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哥,你慢点儿,慢点儿!诶,红灯!”沈坐在苏岩的车上,抓着把手,一脸惊慌之色。

    “怎么?这么点儿速度你就怕了,你不是也喜欢飙车的吗?”苏岩一边说话,一边方向盘急转,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异常的刺耳。

    沈满头大汉,“岩哥,我们玩儿车的时候是清了场的,现在这儿这么多人!喂,岩哥,小心!”沈都快哭了,原来看起来如此成熟稳重的男人飙车起来这么疯狂啊!

    苏岩冷笑了一声,踩在油门儿上的脚就没有松开过!

    他没有想到沐小小居然在南湾!南湾!江大海的地方!她是来见江大海了,可是,来见江大海就见吧,为什么要骗他!

    他虽然深爱沐小小,但是,对于江大海,他却做不到完全的释怀,他母亲的死,说起来罪魁祸首就是江大海!

    况且,父亲说过,江大海那个人,城府太深,太可怕,以前那么对沐小小,虽然中间是误会,但是,沐小小心里同样不能释怀,她虽然可以不恨江大海,可是,却依然没有和他相认的打算!

    那么,这次,她串通易流年,骗他又是为什么呢?

    还是,江大海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加上保镖的电话又不通,他心中焦急万分,车速不由的就快了。

    苏岩一门心思的想要马上见到沐小小,副驾上的沈满头大汗,整个人紧紧的靠在桌椅靠背上,一副要呕吐的样子。

    车子才停,苏岩就冲了去,沈快速的冲到垃圾桶边,疯狂的吐了起来。

    傍晚正是酒吧上客的时候,酒吧里人很多,驻唱歌手站在表演台上扭着腰肢,唱着一首情歌。

    苏岩游目四顾,却没有看到想找的身影,他急忙拉过一名女侍应,掏出手机,指着屏保上沐小小的照片问道:“请问,有没有看到这位小姐?”

    那侍应认真的看了一眼,点头,“午的时候这位小姐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后来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苏岩一听,顿时心中一急,猛的抓住她的手,“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带到哪儿去了?”

    那侍应生被苏岩抓的疼痛不已,可是看着苏岩骇人的表情,却只是连连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

    苏岩一子六神无主,“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啊,先生,我也是在做事,根本就没有注意。”侍应生皱着眉头,想要挣开苏岩的手。

    苏岩却气急败坏的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不是看到了吗?”

    看着暴跳如雷的男人,那女侍应终于尖叫起来,“我真不知道,先生。”

    侍应生的尖叫惹来了不少目光,沈恰好在这时候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拉住苏岩,“岩哥,岩哥,你先放开人家。”说完之后,又对着听着侍应尖叫赶来的其他侍应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朋友是他太心急了,对不起对不起……”

    “小,小小有危险,她被一个男人带走了,我来迟一步啊!”苏岩眼睛都急红了,平时的沉稳早已到了九霄云外。

    “岩哥,你冷静一点儿!沐姐不会有事的!你忘了,她身边还有顾少的人!”沈看着眼前为情所困而变得没有了判断力的男人,无力的直翻白眼。

    苏岩被沈这样一说,一子冷静了来。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一位客人却忽然说:“这女的午被一个男的带到包厢里去了,没有走。”

    苏岩一听,顿时瞪大了双眼,回身抓着那说话的男人,满眼期盼的说:“什么?你看到她了?”

    那男人看着苏岩激动的样子,点头道:“嗯,这女的中午来的,一个人喝了三个多小时,后来来了一个男的,好像是她朋友,说了几句,这女的醉了,那男的就带着她去包厢了。”

    苏岩一听,顿时觉得天雷轰顶,推开那男人,看了一酒吧格局就冲向了包厢的位置。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到“砰”的一声,接着是尖叫声响起。

    苏岩居然一间一间的踢门!

    沈无力的以手扶额,他绝对不认识这个暴力的男人。

    “你们给我拉住他!”这时候,酒吧经理慌慌张张的跑出起,气急败坏的喊。

    随着酒吧经理的呼喊声,一群人高马大的汉子冲向了苏岩。

    沈站在原地,没有上前,苏岩情绪激动,酒吧打手也是气愤难当,他是见识过苏岩的身手的,所以,虽然酒吧这边人多,他也丝毫不担心苏岩会受伤。

    果然,近十个保安上前也没能拉住苏岩,终于,最后一扇门也被他一觉踢开了!

