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远在南湾的沐小小这时候却一个人坐在酒吧里,看着吧台上不断响着的手机,看着那个跳动的人名,她满脸苦涩。

    苏岩,苏岩……

    仰头,将一杯酒狠狠的灌了去,她想灌醉自己,可是,为什么她越喝越清醒,那个男人笃定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耳边响起,“为什么,为什么要是你,苏岩!为什么?”

    身后卡座上,看着沐小小一杯杯灌酒的江大海,重重的叹息一声,边上的保镖见此,低声道:“老板,那人搁在我们手上始终不妥,还是交给警方吧?”

    江大海手一抬,止住了手的话头,目光一刻也没有从沐小小身上移开:“这事看小姐怎么处理吧。”

    江大海如今全副的心思都在这个女儿身上,他自觉亏欠女儿太多,如今临到老了,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弥补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沐小小直喝得醉眼朦胧,心中却无比的清明。

    难过,她心里真的很难过,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绞闷在吞噬她的心脏,在绞着她的五脏六腑,在令得她喉咙酸楚难当,令得她窒息得喘不过气来,那种感觉,实在是难受至极,让她恨不得就这样死过去一般。

    可是,这么难过了她却一滴泪水也流不出来,她很想哭的,可是,就是哭不出来,为什么哭不出来?因为她打心底里还是不相信那凶手的话,她还是不相信苏岩会做出那样的事!可是,她不相信又怎么样?人证、物证都摆在那儿……

    沐小小越想越头疼,禁不住又仰头灌了几杯……

    “小小?”这时,一名高大的男子忽然走到沐小小身边,疑惑的看着趴在吧台上的她。

    沐小小迷迷糊糊的转头,看向身旁的男子,仔细看了又看,才认出来人,“海言,怎么是你?”

    这时候,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站在酒吧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轻声唤道:“海言,就等你了呢。”

    童海言回头看向男子,“你们先去吧,我遇到朋友,一会儿来。”童海言说完之后转头看向沐小小,却见她趴在吧台上,双眼轻闭,眉头紧皱,很不开心的样子。

    童海言心中不禁一疼,那晚在酒会的小树林里,他向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他一直关注着苏家的动静,苏建国对沐小小的不喜他都看在眼里,他很担心她,他当初之所以放手,是看在她和苏岩彼此相爱,所以,他退出,成人之美,他喜欢她,他爱她,所以,他希望她能幸福。

    苏建国举报了海天盛宴,他很气愤,可是,当他得知苏岩并没有参与,还和他父亲吵了一架之后,他知道,苏岩是真的喜欢沐小小,所以,他决定真的放手了,他离开了东余,到南湾为公司开发新项目,可是,他没有想到,在他完全放的时候,她却忽然又闯入他的世界!

    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他心中一揪,意识的伸手抚上她的眉,轻轻的按揉了起来。

    沐小小恍惚中,只觉得额头上暖暖的,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禁不住的想要靠近。

    童海言看着忽然抓着他的手,将脸放在他掌心不断磨蹭的沐小小,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好看的眼眸中溢满心疼之色,可是,转瞬这种心疼又变成了满满的苦涩。

    将她安置在包厢中之后,童海言在门口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再次回到了包厢,坐到了沐小小身边。

    外面,看着童海言走进包厢的江大海迟疑着要不要过去将沐小小带走,可是,最终他还是叹息一声,离开了,在他心里,也许,童海言其实比苏岩更适合他的女儿,而且,这时候,童海言的存在,比他这个父亲更能安慰她的心吧。

    躺在沙发上的沐小小明显睡得不太安稳,眉头紧紧的蹙着,很难受的样子,童海言见状,轻轻的将她抱起来,置于怀中,稍微坐起来的姿势似乎让她舒服了一些,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点儿。

    童海言目光复杂的看着怀里瘫软的人儿,心潮起伏,两人夫妻一场,却因为重重原因并没有太过亲密的举止,他不是柳惠,可是,当真是天作弄,他居然从来没有拥有过她,可是,转瞬他又自嘲的笑了笑,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她的心,就算得到她的人又怎么样呢?

