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阳光明明很灿烂。可是。沐小小却觉得一股寒意在体内流传。让她浑身禁不住的颤抖起來。

    江大海看着沐小小大受打击的样子。心疼不已。“孩子。孩子。别这样……”从來沒有安慰过别人的江大海这时候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來。他以前一直不知道沐小小和苏岩的感情到底怎么样。如今看到沐小小这个样子。他心中难过不已。这时候。他也希望那凶手说的是假的。是栽赃。这件事和苏岩无关……

    沐小小不知所措的惶恐了好一会儿。不过。她还是很快回了神。不行。她要先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在哪儿。”沐小小反手抓住江大海的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冷声问道。

    江大海愣了一。很快反应过來。“人在南湾。我把他关在一个秘密的地方。”

    沐小小想也不想。马上站了起來:“马上带我去见他。”她一定要亲口问清楚。

    可是。江大海却目光犹豫的看着旁边的四名保镖。

    沐小小一子想到其中有两名保镖是苏岩派给她的。

    她立刻回身盯着那两名保镖。“我知道我去哪儿你们都会向苏岩报告。现在我有事。要跟我父亲去南湾。你们要跟着的话就不许告诉苏岩。否则。你们就别跟着。”沐小小一向都是温和的。从來都很亲切。但是。现在娇小的她却浑身的威严。

    那两名保镖对视一眼。居然主动的交出了自己的手机。他们两人是明白人。沐小小对于老板來说有多重要。他们心中清楚。虽然如今这事和老板有关。但是。老板曾经交代过。无论如何。他们两人都要跟着沐小小。

    沐小小沒有想到这两名保镖这么上道。她也不客气。将两人的手机收了起來。然后她回头看向江大海。“现在就走。”

    从东余到南湾只要两个多小时车程。一路上。沐小小都沒有说过一句话。独自纠结了很久之后。她让流年给苏岩打了电话。就说她跟着流年去云海了。玩几天才回來。

    流年听着沐小小的声音不太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心中疑惑。“小小。怎么了。和苏岩闹矛盾了。”

    “不是。表姐。我……回一趟南湾。”事情还沒有弄清楚。沐小小也不想更多的人知道。

    沐小小一提到南湾。流年就沉默了。“你是去看他吗。”

    流年心里。从來就沒有原谅过江大海。在她眼里。江大海不是她的舅舅。不是她的亲人。

    沐小小心中一叹。“嗯。有点儿事过去。”

    流年也不再多问了。点头应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沐小小看着暗掉的手机屏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忽然开口道:“你还记得你的妹妹吗。”

    坐在前面的江大海愣了愣。他其实一直注意着沐小小的情况。这时候听到她忽然说话。有点儿反应不过來。

    沐小小抬头看向江大海。再次问道:“你还记得你的妹妹吗。”

    江大海这才确定沐小小这是在问他。他恍然了一。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般。好一会儿才呐呐道:“你认识她。”

    沐小小却摇摇头。“不。我从來沒有见过她。”说完之后。她再次沉默了。

    流年的母亲的伤心事。她这时候也不想说了。她心中很乱。很乱。

    她忽然对当初苏岩得知她妈妈就是害得他母亲自杀时的感觉感同身受了。第一时间更新

    那种无所适从。那种茫然。那种又爱又恨的感觉。仿佛就是将她放在一个火架子上翻烤一般……

    想到苏岩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痛苦。沐小小的眼泪一子就出來了。直到这时候。她才能明白当初苏岩的感受。

    坐在前面的江大海却因为沐小小刚才的话心中茫然起來……

    当车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豪华的欧式庄园。高耸的围墙。双开的大铁门。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江大海的财富。可是。这一切。沐小小都沒有看在眼里。这时候的她。心中只想快点儿见到那个杀害她妈妈的凶手。

    江大海似乎也知道沐小小的交集。车子开进庄园停之后。他就领着沐小小前往关押那个凶手的地方了。

    “人怎么样。”面对迎上來的安保人员。江大海严肃的询问。

    “已经清醒过來了。”那名安保人员说着。就在前头领路。只是时不时的回头看向沐小小。

    一行人很快到了地室的入口。沐小小却忽然站住了。回头对她的四名保镖说:“你们不用去了。就在这儿等我。”

    那四名犹豫着相互对望一眼。“可是。小姐。我们怕……”

