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现任总裁苏岩涉嫌买凶杀人被警察带走了!

    一石激起千重浪,媒体都疯了,是个恒瑞的人都被逮着问东问西,想要得到第一手的内幕消息。

    苏建国赶到公司的时候,外面正守着一大堆的记者,看到苏建国出现,所有人都呼啦一声为围了上来。

    “苏老先生,苏岩买凶杀人的事是真的吗?”

    苏建国目光凌厉的看了那记者一眼,面色严肃,他跺了跺拐杖,挺直脊背,高昂着头,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说:“苏岩当然不会买凶杀人!各位,他只是被带去协助调查而已。”

    “苏老先生,听说这次是凶手亲自指认苏总的呢。”

    “哪又怎么样?凶手说的话就一定是真的吗?一面之词而已,苏岩是无辜的,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清白!”苏建国说完之后起步离开。

    那些记者还想要再问,却已经被保安给拦住了。

    直到走进恒瑞的总裁办公区,苏建国挺直的背影才忽然佝偻来,身子也禁不住摇晃了起来。

    一直跟着他的林伯见状,赶紧上前扶住他:“老爷,你怎么样?”

    苏建国几乎站立不稳了,可是,他还是鼓着一口气,摆摆手,“我没事!”说完之后,又看向简一峰:“一峰,将人都召集上来。”

    简一峰看着苏建国虽然摇摇欲坠但是却神情沉稳的样子,心中一定,总裁不在了,还有老总裁!

    苏建国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风浪,所以,即使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没有倒,而如今,他更不可以倒!

    他已经为苏岩请了最好的律师,他更相信他的儿子是无辜的,所以,他并不担心苏岩的情况,他相信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他要做的,就是稳住恒瑞,不让这次的事毁了恒瑞!

    诸事安排妥当之后,恒瑞依然正常运作,因为有苏建国坐镇,本来慌乱的员工都很快安定了来,大家各司其职,各种工作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总裁办公室里,疲累的苏建国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

    林伯担心的看着他,“老爷,公司的事都安排好了,要不,你回去休息吧。”

    苏建国却摆摆手,“那个凶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咬着阿岩不放。”

    “老爷,那凶手是江大海交给警察的!”林伯犹豫再三,还是老实说出了最新的调查消息。

    苏建国身子一僵,“江大海?”

    “是啊,是江大海抓到了那个凶手,然后交给了警察!”林伯再说了一遍。

    苏建国脸色一子难看了起来,“一定是那个老混蛋陷害阿岩!”苏建国狠狠的一掌拍在沙发扶手上,“沐小小呢?她跑那儿去了?”

    林伯的脸色这时候也微微一变,“据说和顾寒的夫人去旅游了!”

    听了这句话,苏建国的脸色更难看了,“好一个江大海,好一个沐小小!”苏建国几乎咬牙切齿起来,那一家子害得他们好苦啊!苏建国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那模样,仿佛马上就要晕过去一般。

    “老爷,你不要着急,不要生气,老爷!”林伯看着苏建国呼吸渐渐急促,吓得赶紧帮他拍背抚胸。

    可是,苏建国的脸色还是满满的变成了死灰之色!

    “老爷,老爷……”林伯一看苏建国要晕过去的样子,顿时急了,“简助理,简助理……”

    办公室里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

    第一次呆在公安局的拘留室,苏岩很安静,因为,他终于知道沐小小为什么会忽然去南湾了,也终于知道那天她的情绪为什么那么不对了,可是,那时候的他却该死的没有注意到。

    她是不是也觉得他是杀害她妈妈的凶手,所以,她才那么痛苦,才那么不知所措,才远远的躲开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想到她那天沙哑的声音,他就好笑,他居然还以为她是感冒了,她明明是哭得太久,嗓子给哭哑了,所以才会那样的。

    苏岩叹息一声,他太能明白这时候沐小小的心情了,因为他也曾经站在那样的境地,也曾经那么痛苦、那么无措过,这时候,跟着流年出去玩儿,去散散心也是好的。

    等她回来的时候,一切肯定已经水落石出了。

    他没有做过的事,谁也休想栽赃到他头上!想到这里,苏岩浑身散发出冰冷的骇人气息,一定是那个幕后黑手,那个一次次针对他、陷害他的幕后黑手。

    可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原先他和沐小小都以为,那个威胁她进恒瑞偷机密的就是幕后之人,可是,随着陈乔、张远和江大海的浮出,才知道,原来,后来陷害他的,还另有其人。

    找不到那个幕后黑手,他的情况就不妙了。

    苏岩一个人静静的将身边的人都过滤了一遍,最后,有害他嫌疑的就有好几个!