    怀里的沐小小不安的扭动了一,皱眉嘤咛一声。

    软玉温香在怀,还是自己喜欢着的女人,童海言胡思乱想的心思很快被沐小小的动作拉了回来,圈着她的手臂禁不住收紧了些。

    大掌情不自禁的抚上她的脸,温暖的指尖轻柔的拂过她的眉眼、挺鼻,流连在她水润的唇瓣上,她喝了不少酒,呼吸间都是酒的醉人香气。

    童海言忽然觉得闻着这香气,他似乎也有一些醉了,身子忽然变得火热起来,明明不是很热的天气,他却觉得浑身要冒汗一般。

    她的唇微微的张着,双唇微翘,随着她的呼吸,那唇瓣如花朵一般诱人……

    童海言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了,情不自禁的缓缓低头,擒住那水润的花朵,细细的品尝起来。

    很软、很润,有一种他熟悉的属于她的馨香,伴着酒香,所有的美好感觉一股脑儿的涌向他的脑海,理智在满满消散,所有的感官都在体会她的温度,她的香味,她的柔软,她的美好……

    本想浅尝辄止,可是,长久以来对她爱,对她的渴望,哪里是一个轻吻能够满足的。

    这就如致命的罂粟,一旦沾上就不能自拔。

    他加深了这个吻,温柔的撬开她的齿关,卷住她香软的小舌,轻轻的吮/吸起来……

    童海言情不自禁的深吻换来沐小小的呼吸不畅,她意识的挣扎起来。

    童海言却忽然将她放在沙发上,紧紧的压了去。

    她本来喝得就多,挣扎也是无力,加上童海言本就温柔,酒醉的她很快在他的细细的亲吻、温柔的抚慰,又挣扎变成了回应。

    轻易的解开她的衬衫口子,露出了蕾丝花边的内衣,雪白的丰盈仿佛两只静静的伏在她胸口的小兔子,随着她的呼吸上起伏,让童海言的呼吸又粗了几分,眸光变得幽深。

    童海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比虔诚的膜拜去……

    “唔——”伴着一声悠长的娇/吟,沐小小的身子轻轻的颤抖起来,双眼紧闭的她意识的抱住了身上的男人,一声轻唤溢出唇角:“苏岩……”

    情动不已的童海言瞬间定住了身形,几乎要迸发的**瞬间潮水般退去,染上**的眼眸也慢慢变成清明。

    苏岩!是了,她醉得一塌糊涂,哪里知道在她身边的是谁?

    想到这里,童海言忽然觉得气苦,他钳住她的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辗转吮吸了片刻之后,用力的咬了去。

    “痛!”沐小小一声痛呼,挣扎了起来。

    童海言放开她,撑起上半身,望着身睁开朦胧双眼的人儿,低声道:“沐小小,看清楚我是谁!”

    沐小小双眼迷离,只是可怜巴巴的伸手抚着唇,眸光中的划过一丝清明,接着,疑惑的声音响起:“海言。”

    童海言一听,脸上的气苦之色顿时打消,他俯身而,鼻尖亲昵的触上她的鼻尖,却见她依然傻乎乎的看着他,童海言沉入深远的心,再次扬起来。

    两人呼吸相闻,气息交融,端的暧昧无比。

    “小小……”随着童海言的一声呢喃,他温柔的吻过她的眉眼,一边亲吻着一边呢喃着:“小小,知道我是谁吗?”

    沐小小眸光在刚才一霎的清明之后,再次变得迷离,听着耳旁的呢喃声,她只是恍惚,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得不到沐小小回答的童海言显然很不满意,他加重了亲吻的力道,甚至用牙齿直接咬住了她的耳垂,在她一声痛呼之后,又轻轻的放开,含在嘴里,温柔的吮/吸/舔/弄,同时不忘执着的询问:“小小,我是谁?”

    沐小小再次睁开眼眸,迷蒙的眸光没有焦距,无力的承受着男人的重量,声音茫然中带着一点儿说不尽的妩媚风流,“你是谁?”

    听到她的话,童海言顿时气结,他忽然双手捧住她的脸,想要让她看清楚,可是,对上她朦胧的眼,晕红的脸,微张的唇瓣,他忽然不动了。

    问清楚了又如何,如果她真是清醒的,她一定会推开他……

    想到这里,童海言忽然意兴阑珊,眼中尽是不甘和无奈。

    他不是趁人之危的人,更不想让她醒来之后,恨他!

    不,他不能让她恨他,他忍受不了她用仇恨的目光看他,他不能!他说了要她幸福的,他不能在这种情况要她!他不能!

    可是,在苏岩身边,她不幸福,她不快乐,这不是他要的,他的退出如果不能成全她,他为什么要退出?如果苏岩不能给她幸福,他为什么要退出?

    脑海里天人交战,最后,终究他还是缓缓的起身,慢慢的将她的衣服拉好,然后拿起桌上的酒,狠狠的灌了去!

    接着将她再次搂入怀中,紧紧的抱住……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