    沐小小却忽然抬手。止住他的话。“不用担心。这里不会有危险。”说完之后看向江大海。

    江大海点点头。那前面的安保人员很快掏出钥匙。开了门。露出一条向的楼梯。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跟在江大海身后走了去。

    虽然是地室。但是。却并不憋闷。空气流通狠狠。可是。走进地室。沐小小却意外的发现。这里很空旷。一目了然。除了角落里堆了点儿东西。根本就沒有一个人。

    “不用急。”江大海看到沐小小疑惑的样子。再次看口。然后对那安保人员点了点头。

    那安保人员走到那堆东西的角落。手在墙上一阵摩挲。很快。扎扎的声音响起。接着。地室的墙面居然开了一道门。

    沐小小惊疑不定。江大海却解释道:“原先准备这个地室的就是就准备得很大。然后隔成了两间。”

    沐小小的目光却已经被里面地上的人吸引住了。

    里面的空间小了很少。地上杂乱的扔了很多生活垃圾。一名男子双手被反绑着。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那就是杀害她妈妈的凶手吗。

    沐小小心中忽然升起无以伦比的愤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大步走了过去。对着躺在地上的男人一顿猛踢。变踢变哭喊着:“混蛋。为什么要杀我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妈妈……”

    江大海看着沐小小情绪激动的样子。也沒有阻拦她。只是任她发泄着。他知道失去相依为命的母亲。沐小小有多难过。所以。让她发泄吧。

    那男子被忽然这样踢打着。本就奄奄一息。很快口吐鲜血了。

    那鲜艳的颜色似乎一子让沐小小清醒了过來一般。她终于停了來。她慢慢的蹲了去。最后。终于坐倒在地上。满脸泪水的她看着不断咳嗽的男子。眼中满是恨意。第一时间更新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

    那男子看着沐小小状若疯癫的样子。如今再被她那满是恨意的目光盯着。心头不禁发毛。刚次的一顿踢让他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救我。救救我。”

    “救你。你是杀人凶手。我要你为我妈妈偿命。”沐小小说着再次扑了上去。双手掐住男人的脖子。

    “不是的。我只是拿钱办事。我不是凶手。”死到临头。男人拼命挣扎。大声呼叫。

    “是谁。是谁要你杀我妈妈的。”沐小小手的力道微微松了一点儿。却依然掐着男子的脖子不放。

    “是苏岩。苏岩。”男子终于高喊了出來。

    谁知。沐小小听到他这样喊。手上的力道却陡然加大了。

    “你胡说。胡说。你栽赃苏岩。你栽赃。”沐小小心中不肯相信。不肯相信她最爱的男人居然是杀害她妈妈的幕后黑手。

    “我沒有……沒有。是苏岩。我有……交易记录……为证。”男子面色通红。被沐小小掐得呼吸困难。

    沐小小一听他这样说。这个人仿佛泄气的皮球一般。放开了男子。重新跌坐到地上。“真的是苏岩。”

    男子拼命的呼吸。又拼命的咳嗽。好不容易缓过气來。他急急的说:“真的。我沒有骗你们。是他给我二十万。要我杀死那个女人的。”

    二十万。二十万就买走了她妈妈的性命。

    这时候。边上的安保人员却已经将一支手机递到了沐小小面前。

    沐小小茫然的接过手机。却是一条银行的转账记录。而那转出账号沐小小认识。正是苏岩的私人账户。

    “苏岩给了我二十万。”地上的男子再次开口。“他要我一定要弄成意外的样子。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事成之后他就安排我去了外地。还给我弄了一个新的身份。”

    沐小小面上已经沒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眼泪开闸的水一般。狂涌不止……

    “孩子……”江大海看着沐小小伤心难过的样子。心疼的上前。想要拉她起來。

    谁知沐小小却忽然厉声尖叫起來……

    随着沐小小尖叫的声音。那地上的男子也惊恐的大叫起來:“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把我交给警察吧。我保证会说实话。求求你们。把我叫给警察吧。”

    男子是被打怕了被关怕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室。他真的受够了。

    而江大海这时候却无暇顾及他。看着情绪失控的沐小小。他心疼得不得了。“快。带小姐离开这里。”

    很快。地室被再次关上。隔绝了男子求饶的呼喊声……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