    正在苏岩思考的时候,外面看守的警察叫了他的名字,他疑惑不解,不是已经提审过了吗?怎么又叫他?

    警察看出他的疑惑,说道:“你的律师来了?”

    苏岩松了一口气,跟着那警察走了出去。

    交了钱之后,苏岩被律师带出了公安局,让他意外的是,公安局外面还有好几个人等着他,君纬、萧宠、宋梓鸣,还有童海言。

    看着这一群衣着光鲜的俊男美女,苏岩笑了。

    “老大。”君纬很快走了过去,给了苏岩一个大大的熊抱。

    苏岩心中还是感动的,一一给了众人一个拥抱,连童海言也不列外。

    “好了,别站在这儿了,走吧,再晚估计又要被围上了。”萧宠不禁担忧的说,狗仔都盯着这儿呢。

    一行人很快上车离开了,可是,车子才开到半道,苏岩就接到林伯打来的电话,“少爷,不好了,你快来医院吧,老爷,老爷他……”苏岩一听,面色大变,“林伯,我爸怎么了?”

    开车的君纬一听,顿时加快了车速。

    “少爷,老爷刚才又晕倒了,现在医生还在检查。”林伯忧心不已。

    “好,我马上就来。”挂断电话之后,苏岩狠狠地一拳打在车门上。

    君纬虽然心疼爱车,这时候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反而猛踩油门,“老大,老爷子没事吧?”

    苏岩摇摇头,“还不知道。”

    君纬一听,脸色也凝重了起来,他没有安慰苏岩,只是专注的开车。

    苏岩心中烦躁,一种恨意在体内流转,让他不得发泄之,胸口闷得生疼。

    都是那个幕后之人害的!

    想到这里,苏岩再次掏出了电话,很快拨了出去,“去给我查那个凶手的家人,马上!”

    君纬一听苏岩变得狠厉的声音,不禁道;“老大,你这时候最好不要有什么不好的动作,警察都还盯着你在。”

    “盯着我又怎么样,我没有做过我就不怕!”苏岩冷声道。

    “可是,这件事明显就是有人陷害你,你还是小心点儿,如果你的动作被利用了就更麻烦了。”君纬严肃的说。

    “哼,我不能这么被动了,上次的事,那幕后之人忽然没有了动静,他一沉寂来,我自然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如今他又动了,我就不相信,他不会留一点儿蛛丝马迹,只要他持续有动作,我早晚揪住他的狐狸尾巴。”苏岩恨声道。

    君纬点头,“也是,一直有这么个人潜伏在暗处,时不时的出来害你一,让你防不慎防,这次如果能趁机揪住他,将他铲除,那么以后才能安稳。”君纬说完之后,想了一,又说:“那老大,你要怎么办?要我帮忙吗?”

    “这次,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那个凶手!”苏岩这时候无比的沉稳,仔细的分析着:“那凶手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买凶杀人?肯定是有人指使他这么说的!这种几乎是赔命的事,凶手也肯做,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凶手有软肋在那幕后之人手上,那幕后之人逼他咬定我是买凶之人。”

    “那凶手的软肋就是他的家人?”所以,刚才苏岩让人却查那凶手的家人。

    苏岩点点头,“这个软肋当然不可能是他自己的,他拿钱杀人,怎么的也逃不过死刑。所以,肯定是他的家人!”

    君纬点点头,“老大说得对,等我们控制了那家伙的家人,看他到时候还敢不敢指证你。”

    “我能想到的那幕后之人肯定也能想到,这会儿那家伙的家人肯定是被那幕后之人控制着。”苏岩闭着眼睛。

    “那我们怎么办?”

    “我自有主张。”苏岩却不愿多说的样子。

    “老大,说一说吧,说不定我能帮上忙的。”君纬不死心的说。

    “开快点儿就是帮我忙了。”苏岩闭目养神,不客气的说。

    君纬顿时气苦,耷拉了脸。

    苏岩却根本没有看到他的不快,依然闭着眼睛,心中却澎湃不已,老天保佑父亲一定要没事,不然,他一定将那幕后之人碎尸万段!

    想到痛恨处,苏岩忽然低吼一声。

    君纬仿佛没有看到苏岩的失态一般,淡定的看着车!

    很快,刚才还一脸扭曲的苏岩很快转醒了过来,想要害他,没那么容易,父亲,你也一定不会有事!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