    而苏岩也一子愣住了!酒吧保安见状都扑了过去。

    本来可以躲过的苏岩却被扑了个结实,被几个保安狠狠的按住了!

    沈一看,赶紧冲了过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朋友喝多了点儿,酒吧的损失我们双倍赔偿、双倍赔偿!”

    那酒吧经理一听沈这样说,不禁转头打量起沈来,酒吧经理也是个老江湖,看着沈身穿名牌,手腕上居然还有一块全球限量版的江诗丹顿tourdel’ile,酒吧经理脸上的怒容顿时消失了,满脸堆笑的走到沈面前,“这位先生,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沈不耐的看着眼前变脸之速的酒吧经理,“怎么?怕我们赔不起啊?”

    “没有没有,那先生的这位朋友……”酒吧经理说着赶紧挥手让按着苏岩的保安放手。

    “好了,这儿没你们的事,今晚你这酒吧我包了,给我清场!”沈土豪的说。

    酒吧经理面上露出为难之色,沈却一脸严肃的说:“不清场也可以,一会儿伤到无辜的人我们可不管!”沈说着向苏岩走去。

    苏岩浑身僵直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包厢里面。

    沈一看苏岩这神情动作,就知道出事了,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苏岩却忽然大踏步走进了包厢,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包厢门!

    包厢里,沐小小依然躺在沙发上,丝毫没有因为酒吧刚才的动作而转醒。

    “童海言!”苏岩忽然怒吼一声,冲了过去,抡起拳头就砸向童海言的脸。

    童海言不防苏岩会突然出手,被一拳打中了脸,身子一个趔趄,童海言很快稳住身形,苏岩的第二拳已经又攻了过来。

    苏岩含怒出手,拳拳生风,童海言左躲右闪,狼狈至极。

    “苏岩,你干什么?”躲了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也怒了,挡住了苏岩的攻击。

    “我还要问你刚才在干什么呢?”苏岩说着抬脚就踢向童海言的腹部,想到刚才提开门看到的那一幕,苏岩只觉得体内的怒意汹涌澎湃,简直要爆炸了一般。

    “我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童海言身子一侧躲过苏岩踢来的一脚,回身一拳砸向了苏岩!

    “沐小小是我的女人!”苏岩躲过童海言的攻击,愤怒的大吼。

    “你的女人?苏岩,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你和她结婚了吗?”童海言的声音满是嘲讽的味道。

    “我马上就娶她!”苏岩大吼着说,手上的攻势越加的凌厉了。

    苏岩毕竟是在顾寒基地训练过的,身手自是了得,童海言虽然也时常锻炼,身形灵活,可是,你来我往的打了一会儿之后,终究是渐渐不敌苏岩了。

    连着挨了两拳之后,童海言被打得倒在了沙发面。

    沐小小被童海言撞击沙发的力道弄得差点儿从沙发上掉来。

    一声惊呼从她口中溢出,虽然那声音不大,但是却成功的吸引了两个男人的注意力。

    沐小小缓缓的睁开双眼,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包厢中央的苏岩,酒,似乎也一子清醒了一般,她一子愣住了。

    想过无数个再见他的画面,可是,却唯独没有这样的相见。

    “小小。”苏岩面色铁青,虽然想要温柔的唤她,可是,吐出来的两个字却别扭无比。

    童海言这时候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身影挡住了沐小小的视线,沐小小这才看到脸上被打了几拳的童海言,她震惊的伸手抚上他脸上的伤痕,“海言,怎么回事?”

    童海言有点儿狼狈的别过头,不过,他很快又神情自若的转过头来,“我没事,你怎么样?还难受吗?”

    “沐小小!”苏岩见沐小小眼中只有童海言,心中气苦,不禁低吼了起来。

    沐小小脸上的神情一怔,“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上点儿药才行!”沐小小说着挣扎着坐起来。

    苏岩脸色更难看了,他大步上前,狠狠的一把拉开童海言,拽住了沐小小的手腕。

    童海言见苏岩怒不可赦的样子,生怕他伤到了沐小小,很快爬起来冲了回去,“苏岩,你干什么?你别伤害小小!”

    “她是我女人,我比你更心疼她!”苏岩占有性的将沐小小搂进怀里,瞪着童海言。

    可是,怀里的沐小小却第一时间的推开了他……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