是订鲜花。又是选礼物。又是订座位的。安排妥当之后。苏岩才深吸一口气。车子开的更快了。

    ……

    而俱乐部的沐小小从卫生间出來之后。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熟人。

    “小小。”杨瑞看到沐小小有点儿意外。很快。眼中露出欢喜的神色。

    沐小小却微微皱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看杨瑞的样子。明显是在俱乐部玩了上來的。一身休闲服。和以前沒有两样。已然英俊帅气。只是。眼底深处带着一丝苦闷之色。

    沐小小露出公式化的笑容。“杨总。”是了。作为凯美集团的东床快婿。杨瑞如今已经是凯美的行政总经理了。只等着以后他那岳父大人将整个人集团交到他手里了。

    听着沐小小这一声称呼。杨瑞脸上的笑容一子就僵住了。接着。眼底的苦闷之色越加明显了。

    “小小。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其实上次在一个酒会上时。他看到了沐小小。只是他老婆潘欣悦就在身边。他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沒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很好。”沐小小笑着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你请便。”虽然沐小小现在沒有穿俱乐部的工作服。但是。她几乎是意识的就用了在这里做事时的态度和语气。

    杨瑞看着沐小小要走。一子就急了。“小小。别走。”说着。还伸手拉住了沐小小的胳膊。

    沐小小微微皱眉。“杨总。请放手。”沐小小的语气带着几分冷凝之色。脸上的神色更是冷若冰霜。

    杨瑞一看这样的沐小小。心底一痛。意识的放开了她。

    “杨总。你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再说。尊夫人对你很紧张。所以。还是请你自重一些。”沐小小不悦的说。上次的酒会。她连杨瑞的面都沒有见到。就被潘欣悦那个女人拉着警告了一番。要是让那个女人看到杨瑞拉着她那还得了。

    沐小小不是怕事。她只是习惯过低调的日子。不想和无所谓的人因为无所谓的事牵扯不清。

    看着沐小小有点儿恼努的样子。杨瑞赶紧道歉。“对不起。小小。上次在酒会上。欣月她……”

    “停。杨总。你和尊夫人之间的事。我沒有兴趣知道。”沐小小打断杨瑞的话。冷声说完之后就要离开。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毫不迟疑的离开。杨瑞再次出声道:“小小。对不起。”

    沐小小顿住身型。头也不回的说:“杨总。我们的事都过了很久了。你也说过对不起了。我也已经忘记了。以后。我们就当从來不认识吧。”

    杨瑞听着沐小小这么平静的说已经遗忘。说就当以后不认识。心底的寒冷和孤寂在也压抑不住了。他不禁低吼起來:“不。我做不到。小小。我忘不了。我忘不了你。”

    沐小小离开的背影再次顿住。她缓缓回身。望向杨瑞。眼神幽深如海。

    杨瑞见她停了來。急急的走到她面前。“小小。我后悔了。真的。我……后悔了。”

    沐小小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眼中的苦闷和悔恨。心中忽然叹息了一声。她曾经多想听这个男人说他后悔了。说他错了。说他不该为了钱抛弃她……

    可是。如今真让她听到这句话。她才发现。她心中却一点儿欢喜的感觉也沒有。原來。这个男人的一切真的和她已经沒有关系了。她已经全部不在乎这个男人了。所以。不管他过得好不好。她都不在意了。

    “杨瑞。你现在有爱你的妻子。有岳父的看重。你能一展才华。你将來还会得到更多的东西。你还有什么苦闷的呢。”沐小小平静的说。

    杨瑞整个人愣住了。是啊。他得到了很多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快乐呢。

    “人。不能太贪心了。”沐小小静静的又说了一句。

    听了沐小小的话。杨瑞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沐小小这是说他太贪心了。

    可是。他是真的后悔了。

    一直以來。他都是优秀的。从小就品学兼优。虽然家庭贫困。但是。认识他的人说到他的时候谁不夸赞两句。他也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只是。大学毕业之后。面对残酷的现实。颇有才能的他却苦于沒有机会。一直不能得展所长。直到他认识了潘欣悦。并得到潘欣悦的好感。他才有了第一次暂露头角的机会。他也的确。不负所望。抓住了那次机会。漂亮的完成了任务。得到了上司和同事的交口称赞。也得到了潘欣悦的亲睐。从那以后。他就尝到了甜头……

    可是。如今。他的才能已经有目共睹了。他的优秀已经毋庸置疑了。但是。不管他做得多漂亮。在别人眼中。他也只是个靠女人上位的男人。

    而潘欣悦也变了。以前。他尚觉得她的骄纵透着几分可爱与俏皮。可是。自从两人结婚之后。他在公司发展得越顺利。她就变得越不可理喻。特别是生了孩子之后。她更是变本加厉。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和公司的女同事多说几句话。回去之后迎接他的都是她的质问和喝骂乱。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